富敦投资中国区总经理黎涛:金融行业对外资开放的窗户会越来越大

2019年11月13日 19:08  

本文3072字,约4分钟

“以我多年在国内的从业经验以及对政策的了解,我看到金融行业对外资开放已经打开了一扇窗,它会慢慢越开越大,最终打开一扇门”,11月13日,富敦投资中国区总经理黎涛在《财经》年会2020:预测与战略”上表示,2001年的时候,他曾经参与过筹备中外合资的公司,经历了国内从2002年发放中外合资私募基金牌照,一直到2016年允许海外基金公司独资企业可以申请私募管理的牌照,金融行业开放的步伐跟力度发展迅猛。

富敦投资中国区总经理黎涛

黎涛认为,外资进入国内的资本市场,应该从两个维度探讨,第一,海外资金进入中国市场,第二,海外基金管理公司作为一个市场参与者来到中国的资本市场。

黎涛同时认为在看待外资方面也应该有两种视角,一方面我们看到一部分外资进入资本市场目的是短期逐利,另一方面,保险资金或者国家主权基金、大学的年金,他们的投资期限是很长的,例如淡马锡管理投资到中国QFII的资金,这个钱从2006年投进来就没有动过,翻了很多倍,所以外资也有长期投资的资金。

以下为发言实录:

黎涛:谢谢各位,简单介绍一下我们机构的背景,富敦总部在新加坡。我们母公司富敦新加坡,是新加坡政府淡马锡的资金管理人,现在是新加坡最大的一个资产管理公司之一。刚才几位嘉宾已经从各个维度,宏观的、政策的、历史的都分享过中国对外开放的这些历程。从我自己个人金融行业从业经验跟大家稍微分享一下,我们现在的金融行业对外开放的步伐,2001年的时候,我曾经参与过筹备中外合资的公司,2006年的时候,我筹备过一个中外合资的人寿保险公司,2017年再次回到上海,参与纯外资的资产管理公司的筹建。重新回到上海的时候,最重要的考虑是在中国基金管理行业,从2002年开始发中外合资私募基金牌照到2016年,十几年才第一次说海外基金公司独资企业可以申请一块私募管理的牌照。当时做这个决定再回到上海,是因为我觉得从我这么多年在国内的从业经验,我对政策的了解,打开了一扇窗,它个会慢慢越开越大,最终打开一扇门。当时没有预计到金融行业开放的步伐跟力度可以这么迅猛。

跟大家分享几个时间点,2016年6月基金业协会国十条说,外资可以申请私募管理人牌照,我们是因为在国内的时间比较长,我们是全球第三家资产管理公司获得私募管理人的牌照。2017年11月,特朗普访华了之后,财政部说对外发布,三年之后取消外资在公募基金公司的股占比的上限。2018年6月份,习近平总书记在博鳌论坛上说,2021年取消外资在中外合资基金公司的股占比的上限。今年前一些时间,证监会说,2020年4月1日,取消上限。最新的国务院发文是2020年取消这个上限。对我们有什么影响?首先,我知道每三个月对董事会重新做一次商业未来整个公司发展的报告。对于外资来说,刚才已经跟大家分享了,2001年筹备过一家中外合资的基金公司,外资的资产管理公司,金融机构一早都很希望能够进入中国,无论是保险、无论是证券还是基金管理行业,终于明年2020年金融行业对外资全面开放的元年,之后的这些影响,我们会在后续的环节中讨论到。

主持人刚才提到两个数字,外资拿着中国A股的估值1.7万亿,所有公募的基金公司拿着中国A股的估值1.9万亿,这是3月份的数字。今年还有一些数字,QFII额度从去年底1500亿美金到今年初放宽到3000亿美金,QFII额度已经取消了。外资进入我们的资本市场,应该从两个维度或者两个角度探讨,第一,我们谈的是海外资金进入中国市场,第二,海外基金管理公司作为一个市场参与者来到中国的资本市场,可以从这两个方面去看。

首先,外资的这些属性,我同意康总说也有逐利的,我之前负责管理海外的保险资金,正如康总所说,中国A股市场只是我配置的其中一个市场,我要看它跟海外其他市场的联动性,到底这个市场的性价比高不高。我们也不能够排除也有一部分的海外资金是属性非常长期,兴业证券的王总所分享的,外资当中也有蛮多的保险资金或者国家主权基金、大学的年金,他们的投资期限是很长的,淡马锡管理投资到中国QFII的资金,这个钱从2006年投进来就没有动过,翻了很多倍,所以外资也有长期投资的资金。当然,它会有很多投资风格,外资现在没有障碍的进入中国股票市场,外资的偏好、外资投资的理念,外资对于金融工具使用的熟练程度,各方面都对中国A股的生态带来影响,而且外资在未来一到两年,海外资金进入中国A股市场已经是一个大家所公认的事实。

至于第二个问题,海外的基金管理公司来到中国,现在越来越多的QFII,相信很会有一些纯外资的公募基金公司会出现在这个市场里面。为什么海外基金管理公司希望有一个自己的亲生儿子在这个市场里面,像周总,也是中外合资的基金管理公司,当中肯定有一些不一样之处。从我自己的角度来说,刚才何总也提到风险管理,虽然何总提过,这一点希望多提一点,在我们发产品的时候,一个亲身经历,在渠道发产品的时候,很多投资人听我们的介绍,通常放10到15分钟专门讲风险管理,投资人纷纷觉得非常新奇,他说之前听了这么多路演,就跟你讲市场、讲回报、讲股票,只有我们会跟他们讲我们应该怎么样看风险,我们如何去控制风险,就像刚才周总所提到,外资这块理解方面,毕竟海外经历过这么多年的历练以及在这样严格的金融监管环境之下,在这方面的理解跟做法可以带给资本市场的一些新鲜的风气或者清新一点的信息。

刚才瞿总提到外资割韭菜,台下有听众鼓掌,作为一个管理过外资,现在也在外资资产管理工作,给我自己洗一下清白,我在做所有的路演里面,所有的投资者看了我的眼睛都是怀疑的、仇恨的,一谈到外资,弹出来三个字割韭菜,首先我要证明一下,在英文里面没有割韭菜这个专业术语,这是在中文的术语,割韭菜通常讲的是要么你操纵市场,利用你的信息优势或者是上市公司、你是一个市场参与者,你有这些信息优势,你故意把这个股价做下来或者做上去,利用信息优势获利,很坦白来讲,外资在这个领域里面并没有什么优势可言。

为什么大家有这样的错觉呢?这个错觉也是财经媒体喜欢用来去讲的,面对在场这么多财经媒体,也要给自己洗一下清白,因为通常出现这个词的时候,大家看一下,如果大家上谷歌什么时候出现,这个外资又进来割韭菜,通常是市场经历大的波动的时候,大家卖股票的时候,有枪指着你的脑门让你卖股票吗?没有吧,卖股票是你个人的决定。当国内的机构投资者、个人投资者都在卖股票的时候,大家再打开数据一看谁在买股票,通常那时候弹出来的就是外资,三个月之后市场修复了,股市上去了,但我们的投资者又开始进场了,情绪又修复的时候,谁在卖股票?外资,马上大家又形成这样的感觉,外资进来割韭菜,其实大家不知道,那个股票买了三年了,为什么大家卖的时候我敢买,因为我对上市公司的价值非常了解,我有这个信心,这就是价值投资,跟市场上我们很多时候趋势投资最根本的区别,在于我认识那个上市公司的管理层,我知道他,对他上下游的业务链都调查得非常清楚,我知道这一刻他的股价波动不是因为他的经营层面发生问题,而我的钱是长钱,为什么不是好的买入时机呢?当市场修复的时候,股价又超过对这个企业价值判断的时候,我自然要卖,这一点不但为我自己,为很多外资的同行自证清白,这里至少有三个外资人。我的桌面没有一个水晶球告诉我说,那个时候该进去割韭菜了,我从业20多年,真没有碰到过一个居心叵测跑中国搞割韭菜的。

《财经》年会2020:预测与战略由《财经》杂志、财经网主办,于11月12日-13日在北京举行。

(嘉宾观点据现场发言整理,未经发言人本人确认)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更多相关评论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