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偷拍泛滥成灾,防偷拍技术能带来滚滚商机吗

文/《财经》记者杨立赟   编辑/余乐

2019年11月15日 14:53  

本文5581字,约8分钟

随着酒店偷拍事件频发,消费者的“防偷拍”需求日益增长。但是,防偷拍若要成为一个真正的商机,还有赖于技术革新、法律法规明确责任主体、个人隐私保护意识的提升。

在一个25平米的房间里,一群人拿着大大小小像赛车遥控器一样的仪器,对着一块布帘上的60多个号码牌一一检测。如果他们置身的是一家酒店,现在找不出号码牌背后的秘密,自己的隐私就可能暴露无遗。

这是GeekPwn2019国际安全极客大赛中反偷拍挑战赛的现场。这60多个号码牌的背后,有15个是带有信号传输的针孔摄像头,还有几十个是干扰项——包括无线路由器、智能插座、智能音箱等等。它们隐藏在布帘之下,选手无法靠肉眼识别,只能依赖自制的检测设备,判断号码牌后物体的信号类别,找出真正的目标。

参加决赛的七个团队是从20多个队伍中筛选出来的。他们之中既有百度安全部、安恒信息安全研究院这样的专业机构,也有华中科技大学、上海应用技术大学等高校。这些高手都使出了浑身解数:设备指纹识别、MAC地址伪造识别、异常行为分析等技术全都用上了。比赛结果却让人大跌眼镜——七个参赛队伍全军覆没,没有一组能够找出所有的针孔摄像头。

“道高一尺,魔高一丈”是一个普遍的现象。正如兴奋剂检测技术总是跟不上兴奋剂的发展,防偷拍的技术也还没有跟上偷拍技术的发展。评委杨哲表示“出乎意料”:“技术团队无数次修改赛场方案,组委会反复讨论得分标准,赛场反复确认可行性……很遗憾,只能宣布挑战失败。”

最近半年来,深圳的优衣库试衣间、青岛的民宿、郑州的酒店……偷拍事件层出不穷。消费者在入住酒店、民宿时经常提心吊胆,却又无可奈何。他们需要的是一份安全感,而如果有简单可行的方法,酒店也会乐于提供这种安全感。问题是,消费者的这个“痛点”该由谁来解决?防偷拍的市场需求会演变成一种商机吗?

百度和360加入反偷拍

偷拍者之所以猖獗,除了寻求刺激、满足偷窥欲以外,更大的动力来自利益。偷拍、制作、贩卖色情视频,已经形成一条黑色产业链。《新民周刊》曾经报道,每十分钟偷拍视频可以卖出500-1000元的价格。这些小视频不仅会被色情网站收购,还会出现在一些QQ群里,以付费会员制的形式获取利益。而它们的成本,仅仅是一次性投入几十元或数百元购买的针孔摄像头。

无论出于酒店还是消费者个人,防偷拍可以被视为一种新型的市场需求。有需求,就会产生相应的供应。目前已有科技类、安防类公司提供相关的免费或收费的产品和服务。

Geekpwn实验室安全专家宋宇昊介绍,目前常见的防偷拍原理和产品一共有四种。第一类是利用光学,通过玻璃摄像头的反光找出目标,市场上常见的是带红色玻璃镜片的检测仪;第二类是Wi-Fi网络分析,用软件综合分析网络内设备节点的各种特征,判断是否可疑摄像头,一些手机APP已经推出这样的功能;第三类是无线电波磁场检测,分析无线电波和磁场信号的强弱,市面上已经有从普通到专业级别的场强仪;第四类是通过热成像,查看电子设备的发热特性,例如热成像镜头。

科技巨头也加入了防偷拍市场。10月末,百度和奇虎360不约而同地推出上述第二类防偷拍功能。百度推出“百度手机卫士隐私保护专版”APP,据称,只要链接所在房间的Wi-Fi网络,点击“一键检测”,便可显示房间是否存在针孔摄像头。其后,奇虎360也宣布“360手机卫士”App新添了“偷拍检测”功能,根据其描述,用法和效果与百度的服务相类似。

这一新功能可以说是随着针孔摄像头的更新换代而随之升级。百度安全部方面在回复《财经》记者查询时表示,Wi-Fi联网式的针孔摄像头正在逐渐替代传统的存储卡式设备,可通过网络直接远程实时偷拍。通过对Wi-Fi及针孔摄像头底层协议等网络模块的深入研究,百度安全部发现大多数联网式针孔摄像头的网络协议与常规网络摄像头不同。因此,通过对网络协议的识别,可以实现对针孔摄像头的识别。

百度安全部认为,对于普通消费者而言,专业检测设备不便携带,也难以使用,把这个新功能嵌入百度安全卫士APP,有手机就能使用,简单方便。目前这一功能向用户免费开放,还处于技术升级阶段,不过百度方面称,已收到一些酒店等B端客户的咨询,说明存在一定市场需求。

能够去使用百度和360新功能的人,已经对偷拍有基本的认知。而大多数人还处于既不知道偷拍,也不懂反偷拍的阶段。在这个阶段,相关的培训便有机会介入。

消费者云飞(化名)对《财经》记者说,今年5月,他通过爱彼迎(Airbnb)预定了山东青岛的一家民宿,入住时发现房间玄关设置了动态感应器,路由器被安放了偷拍摄像头。云飞马上报警,最终民宿房主被行政拘留20日,罚款500元。爱彼迎方面退还房费、向云飞道歉,承诺永久移除涉事房源。

偷拍事件发生前,云飞就在一家名为“RC²反窃密实验室”的公司参加过反偷拍的培训,“那是一次初阶培训,主要是普及在哪些地方可能出现偷拍设备,让大家有一个安全意识。”云飞对《财经》说,自己从事互联网行业,对个人信息安全问题一直高度敏感,因此对反偷拍的知识有很大兴趣。而他没有料到自己真的会遇上这样一次“机会”,在青岛的民宿上演“教科书式的反偷拍”。

创立于2017年的“RC”反窃密实验室”全名是上海锐勘信息技术咨询有限公司,是一家安防服务供应商,主要提供商业安全的检测、产品和咨询等。该公司的CEO杨哲在接受《财经》采访时说,反偷拍大概只占整体业务的10%。今年5月云飞遭遇的偷拍事件发生后,出现一批酒店客户的增长,来的大多数是中高端酒店,包括五星级酒店的经理。但实际上,“我们去跟踪国内国外的色情网站,中低端酒店、情趣酒店、精品酒店发生偷拍的比例较大,房间装修越复杂,放针孔摄像头的可能性越大。”

对于酒店客户,“RC²”在培训教学后,还会设置一个应用环节——让酒店拿出五、六个房间当作样板间,部署针孔摄像头,酒店人员必须在10分钟内找到目标,以此模拟员工日常查房时的反偷拍能力。

酒店的自卫

酒店之所以重视防偷拍问题,是因为他们也是偷拍的间接受害者。

随着媒体对偷拍事件频频曝光,消费者对酒店、民宿环境产生信任危机。“不会再有什么信任了,哪怕是住五星级酒店,一进房间也会全部检查一遍。”曾经遭遇过民宿偷拍的云飞说。

民宿是偷拍问题的高发区。为此,爱彼迎在回复《财经》记者的问询时表示,该公司已专门成立了“爱彼迎中国安全管理委员会”,由爱彼迎中国总裁彭韬直接领导,由安全团队检查和抽查房源并,创建了“黑名单体系”。

除了爱彼迎,传统的酒店集团也意识到了住客对偷拍的焦虑,并开始寻找消除这种焦虑的方法。

“酒店是为了给旅客在旅途中提供一个温馨的休闲场所,如果在这样的空间里,隐私受到侵犯,旅客就不会再信任酒店。”格林酒店集团方面在接受《财经》采访时表示,整体行业的信誉受损,单个的品牌也不能幸免。

格林酒店集团表示,其旗下酒店从未出现过偷拍事件,但董事长徐曙光仍然决定未雨绸缪,强化安全的品牌形象。从2019年7月15日起,格林酒店集团旗下9大酒店品牌及公寓总共3000多家酒店,全部配备了“针孔摄像头探测仪”,将“客房内无隐藏摄像头”列为质检标准,纳入考核范围。

“在酒店针孔摄像头偷拍事件上,我们酒店必须对消费者负责。依赖肉眼的检查,是无法杜绝针孔摄像头的,技术类产品要用科技来应对。”格林酒店集团方面称,经过多次测评,选用了现在的“CC-309全频段探测器”,每家酒店至少配备两台,采购总额超过100万元。

今年7月,格林酒店管理学院面向所有店长进行培训,讲解探测仪的操作说明、重点检测区域、考核规范。《财经》记者走访格林旗下位于杭州的格雅酒店时,其店长张俊峰展示了一次检测过程。使用之前,他把手机放在远处,避免干扰信号,拉上窗帘、关掉所有灯,排除正常光源,然后手持探测仪,打开开关,拉出天线,打开红外滤镜射出红光,把探测仪贴近烟雾报警器、空调、电视遥控器、玻璃、插座等易隐藏摄像头的“危险地带”。这次检测中,探测仪没有发出“嘀嘀”的警报声,红外滤镜也没有照出可疑光源或镜面反光。

张俊峰介绍,这一探测仪的原理是通过红外滤镜和探测天线,检测针孔摄像头和无线类传输装置。采购费用由各家酒店承担,每台仪器采购价为180元,每家酒店花费不过360元。“业主(酒店加盟商)对这件事很支持,因为涉及到旅客安全,这两年偷拍的新闻很多,我们也怕出现这个问题,如果出现,对酒店的负面影响很大。”张俊峰说。

他坦言,虽然酒店前台人员在旅客入住时均有介绍这一设备和服务,但目前旅客的使用率并不高,以单身女性为主,数量屈指可数,也没有过检测出摄像头的情况。

除了格林酒店集团,首旅如家集团也已采用相关设备进行检测,亚朵酒店则正在选品、内测的过程中。亚朵方面对《财经》记者表示,人工检测偷拍摄像头的流程很早就加入到了SOP(标准作业程序)中,目前有几款检测设备正在测试精确度,最迟会在今年年底选定设备,之后设备配合人工检测,提高防偷拍的精准度和效率。

“完美”的产品尚未到来

虽然防偷拍受到的关注度越来越高,但目前市面上还没有一款“完美”的产品。这一问题严重制约了防偷拍市场的发展。

Geekpwn创始人王琦在反偷拍比赛现场表示,反偷拍的设备跟不上偷拍的蔓延速度,目前还没有出现100分的解决方案,需要更多人加入,一起“升级打怪”。

王琦曾经两次在酒店房间发现偷拍摄像头,这让他不得不重视偷拍问题。为了办这个反偷拍比赛,他找出市面上的偷拍摄像头、反偷拍设备,全部研究了一遍,效果并不理想。在他看来,最理想的是能够研发出一个“傻瓜式设备”,普通消费者拿着这个设备一进房间就立马能检测到偷拍的情况,而不是教给大众各种复杂的反偷拍技巧——如果每个人都被迫变成反偷拍高手,将是一件非常悲哀的事。

不过,另一种观点认为,既不存在“傻瓜式设备”,也不应该把反偷拍的责任交给大众。“大多数人没有个人安全意识,多数人一年也住不了几次酒店,对于反偷拍的消费是弱需求。”曾因曝光五星级酒店卫生问题而名声大噪的“花总”(网名“花总丢了金箍棒”)在接受《财经》记者采访时表示,在技术上,反偷拍还倚赖于设备和专业人士的结合,“就像去医院拍X光,片子出来还需要医生去判别”。

2018年11月,“花总”发布了一段题为《杯子的秘密》的视频,揭露了多家国内知名五星级酒店用脏毛巾擦杯子或马桶的现象,“一战成名”。“花总”对《财经》坦言,由于这段视频是通过偷拍的方式监控酒店保洁员的工作流程,从另一个角度似乎证明了“偷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他因此受到外界的质疑,促使他开始关注酒店偷拍的问题。

2019年8月,“花总”又发布了新视频《偷拍的秘密》,展示他对偷拍摄像头的挑战,在一个提前布置了12个摄像头的房间找摄像头。然而,这个号称“一年有300天住酒店”的骨灰级酒店客户,只找到其中的一半。

他认为,反偷拍的关键在于立法,一方面建立严格的惩罚机制,让偷拍的后果和“杀人放火”一样严重,会受到严厉打击,从源头上去堵;另一方面是厘清责任主体,“酒店配备防偷拍设备是一种很好的姿态,值得鼓励”,酒店经营者、公共浴室和卫生间的管理者,应该负起责任,定期检查,承担相应的成本,而不是让普通人去买防偷拍设备、学反偷拍技术。

目前,偷拍的违法成本仍然较低。根据《治安管理处罚法》第四十二条规定,偷窥、偷拍、窃听、散布他人隐私的,处5日以下拘留或者500元以下罚款;情节较重的,处5日以上10日以下拘留,可以并处500元以下罚款。

直到2019年8月22日,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二次会议三审民法典人格权编草案,才在保护隐私权部分增加规定,任何组织或者个人不得搜查、进入、窥视、拍摄他人的住宅、宾馆房间等私密空间;不得拍摄、录制、公开、窥视、窃听他人的私密活动;不得拍摄、窥视他人身体的私密部位。

华美顾问机构首席知识官赵焕焱接受《财经》采访时表示,有关部门应落实到细则,加强酒店安全方面的监管。他亦认为,酒店发生偷拍,经营者要负一定责任。而酒店是否制定了反偷拍的政策,与酒店的价位、等级关系不大,与其责任心、认知水平、技术能力有关。

按照这一说法来看,无论是法律依据、消费者和酒店民宿经营者的安全意识、防偷拍的技术能力,目前任何一项都不够成熟,防偷拍市场尚处于萌芽期。

“民众先意识到自己处于不安全的处境中,才会产生消费需求。”云飞说:“也期待中国的大公司能够进入(反偷拍)这个赛道,就像互联网产品也都是从鱼龙混杂开始,慢慢进化、优胜略汰,逐渐出现头部玩家。”

文章很棒,赞赏一下吧

更多相关评论 
打开财经APP, 阅读有价值的财经新闻
相关新闻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