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胀、通缩顾哪头?央行持续平缓“降息”,房贷利率有望下调

文 |《财经》记者 张威    编辑 | 袁满

2019年11月20日 15:47  

本文2344字,约3分钟

当前经济正呈现阶段性类滞胀风险,货币政策两项最终目标“稳增长”和“控通胀”出现冲突,决策难度加大。央行最终选择平缓“降息”。自今年8月首次公布LPR报价以来,1年期LPR已经连续三次下调;5年期以上LPR则是首次下调

作为商业银行发放贷款的重要参考利率,贷款市场报价利率(LPR)在市场预期中再次小幅下行。

今日上午,全国银行间同业拆借中心公布的数据显示,1年期LPR为4.20%,5年期以上LPR为4.85%,分别较前次下降5个基点。自今年8月首次公布LPR报价以来,1年期LPR已经连续三次下调;5年期以上LPR则是首次下调。

前一日(11月19日),人民银行行长、国务院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办公室主任易纲,在金融机构货币信贷形势分析座谈会上强调,要继续强化逆周期调节,增强信贷对实体经济的支持力度,保持广义货币M2和社会融资规模增速与国内生产总值名义增速基本匹配,促进经济运行在合理区间。

基于此,市场分析人士普遍用“并不意外”来解读这次LPR下调。市场的淡定反应,还源于央行在本月已经几次通过货币政策工具做过铺垫。

11月5日,人民银行开展中期借贷便利(MLF)操作4000亿元,期限为1年,中标利率为3.25%,较上期下降5个基点;11月18日无逆回购到期,而央行选择开展逆回购操作并降息,当日开展1800亿7天逆回购,并下调利率水平5BP至2.50%。这是自2018年3月22以来逆回购利率首次下调。

11月19日,财政部、央行开展500亿元国库现金定存,期限为1个月,中标利率降至3.18%,比上一次中标利率低2个基点。

远洋资本高级研究员盖新哲向《财经》记者表示,总的来说,这次有超出预期的地方,但影响不会太大。由于之前MLF刚降息,本月1年期LPR下降5BP符合预期。超出预期的是5年期LPR同样下调5BP,这是LPR制度推出以来的首次。“意味着按揭房贷利率也相应下调,有助于房地产销售稳定增长。但由于降幅比传统基准降息25BP小很多,同时涉房贷款规模也有相应监控,预计不会造成房价大幅波动。”

尽管本月内,央行已经四度“降息”,但幅度多为平缓。

央行在《2019年第三季度中国货币政策执行报告》指出,CPI同比涨幅走高,结构性特征明显,要警惕通货膨胀预期发散。“下一阶段,稳健的货币政策保持松紧适度,根据经济增长和价格形势变化及时预调微调,稳定经济主体的通胀预期,促进总体物价水平保持在合理区间运行。”

华泰宏观李超团队认为,10月PMI、工业增加值、投资及消费增速数据悉数超预期下行,体现四季度经济回落压力仍然较大,而CPI上行至3.8%,年末可能继续冲高至5%左右,但PPI同比下降1.6%。这显示经济正呈现阶段性类滞胀风险,货币政策两项最终目标“稳增长”和“控通胀”出现冲突,决策难度加大。

“相比于过去传统的贷款基准利率降息,现在的降息就像钙片,含钙量下降了,过去1片顶现在5片,现在1片剂量小,而且更精细了。”盖新哲说,此前,在统计局70城房价指数里,10月数据显示,下跌城市数量超过了上涨城市数量,这是2015年5月来首次出现的情况。这时候5年期LPR小幅微调,有助于稳定市场预期。

由于与基建紧密相关的中长期贷款也与5年期LPR挂钩,有分析认为本次LPR降息有助于基建投资回升。不过受债务治理和非标监管约束,基建能否大幅回升还要看各方面政策。

金融问题专家赵庆明则向《财经》记者表示,5BP仅是市场预测到的下调幅度的下限,今年二季度以来,中国经济下行压力一点儿不比美国、印度小,逆周期调节力度需要加大。“从现在实体企业困难程度(例如,利润率下降程度),降5BP还是远不能覆盖的。”

根据国家统计局公布的数据显示,我国前三季度国内生产总值同比增长6.2%;1—9月份,全国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实现利润总额45933.5亿元,同比下降2.1%(按可比口径计算,考虑统计制度规定的口径调整、统计执法增强、剔除重复数据、企业改革剥离、四经普单位清查等因素影响,详见附注四),降幅比1—8月份扩大0.4个百分点。

其中,国有控股企业实现利润总额13892.7亿元,同比下降9.6%;股份制企业实现利润总额33721.4亿元,下降1.2%;外商及港澳台商投资企业实现利润总额11341.9亿元,下降4.2%;私营企业实现利润总额12631.6亿元,增长5.4%。

盖新哲认为,央行精细的调整符合当前形势。第一,各国陷入负利率时,中国仍有正常利率空间,汇率也总体稳定,中国资产对全球投资者,尤其是需要绝对收益的投资者而言吸引力上升,与金融开放匹配。第二,与过往周期低谷比如15年或08年相比,如今的工业生产和利润都要好的多,没有必要像那时候一样大幅降息。而且,一些企稳的经济信号已经开始显现。第三,现阶段逆周期调节,财政手段比货币价格调控有用。第四,解决实体融资成本问题,除了降息之外还有很多工作,比如降低银行负债端成本。

赵庆明依然强调,不能光看食品价格上涨,更应该看核心CPI,全球绝大部分央行是盯核心CPI,而不是一般CPI。“10月份核心CPI同比是1.5%,累计同比1.7%;去年全年是1.9%,其中,近半月度在2%以上。相对来看,今年以来核心CPI是持续下行。”

华泰宏观李超团队判断,后续央行价格型工具受通胀牵制,稳健略宽松的货币政策将主要通过扩信用发力,主要针对“好”项目加“类地产”。“我国央行货币政策最终目标较多,在判断货币政策取向的时候只能抓住主要矛盾,从历史经验判断,我们认为在经济呈现类滞胀状态时,货币政策首要目标仍是稳增长,而适度提高对通胀的容忍度,我们认为货币政策将维持稳健略宽松。”

文章很棒,赞赏一下吧

更多相关评论 
打开财经APP, 阅读有价值的财经新闻
相关新闻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