掉队的途牛:市场份额持续萎缩 Q3净利下滑超五成

《财经》新媒体 舒志娟/文      

2019年11月20日 20:24  

本文2343字,约3分钟

名字里虽有“牛”,但途牛近年的表现却一点也牛不起来。11月19日晚间,途牛旅游网(NASDAQ:TOUR,下称“途牛”)发布的2019年三季报显示,报告期内,实现净收入8.525亿元,净利润1350万元,同比下降56.45%。同时,途牛预测,2019年第四季度,净收入为4.382亿至4.618亿元,同比下降2%至7%。

令途牛更加难堪的是,途牛的市场份额也在不断萎缩,股价遭腰斩屡创新低,逐渐跌出OTA的第一阵营,行业则形成了以携程一家独大,同程艺龙、飞猪、美团酒旅三家跟随的竞争格局。未来,途牛如果不能取得细分领域的优势,则前途堪忧。

股价遭腰斩 难改颓势   

进入2018年,途牛已经被竞争对手携程、同程艺龙、飞猪远远甩在身后。今年,途牛依旧难改颓势。

值得关注的是,不管是营业成本,还是各种费用都出现了不同程度的增长。财报显示,2019年第三季度,途牛的营业成本为4.72亿元,同比增长27.0%;运营费用4.373亿元,同比增长10.7%;管理费用1.385亿元,同比增长12.6%;销售与市场营销费用2.4亿元,同比增长14.5%。其增长的原因与扩张导致费用增加有关。

令人感到意外的是,途牛的高投入并未带来收益的提升。最新数据显示,2019年第三季度,途牛净亏损为1260万元,2018年同期净利润为2800万元。

对于亏损的原因,途牛CFO辛怡表示,主要是因为经济放缓导致旅游收入预期下降,一些主要目的地如中东、非洲、毛里求斯以及邮轮旅游,中国游客继续出现负增长,上述项目往往具有较高客单价。另外,由于外部因素以及重点金融服务收入出现下降所致。

事实上,途牛自2014年5月上市以来,大部分时间都在亏损,只有2018年才实现首次全年盈利。据统计,2015年、2016年和2017年途牛分别亏损14.6亿元,24.2亿元和7.7亿元。

绑紧裤腰带过日子,途牛在战略上开始明显降速。根据财报,2019年三季度,途牛研究与产品开发费用为6430万元,同比下降17.8%。途牛称,该部分费用下降主要是由于自动化水平提高带来的效率提升以及研究与产品开发相关人员的优化。

除了业绩不佳,近年来,途牛在资本市场的表现也不尽如人意。截至11月19日收盘,途牛股价每股报2.96美元,较2014年上市发行价9美元/股,股价已遭腰斩,大幅下挫67.1%.

就市值而言,截至11月19日,携程、同程艺龙、途牛分别为186亿美元、247.1亿港元(31.6亿美元)、3.71亿美元,途牛的市值已不足携程的零头。

在景鉴智库创始人周鸣岐看来,一方面,途牛在研发费用上有小幅地下降,这意味着它在控制对业务发展关系不大的费用。另一方面,途牛的营销费用却一直在快速增长,但实际效果却不佳,这是非常不正常的现象。

互联网分析师唐欣分析认为,导致途牛亏损的主要原因是市场营销费用和管理费用的增加。这说明途牛在购买流量方面的支出更多了,此外由于人员调整所带来的管理成本的增加,也加大了亏损。

“为了提升打包旅游产品的收入,途牛增加了发展自营地接社的开支。”华美顾问机构首席知识官、高级经济师赵焕焱告诉《财经》新媒体记者,这是收入和成本的博弈,现在还不能判断是否能够取得成功。

跌出OTA第一阵营  前景堪忧

流量红利消失感受最为直接的无疑是OTA行业,对行业格局的产生了深远的影响。随着同程旅游和艺龙的合并,飞猪、美团酒旅的快速崛起,从目前来看,国内OTA市场主要玩家已形成四派竞争格局:携程去哪儿、同程艺龙、阿里飞猪、美团旅行,途牛已经跌出一线阵营。

根据《2017年度中国在线旅游度假行业发展报告》数据显示,2016年国内在线度假自助游市场,途牛份额紧随携程,位列第二。而到了2017年,携程以22.7%占据首位,随后为飞猪17.2%、同程15.3%,途牛14.8%掉到第四名。

根据最新数据显示,2019年上半年,携程占在线旅游交易额的55.7%,超过其他所有平台之和。此外,美团酒旅及飞猪分别在酒店及交通票务上发力迅猛,市场份额不断提升。而背靠大股东腾讯及携程,拥有流量及上游资源优势的同程艺龙则发力小程序,转型为ITA(智能出行管家),已对传统巨头构成威胁。

唐欣指出,OTA行业本身的市场空间和盈利能力不大,途牛的竞争对手基本都是背靠着流量巨头,以相对低成本获取流量。而途牛在这方面显然并不具备优势,在产品上也并没有太多的特色,以至于其与第一阵营的差距越来越大。

在行业新格局下,在线旅行社已然不再满足于网络世界,它们将战场延伸到了线下。

据周鸣岐介绍,2016年底,携程收购了旅游百事通,将其拥有的5000多家门店一举收入麾下,大规模开辟了在线旅行社的线下战场。到2018年年底,携程系旗下的门店超过了7000家,其中有超过1000家是携程品牌的门店。途牛虽然也在加紧布局线下门店,但是截至2018年12月31日,途牛拥有自营门店仅为509家。

周鸣岐进一步称,在移动红利的高速增长过后,涨势艰难的渠道流量、日渐高昂的获客成本是OTA都将面对的问题。对于途牛而言,后续的发展如果跟不上,而携程、美团等仍在大规模地扩张,途牛再想翻身是比较难的。

关于未来,赵焕焱认为,途牛的关键在于主营业务优势不明显,前阶段甚至营业收入下降。如果途牛不能取得细分领域的优势,则前途堪忧。

在唐欣看来,途牛要想摆脱目前的困境,找到一个拥有大流量的靠山可能是最现实的途径。

“除了降低其运营成本外,发掘新的增长点或是途牛摆脱亏损的重要手段。”电子商务研究中心陈礼腾认为,对于包括途牛网在内的OTA来说,通过模式的升级,打造出符合甚至超出消费者预期的旅游服务体验才是未来发展出路。

文章很棒,赞赏一下吧

更多相关评论 
打开财经APP, 阅读有价值的财经新闻
相关新闻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