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鹤遭机构做空申请临时停牌 称指控严重失实正在准备资料予以回应

《财经》新媒体 舒志娟/文 高素英/编辑     

2019年11月22日 12:07  

本文1758字,约3分钟

刚刚上市不到10天的中国飞鹤有限公司(06186.HK,下称“飞鹤”)便遭遇机构做空,11月22日,针对独立会计研究机构GMT Research对飞鹤收入的快速增长、盈利能力位等方面提出质疑,飞鹤方面在接受《财经》新媒体记者采访时表示,该报告所载所有指控严重失实、毫无根据且严重误导投资者,正在准备资料予以回应,为保护投资者利益早开盘时已申请临时停牌。

《财经》新媒体记者梳理发现,GMT因为常常活跃在港股、美股大力做空一些中概股而多战成名。这家公司曾经沽空的公司有:中国中药、国药控股、安踏等多家知名公司,皆为相关行业龙头公司。今年3月份更是连发五份沽空报告,其中包括58同城、阿里巴巴、中国交建、蒙牛和京东。而至5月份,甚至连李嘉诚旗下的长和(000001.HK)也未放过,认为其过通过会计调整使公司2018年利润增加132亿港元,并可能隐瞒了与代售资产相关的577亿港元的债务。值得注意的是,经过机构研报和关涉企业声明后,做空狙击并未成功。其中,安踏体育在发布声明后,股价便掉头上涨,涨幅达到了5.99%。

针对飞鹤的沽空报告,GMT怀疑其的资金受困。报告中称,与2018财年运营利润率为26%、生产资产回报率为165%的同业公司相比,该公司的盈利情况不同寻常,在同业公司中排名前5%。自由现金流入的累积已经形成了60亿元人民币左右的巨量现金余额,大约相当于营收的51%。但飞鹤在过去五年里却没有支付任何股息,因此质疑这部分资金的真实性,并怀疑中国飞鹤可能使用IPO收入的一部分向IPO之前的股东支付巨额股息。

GMT认为,中国飞鹤从美股退市被私有化之后,对于飞鹤变成当前市场份额高达25%的高端奶粉领导者,无法找到令人信服的理由来解释飞鹤的快速转型。此外,该报告还认为,中国飞鹤本次香港IPO筹集的资金用途是用来还债也值得怀疑,建议投资者进行规避。

针对GMT Research发布的做空报告中的各项质疑,中国飞鹤回应表示,该公司正在准备相关材料予以回应,目前已申请临时停牌,保护投资者的利益。

值得关注的是,11月13日,飞鹤正式在港交所挂牌交易。以7.5港元的价格发售8.93亿股,净融资65.64亿港元,市值超过660亿港元,成为港交所历史上首发市值最大的乳品企业。

根据计划,飞鹤乳业获得资金40%将用于偿还离岸债务,20%将用于潜在并购机会,10%则用于加拿大的投资项目,10%用于海外婴配粉及营养补充品研发活动,另有5%用于此前收购的营养补充品业务Vitamin World在美国业务扩展,还有5%用于市场营销,10%用于补充营运资金。

招股书显示,飞鹤也是近两年来国内增速最快的奶粉企业,2016年、2017年、2018年公司营收分别实现37.2亿元、58.9亿元、103.9亿元,近两年同比增长为58.1%、76.5%。2018年上半年和2019年上半年分别实现收入43.9亿元、58.9亿元,同比增长34.4%。

净利润方面,飞鹤在2016年、2017年、2018年净利分别为4.06亿元、11.6亿元、22.42亿元,近两年同比增长185.17%、93.28%。2019年上半年实现净利17.51亿元,同比增长60.5%。

“做空机构希望通过做空飞鹤牟利,因为香港资本市场比较成熟,容易做空,从而获得相应收益。”独立乳业分析师宋亮认为,此份做空报告不专业,既没有详细的数据支持,也没有详细的逻辑结构,并且前后矛盾。因此,短期内对飞鹤的发展不会产生影响。

宋亮进一步称,GMT机构不了解中国市场,飞鹤目前是三四线市场最大的奶粉销售企业,占据了低线城市高端奶粉销售25%的市场份额。不过,对于飞鹤而言,需要做好全面的反击和防范准备,不排除有其他机构或者下一次报告会更加专业。

同时,他指出,从供应链上,飞鹤已经实现国内外布局,可以做到资源国内外自由调配,从而降低其生产成本,规避贸易、政策等各类风险。

宋亮认为,在当前中国加大市场改革,深化对外开放背景下,中国企业必须面临迅速转型调整,作为专业食品领域的婴幼儿奶粉面临市场竞争日趋国际化,面临渠道深刻变化,面临行业发展已达边界等一系列问题,在此背景下,企业转型发展需要时间,所以对投资机构来说,不必被当前一些问题和逻辑困扰。

文章很棒,赞赏一下吧

更多相关评论 
打开财经APP, 阅读有价值的财经新闻
相关新闻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