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罗斯:经济停滞的帝国

文/弗拉季斯拉夫·伊诺泽姆采夫   翻译、编辑/郝洲

2019年11月24日 18:25  

本文4858字,约7分钟

俄罗斯的投资在欧洲和其他地区快速增长。而且俄罗斯人不再像以前一样只会购买豪宅,而是活跃在零售业、体育产业、能源生产、连锁酒店以及信息服务业

当世界迎来一个新的十年,我们很自然地会对过去十年做一次小结。

对于俄罗斯而言,这样的总结似乎更为恰当,因为在过去30年间,俄罗斯经济正是以十年为一个周期发生变化的:1989年底,戈尔巴乔夫进行的政治经济改革彻底推翻了苏联的计划经济体制,开启了苏联(俄罗斯)经济崩塌的时代;1999年,俄罗斯经历了政府债务违约之后,经济出现了复苏的信号,同一年底,叶利钦总统离开了最高权力宝座;2009年,俄罗斯成为G20成员中经济滑坡最快的国家,从而宣告了十年繁荣期的终结。

过去的十年,可谓俄罗斯经济“失去的十年”。人们不禁会问:俄罗斯接下来十年会何去何从?

2017年12月4日,俄罗斯莫斯科红场圣诞市场的商贩。图/视觉中国

何以失速?

当我们将俄罗斯在2010年-2019年间的经济表现与2000年-2009年作对比分析时,会得出一些明显的答案。

最显而易见的是经济增长率,在2000年-2009年的十年间,俄罗斯经济年均增长率达到5.0%,但是在2009年当年以下跌7.9%而宣告了增长的终结。在2010年-2019年间,俄罗斯的经济平均增长率只有每年1.8%,其中2015年和2016年还经历了两年的衰退。在2015年之后,俄罗斯的年均增长率更是跌到了只有0.4%。

形成这一巨大反差的原因既不是油价的变动,也不是西方国家对俄罗斯施加的制裁措施。根据BP的2019年世界能源统计年鉴,2000年-2009年间的石油平均价格为49.6美元/桶,而2010年-2019年间为78.8美元/桶。而根据俄罗斯官方的说法,西方制裁对俄罗斯GDP增长的影响不超过0.6个百分点。

还有其他的原因导致俄罗斯经济停滞,例如越来越悬殊的贫富差距、赤贫人口数字的增长等等,但是首要原因还是经济增长点的匮乏。那么究竟是什么导致了俄罗斯经济在过去十年缺乏增长动力呢?至少有三方面的因素需要重点讨论。

首先,俄罗斯在2000年-2009年间的增长主要是复苏型增长,这十年扭转了20世纪整个90年代的下滑颓势,但是并没有促使俄罗斯经济比苏联时期更健全。从俄罗斯经济的一些要素来看,在21世纪头十年里并没有超过苏联时期的产量。与1989年俄罗斯苏维埃社会主义联邦共和国的产量相比,2009年俄罗斯的石油产量少了6.7%,煤产量减少13.4%,钢铁产量减少17.3%,居民住宅建设减少12%,高速公路建设减少43%。

但是,与之形成巨大反差的是,俄罗斯人的生活质量在2000年-2009年间得到了显著改善。每个家庭拥有的家庭轿车数量增长了1.7倍,俄罗斯人每年去海外度假的数量增长了2.2倍,俄罗斯人对肉类、鱼类以及水果的消费都显著增长,而面包、意大利面和土豆等的消费在下降。

俄罗斯取得这些经济成就并不是(或者说不完全是)基于油价的上涨,而是固定资产投资在GDP中的比重从1989年的39%下降到了2005年的17.7%,俄罗斯GDP结构中约20%从投资转向了消费。这便解释了为什么俄罗斯的经济增长不可持续,即使俄罗斯的GDP规模已经恢复到了1990年苏联刚解体时的水平,无论是私营部门还是政府部门,都缺少投资意愿,俄罗斯的投资无法恢复到甚至是苏联时期的规模。

所以,俄罗斯在21世纪头十年里虽然成功实现了向最终消费驱动的经济结构转型,但是工业部门以及整个基建行业的固定资产已经过于陈旧,投资严重不足,无法维持增长。即便是普京在2011年担任总理时曾宣称要将俄罗斯固定资产投资水平拉高到GDP的25%,但是直到今天,俄罗斯距离实现这一目标仍然很远。如果俄罗斯无法恢复投资,增长便不可能恢复,2010年-2019年的经济表现恰好印证了上述观点。

其次,俄罗斯在2000年-2009年那一轮的经济增长有很多特殊之处。如果与中国的经济增长或者说与亚洲“四小虎”(泰国、马来西亚、菲律宾和印度尼西亚)相比,俄罗斯的制造业显然落后了。从2000年到2008年金融危机之前,俄罗斯的制造业仅增长了61%,而整体经济扩张了83%。服务业成为俄罗斯此间经济增长的主要引擎。

重点在于,此前俄罗斯根本没有服务业。在苏联解体之前,俄罗斯的银行业、保险业、房地产经纪、现代零售和贸易,甚至餐饮和酒店业,都几乎为零,所以当每个行业出现的时候都拥有巨大的增长空间。比上述行业发展更快的是移动电信服务、互联网行业和通信行业的其他业务。所以俄罗斯在2000年-2008年的经济增长70%都要归功于这些服务业的增长,几乎是从零发展到世界级水平——截至2013年,俄罗斯的移动通信覆盖率名列全球前茅,年龄超过12岁的人口中每百人拥有200张sim卡。

但是到了2010年之后,所有这些行业都处于饱和状态,行业间的竞争变得越来越激烈,这导致俄罗斯的手机通信、宽带服务以及金融服务费用在全欧洲都是最低的,随着2014年-2015年卢布汇率的下跌,这种差距变得更为明显。这对俄罗斯经济增长带来的釜底抽薪效应更甚于石油价格的下跌和西方制裁措施。整个2010年-2019年期间,俄罗斯此前的增长引擎彻底熄火,而国家控制的工业制造业部门无法取代服务业提供新增长点。此外,由于俄罗斯缺少支持中小企业发展的政策环境,中小企业的发展受到了极大抑制,俄罗斯经济因而陷入了停滞状态。

第三,2008年-2009年的金融危机给俄罗斯经济带来的影响与当前俄罗斯与西方严重对立所带来的影响有本质区别。大部分分析人士认为制裁和不断增大的军费开支是俄罗斯经济停滞的主要原因,但实际上另有其因。从2004年开始,俄罗斯通过石油收入积攒了巨额的储备基金,在2009年金融危机期间保证了居民基本生活水平不至于严重下滑——俄罗斯2009年GDP下跌了7.9%,但居民的可支配收入还是增长了1.0%。

在2012年普京重新当选总统之后,俄罗斯开始迷信这些储备基金的魔力,不断扩张基金规模,即使在油价下跌并与西方激烈对峙的情况下,俄罗斯也没有停止继续扩大储备基金。从2012年开始,俄罗斯新增了十多种税目,并且在原有的税项上提税30多次,例如2011年提高社会保险税以及2019年提高增值税。此外,俄罗斯在2014年还首次引入了养老保险基金冻结机制——自2001年开始积攒的基金本金不可动用,只能使用基金在经营活动中产生的利息。2018年,俄罗斯又对养老金制度进行重大改革,女性最早退休年龄从55岁延长到58岁,男性则从60岁延长到65岁。以上这些措施使得联邦税收大额增长,在2019年前九个月中,俄罗斯财政盈余达2.98万亿卢布(约合467亿美元)。而且,仅在2019年,国家福利基金就翻倍达到了8.17万亿卢布(约合1280亿美元)。

这造成的后果是俄罗斯的私人投资意愿越来越低。如今的俄罗斯政府相信,国家储备基金的壮大能够比经济强劲增长更能得到普通民众对政府的支持。即便如此,当前以经济增长为代价换取国家储蓄池扩大的政策也很快会带来负面效果。

综上所述,俄罗斯在2010年-2019年期间经济表现欠佳的主要原因就是前十年的增长动力消耗殆尽,而俄罗斯迫切需要大量经济刺激政策,例如解放中小企业、降税、设立自由工业区等。但是俄罗斯政府选取了截然不同的政策措施,将大量的经济收益纳入了国家财政,并将它们投放到了政府管理的项目上。俄罗斯经济放缓的信号早在2012年-2013年期间就已经出现,比乌克兰危机引发的西方国家和俄罗斯之间的冲突要早。

因此,俄罗斯在最近十年间出现的经济停滞很大程度上是人为造成的,而俄罗斯政府近些年来所宣扬的经济成就——如财政更加平衡、核心通胀率的降低等——实际上都是经济疲软的表现:低通胀率是消费需求不振的表现,财政(对政府投资项目的)支持不足导致了经济缺乏刺激。而目前看不到俄罗斯政府有任何修正上述政策思路的想法。

寻找新增长点

正因前述这些原因,俄罗斯从2000年-2009年间全球最好的投资目的地国家变成一个高风险、缺少投资吸引力的国家。如果将进入21世纪后的前十年和后十年作比较,会发现俄罗斯的资本外流在不断加剧。2000年-2009年的俄罗斯资本外流为1180亿美元,而2010年-2019年间的资本外流达到了5860亿美元。

而另一个重要现象是,俄罗斯上市公司给股东们的分红在上升。在2018年,超过400亿美元被用于分红,相当于这些公司净现金流的80%,而在2019年,有些公司甚至愿意拿出所有的净现金流用于分红。这意味着,越来越少的俄罗斯企业家相信他们在俄罗斯还有更好的投资机会,也不愿意将更多的钱投入到他们现有的业务当中,更不用说开发新项目了。这意味着,即使政府将储备基金里的部分资金拿出来用于刺激投资,也很难拉动经济增长。

私营部门活力的降低以及政府对储备基金的着迷导致了俄罗斯居民可支配收入无法持续增长。从2000年到2008年,俄罗斯人以美元计算的月工资收入从84美元增长到744美元,但是到了2019年中期时候,他们的月收入仍然只有658美元。此外,俄罗斯居民通过经营活动带来的收入占全部收入的比重降至近20年的最低点,仅为5.9%,而政府发放的养老金、福利以及补贴等收入占全部收入比例达到了19.4%。

俄罗斯经济又回到了苏联时期的老路上,在国家面临的所有重要问题面前,政治又一次盖过了经济成为主导因素。但是,与苏联时期形成巨大反差的是,今天的俄罗斯显然不能算是一个福利国家。从2010年算起,俄罗斯生活在贫困线以下(月均收入低于180美元)的人口比例从11.9%增加到12.7%,达到了1860万人。而居民可支配收入已经连续六年下跌,俄罗斯的中产阶级对经济能快速恢复增长的期待也在渐渐破灭。

过去十年还有一个值得注意的现象,就是俄罗斯精英阶层的外迁。当俄罗斯经济在2000年-2009年期间开始复苏时,俄罗斯向他国移民的人数降到了2011年的4.6万人,而在1993年最高峰时,外迁人口曾达到13.7万人。但是从2012年之后,这一态势又发生了反转,2012年,俄罗斯的外迁居民数达到了12.3万人,而2017年更是达到了37.7万人。超过300万俄罗斯公民拥有欧盟国家的居留许可证,此外,俄罗斯人在欧洲拥有270万间住房或公寓。

到2013年,俄罗斯企业家在全球控制的资产超过了俄罗斯全年的GDP,此后,这一数字不断增加。这意味着,当俄罗斯经济陷入停滞状态时,俄罗斯的投资却在欧洲和其他地区快速增长。而且俄罗斯人不再像以前一样只会购买豪宅,而是活跃在零售业(例如西班牙的Dia和英国的Holland&Barrett)、体育产业(例如切尔西和摩纳哥足球俱乐部,以及NBA的布鲁克林篮网队)、能源生产(德国的RWE)、连锁酒店以及信息服务业。这些投资在接下来的十年里还会快速增长,因为俄罗斯境内的政策法规变得越来越难以预测,俄罗斯市场也越来越缺乏吸引力。

此外,俄罗斯有一技之长的年轻人目前都青睐于硅谷和欧洲最好的大学,这种人才外流效应给俄罗斯经济带来的伤害也不可估量。这都会导致俄罗斯陷入负面循环之中。

总而言之,以十年为一个周期总结俄罗斯的经济发展史:20世纪90年代,俄罗斯经历了国家全面的经济崩塌和生活水平的显著下降;21世纪头十年,经济部分得到恢复,居民生活水平超过了苏联时期,因为一半以上的投资活动转为了消费活动;而过去的十年,经济丧失增长动力,消费需求的低迷导致经济几近停滞。政府选择增加基金储备而不是提高经济效率、促进人民福祉、使人民经济独立,这将导致更大的不确定性出现。

接下来的十年,俄罗斯仍会陷入长期的停滞之中。如果这一预言应验的话,那么2010年-2019年这十年会以俄罗斯任性地选择经济政策、导致国家陷入经济衰退而载入史册。■

(作者为俄罗斯后工业化研究中心创始人兼主任;翻译、编辑:郝洲)

(本文首刊于2020《财经》年刊:预测与战略)

文章很棒,赞赏一下吧

更多相关评论 
打开财经APP, 阅读有价值的财经新闻
相关新闻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