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百万美元、冒患癌风险,能年轻20岁的基因疗法惹争议

文/《财经》记者 孙爱民    编辑/王小

2019年11月27日 09:06  

本文2876字,约4分钟

这项研究在小鼠实验上证明可以延长寿命、变得年轻,但人体试验能否成功,尚缺乏坚实的科学依据,况且还有患癌的风险

11月21日,美国一家名为Libella的基因疗法公司,宣布一项延缓衰老的基因疗法,在南美洲国家哥伦比亚获准进行临床试验。此前的动物试验证明,该疗法可以让人年轻20岁。

这项临床实验不同之处还在于,要付费才能参与。参与者需缴纳1百万美元的费用便可接受治疗。

新疗法瞄准的是人体的端粒,这种位于染色体末端的特殊物质,决定了人的衰老进程。端粒如同蜡烛,长度越短,就越接近衰老与死亡。Libella公司首席科学家Bill Andrews,研发了一种方法,使用AAV病毒导入人端粒酶逆转录酶基因(hTERT),延长端粒长度,从而实现延缓衰老,甚至返老还童。事实上,Libella计划将这种被称为AAV-hTERT的疗法,用于治疗与衰老相关的多种疾病。

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NIH)的数据显示:Libella正在发起AAV-hTERT治疗阿尔兹海默病、衰老、重症肢体缺血的三项临床试验。其中针对衰老的临床试验,将招收5名45岁以上的成年人入组。

这项临床试验,将在哥伦比亚一家名为Ips Arcasalud Sas的医疗机构开展。按计划,该项试验将于2021年1月份前完成。

不过,试验的风险仍在。“端粒长度可作为衰老的潜在生物学标志物,但具体的机制还不明确,在人体上进行试验有点操之过急。”中科院动物所一名研究员告诉《财经》记者,“最重要的是,激活端粒酶可以延长端粒长度,但也有激活癌细胞的风险。”

事实上,就连因端粒研究而获诺贝尔奖的科学家Elizabeth Blackburn,也曾表示:“在如今的知识水平之下,增加端粒酶来延长端粒,形同玩火。”

让生命的蜡烛永不灭

传统的观点认为,衰老是人体的一种自然过程;如今,这种观点需要调整。科学家们相信衰老可以被视为一种疾病,有不少研究证实,端粒的变短在衰老中扮演主要角色。

端粒就像鞋带两头的塑料套子,有了它,鞋带就不会被磨损。因而端粒也被称为“生命的时钟”,可以决定细胞的寿命。科学家于1938年发现端粒的存在,这是真核细胞染色体末端的特殊弯曲帽状结构,用于保护染色体免受伤害。可细胞分裂的次数是有限的,当端粒再也无法保护染色体免受伤害时,细胞就会停止分裂,或者变得不稳定。

细胞的衰老,是由端粒的丢失引起的,而端粒的丢失又与端粒酶的活性有关。1984年,科学家发现了可以修复、维持端粒的酶。正常的人体细胞中,端粒酶活性低或处于无法检测的水平,端粒的缩短无法得到弥补,最终导致细胞死亡。

尤其在一些端粒综合征人群中,比如骨骼疾病、肝病、免疫系统紊乱疾病等患者体内,细胞死亡速度加快。

Elizabeth Blackburn在接受外媒采访时也称:“诸多小鼠实验证明,端粒变短,在人类的诸多疾病中扮演重要角色,比如免疫系统疾病、糖尿病等。”因阐述了端粒、端粒酶的保护机制,1978年,Elizabeth Blackburn与其他两位科学家斩获了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

Bill Andrews发明的疗法,正是采用特殊的手段激活、增加端粒酶,从而延长端粒,让细胞保持年轻状态。

通过延长端粒来治疗疾病、延缓衰老,以前只是衰老机理的假说之一,现在有了科学依据,这一假说即将成为现实。

2010年11月,美国哈佛大学医学院的Jaskelioff等人,在科学期刊Nature上发表了端粒酶和衰老的研究发现。研究人员利用基因工程技术,成功将端粒酶缺陷型小鼠的衰老过程逆转。这是科学界首次在小鼠试验中逆转衰老过程,让人类看到攻克阿尔兹海默病、糖尿病、心脏病等衰老疾病的希望。

Libella董事长Jeff Mathis曾透露,接受了AAV-hTERT的小鼠,大脑体积增长了75%。

“其实延长端粒,不一定要通过补充剂的方式,良好的生活方式、健康的精神状态或许也有效果。”上述研究员表示,“有研究显示进行三个月的冥想治疗,也能让端粒酶多出30%。”

2014年,加州大学旧金山分校研究者在对239人进行研究发现,生活压力、生活方式、饮食、锻炼等,都会影响端粒的长短,甚至孕期妈妈的精神压力状态,对初生儿端粒的长短也有影响。

端粒假说,只是有关衰老的假说之一,在科学界,还有蛋白质废物差错堆积假说、DNA损伤修复假说、基因表达调控假说、自由基假说等。“用端粒假说直接推导出长寿,还有待商榷。”上述研究员表示,“这么早在人体身上进行临床试验,还是付费的,更像是一种提前商业化。”

形同玩火?

实验中,研究者除了测试AAV-hTERT对端粒长度的影响,还将监测服药后血管阻抗、肺部功能、眼部功能、骨密度、听力、牙齿、力量和忍耐力等12项指标。

临床试验之所以选择在哥伦比亚,按Jeff Mathis的说法是:“在美国,传统的临床试验需要花费好几年、数百万美元。”他认为技术已经被证实有效了,“在哥伦比亚的能更快、花费更少地完成。”

事实上,AAV-hTERT疗法其他两项临床试验,选择的地方也是哥伦比亚,这被认为是“曲线救国”,故意绕开规矩更严的美国食品和药品监督管理局(FDA)。

“在科学界,对于激活端粒酶来延长端粒,整体是比较谨慎的。”上述研究员分析,“向FDA申请临床试验,需要更可靠的人体临床研究数据,在美国进行这项工作不仅成本高,还有更大的伦理与健康风险。”

最大的风险,是罹患癌症的风险。

通过激活端粒酶来延长端粒,从而保持细胞的活力,这正是大多数癌细胞的“伎俩”。研究显示:人类多种癌细胞系有较强的端粒酶活性,85%以上的原发性肿瘤有端粒酶活性。

“癌症喜欢端粒酶,不少癌症因其疯狂。假如端粒永不变短,人类就有了永生的细胞,换一个角度,这种细胞其实就是肿瘤细胞。”Elizabeth Blackburn曾表示,至少在如今的知识水平之下,试图服用补充端粒酶是危险的游戏,“我们不知如何打破平衡,我的感觉是:靠补充剂来增加端粒酶,形同玩火。”

“端粒酶活性只是人类体细胞长生不老的条件之一,使其永生化,还应辅以其他条件。此外,还应警惕引入端粒酶有促进癌变的可能性。”早在2000年,中科院院士童坦君就发表学术论文如此提醒。

截至目前,Libella公司并未透露AAV-hTERT疗法如何规避癌症风险。但该公司发布的消息显示,发明者Bill Andrews曾经在Geron公司进行了20多年端粒减少与癌症的相关研究,并且针对新疗法进行了诸多临床研究,对人体的不良反应降至最小。

即便不提癌症风险,AAV-hTERT疗法能否在人体实验中,表现出小鼠试验的效果,还未可知。“动物与人的端粒老化机制并不完全相同,人体的衰老机制更为复杂。”上述研究员表示。

文章很棒,赞赏一下吧

更多相关评论 
打开财经APP, 阅读有价值的财经新闻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