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2P风光不再:一边清退,一边暴雷,一边转型

《财经》新媒体 刘洋/文   蒋诗舟/编辑

2019年11月28日 17:41  

本文3443字,约5分钟

今年以来,P2P行业正在加速清退,企业面临着退出、转型的选择,与此同时暴雷事件仍不时出现。11月27日,互金整治办和网贷整治办共同发布了《关于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转型为小额贷款公司试点的指导意见》,坚持机构自愿和政府引导、市场化和法制化处置、坚持原则性和灵活性相结合的原则,开展网贷中介转型小贷公司试点工作。

值得注意的是,最近一个月内,已有湖南、山东、重庆等多地先后宣布取缔辖区内全部P2P网贷机构,而这份“清退名单”还在不断增加。

一边是P2P企业大清退,一边则是网贷平台持续暴雷。11月24日,P2P平台麦子金服被查封;11月25日,赛为智能收到深交所问询称,有投资者反映其子公司运营的P2P平台出现全面逾期情形。

而对于投资人而言,P2P行业清退及转型是否会影响其投资及债务,是他们最为关注的问题。对此,苏宁金融研究院院长助理薛洪言对《财经》新媒体记者表示,P2P清退过程中,平台撮合的债务关系不受影响,仍然受到法律的保护。“P2P退出的流程始于停发新标,但借款人仍要正常还款,出借人按期收回本息,直至所有项目结清,所以平台清退与否不会影响出借人的存量投资。”他谈到。

一边清退 一边暴雷

随着P2P行业清退速度加快,据网贷之家统计,截至11月26日,至少有212家P2P平台实现了100%兑付退出。而据推测,实际实现良性退出的平台数量会更多。

网贷之家此前报道,目前大部分良退平台是因为备案延期,合规无望,且自身规模较小,主动或在监管部门的引导下退出;少数待收规模大的平台,因股东实力强大具备兜底能力,大都在公告退出网贷行业时就已经实现了全额兑付。

与此同时,券商中国报道,第三方统计显示,去年年底以来,已有辽宁、云南、济南、四川、深圳、宁夏、浙江、天津、湖南、山东、湖北、深圳等多地陆续发布公告,清退、取缔辖区内不合规的网贷机构,至少涉及699家平台;截至2019年10月末,共有429家平台正常运营,距峰值已跌去93.21%。

更有甚者,11月8日重庆发布公告显示,“没有一家机构完全合规并通过验收,所有P2P网贷业务也未经过金融监管部门审批或备案。”因此,重庆市将取缔辖区内全部P2P平台,共计29家。

而清退的另一面,依然有部分企业在暴雷。

24日晚间,有微博网友爆料称,P2P平台麦子金服的办公地点已被上海市公安局浦东分局查封。据界面新闻报道,有知情人士表示,办公室遭查封的主要原因是投资人不满回款方案而向公安机关报案所致。目前,麦子金服实控人及部分高管正配合调查中。

值得注意的是,10月16日晚间,麦子金服CEO黄大容在用户直播会上宣布,将暂停发布新标,出借人按照原借款协议正常回收对应债权;对于有加速回收资金需求的出借人,麦子金服将协助出借人将手中的债权转让给其他资产管理公司,同时麦子金服自有资管公司也在试行协议转让方案。

在11月中旬,麦子金服财富设计了ABC三套回款保障方案供出借人选择,即A方案:本金保障方案;B方案:本息保障方案;C方案:高风险高收益方案,并提出, AB两个方案可以用集团未来三年的利润去保证。而这一方案引发了投资人更多的不满。

无独有偶,11月25日,深交所向赛为智能下发问询函,表示近日有投资者反映赛为智能全资子公司深圳前海皓能互联网服务有限公司(简称:前海皓能)运营的P2P平台惠投无忧,自2019年6月起出现全面逾期情形。深交所对惠投无忧是否存在逾期兑付提出质疑,要求前海皓能说明惠投无忧开展业务的资金来源,以及公司投入自有资金情况,并说明逾期原因、截止目前的逾期本息金额、涉及的客户数量,以及平台可持续经营能力是否发生变化。

由于旗下P2P平台逾期并受深交所问询影响,赛为智能股价在25日午后暴跌,截至当日收盘,赛为智能股价已经跌停。

据中国基金报报道,早在2016年,赛为智能高调宣布进军P2P,彼时正是网贷平台高速发展的阶段,多家上市公司还标榜“上市公司+P2P”模式进行战略转型。而在2018年,前海皓能便已经透露了旗下网贷平台逾期坏账等情况。

据《每日经济新闻》报道,截至11月24日,惠投无忧逾期未兑付金额为1195.25万元,逾期尚未完成兑付投资人167人。对此,赛为智能在公告中回应,平台正在与项目担保方及借款人积极商讨应对方案,并催促其尽快收回资金以保护投资人合法权益、确保投资人资金安全。

同时,赛为智能也表示,“惠投无忧”已在积极进行清退工作,截止目前已完成大部分清退工作,仅剩 2,164 万元将在金融监管机构规定的时间内完成清退工作。因此,不会对上市公司的经营产生重大影响。

相对于P2P行业鼎盛阶段的蜂拥而至,如今的情景令人唏嘘。11月12日,银保监会普惠金融部主任李均锋在通气会上表示,P2P未来整治的方向非常清楚,总体上有三句话:以出清为目标,以退出为主要方向,以依法合规的分类处置为主要手段,争取在一段时间内完成网络借贷专项整治阶段的任务。

对于P2P行业清退,东北证券研究总监付立春对《财经》新媒体记者表示,目前P2P企业已经大量出清,留在市场上的企业普遍具有良好的规范性,牌照、规模、资金链等较为稳妥,同时普遍行业地位较高,或股东背景较强。

而对于投资人损失是否能追回,付立春认为,或许部分能够追回,但完全退回的可能性并不大,众多企业因为自身存在问题才会被清退,清退以后则无法保证投资人损失能够完全追回。

P2P平台忙转型

11月27日,互金整治办和网贷整治办共同发布了《关于网络信息中介机构转型为小额贷款公司试点的指导意见》,文件表示,坚持机构自愿和政府引导、市场化和法制化处置、坚持原则性和灵活性相结合的原则,开展网贷中介转型小贷公司试点工作。

《指导意见》对网贷平台转型小贷的基本条件进行了明确,具体要求包括拟转型网贷机构存量业务无严重违法违规情况;最近一年保持全量业务银行存管上线状态,最近2年网贷机构及其实控人、主要高级管理人员在市场监管、税务、公安、法院等部门无严重违规处罚和违法犯罪记录,不存在查实的重大违法违规投诉记录,不存在违法违规开展各类金融业务的情况,积极配合网贷风险专项整治工作等。

据《指导意见》要求,各地应在2019年11月底前启动转型试点工作,2019年12月底前各地完成转型试点工作要求的转型准备工作,2020年1月底前各地完成小贷公司临时牌照的审批工作。

值得注意的是,《指导意见》规定,拟转型网贷机构设立的全国经营的小贷公司注册资本不低于人民币10亿元。同时,申请转型试点的P2P平台必须承诺对存量业务承担兜底责任。

事实上,对于P2P行业转型,监管早已明确了方向。今年年初,互金风险专项整治办公室、P2P网络借贷风险专项整治办公室共同发布了《关于做好网贷机构分类处置和风险防范工作的意见》,该意见已为网贷机构转型指明了道路,即网络小贷公司、助贷机构或为持牌资产管理机构导流等。

今年以来,多家头部机构已经大力推进助贷业务。网贷之家报道,根据乐信、拍拍贷(更名“信也科技”)、宜人贷(更名“宜人金科”)等上市互金平台公布的2019年第三季度财报,其中一大明显特征就是,平台新撮合交易额中机构资金占比出现大幅上升。与此同时,包括玖富、51信用卡、微贷网、嘉银金科等平台均在今年加大与金融机构的合作力度,积极对接机构资金。

除此之外,还有大量P2P平台向财富管理公司转变,为银行、保险、基金、信托等资管产品导流。

对于P2P行业未来的发展,薛洪言谈到,从近一年的情况看,监管对于P2P行业的态度是动态变化的。当前行业的主流趋势是转型退出,然而行业终局如何,很大程度上要看届时未转型平台的资质。从逻辑上看,转型退出的大平台越多,P2P未来作为独立行业存在的概率就会越低。

他进一步谈到,对于P2P行业的前景,现阶段大方向是推动P2P平台向助贷和小贷公司转型。一旦转型为持牌放贷机构,P2P平台将面临实质性的杠杆约束,表内贷款发放能力受限,仍需要保留助贷业务。此外,很多P2P企业的优势在资金端,即有庞大的出借人群体,资产端实力则较弱。转型持牌放贷机构后,企业资金端优势不再,若在资产端仍缺乏核心竞争力,将面临比较大的竞争压力。

与此同时,付立春也认为,P2P行业未来将面临一个比较大的洗牌期,如何更为规范、健康、持续的发展,需要在现有监管框架中进行深入的探索。

文章很棒,赞赏一下吧

更多相关评论 
打开财经APP, 阅读有价值的财经新闻
相关新闻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