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行理财子公司戴投资紧箍咒,净资本新规约束“非标”规模

文 |《财经》记者 龚奕洁    编辑 | 袁满

2019年12月03日 13:45  

本文3037字,约4分钟

根据《商业银行理财子公司净资本管理办法》,理财资金在投向标准化的债券、股票及衍生产品时对应风险系数均为0,但投向非标资产、另类资产等要有相应更高的风险计提。在净资本的约束下,理财子公司可投资的非标资产规模受限

资管新规、理财新规的配套文件逐步落地,政策模糊空间越来越小,银行理财业务亦需加快转型步伐。

12月2日,银保监会正式发布《商业银行理财子公司净资本管理办法(试行)》(以下简称《办法》),自2020年3月1日起施行。《办法》要求理财子公司净资本不得低于5亿元人民币,且不得低于净资产的40%;净资本不得低于风险资本。并明确自有资金、理财资金相应可投资资产的风险系数。

与9月20日发布的征求意见稿相比,试行版《办法》基本保持一致,仅完善净资本监管报表部分项目说明,如在信用债券相关项目中增加了对短期信用评级的说明,明确信用债券短期信用评级为A-1的归入AAA级以下、AA级以上等。

根据《办法》,理财资金在投向标准化的债券、股票及衍生产品时对应风险系数均为0,但投向非标资产、另类资产等要有相应风险计提。在净资本的约束下,理财子公司可投资的非标资产规模受限。一位曾参与理财子公司筹备的银行业人士告诉《财经》记者,简单估算,注册资本为50亿元的理财子公司,可投资的非标资产规模约为3000亿元。

此前某行理财子公司人士告诉《财经》记者,由于资管新规对“标”与“非标”的界定不明确,各行及理财子公司发行产品虽均号称“合规”,但不尽平等。目前央行已完成《标准化债权类资产认定规则》(以下简称《规则》)的公开征求意见,备受争议的银登中心、北金所、保交所资管产品,即“非非标”归入“非标”,若《规则》落地,则约有8000亿元规模“非非标”改按“非标”计提资本,或对理财子公司净资本造成变化。

限制非标、利好标准化配置

《办法》明确了自有资金投向现金及银行存款、拆放同业、固定收益类证券和本公司发行的理财产品等4类资产对应的风险系数;理财产品投向现金及银行存款等、固定收益类证券、非标准化债权类资产、股票、未上市企业股权、衍生产品、商品类资产、公募证券投资基金等11类资产所对应的资本要求。

此前市场有声音提出放宽自有资金的投资范围。银保监会在答记者问中表示,考虑到《商业银行理财子公司管理办法》已作出明确规定,《净资本管理办法》作为配套制度需保持一致。下一步,拟结合理财子公司发展实际,在理财子公司监管制度体系建设过程中进行统筹研究。

根据《办法》,自有资金投资作为表内业务,仅在投向现金与银行存款、国债、政策性金融债等领域时风险系数为0,其他资产投向均有较高的风险系数。而理财资金投资作为表外业务,在投向标准化的债券、股票及衍生产品、公募基金时对应风险系数均为0,但投向非标资产、另类资产等要有相应风险计提。

值得关注的是自有资金不得投向非标资产,而理财资金投向融资主体外部信用评级AA+(含)以上的非标资产,风险系数为1.5%,融资主体信用评级在AA+以下的,分为抵押质押类、保证类、信用类,对应风险系数分别为1.5%、2%、3%。

在净资本的约束下,理财子公司可投资的非标资产规模受限,已开业或筹备中的银行理财子公司此前已经忙于算账。一位曾参与理财子公司筹备的银行业人士告诉《财经》记者,他们初步估算,注册资本为50亿元的理财子公司,可投资的非标资产规模约为3000亿元。

中信建投证券分析师杨荣此前在研报中指出,以2018年末22万亿非保本理财资金中17%配置非标计算,需消耗净资本560-1200亿元左右,而目前已宣布设立理财子公司的注册本金合计规模仅为1400亿左右。换句话说,若未来银行理财以理财子公司经营为主,那么行业仍有资本补充空间。

分析人士指出,从《办法》对于不同资产的风险系数要求来看,利好投资标准化资产。目前银行理财资金以固收类债券等投资为主,未来可能加大股票等权益资产的配置。

杨荣此前的研报指出,美国四家银行系资产管理公司的权益配置占比多在10%-20%,道富集团权益配置占比达到60%,从目前国内银行理财权益占比来看,未来可能有2-3万亿的增量资金流向二级股票市场。

而据《财经》记者此前了解,由于权益类投研体系的建立非一日之功,银行理财子公司的招聘薪酬机制也并未突破竞争力,目前不少银行倾向于以FOF、MOM投资权益市场。且《办法》明确理财资金投向公募证券投资基金的风险系数为0,这一规定有助于理财子公司加强与公募基金的合作。

模糊空间渐消,“非标”加快转型

值得注意的是,《办法》并非立即生效,而是在三个月后,即2020年3月1日起施行。银保监会表示充分考虑理财子公司落实净资本管理要求,在业务制度、系统建设与人力资源等方面所需的各项准备工作,在《净资本管理办法》发布后预留一定的准备时间。

此前有银行理财子公司人士告诉《财经》记者,资管新规、理财新规之后,各家银行或理财子公司发行产品,都自称“合规”,但实际上仍有隐性的“不平等”,如非标资产投资。

一位银行资管人士告诉《财经》记者,这与央行《标准化债权类资产认定规则》(以下简称《规则》)出台前,非标认定模糊有很大关系,但在前诉规则征求意见稿公布以来,银行及理财子公司也将加大整改。

2018年4月出台的《关于规范金融机构资产管理业务的指导意见》(即“资管新规”),对于标准化债权资产(即“标”)的认定仅有“等分化,可交易;信息披露充分;集中登记,独立托管; 公允定价,流动性机制完善; 在银行间市场、证券交易所市场等经国务院同意设立的交易市场交易”五大条件。

央行在10月14日发布《规则》的征求意见稿,细化了五大条件,明确了标准化资产的范围,并明确此前争议的“非非标”,即银登中心、北金所、保交所等的相关资产为非标产品;从ABS和类ABS来看,仅有银行间市场和交银所的ABS被认定为标准化资产,保交所ABS未被纳入。

原来的“非非标”大部分归入了“非标”。根据国信证券王剑的测算,截至2019年6月末,非非标总规模可能在8000亿左右。其中,占比最大的是银登信贷资产流转。这可能对一些银行及理财子公司发行产品的资本计提造成影响,也为非标业务投资转型增加一定压力。

业内人士表示,从《规则》的征求意见稿来看,央行顶住了在论证阶段市场机构提出的一些压力,对“非标”的认定从严,但也留下了动态调整的空间。

兴业银行、兴业研究首席经济学家鲁政委等人曾提出在票交所交易的标准化票据满足五大条件,可以作为标准化资产,但在《规则》中并未纳入“标”。鲁政季等人提出,后续若通过人民银行认定,可能纳入标准化资产范畴,但那时其是否仍属于“信贷”则需进一步明确。

《办法》在最后提到,“对于在规定的时限内未能采取有效整改措施的银行理财子公司,或者净资本管理指标持续恶化”的,将采取限制理财产品投资范围;责令暂停发行理财产品;责令调整董事、高级管理人员或限制其权利等措施。

截至目前,工农中建交五大行,加上光大、招行的理财子公司均已正式开业。邮储银行理财子公司中邮理财将于本周正式开业,兴业银行、杭州银行、宁波银行、徽商银行理财子公司也开业在即。仍有近20余家银行曾公告申请设立理财子公司。

文章很棒,赞赏一下吧

更多相关评论 
打开财经APP, 阅读有价值的财经新闻
相关新闻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