车卖不动了,供应商逼债、经销商退网,30亿贷款能否为众泰续命?

《财经》记者 王静仪 李皙寅/文   施智梁/编辑

2019年12月06日 18:25  

本文5619字,约8分钟

销量陡降、工厂减产、供应商逼债、经销商退网,面对恶性循环,已经到账的30亿元现金贷款能否帮助众泰破局

众泰 E200纯电动汽车生产线。图/IC

文 |《财经》记者 王静仪 李皙寅  编辑 | 施智梁

工人走了,厂房静悄悄,但大门外,是维权的供应商和经销商安营扎寨。曾经依靠性价比及“撞脸”豪车满足小镇青年消费需求的众泰汽车(000980.SZ),今年的日子实在很不好过。

众泰的销量从2017年的30多万辆陡降到今年上半年的6万辆,目前产能利用率仅两成。卖不出车,就发不出员工工资,还不上供应商货款,留不住经销商,然后再继续卖不出车。恶性循环已显,众泰吊在悬崖边。

但众泰在浙江省、金华市、永康市三级政府的支持下信心十足。众泰汽车品牌管理中心总经理徐洪飞向《财经》记者确认,副省长带队成立小组,对众泰进行专门性帮扶,由浙商银行牵头发放给众泰的30亿元现金纾困贷款,已于8月足额到账,11月和12月也将有新的融资入账。

有钱好办事。众泰工厂开始复产,目前每天的产量为100多台,偿还供应商和经销商欠款的计划也被提到日程上。危险的时刻就要过去了吗?

赶上政策风潮,以小型及紧凑型切进新能源市场的众泰赶上过好时候,也充分受到风向变化的影响。

它希望赶上下一个风口,但在汽车技术全面变革“烧钱不吐骨头”的当下,未来几何?

上游催债下游退网

“以前下班很多工人,现在人少多了。”浙江金华永康的众泰工厂门口,小贩抱怨着清淡的生意。下午5点的下班时间到了,众泰厂房里只陆续走出了几十个身着灰色厂服的工人。

这背后是员工欠薪的风波。今年起,多名众泰员工在网上公开指责工资被拖欠数月,涉及永康、杭州、临沂等多个基地。

“5月、6月的工资拖欠过,现在已经都结清了。”一位从众泰永康厂区走出的工人对《财经》记者摆了摆手,不愿多言。一位众泰汽车临沂基地前员工告诉记者,自今年7月离职至今,工资仍未结清。在职同事工资也仅发到7月份。

众泰官方对《财经》记者表示,欠薪情况不属实,拒绝透露更多信息。但记者从众泰汽车财报中看出,在2018年底公司员工数为1.52万人,相比年初减少1000人。

还有产销危机。

前两年销量突破30万辆的纪录已不再,2018年众泰汽车的销量就大幅度下滑至23万辆,未达年度销量目标的一半。

赶上汽车排放标准“国六”在全国大中城市提前落地,新车推出迟缓的众泰导致不少经销商无车可卖。今年上半年,众泰累计销售新车6.38万辆,同比下滑44.54%,仅完成全年销量目标的21.27%。

惨淡销量导致产能利用率低下。《财经》记者了解到,众泰汽车共有68万辆汽车的产能,但2018年实际年产14.3万辆,产能利用率仅两成。

员工少了,永康总部却来了好些不速之客。

“今年经常有人来众泰要钱,”出租车司机李师傅感叹道,“众泰门口经常有人拉横幅,供应商和员工都有,经销商也来闹过的。”

至少三家供应商向《财经》记者确认,众泰汽车及其子公司拖欠货款,已进入诉讼阶段。

为了拖欠一年多的6000余万元货款,深圳巴斯巴科技发展有限公司已派人蹲守永康九个月。

而众泰系拖欠的最大一笔货款来自比克电池,价值高达6.21亿元,其中4000万元已被法院冻结资产、强制执行。2014年起,深圳市比克动力电池有限公司成为众泰新能源的主力供应商,2018年,比克电池为众泰新能源汽车供货1.89万台电池整包,占其当年新能源汽车比例的60%。

记者了解到,因为拖欠货款、众泰停产等诸多原因,自2019年1月开始,比克电池停止向众泰供货。

众泰的未付货款迟迟无法收回,比克的现金流撑不住了,也拖欠了供应商货款。11月10日,杭可科技(688006.SH)公告称,公司将对比克电池的应收账款合计1.06亿元中,综合计提32.2%作为坏账准备。

11月12日,比克电池方面发表声明称,为了实现债权,对众泰股份的控股股东铁牛集团提起了代位权诉讼。永康市人民法院于2019年11月6日,对铁牛集团持有的众泰股份6410万股进行了查封。

外界忧虑诉讼会带来的财产保全或拖垮众泰。对此,徐洪飞对《财经》记者表示,比克发起的财产保全未对众泰的正常经营造成影响,诉讼情况将适时披露。

下游经销商也在承压。

众泰子品牌君马汽车的经销商冯先生在8月初从广东前往永康,和百余位经销商一起维权。他表示,由于配件供给不足,售后难以保障,致使车主投诉不断。君马作为众泰在2017年推出试图走向高端的全新子品牌,现已陷入停产窘境。

“君马欠我一家的返利资金就500多万了,最多的有1000多万元。店铺快撑不下去了,裁了很多人。最痛苦的是车主天天拉横幅投诉,公安、工商已是常客了,我们公司已被车主告上法院了。”冯先生对《财经》记者说。

《财经》记者辗转了解到,围绕售后问题,双方初步达成一致。众泰协调资源协助君马经销商解决售后问题,包括配件、索赔、技术支持与服务等。君马对客户的售后服务承诺依旧有效,细则不日公布。

针对经销商应付款项问题,众泰汽车将与经销商估算应付款金额,最终以审计后金额为准,按照双方协议比例和周期进行兑付。同时,全面支持经销商转网(君马转众泰),也将为不愿意转网的经销商做好善后工作。部分经销商向记者确认已达成协议。一位不愿具名的众泰经销商表示,众泰方面展露了诚意,双方很快就签了协议。前期维权时,众泰还曾给他们提供过盒饭。

众泰的经销商面临全面盘整。徐洪飞承认,目前众泰经销商从2017年的600多家收缩到了现在的400多家。未来将主打下沉市场,针对四五线城市及一二线城郊的消费者,瞄准西南、中原以及华东根据地,重制市场策略和经销商网络。

严峻的财报

“前两年卡车在工厂门口排队装车,现在看不到了;新车试验的跑道现在也都没车了,以前天天都有车。”浙中小城永康的人口不到80万,众泰汽车的销量下滑,当地人看在眼里。

众泰的财报表现,比厂区现场还要冷清。

众泰汽车股份有限公司今年前三季度实现营收54.01亿元,同比下降59.59%;亏损7.60亿元,同比增长283.02%。其中三季度亏损4.7亿元,同比增长524.50%。

此前,众泰汽车迟发一个月的半年度业绩预报,还让它等来了深交所的监管函。

未减值的高额商誉、越来越紧的现金流、大股东畸高的质押比例,众泰头顶高悬的“达摩克利斯之剑”正明晃晃地闪着光。

截至三季度末,众泰汽车的总资产为308.52亿元,归属于上市公司的净资产为168.10亿元,应收票据及应收账款达到55.41亿元。

《财经》记者了解到,众泰给予核心经销商70%的赊销比例,这将增加公司应收账款规模及回收期限,加大其流动性压力。众泰汽车的应收账款周转率0.93、存货周转率1.90、总资产周转率0.17,都低于行业均值。

与之相对应的是,众泰汽车报告期内的负债总额达到了140.30亿元,其中流动负债达到134.33亿元,在这之中短期借款为48.45亿元,应付票据和账款达到62.10亿元;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达到54.6亿元。从偿债能力的角度来看,众泰汽车的流动比率为1.05,速动比率为0.86,均低于1.12及0.94的行业均值。

“此前众泰以三个月为周期结款,从2018年下半年回款不利开始,我们就感觉到了一些苗头。”比克电池相关人士告诉《财经》记者。

值得留意的还有高额商誉减值。

2017年4月,金马股份(上市公司前身)通过全部发行股份的方式收购永康众泰100%股权,交易对价116亿元,形成合并商誉65.52亿元。

根据《盈利预测补偿协议》,众泰汽车对铁牛集团做出2016年至2019年四个财年的盈利承诺。

然而至今累计完成率为49.25%。如业绩承诺无法达成,上市公司将以1元总价定向回购铁牛集团的4.68亿股股份并予以注销。

为此,交易所曾两度问询众泰汽车是否充分计提商誉减值准备。此前,众泰汽车计提了商誉减值3.2亿元,目前账面上还躺着62.59亿元的巨额商誉。至今,商誉账面价值约占到资产总额的五分之一。一旦商誉大额减值,将有可能导致当期业绩变脸。

今年8月,众泰股东大会通过业绩补偿议案,将以1元总价定向回购铁牛股份2018年应补偿股数4.68亿股,并予以注销。但大股东畸高的质押比例导致股份回购拖延数月。铁牛集团共质押6.48亿股,占其持有众泰汽车股份总数的82.4%,目前众泰汽车还无法立即回购这部分股份,预计2019年11月底前才能够完成股票注销。

众泰在回应深交所的函件中将销量未达预期归因于,全球性贸易摩擦、国内限牌限号、国六排放标准提前落地对车市的外部影响,及众泰主攻的SUV车型市场整体不振、外资及合资品牌价格下探,新能源助力产品销量不稳等多种因素。

此前众泰与铁牛间的一笔地产交易也引起投资者不满。2017年10月,铁牛集团曾花费1.1亿元拍得浙江省永康市经开区某14.61万平方米地块使用权,八个月后,众泰汽车全资子公司购入这一地块,溢价1.6亿元。

面临高额商誉的清算,铁牛集团和众泰汽车都压力不小。

今年6月,“18铁牛02”债券信用评级已经被从AA+下降至AA信用等级。同时,根据《铁牛集团有限公司公开发行公司债券2019年跟踪评级报告》显示,联合信用评级公司认为,公司大额应收账款和存活对运营资金占用严重、子公司股权和资产质押比例过高、债务负担重且短期偿债压力较大、对外担保规模较大、商誉规模很大且存在减值风险,经营活动现金流大幅恶化。

截至今年6月,铁牛集团营收为82.56亿元,同比减少37.29%;流动资产为277.76亿元,流动负债为272.85亿元,流动比率为1.02,速动比率仅为0.68。

30亿元能否纾困

业内普遍寄希望于由浙商银行牵头,中国银行、建设银行以及永康农商银行共同向众泰汽车发放的30亿元贷款。

今年8月,众泰汽车2019年生产经营会议在永康总部召开,永康市、区级政府领导、银行、企业负责人等共46人参会。据众泰官网介绍称,参会方希望众泰在银团贷款资金管理小组的指导下,尽快实现由复产到复兴,严格按复产计划分阶段实现复产,并按计划进行资金使用审核。

今年9月,众泰向山西信托股份有限公司申请信托贷款,贷款金额不超过人民币2亿元,期限为12个月,用于补充公司日常运营所需流动资金。

有了钱就好办事。“30亿元的资金到位后,公司的情况完全解决了。8月就全部到账,根据公司的生产计划,安排T300、T600、T700小强版的投产交付,现在每天产量100多台,以及下一代产品的研发、投产。”徐洪飞告诉《财经》记者。

“完全解决”之说过于乐观。本该在上半年交付的产品,现在只在少量生产中。至于四季度新品,还暂无音信。

一般来说,整车厂会有一定应急周期内的生产备件。但开发新品需要供应商开模,前期往往需要一系列费用,这对现阶段的众泰而言也是个挑战。供应商欠款和员工工资也没有完全清偿。比克电池相关人士告诉《财经》记者,“我们也得知有此事,正在和对方积极沟通,具体方案还在制定中。”其他供应商也向记者确认,众泰确有还款安排,但至今没有任何资金入账。

前述离职员工说,截至发稿之日,他还没有收到7月份的工资,而在职人员的工资只发到7月,8月-10月工资还没有发。

作为永康市排名第一的纳税大户,众泰脱困的重要帮手是省、市、县三级政府。今年10月10日,众泰汽车被多家媒体爆出年底破产,第二天,永康市四套班子领导就来到众泰视察工作,并一起宣布T600出口车型正式投产的消息。据众泰方面介绍,这款海外版车型打开了俄罗斯、智利等市场,需求量已经突破5000辆。

值得注意的是,永康市政府曾发文扶持汽车产业发展,对相关企业提供每辆1.5万元的补助政策。至2018年末,众泰汽车收到相关补助1.8亿元,并将其视作持续享受的政府补助,从而认定为经常性损益。

罗兰贝格全球合伙人方寅亮认为,若难以找到良策,部分小众企业或不得不考虑重组,众泰目前尚有品牌价值和制造基础,尚有谈判和规划的空间余地。

纾困民企是近一年的重点词。

地方政府、券商、险资各路纾困资金加速进场,民营经济大省浙江更是如此。

2018年10月,浙江省国有资本运营有限公司宣布多家银团共同设立百亿“浙江省新兴动力基金”,主要投向浙江省内上市公司、特别是民营上市公司,用于缓解企业债务压力,化解近期金融市场风险。半年后,浙江又专门为企业纾困建立联合会商帮扶机制,摸排全省授信10亿元以上的企业,将500余家企业分为“扶强”“帮困”“出清”三类,精准分类施策。

徐洪飞透露,浙江省、金华市、永康市三级政府都很支持众泰发展,副省长带队成立小组专门帮扶众泰。除了政府的30亿元纾困,其他融资也将于今年内到账。“主要看重一对汽车产业有兴趣,二对实体经济做贡献的资本。现在的融资环境有一定压力,但进展还不错。”

中国汽车工程学会名誉理事长付于武对《财经》记者表示,没有品牌、核心技术、缺资本的车企,将纷纷倒下。地方政府不要再追求短期政绩和GDP,应该对产业的核心技术有辨别能力,培养具有核心技术、愿意真心干的企业。

短期看,30亿元的纾困有助于众泰偿还供应商和经销商欠款,恢复生产;但如何尽快推陈出新,提升产品质量,打造产品力及品牌力,乃至迎战未来汽车转型压力,这都是众泰需要解决的终极课题。

(本刊记者陈亮、王斌斌对此文亦有贡献)
(本文首刊于2019年11月25日出版的《财经》杂志)

(本文为《财经》与腾讯新闻独家合作内容,谢绝转载。)

文章很棒,赞赏一下吧

更多相关评论 
打开财经APP, 阅读有价值的财经新闻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