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前助理国务卿Christopher HILL:对于中美关系遇到的困难,特朗普是症状而不是病根

2019年12月07日 11:52  

本文4437字,约6分钟

“美中之间的关系,并不全是特朗普造成的,你可以说如果特朗普下台问题就消失了,但是我希望大家将特朗普看作一个症状,而不是病根。”12月7日,丹佛大学外交实践全球首席顾问、教授,美国东亚暨太平洋事务前助理国务卿Christopher HILL(克里斯托弗•希尔)在“三亚财经国际论坛——全球格局变化下的应对与抉择”上表示。 

希尔认为,美国经济无法与中国脱钩。“这种脱钩的点子是完全胡说八道,一派胡言,大多数的美国经济学家认为这是一派胡言,大多数美国人也会这么认为。”

在他看来,美国和中国的确有需要解决的问题,如知识产权、投资者权益等,但这需要双方共同推进。如今,美国越来越担心国家安全问题,为此加强了投资审查。“当然你可以为国家安全的事情担忧,但很多事情和国家安全没有任何关系,这些问题我们都要共同解决。”希尔说。

在关税问题上,希尔强调自己“绝对不支持关税”。“在大学、高中,甚至在小学的时候,我就知道关税不是个好事情。中美之间需要继续努力,解决我们面临的问题,如果我们不把关税取消,既会伤害中国,也会伤害美国。”

在双边贸易问题上,他认为中国被美国政客“甩了很多锅”。“我们看一下中国的贸易顺差,你可能会说双边的贸易顺差和经济重组没有什么关系,它只是双边关系的一个体现而已,还有很多关系来平衡它,美国不应该过度强调中美之间贸易的不平衡,但现实是,如果你是美国政客,如果你向你的选民解释为什么他失业了,是很难说服他们这和中国没有关系,很难说服他们像经济学家看待这个问题。所以,在这方面中国的确是被甩了很多锅。”

“我认为中美关系是全世界最重要的关系,对中国来说是这样,对美国也是这样,对世界来说也是这样。”希尔表示,“所以中美关系必须良好的关系保持下去。我们必须要了解别无他选,必须要合作。中美之间的关系太重要了,不能让它失败。”

以下为发言实录:

王波明:今天早上最后一位演讲嘉宾是美国的朋友,Christopher HILL,他是美国东亚暨太平洋事务前助理国务卿,也是美国曾经驻波兰的大使,大家欢迎!

Christopher HILL: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热烈欢迎,我感到特别高兴能够到三亚国际财经论坛,我也感到特别高兴能够来到三亚,阿东市长已经给大家列举了三亚所取得的巨大成就。今天早晨我离开房间的时候,我发现另外一个成功,就是三亚已经战胜了全球变暖的趋势,因为当我去外面的时候,必须要穿上一件外套,穿上毛衣。我感到特别荣幸能够参加此次会议。

中国已经取得了这么多成就,而且在深海勘探方面有这么多雄心勃勃的愿景,高技术的发展,在推动区块链的发展,虚拟货币发展方面,中国有非常多雄心的计划,而且三亚已经越来越多的聚集了世界各地人士,到这里来进行讨论。

同时,我刚才也非常仔细倾听了各位发言人的发言,尤其是徐主席和张主任对中国经济的描述,我认为他们对中国经济取得的成绩和以后的计划都是令人非常印象深刻的,徐主席提到了保利在扶贫方面的贡献,提到了83岁的老人还在交党费,他认为这证明了扶贫的成就。我是怎么看的呢?我认为这个例子象征了中国人民的乐观,83岁还在交党费,我希望我们也能像这个老人一样乐观。

我的话题是中美关系的现状。在此之前,我想提一下,我极为相信中美关系的重要性,没有人比我再相信了,我认为中美关系是全世界最重要的关系,对中国来说是这样,对美国也是这样,对世界来说也是这样,所以中美关系必须良好的关系保持下去。有人说中美关系隔着太平洋,可以这样看,我们由太平洋把我们联系在了一起,我们必须要了解别无他选,必须要合作。中美之间的关系太重要了,不能让它失败。

我想指出,我是从丹佛路过香港来到三亚的,不是跟大家说客套话的,我想说的诚实一些。中美关系现在面临着很多问题,这些问题的起因是我们中间非常非常多的互相不信任、互相猜忌造成的,像一座山,如果你想绕过它必须爬山,哪怕有些地方非常难走,还必须要爬这座山才能到达山的另一边。另一方面,我也不能过多的甩锅,因为锅太多了,20分钟是绝对说不完的。我们必须要各尽其责,在太平洋那方美国有许多要解决的问题,尽管我自己对美国的政治局势有自己的见解,如果你知道我的话,可能知道,我还是希望我们明年换总统。美中之间的关系,并不全是特朗普造成的,你可以说如果特朗普下台问题就消失了,但是我希望大家将特朗普看作一个症状,而不是病根。

在中美关系之间有一个很大的问题,就是美国的经济近几年深度转型,美国的经济在沿海城市比较发达,在中国也是这样的,沿海城市做的非常好,而内陆城市就不是那么好。所以,在美国的资源配置方面,也是配置不均衡的。另外,有很多行业离开了美国,被新的行业取代,有些新的行业做的非常好,对未来意义重大。但如果你是俄亥俄钢厂的一个工人,你是一个底特律汽车厂的工人,可能新经济并不是你的,你可能会对传统的行业更加担忧。

当谈到中国时,在美国发生的很多变化,都是有各种各样因素造成的,但对中国来说,不幸的是中国被很多美国人认为是很多问题的根源,比如自动化,很多经济学家都认为自动化导致了美国失业率70%到80%左右,但是如果你问一下美国工厂的工人,他们不会认为是自动化让他们失业的,他们认为肯定是其他国家比美国做的更好,经济比美国发展的更好,把他们的工作抢走了。所以很不幸的是,很多人这个锅甩在了中国的身上,尽管这个问题根源是美国的结构性问题和自动化问题。如果你是中国人,肯定觉得这是非常不公平的,有这么多原因为什么要把锅甩给我们呢?我们看一下中国的贸易顺差,你可能会说双边的贸易顺差和经济重组没有什么关系,它只是双边关系的一个体现而已,还有很多关系来平衡它,美国不应该过度强调中美之间贸易的不平衡,但现实是,如果你是美国政客,如果你向你的选民解释为什么他失业了,是很难说服他们这和中国没有关系,很难说服他们像经济学家看待这个问题。所以,在这方面中国的确是被甩了很多锅。

如果回到80年代,还没有人考虑中国,中国的经济还没有发展起来,美国的经济转型也没有涉及到中国,当时我们批评日本,80年代的时候日本在纽约第五大道把洛克菲勒中心都买下来了,洛克菲勒中心每年都有特别高的圣诞树,很多人认为洛克菲勒中心象征着美国的精神,纽约的精神,日本当时把这个中心买下来的时候,美国人担忧下面要对我们做什么,很多人开始怀疑日本。80年代之后,并不是因为买了洛克菲勒中心,而是因为日本有15年的时间非常缓慢的增长,日本出现了很多问题,包括人口的老龄化。到2009年没有人关心日本了,美国把目光转向了中国,要把中国和日本比一下,会发现现在的人对中国的关注、担忧比当年对日本更加严重,因为中国有14亿人口,而中国是一个非常非常成功的制造大国,在未来也会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持续保持这个地位。

所以在美国有很多人就是这样认为的,我们必须要改变一些东西,关于中国的,但没有人知道具体应该怎么做。美国人经常都是自己有自己很多主意,我可能有很多缺乏的东西,但我们最不缺乏的就是点子,其中一个点子就是我们应该和中国有一个什么样的关系。很多人说,我们要和中国脱钩,在我看来,这种脱钩的点子是安全胡说八道,一派胡言,大多数的美国经济学家也认为这是一派胡言,大多数美国人也会认为这种说法是一派胡言(我认为)。

美国和中国的确要解决我们双边之间的关系,比如知识产权、投资者的权益等等,但这是双方的。因为中方的投资者在美国也碰到了很多壁垒,美国越来越担心国家安全的问题,加强审查了经济投资。当然你可以为国家安全的事情担忧,但很多事情和国家安全没有任何关系,这些问题我们都要共同解决。我们要了解有一些经济不平衡是不可持续的,政治上不可持续,我们不能持续在某些方面继续这样不平衡下去,所以这个问题必须好好解决。

我绝对不支持关税,在大学、高中,甚至在小学的时候,我就知道关税不是个好事情。但是很多美国人看到特朗普总统天天用关税的大棒来敲打中国和其他国家,比如墨西哥,我们对墨西哥加了一些关税,因为一些问题,有时候和经济还没有关系。这是我们今天要面对的现实,我认为怎么做呢?中美之间需要继续工作解决我们面临的问题,如果我们不把关税取消会伤害中国,也会伤害美国。这个现实,我们必须要迎头解决。

另外,在更广义上,我们要做什么?看看全世界的情况,看看这两个国家的情况,想一想全世界是不是可以容纳下中国和美国?亚洲是不是能够容纳下中国和美国?我的答案是,是的,但我们必须要跨越这座不信任的大山,我们必须要通过在某些方面的合作,这是什么意思呢?如果大家看一看电影行业,阿东市长也提到三亚现在有电影节,不管是好莱坞,还是中国的电影行业,大家都意识到美国的观众和中国的观众都希望在电影中看到中美合作共同解决的问题。有一个好例子,大家可能看过《火星救援》马克达蒙演的,他是困在了火星上,回不来了,派人去救他也挺困难的,最后是谁把他救回来的?中国的空间宇航员。这个电影就是我所说的某方面的合作,但我想说的是,我们不需要去火星才能开始中美合作。

我举一个朝鲜的例子吧,我花了很多时间参加六方会谈,大部分时间是在北京举行的,六方会谈中,我们非常努力,主要是在中美之间来合作,使朝鲜放弃他的核计划。中方代表团总是跟我说,美国人需要更有耐心,我和中方代表团说,中国人需要少一点耐心。我觉得我们还是能够取得一些妥协的吧,找到一个中间的道路,但是我们都同意,如果朝鲜拥有核武器,肯定是非常危险的,不仅威胁亚洲,同时也威胁着全世界其他地方的国家,因为这些国家看到朝鲜这样做了,也会觉得自己也可以有核武器。美国人认为这全是中国人的责任,如果中国有意愿告诉朝鲜人不要做,朝鲜就不会做了,但是我在中国听到说,这全是美国人的错,如果美国改变对朝鲜的敌对政策,一切问题就都会解决了。美国人是不可能自己解决这个问题的,中国也不可能自己解决这个问题,中美双方只有一起合作,才能够共同尝试解决这个问题。

在过去几天,朝鲜又宣布要给美国一个圣诞大礼,谢谢他们了,我们不需要朝鲜给我们的圣诞大礼,我们需要朝鲜怎么做呢?和其他国家合作,最终希望能够劝说朝鲜,如果没有核武器的话,他们的未来会更加光明。我认为,我们需要向他们更好解释,如果没有核武器,未来是多么光明,在这方面,中国有很多可以做的,韩国也有很多可以做的,来鼓励他们,让他们看清楚没有核武器的光明未来。如果我们能够紧密合作的话,是能够劝说朝鲜放弃核武器计划的,一旦成功后,就应该建一个碑,感谢朝鲜人使中国和美国更走近了一步。

谢谢大家,我非常期待今天和明天的精彩会议,因为我们需要更多这样精彩的会议,需要更多领域的合作,让我们从三亚开始。谢谢!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更多相关评论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