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若谷:中美关系已经发生根本性变化,要避免热战发生

2019年12月07日 12:59  

本文2463字,约4分钟

“双方的舆论已经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美国最近两年多的报纸,每天都有两三篇有关中国的文章。而中国的舆论,基本上也是批评美国。”12月7日,中国进出口银行原董事长、行长李若谷在“三亚·财经国际论坛——全球格局变化下的应对与抉择”上如是表示。

李若谷,中国进出口银行原董事长、行长

关于中美关系,李若谷认为,目前形成了一些共识:第一、中美关系已经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不可能再回到40年前,甚至20年前的那种合作状态。第二、中美之间的矛盾,已经从经济、科技方面扩展到军事、战略和意识形态。第三、中美之间的矛盾、摩擦和斗争不可能在短时间内获得解决。第四、中国要想解决中美之间的问题,解决中国经济发展中的问题,只能进一步改革,扩大开放。

李若谷表示,中美关系还存在一些分歧:第一、中美之间是不是要脱钩?哪些领域脱钩?怎么脱钩?第二、中美之间要打的话,是你打你的,我打我的,游击战,还是针锋相对,打阵地战?第三、如果我们想维持一个良好的国际发展环境,中美关系要不要搞好?

以下是嘉宾发言实录:

张燕冬:请问一下李行长,您是怎么看中美关系的,现在出现了这么多问题?

李若谷:中美关系要想在7分钟内讲完,我觉得是个神仙的工作,但张燕冬经常给我们这种问题,但我还是简单讲一下吧。

首先,在中美关系中,我们有哪些大家基本上的共识:第一、中美关系已经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不可能再回到40年前,甚至20年前的那种合作状态。在差不多两年前,2018年1月份我在讲的时候,还有人说我是危言耸听,现在已经基本上是共识。第二、中美之间的矛盾,已经从经济、科技方面扩展到军事、战略和意识形态。第三、中美之间的矛盾、摩擦和斗争不可能在短时间内获得解决。第四、中国要想解决中美之间的问题,解决中国经济发展中的问题,只能进一步改革,扩大开放。

还没有形成共识的是,第一、中美之间是不是要脱钩?哪些领域脱钩?怎么脱钩?第二、中美之间要打的话,是你打你的,我打我的,游击战,还是针锋相对,打阵地战?第三、如果我们想维持一个良好的国际发展环境,中美关系要不要搞好?我记得小平同志曾经讲过一句话,他说“美国是中国改革开放的最大外部因素”,如果中美关系进入一个非常坏的形势,中国改革开放的外部环境会是什么样的?中国和所有发达国家的关系还能不能够比较顺利的发展?也是没有形成共识的东西。还有,我们要不要打?能不能打赢?

还有一些东西我们没有意识到,双方的舆论已经发生了非常根本性的变化,Steve ORLINS已经讲到了,我注意到了美国最近两年多的报纸,每天都有两三篇有关中国的文章,我主要是看英国的《金融时报》和美国的《华尔街日报》,大概有几千篇关于中国的报道,但基本上都是负面的,比较好的事的时候,比如阿里巴巴上市,也要带一点负面消息和评论。而中国的舆论,基本上也是批评美国,美国要发生点什么事,它的评论都是有点幸灾乐祸的,也都是负面的。可能大家没有意识到,这已经回到1971年基辛格访华和1972年尼克松访华的舆论情况。

香港的人权民主法案的通过,等于把中美关系拉回到了20年以前,今后中美关系怎么发展,要靠辩论香港人权民主问题,美国国务院每年要提供一个报告,这跟过去MFN的辩论几乎是相同的,我觉得是个非常严重的问题。过去MFN还是中美双边的贸易问题,还是个国际问题,现在香港问题,包括最近新疆问题,也提出来了,纯粹是中国内政问题,现在要影响到中美关系的发展,我觉得这个问题是很严重的,应该引起重视,这也是大家还没有意识到的。

可能发生热战的问题,如果这个危机不能控制,中美之间是有可能发生战争的。如果大家看马丁沃夫,英国《金融时报》的首席评论员的一篇文章,引用历史来讲,非常担忧中美之间可能发生军事冲突,当然他也讲了,“我们现在应该全力以赴地做工作,相信人类能比过去做的更好”,比修昔底德,比一战、二战的时候做的更好,尽量避免中美之间的冲突引到军事领域。我最近在新加坡开会的时候,也是,周边国家几乎一致担忧中美之间的贸易争端会继续下去,而且可能会产生更不好的结果。

中国是支持全球化的,也是支持建设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我在多次研讨会上问过这个问题,就是我们要不要把西方国家,包括美国,看作是人类?如果我们把他们看作是人类,我们建设人类命运共同体要不要包括他们?要不要考虑他们的一些需求?刚才讲到美国这些年的变化是非常大的,它的中产阶级大幅度在人口中下降,富人大幅度增加,蓝领阶级、中产阶级非常不满意,特朗普不是中美关系变化的根源,它只不过是个现象,我们对美国国内的这些变化,美国老百姓的一些诉求,是不是真正理解?或者真正了解?我觉得这是很重要的,就是做出让步不是弱者,也不是投降,我觉得做出让步是强者的行为,为什么?因为如果强者逼着弱者让位,那是弱肉强食的道理,不是建立和谐世界、人类命运共同体的道理。谢谢大家!

张燕冬:谢谢李行长提出的问题和观点,还是值得我们深思的。您还是讲到了我们对美国的认知,以及美国对我们的认知,你说中美关系已经发生了本质性的变化,这种变化已经在军事、战略、意识形态层面上(出现),最后归结为中国自身的改革开放是解决中美关系问题的非常重要的因素,你觉得中国自身的这部分,有什么样的好建议?

李若谷:两个字“落实”,为什么呢?因为我们十八大、十九大,十八届三中全会,对我们的改革开放,以及最近出台的新的《外商投资法》、《国务院改善营商环境条例》,都提出了很好的问题,关键是没有落实,如果能够落实,中美之间的矛盾是可以解决的。

张燕冬:结束之前每个人给一句话,对于中美关系的未来或建议。

李若谷:我希望中美两国的领导人和团队能够为了70亿世界人民和17亿中美两国人民,找到达成协议避免冲突的方法,因为全面对抗的决策很容易做出,达成双方可以接受的协议,能够进行合作,需要大胸怀、大智慧、大勇气,它比决策全面对抗的勇气大100倍。

文章很棒,赞赏一下吧

更多相关评论 
打开财经APP, 阅读有价值的财经新闻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