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亚副市长吴海峰:海南发展离岸金融业务要多管齐下

2019年12月07日 15:53  

本文3481字,约5分钟

“我们为什么这么多年开展离岸金融业务,开展并不好。我想它可能就是跟我们的整体政策环境没有跟上有很大的关系。”12月7日,三亚市政府副市长吴海峰在“三亚财经国际论坛——全球格局变化下的应对与抉择”上指出,尤其在海南,其产业基础和基础设施都相抵薄弱,“如果是紧紧借助现有产业基础,离岸金融业务肯定发展不起来。从国际上离岸金融中心的角度来看,低税收、相对开放、相对创新的管制和与世界接轨的法律体系,我觉得这是离岸金融中心标配。”

吴海峰建议,海南发展离岸金融应采取多方面举措。首先,要明确其目的必须是服务实体经济,是为了促进投资贸易便利化和自由化。其次,要构建自由贸易帐户体系,这一个帐户体系应是多功能的。“这有可能是我们建设离岸金融或者金融开放的第一步,这也是我们基础设施工程。”

此外,跨境投融资便利化也是重要的条件之一,即要做到适度开放,包括资本开放、外汇管制开放等,“如果没有这两个便利化就不成为便利化。”

他同时指出,目前海南在法律建设及人才储备等基础建设方面仍有较大发展空间,需要循序渐进地进行完善。在技术领域,也可以采用区块链等前沿技术,来助力实现金融建设的“弯道超车”或“换道超车”。

以下是发言实录:

邵滨鸿:非常荣幸今天能够来为大家主持这样一场,在我们看来既是现实重要,未来更重要的一个论坛。请到的六位嘉宾经历都十分丰富,都有自己独特的视角,我们今天要讨论的话题是海南建设自由贸易区(港)和离岸金融发展,这样一个话题我们整个团队非常有力。我希望讨论之后,场上的嘉宾能够跟我们一起互动。把你们心中的问题,你们对这样一个重大的,无论是经济现在还是未来一个重大发展中的一个伟大事业这样一个认识,和你们的问题向嘉宾提出来。

有关这一个题目我们现在有请每一位嘉宾,可以花不超过八分钟的时间,从您的角度,您对这个事情认识阐述一下你的观点。首先有请三亚市副市长吴海峰先生讲话。

吴海峰:谢谢主持人,谢谢财经论坛。今天这一个会场叫做三亚专场,也是我们非常关心的问题。向论坛主办方提出来的,我们希望通过各个专家,包括咱们在场的听众,朋友,一起给我们解疑释惑。说起自由贸易区(港)和离岸金融,我想首先要说是自贸港的问题,大家知道去年4.13,习近平总书记在海南建省办区30年大会上宣布中央支持海南逐步探索建设中国特色的自由贸易港,自贸港怎么建,跟离岸金融是什么关系,下一步的方向在哪个地方,这是我们非常关心的问题。

我想自贸港在全世界并不是很新鲜的事物,但是在我们国家确实现在目前还没有,中央把自贸港这么一个历史重任放在海南身上,海南应该说压力非常大。但是更面临着千载难逢一个机遇。这一次我想对自贸港的建设,我们在座的专家,包括远征老师,他们是亲身参与过自贸港政策制定的,他们对于这一个自贸港应该说比我们了解的更多。我想从自贸港跟海南关系说起,海南建设半径推出以来发展并不如人意,从我个人来看,其中一个关系没有处理好。就是大陆发展跟海南发展差异性的问题。也就是说我们海南是不是应该有特殊政策,或者说我们应不应该保持自己的特殊性,我觉得这一个问题一直没有处理好,或者说是没有明确的回答。但是这一次自贸港的建设,应该说为我们提供了很好的机遇。为什么?从我个人来看,解决了这么一个问题,大家都知道自贸区的发展叫做为了市场经济的发展,推动了改革,是可复制可推广的。但是中央从来没有说自贸港可复制可推广的。

自贸港的基本要素,大家可以通过11月9号韩正副总理到海南来召开两个会议,会后出了一个新闻通稿,我觉得如果是跟踪这一个自贸港新闻的新闻界的朋友肯定有敏感性,这里面出现很多新的词汇和新的表述,比如说建设具有国际竞争力的特殊的税收制度,推动了跨境投资的便利化等等这一系列的制度。这就代表了我们这一个自贸港应该说呼之欲出。自贸港这个背景下,离岸金融代表了什么?我觉得有两个字。应该说与其说是离岸金融,还不如说是跨境金融或者是金融开放,金融的开放应该说是自贸港的两个字标配。金融开放前提下才可能有自贸港建设,或者说金融开放本身就是自贸港的内容之一。基于这么一个考虑,我想大家可以看一看,国际上有很多离岸金融中心,但是我们的离岸金融它是做什么的?

在这之前我想举一个例子,事实上关于离岸金融的业务的试点,在2010年大家还记得,上一次海南大开发时,国务院关于支持海南建设国际旅游岛的文件里面,44号文里面有一句话,就是支持海南逐步探索离岸金融业务试点,但是时隔十年的时间,我们的离岸金融业务开展的不尽如人意。我了解的数据可能一个市才几千万,这是为什么?我们不是不能开展离岸金融,离岸金融业务和离岸金融中心是两个完全不同概念。我们为什么这么多年开展离岸金融业务,开展并不好。我想它可能就是跟我们的整体政策环境没有跟上有很大的关系。尤其是在海南这么一个地方,我们的产业基础,基础设施都是非常薄弱的。如果是紧紧借助现有产业基础发展离岸金融业务肯定发展不起来。从国际上离岸金融中心的角度来看,低税收,相对开放,相对创新的管制和与世界接轨的法律体系,我觉得这是离岸金融中心标配。我们海南为了要建设离岸金融这一个也是最基础的,所以这一次对未来海南离岸金融中心怎么建,因为我不是政策制定者,但我个人给大家念一段话,11月9号韩正副总理开会的新闻通稿,里面这么一段话支持金融服务实体经济,构建多功能自由贸易帐户体系,建设海南金融对外开放的基础平台,推进跨境投融资便利化。就这一句话的分析,我想至少有三个层次的意思。

第一个我们这一个离岸金融必须服务实体经济,也就是说我们不可能建成像有一些注册的,避税的离岸金融中心。它的核心目的为了投资贸易便利化,自由化。第二个要构建自由贸易帐户体系,这一个帐户体系是多功能的。就是说有可能是我们建设离岸金融或者金融开放的第一步,这也是我们基础设施工程。

第三个跨境投融资便利化,应该说是适度开放,这里面在开放是必然的,包括我们资本项下的开放,外汇管制下开放,如果没有这两个便利化就不成为便利化。从这个角度来讲,我们现在最难平衡在哪个地方?应该说政策从我们的分析,最难政策在哪个地方?开是一个开放和管制平衡,还是一个处理好大陆跟海南岛之间的平衡的问题。过于开放就是会导致虹吸效应,不开放自贸港不称之为自贸港,同时另外一个我们选择什么样的离岸金融的模式,是完全内外隔离还是隔离渗透型的,内外个理由它的好处,外出外出,但可能很难起到金融开放创新高地,我们现在是全世界第二大经济体,海南建设还得吸引国内资本。我觉得这一个问题是目前来说,当然也有可能是我们杞人忧天,可能监管层包括政策治理层已经把这一个问题解决。

另外一个问题就是我们确实是基础比较差,包括法律的系统,包括人才的储备系统,这些问题都需要循序渐进的推进。同时我想海南的离岸金融,包括离岸金融中心或者离岸金融业务,既然是一个全新的开放,我想未来要换道超车或者弯道超车,在我们金融基础设施建设上面,包括我们的监管方面,可能要采取一些新技术。比如现在的区块链一些技术,去推动我们离岸业务,离岸金融的推进。在保证监管的前提面,既能够监管到位,同时也能够逐步开放,为海南的自贸港建设服务。以上是我一点个人观点,只是个人猜测,请各位专家给予指正,谢谢。

邵滨鸿:谢谢吴市长的阐述,关于自贸区,尤其自贸港建设所涉及到问题,吴市长做了很详细的阐述。因为在座的朋友大多数都来自海南,是当地的,这是家乡要进行巨大建设的事情,大家都非常关注。所以我先代表你们提一个问题,如果你们谁有问题可以举手示意我。

刚才吴市长讲到,原来一些自贸区的政策都是可复制,可推广的,但是现在在海南要建的这一个自贸港,它是唯一的,它既不能推广,也不可复制。为什么?请您简单解释一下。

吴海峰:因为自贸港本身就是为了解决本体与外地联络问题,如果本体等于外地没有什么差异性,所以它是唯一的。政策角度来讲如果全部采用自贸港的政策,我们可能无论从哪个方面国家可能承受不了,这是最基本考量。

我到海南15年,经历海南国际旅游岛到自贸港,我们觉得抓住自贸港这一个机遇,应该说我们这一代人对这个国家,对海南省的一个责任,天津的同志给我很多感受和触动,机遇面前只有主动作为,积极作为,才能把机遇抓住。不然我们也不是没有可能失去这一次机遇,希望在座海南的,不管是我们的体制内还是体制外的,我们共同努力。谢谢大家。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更多相关评论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相关新闻
热门推荐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