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州赶超:云上数据高原

《财经》记者 刘以秦/文   谢丽容/编辑

2019年12月31日 16:37  

本文5411字,约8分钟

贵州蹚出了一条顺应时代需求的新路,并在中西部省份形成了辐射和带动效应

2018年5月18日,贵州贵安新区,建设中的腾讯贵安数据中心。图/中新

过去几年,一位大数据公司创始人频繁往返贵阳,“从来没想过会经常来贵阳。”他告诉《财经》记者,“之前以为只有北上广深才有相关的数据需求。”

贵州这个曾经欠发达的西部省份,在过去几年吸引了大量科技公司,也是这位创始人频繁到访的主要原因。

2013年,贵州制定了大数据产业发展政策,希望将大数据打造成贵州的新名片。这里气候温和凉爽,多山,水煤资源丰富,电力价格低廉,非常适合对气温有要求、耗电量大的数据中心。三大运营商、腾讯、华为、苹果等巨头公司的数据中心,先后落地贵阳市贵安新区,预计2020年,数据中心服务器承载能力可达到200万台,2022年达到400万台。

“过去大家觉得贵州山多,交通不便,阴雨天气多,今天看来,这些缺点反而成了得天独厚的优势。”腾讯董事会主席兼首席执行官马化腾在2018年贵阳数博会上说道。

数据已经成为新的生产力。今天,几乎所有的服务、产品和技术,都围绕数据来发展。第三方数据机构赛迪智库数据显示,2018年,中国大数据产业整体规模达到4384.5亿元,到2021年将达8070.6亿元。

大数据产业给贵州带来了前所未有的发展机遇,省会城市贵阳尤其突出。贵阳市政府工作报告显示,2018年,贵阳市GDP预计完成3891亿元人民币,增长10%,经济增速连续六年(2013年-2018年)居全国省会城市第一,其中,科技进步对经济增长的贡献率达到61%。

踩准了大数据产业的发展步伐,贵州迎来了新机遇,一座座大规模数据中心拔地而起,不仅如此,大数据的理念,正在逐步渗透到城市血脉里。

先定位后发力

贵州地处中国西南内陆地区腹地,当地人形容这里,“天无三日晴、地无三里平,人无三文银”,贵州天气多雨,地形多为山地丘陵,且自古以来,都属于经济欠发达地区。

过去,贵州的支柱产业是煤炭,位于贵州西部的六盘水是华南地区最大的煤炭基地。近几年,借助地理优势,贵州大力发展水电。

由于地势问题,贵州的交通发展相对落后,农业也很难实现规模化,发展重工业则会对当地生态环境造成损害,贵州急需找到新的经济增长突破口。

2013年,中国移动、中国联通、中国电信要在南方建数据存储中心,贵州气温较低,电力资源充足,且不处于地震带,20世纪以来从未发生过6级以上地震,多方考量下,三大运营商均选择了贵州。

这让贵州政府看到了机会。

2013年时,中国还处于大数据行业爆发前夜,鲜少有城市将重心放在大数据产业上,贵州政府先行一步,展开了雷厉风行的一系列动作。

2014年6月,贵州省人民政府成立贵州省大数据产业发展指导小组,随后,贵州省与贵阳市成立大数据局,当年,阿里云大数据中心落户贵州,阿里还宣布将把贵阳建成全球备案中心与技术支持中心。

次年2月,工信部批准创建贵安大数据产业发展聚集区,也是首个国家大数据发展聚集区。全国首个大数据交易所——贵阳大数据交易所正式挂牌运营。也是在这一年,第一届数博会在贵阳举办,为贵阳打通了与全球顶级科技公司沟通交流的桥梁。

对于中国大数据产业来说,2015年是个重要节点。这一年,国家层面也开始大力推进大数据产业发展,当年9月,国务院印发《促进大数据发展行动纲要》称,国家政府数据统一开放平台将在2018年底前建成,率先在气象、环境、信用、交通、医疗、卫生等20余个重要领域,实现公共数据资源合理适度向社会开放。此时贵州已经在大数据布局的道路上狂奔了两年。

大数据产业发达的东部城市,多以产业需求带动,贵州则是典型的政府驱动。

过去几年,贵州政府不断推出相关的政策法规,包括:《贵州省云计算产业发展战略规划》、《关于加快大数据产业发展应用若干政策的意见》、《贵州省基础设施条例》、《关于加快大数据产业人才队伍建设的实施意见》等,这些政策的逐步出台,也成为当地大数据产业发展的重要支撑。

对于贵州这样经济基础薄弱的地区,政府驱动或许是最好的解决办法——可以集中力量,快速突破。

不只做数据的存放地

2017年,腾讯在贵阳建设了七星绿色数据中心,同年,华为七星湖数据存储中心开建,这也是华为全球管理数据存储中心。贵州联创精实整合营销公司总经理陈楠是土生土长的贵州人,他深刻体会到了贵阳市近几年的变化,“贵安新区原来就是一个山区,几乎没有什么人烟”。这里现在发生了巨变,山谷中被凿出了一个个大型山洞,大量服务器被运来这里,苹果、华为、腾讯的数据中心在此落地,“现在大家都知道,中国的数据,都存在了贵州”。

贵州的地理条件确实适合做大数据产业,但如果只满足于建设存放大数据的数据中心,贵州也就只能是个数据存放地。

贵州大数据上半场首先解决好了定位问题,下半场需要进一步聚焦大数据和实体经济、传统产业的融合。如果要做到这点,贵州需要盘活数据,引导更多具备大数据基因的公司落地贵州,形成辐射效应。

贵州的大数据公司中,最受关注的,是目前贵州省唯一一家独角兽公司满帮集团,通过大数据和人工智能技术,进行车货匹配。2013年,满帮集团的前身货车帮成立于四川成都,2015年,满帮集团总部落户贵阳。

满帮集团副总裁、研究院院长徐强接受《财经》记者采访时提到,选择落户贵阳,关键原因就是政府的大力支持。贵州政府对满帮的支持是全方面的,包括提供办公园区及优惠税收政策等。贵阳政府甚至帮满帮举办专场的人才招聘会,今年上半年,满帮在贵阳的员工超过800名,预计到年底会超过1000名。

大数据的应用难点在于相互融合。通常,政府手里会积累大量数据,包括政务、金融、民生、企业数据等,但过去这些数据很难发挥价值。主要原因在于,政府各个部门之间的数据没有打通,以及政府与企业之间没有数据联动。

满帮集团与贵州政府的数据互动,是一个有意义的研究样本。

贵州省政府对大数据的发展,实行“全省一盘棋”策略,省内各级政府部门的数据全部打通,此外,政府为企业直接开放数据接口。

徐强说,贵州政府给满帮单独开放了部分政务数据接口,满帮可以借助政府的数据,更好地进行业务规划。反过来,“满帮的业务数据,也能反馈政府”。

满帮的货运信息数据,可以让政府更深入地理解贵州与中国其他省市货运连接的情况,以此来帮助制定相关政策,例如,“如何更好地将贵州本地农产品运输出去”。徐强说道。

此外,满帮集团提供的货车司机数据,纳入了地方征信系统;满帮的货物运输数据,也在帮助贵州打造智慧交通体系。

政府与产业的数据融合,还体现在另一家贵州本土大数据公司身上。

贵州省旅游资源丰富,旅游产业也是其支柱产业,GDP占比约为11%。2014年,贵州大数据旅游产业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邓文华就看到了贵州旅游业的痛点。

邓文华走访调研了贵州下属的60多个区县后发现,由于缺少数据工具,地方政府很难对旅游资源做好规划,很多游客来贵州旅游的体验是,风景美,但经济落后,缺少消费动力。

旅游业可以带动多个产业。吸引更多游客增加消费,进一步带动地方经济发展,这需要数据的支撑,但地方政府和商户手里,都没有这样的数据。

邓文华试图解决这一问题。

2015年左右,邓文华投资了贵州当地的一个5A级景区,通过帮景区做智能化升级改造,来换取景区的营销权,但他发现这样也很难获取有效数据。

“我们没有自己的渠道,只能依靠携程、途牛等大型OTA(在线旅行社)平台,支付也是通过支付宝、银联,数据都掌握在大平台的手里。”邓文华告诉《财经》记者,“我们只能沦为批发商。”

为了打破局面,邓文华只能从数据源头做起,他希望景区和游客都能使用他们提供的平台,这意味着他需要提供比原有大平台更多的价值。

这个时候,地方政府的支持就变得尤为重要。邓文华通过整合政府提供的数据,再加上此前积累的部分交易数据,以及互联网公开数据,来建立算法和统计模型。此外,在政府的帮助下,进行产业生态打通,将旅游业与农业、交通、商业等结合起来,为游客提供更深度的旅游体验,为商户提供更大的消费机会。

“如果我们也只是做一个线上酒店预订平台,绝对做不过携程和美团,”邓文华说道,“但携程也只能将消费者带到这里,如果我们既能打通OTA平台,又能提供更多生态支持,商户肯定是更愿意选择我们。”

尽管起步艰难,贵州大数据旅游产业公司已经进入发展正轨,邓文华提到,他们已经在贵州知名旅游城市花溪落地,并且开始覆盖省外的知名旅游城市,包括厦门、南京、丽江、呼伦贝尔等。“目前平台上已经有近300家商户,交易金额超过1亿元”。

通过数据交汇、融合,2014年“云上贵州”平台启动,实现了全省覆盖,通过数据来支持政府管理、决策与服务;2017年,“云上贵州”APP上线,它也是全国首个升级民生服务综合平台,提供24小时在线的政务与民生服务。

生态升级的挑战

对于贵州来说,想要进一步深化大数据在城市发展中的地位,还面临一些难题。

贵州在技术人才,尤其是高端技术人才上,还有缺口。徐强提到,他们招聘基础的技术人员时,非常顺利,但“顶尖的技术人才,还是集中在一线城市”。

人才在大数据产业的发展中,至关重要,政府已经采取了一系列的解决办法,自贵州开始大数据发展以来,仅贵阳市制定实施的与大数据人才建设相关的政策文件就超过30部,覆盖了吸引人才、培养人才、留住人才的全过程。

贵州缺乏技术人才的主要原因,是基础薄弱,以及缺乏高校资源,想要快速提升人才实力,对外合作效率更高。

2018年5月,由国家统计局与贵州省政府共办的大数据统计学院在贵州财经大学成立。同时,贵州省内8所高校相继获教育部批准开设“数据科学与大数据技术”专业。

今年2月,清华·贵州大数据研究生实践教育基地正式挂牌成立,基地将联合清华大学、贵阳国家高新区开展大数据专业人才培训工作。除了政府培养,一些企业也在寻找外部人才,但他们发现,光有人才还不够,当地的企业生态,还不成熟。

陈楠告诉《财经》记者,他们从北京挖了一些高端人才,来帮助当地客户通过大数据做营销,但很少有当地企业愿意买单。“很多地方企业还没有这样的意识,或者说也没有足够的资金实力投入来购买和整合数据。”

以点带面

大数据已经成为贵阳的城市名片,也让越来越多的城市开始关注大数据产业。

目前中国大数据产业以东部的长三角、珠三角地区,以及西部的贵州、四川、宁夏、陕西为主要核心区域,其中,东、西部的大数据产业发展,各有特点。

东部地区,以浙江为例,经济发达,互联网产业基础深厚,有阿里巴巴这样的巨头科技公司以及浙江大学等高校的人才输送,适合发展商业化空间更大的上层应用。

杭州大数据产业联盟的数据显示,2018年,杭州大数据产业链中,上层应用占比58.8%,基础架构与数据技术占比约为12%。大数据解决方案已渗透到政务、交通、金融、医疗、零售、物流、工业等多个领域。

贵州赶超:云上数据高原

 

浙江拥有丰富产业资源的优势,西部城市很难匹敌,但贵州的大数据发展路径,给更多中西部城市,提供了很好的样本。

贵州的优势在于,拥有丰富的电力资源,以及得天独厚的生态环境,更利于大数据的底层基础设施建设,重点就是建立数据中心。宁夏、甘肃、四川、云南等省份,也能找到具备类似条件的城市。

不仅如此,更关键的是由政府层面发力,自上而下推动。

2017年底,重庆提出实施以大数据智能化为引领的创新驱动发展战略,确定了大数据等12个智能产业重点发展领域;2018年,四川省雅安市规划建设大数据产业园,定位服务四川及西南地区信息化的“超大规模数据中心”,打造中国西部大数据中心。

宁夏中卫市过去三年,连续被中国数据中心产业发展联盟评为“最适合投资数据中心的城市和地区”。2018年7月,国家卫健委正式批复宁夏建设“互联网+医疗健康”示范区,中卫市成为国家健康医疗大数据中心和产业园建设试点城市。

有业内人士认为,西部其他省份的大数据发展策略,会与贵州产生竞争,但竞争同时也能进一步刺激发展。过去几年,贵州效应确实带动了西部地区的大数据产业突破。东、西部地区的大数据发展水平差距开始缩小,前瞻研究院数据显示,2018年,东部地区大数据发展总指数达到397.73,占全国大数据发展总指数的44.28%,西部地区紧随其后,总指数达到278.04,占比30.95%;中部地区和东北地区占比分别为16.63%和8.15%。

大数据行业仍处于高速发展阶段,大数据对于各个城市来说,都有巨大的发展价值和潜力,贵州的大数据产业发展已经初步成形,这也为其他城市的大数据布局提供了参考。

每个城市都有自己的特点,结合自身优势,制定不同的发展战略,形成互通互补,在刺激地方经济、技术实力的同时,共同推动中国的大数据产业发展。

(本文首刊于2019年9月30日出版的《财经》杂志)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更多相关评论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相关新闻
热门推荐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