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新型病毒肺炎病例新增4例,各地医院开始排查疑似病例

文 |《财经》记者 信娜 实习记者 朱贺   编辑 | 王小

2020年01月18日 19:44  

本文3139字,约4分钟

最新通报增加了“不能排除有限人传人可能”,不过,除湖北武汉外,中国内地其他地区尚未发布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确诊病例

文 |《财经》记者 信娜 实习记者 朱贺 编辑 | 王小

“新增4例”,2020年1月18日,武汉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病例为45例,死亡2例。

武汉卫健委在18日凌晨发布通报:上述新增病例在1月5日至8日发病,后陆续入院治疗。目前病情稳定。此时距2019年12月31日首次通报,已过去18天。

这是继泰国、日本相继曝出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感染病例后,中国武汉首次通报新增确诊肺炎患者。

1月15日,武汉卫健委在描述新型病毒传播途径时,增加了“不能排除有限人传人可能”,并披露了家庭聚集性病例。不断新增的信息,令新型病毒是否会在人际间传播的猜测陡然增加。

《财经》记者从多位相关科室医生处了解到,其已收到通知,接诊时需及时询问患者两周内是否去过武汉等信息,“及时识别可疑病例”。

此前,香港、新加坡、泰国和韩国已采取预防措施,对出现流感症状的患者进行隔离,并在机场加强体温检测。

截至发稿前,除湖北武汉外,中国内地其他地区尚未发布上述肺炎确诊病例。

发热病人需询问是否去过武汉

“有没有去过武汉,周围有没有人发烧”,这是汤杰走进北京一家医院发热门诊,接诊医生对他说的第一句话。

2020年1月17日,因头痛,浑身发冷,汤杰到附近医院就诊。回答完上述问题后,医生为汤杰量了体温,填了单子,并告知其可至急诊科就诊。

这张单子标着“2019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疑似观察病例问诊清单(暂行)”,共三条内容:流行病学史、发热及呼吸道感染症状。“武汉市旅游史”及“与武汉市农贸市场直接或间接接触史”是第一条内容的两条分项。

同一天,某县医疗机构医生收到了当地卫生管理部门的一则通知,主题为“做好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医疗救治”。其中写道,“做好发热病人预检分诊登记报告工作,要注意询问发热病人有无两周内武汉市旅游史、武汉相关市场特别是农贸市场直接或间接接触史”。

西南某市二甲医院一名医生告诉《财经》记者,“(医院)提醒各个科室工作中遇到肺炎病人,都问问近期是否去过外地。”

医生需要面对的是,武汉出现的新型冠状病毒,其已引发持续1月有余的肺炎疫情。该病毒与引起SARS的病毒同属冠状病毒β属。上述通知提示他们,“需做好病例排查工作,及时识别可疑病例”。

汤杰手中的清单中,医生在“发热”及“呼吸道感染症状”条目中做了标记,“流行病学史”空缺。

“符合全部三条内容,为清单符合病例”,该清单如此说明。其中,“清单符合病例”标注了下划线。这样的病例,即为“武汉新型病毒感染疑似观察病例”。1月12日,世界卫生组织(WHO)将其命名为“2019-nCoV”。

武汉外地区确诊病例需经三轮确认

如何确诊疑似观察病例,《财经》记者了解到,国家卫健委已组织专家,培训各地医院相关负责人。内容包括,首诊病例诊断程序、诊疗方案和院感防控培训。

湖北省武汉市以外地区,首例确诊病例需经层层确认。

《财经》记者获得的一份资料显示,确诊病例需首先符合《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诊断方案(试行)》中的病例定义。这之后,省级疾控中心初筛病毒全基因组测序,需与已知新型冠状病毒高度同源。中国疾控中心复核后,最终,由国家卫健委疫情领导小组下设的诊断组评估确认。

这意味着,首轮基因组检测后,还需经过三轮复核确认。上述试行诊断方案中,“病例定义”分为观察和确诊。

前者需了解患者两周内是否有武汉旅游史,以及是否曾直接或间接接触过武汉市相关市场,特别是农贸市场。同时,具备相应的临床特征,如发热等。

确诊还需采集痰液、咽拭子等呼吸道标本。对病毒进行全基因组测序,观察与已知武汉新型冠状病毒是否高度同源。

首例病例经诊断确诊后,由相关省份公布。

1月18日,武汉卫健委的通报了4名新增确诊病例,“4名患者均为男性,目前病情稳定”。

一天前,泰国确诊了第二例武汉新型病毒感染病例,第一例是在1月13日被确认的。此外,日本也于16日通报了首个确诊病例。这三例患者都曾去过武汉。目前,这名日本患者已经出院,病情稳定。

WHO此前曾警告,考虑到全球范围内人员流动频繁,可能还会在其他国家出现新型冠状病毒病例,呼吁所有国家继续为防控这一病毒做好准备。

截至发稿前,除湖北武汉外,中国内地其他地区尚未发布确诊病例。

存在有限人传人可能

1月15日,在武汉卫健委的通报中,对于病毒是否可人传人的描述,增加了“不能排除有限人传人可能”。

家庭聚集性病例的出现,令这一新发现病毒是否有人传播的可能性陡然增加。据日本NHK报道,1月17日,日本国立传染病研究所传染病监测中心负责人铃木元一在发布会中提到,该病毒通过密切接触而在人与人之间传播的,但不太可能迅速传播。

“是否人传人”代表着病原体的传播途径,用以区分是由动物传染,还是人与人之间传染。

“有限的人传人”,中国疾控中心副主任冯子健曾解释,病毒传播偶然,多半和家庭的易感相关。患者往往是亲子关系,有遗传易感性。

有些确诊病例未去过华南海鲜市场。上述武汉卫健委的通报中,披露了一起家庭聚集性病例,“夫妻两人发病,丈夫先发病,为华南海鲜批发市场从业人员,妻子否认有华南海鲜批发市场暴露史”。

一位病毒专家分析,一种情况是,病毒在人与人之间传播;另一种可能是,患者在其他地方接触到了病原。

据台视新闻报道,台湾疾管署防疫医生洪敏南提到了另一起家庭聚集性病例。该病例出现在父亲、儿子和侄子三人之间,三者均曾在华南海鲜市场工作。

此前,两名台湾专家曾前往武汉,获取疫情信息。洪敏南为其中之一。他在16日的发布会中还提到,“有大约三成患者的感染源尚未厘清”。

WHO在一份声明中提到,当下最为紧要的是应继续在中国开展调查,以确定此次疫情源头以及任何动物宿主或中间宿主。

武汉卫健委在此前的通报中提到,“多数病例与华南海鲜批发市场暴露有关”,未披露其他地点。

《财经》记者从上述病毒专家了解到,目前,病毒溯源已由华南海鲜批发市场向其他区域延伸,扩大了搜寻范围。

在卫生管理部门向医院发布的通知中提到,观察病例需有武汉市相关市场暴露史,特别是农贸市场暴露史。其中,并未特指“华南海鲜市场”。

寻找病毒宿主的过程中,最直接的认定信息是,对分离到的病毒进行全基因组测序,与武汉新型病毒基因组相比,是否高度同源。如果同源度在99%以上,能够认定该病毒来自于其。

这个过程复杂而又漫长,有时可持续数个月。“病毒繁殖需要周期。如果只是病毒携带者,也许无法测出病毒,需要一定时间培养及反复测试”,上述专家说。在复杂的环境中,需测试大量的标本以锁定病毒的范围,将其分离并最终确认,这个过程有如“大海捞针”。

此前的通报提到,部分环境样本检测结果为新型冠状病毒阳性。上述病毒专家解释,阳性结果只能确定大致范围,最终认定仍需分离病毒。

(文中汤杰为化名)

本文为《财经》与腾讯新闻独家合作内容,谢绝转载。

更多相关评论 
打开财经APP, 阅读有价值的财经新闻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