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秘的价值投资者俱乐部

《财经》杂志   文/达伦·方达(Daren Fonda) 编辑/ 彭韧     

2020年3期 2020年02月03日出版  

本文5080字,约7分钟

在价值投资者俱乐部,任何有好想法的普通人都可以树立王牌投资者的声誉,并在大资金操盘手的世界里一战成名,但是不管你是上过哈佛大学还是管理过一只100亿美元的基金,你也可能无法加入

丹尼尔·桑德海姆(Daniel Sundheim)在维京环球投资公司(Viking Global Investors)建立了精明选股者的声誉他帮助监管了该公司320亿美元的资产,这也帮他在7月份启动自己的基金时筹集了超过40亿美元的启动资金。

然而,尽管现年41岁的桑德海姆如今在对冲基金界颇有名气,但若不是一个鲜为人知的网站,他可能入不了行。这个网站叫“价值投资者俱乐部”(Value Investors Club)。2002年,桑德海姆在这个网站上匿名发表了一篇3700字的文章,攻击一家名为美国牙齿矫正中心的牙科公司的商业模式和财务状况。 这篇文章引起了一些对冲基金的注意,他们做空了这只股票,并从股价下跌中获利(该公司于2006年申请破产保护,2007年以OrthoSynetics的名称出现)。

桑德海姆当时还是贝尔斯登(Bear Stearns)公司一位名气不大的分析师。他把这篇文章带到了他的求职面试上,以此展示他的业绩记录和分析工作。 这篇文章激起了维京环球投资的兴趣,他们给了他一份分析师的工作。“这是我职业生涯的跳板,”桑德海姆说。

选股人的社交媒体网站多种多样,从雅虎财经留言板到免费的线上交易社交平台StockTwits。但价值投资者俱乐部(Value Investors Club)是一个真正罕见的媒介。在这里,对冲基金合伙人可以匿名与他们一无所知的投资者讨论股票。在这里,任何有好想法的人都可以树立王牌投资者的声誉,并在大资金操盘手的世界里一战成名。

从这个网站1999年上线时就一直是会员的前对冲基金经理惠特尼·蒂尔森(Whitney Tilson)表示:“价值投资者俱乐部的美妙之处在于,它在一个受到严密监控的环境中提供匿名服务。你可以和那些从不公开发言的人交谈,这里有我见过的最聪明的一批投资者。”

该网站有大约500名精心挑选的会员,从知名基金合伙人到独立投资者。 网站是免费的,但对公众开放是有限度的,游客可以延迟90天后看到网站上的想法和信息线索,如果他们提供了电子邮件地址,就可以提前到45天。

任何人都可以加入这个俱乐部,大约60%的价值投资者俱乐部成员在对冲基金、捐赠计划、家庭办公室(管理私人账户)和其他投资公司从事“买方”工作。其余的则是其他领域的金融专业人士,比如银行家、咨询师、企业主,以及其他各行各业的投资者。价值投资者俱乐部最早的成员之一是一名气象学家,另一名成员退休多年之前在一家熟食店工作。

但价值投资者俱乐部只接受十五分之一的申请者。不管你是上过哈佛大学还是管理一只100亿美元的基金,都没有什么区别。唯一重要的是,你是否有一个好的价值投资理念,对此,该网站的两位创始人:对冲基金经理约翰·佩特里(John Petry)和乔尔·格林布拉特(Joel Greenblatt)会做出判断。

格林布拉特是哥伦比亚商学院(Columbia Business School)金融学兼职教授,他也是哥谭资本,现在叫哥谭资产管理公司的创始人。佩特里表示:“不管你多么有才华,如果你无法用一种社区能够理解的方式来解释你的想法,你就加入不了,哪怕你是沃伦·巴菲特。”

对于许多会员来说,这个网站的吸引力在于它提供了独特性和匿名性的结合。对公众开放的留言板上可能会有一些有用的信息,但也会夹杂着大量注水帖和人身攻击。价值投资者俱乐部的独家会员制让这个网站始终专注于高质量的想法和分析。

匿名则让每个人都站在了同一起跑线上。批评一家公司不会对职业生涯产生影响:没有借贷关系,也没有渠道接触可能受到损害的管理团队。激进投资者可能会在公开推广前在社区中试着表达他们的想法,对冲基金或其他受监管实体的合伙人则不必担心违反会阻止他们公开提及某只股票的合规规定。投资者也会利用这个网站来获得有价值的批评。蒂尔森表示:“如果你是一位拥有亿万资产的基金经理,你担心你的分析师不敢对你直言,你可以试试向价值投资者俱乐部提出自己的想法。持不同观念的人们会把这个想法打得千疮百孔。”

一位管理着30亿美元基金的对冲基金经理说,他能和从未涉足华尔街的投资者争论股票。这位不愿透露姓名的经理表示:“我非常相信唯才主义。”他最喜欢的价值投资者俱乐部成员之一,就是前面提到的那位熟食店前员工,他会贴出自己的想法并广泛辩论。“我给他发过100多条信息,他有很棒的想法。”这名对冲基金经理说。

这个网站的核心是研究那些没有被广泛覆盖的价值股,通常它们的市值远低于100亿美元。大量讨论集中在特殊情况或催化事件,例如涉及分拆、管理层变更或其他一次性事件的公司。投资者还会推销那些被券商和银行基本忽略的股票。一位名叫Hbomb5的作者推荐了国家能源服务团聚公司(NESR),并将其描述为“一家不为人知的能源服务公司,该公司的增长速度最快,估值也最低”。

加里·克拉尔(Gary Claar)是激进型基金Jana Partners的创始合伙人之一,他利用这个网站来帮助评估一家欧洲在线博彩公司JPJ Group (JPJ.uk)。它在美国没有经纪人担保,而且已经历了一次重大的再融资。

价值投资者俱乐部上的帖子提供了他在其他地方找不到的见解。克拉尔现在是Arex Capital Management的合伙人,这家对冲基金购买了JPJ的股票。他表示:“看到那些知识渊博的投资者就你正在努力解决的问题发表评论,是无价的收获。”

从理论上讲,价值投资者俱乐部可能是操纵股票或“拉高出货”阴谋的一条出路(在其他投资者涌入交易时迅速赚钱)。但是作为一个只有会员才能访问的网站,佩特里说,这将是从事这种行为最糟糕的地方。他表示,“如果你想推销什么东西,你要向那些广大的、不谙世故的观众推销”,价值投资者俱乐部的会员们很快就会抓住那些试图玩弄这个系统的人。

每个人的选股都会在社区中被计入排名,创建能被所有人看到的业绩记录,这对于在基金界或更广泛的买方群体中建立声誉很有价值。会员还可以通过行业会议和晚宴上的口碑来相互了解,建立联系,从而在基金中找到工作,或者对基金进行投资。

价值投资者俱乐部开展了一个只限邀请的项目,将成员与捐赠基金、家族理财办公室,以及其他希望投资于小型、中型和初创经理的机构等“资本配置者”联系起来。进入该项目的途径是赢得价值投资者俱乐部的选股比赛之一。每个发布原创股票想法的人都会自动进入,每两周就有机会获得由佩特里和格林布拉特支付的5000美元奖金。

根据佩特里发给网站会员的一封电子邮件,更大的回报是能够接触到捐赠基金经理和其他人,包括“投资界最受尊敬的一些配置者”。成员们会定期收到向整个价值投资者俱乐部社区发送的电子邮件,以查明他们是否中奖,并在网站上查看比赛获奖者名单。

获胜的投资者还很有可能会得到资本配置者的关注(他们的身份不会被披露),从而得到一份资产管理的工作,或者为他们的基金注入资本。佩特里表示,事实上,许多会员会在自己的简历中添加价值投资者俱乐部的经历,以帮助自己在对冲基金或其他资产管理公司中谋得一份工作。

与其他社交网络竞争的专业选股人已经成为一个蓬勃发展的行业。零和(Sumzero)于2008年由社交媒体先驱Divya Narendra推出,是一个规模更大的商业化版本。该网站有超过1.5万名会员,他们发表自己的想法,参加选股比赛,并为工作和资金建立网络。零和为资产管理公司提供招聘服务,并对分析师的表现进行排名,买方的任何人都可以通过加入或者购买许可证来使用公司服务。

价值投资者俱乐部规模更小,更有家庭氛围,而且绝对不是商业性的。该网站没有广告或其他收入来源。佩特里和格林布拉特像经营非营利组织一样经营着这家公司,没有任何薪水。这个网站看起来很老派,没什么图像,也没有广泛的过滤工具和社交网络功能。“为了社区的利益,我们希望所有讨论都公开进行。”佩特里说。价值投资者俱乐部的标志是一个戴着老花镜仔细看报纸的老人。

与其他一些社交媒体网站不同,价值投资者俱乐部要求其成员必须履行一些义务,以保持良好的信誉。会员必须提交至少两份原创投资建议,并且每年至少要对20份报告进行评级。佩特里说,这些要求让网站充满了新鲜的想法和讨论,投资者不能长期依赖别人的想法,如果他们不保持活跃,就会被踢出局。

价值投资者俱乐部在互联网发展的早期就开始活跃起来。那时还只有雅虎留言板和其他几个网站才能谈论股票。格林布拉特当时在哥伦比亚大学批改论文,他把网站的录取标准设置在相当于一个MBA学生的A+级论文。

他还希望建立一个在线俱乐部,基金经理可以在匿名掩护下自由交谈,默默无闻的选股者可以建立声誉,有可能引起对冲基金的注意。“你需要时真正的投资才华才能进入,”格林布拉特表示,“但这取决于你能创造出什么,而不是你是谁。”

挑选股票的价值可能是主观的,但它是价值投资者俱乐部申请程序的核心。 学历、行业关系或华尔街的工作都没有什么区别。格林布拉特表示:“我们已经收到了想为加入而付费的报价,但这不是我们的模式。”

佩特里说,他每周收到20份到30份申请。打印申请表在他的纽约办公室里垒成了一个三英尺高塔,他会和几个同事一起浏览这些申请表,有时还会在与格林布拉特的电话会议上讨论。他们平均每周通过一到两份申请。

加入价值投资者俱乐部需要一个顶级的价值观念。一只股票不一定非要在低市盈率或低市净率下交易,但分析应该能说明为什么这只股票的交易价格低于其内在价值,“正如巴菲特所说的那样”(卖空则恰恰相反)。

申请者应找到一种催化剂,例如剥离或重组,使市场“认识到价值差异”。通过分析苹果这样的知名公司来申请将是一个很大的障碍,类似于经纪公司论文的推销方式也很难入围。“我们不是在寻找读书报告、行业分析或原始报告。”佩特里说,“我们需要能够以清晰、简洁的方式传达好的投资理念的人。”

在他最近一周收到的申请中,有一半以上来自华尔街专业人士和投资行业的其他人士。没有一个过关:有些想法不够原创,或者与大家一致认同的观点没什么不同;其他一些想法没有达到要求,因为文章写得不够精炼有效。

格林布拉特表示,他一直在有限的基础上让该网站保持开放,以作为任何希望学习价值投资的人的教育工具(这跟他的书和哥伦比亚大学课程是同一个主题)。他说:“这些人都是优秀的思想家,看看他们是如何思考的是很有价值的。”

桑德海姆说,这个网站帮助他学习了这门生意。“阅读这些文章教会了我如何像在沃顿商学院的任何教科书、课堂或导师那样去做投资,”他说。

对冲基金经理贝尔纳·巴谢(Berna Barshay)当初没能成功推销服装公司汤米·希尔费格(Tommy Hilfiger)。她在拒绝信中被告知,这只股票不够便宜,不值得投资。但她对这一决定提出了申诉,并提交了一份后续分析报告和详细反驳。

“最终,他们让步了,表示‘我们仍然认为这不是一个好价值投资,但你的论点很好,我们会让你加入’。”几个月后,也就是2005年,汤米·希尔费格公司以高额溢价被收购。

巴谢最近成立了一个新的基金:古提琴资本管理公司,她认为价值投资者俱乐部是华尔街少数几个没有性别歧视问题的地方之一。

她说,这个行业仍然是一个男孩俱乐部,在这里,女性并不总是被邀请参加发生交易的会议或活动。但在价值投资者俱乐部,没有人知道他们是在与男性还是女性交谈,这里的讨论只关注投资理念本身。

“当人们不知道你是男人还是女人,也不知道你是年轻人还是老年人时,你唯一能依靠的就是你想法的质量。”巴谢说,“一旦我能跟其他投资者坐在一起,我就从来不会碰到不被严肃对待的麻烦,问题在于我首先能找得到一个座位。”

(《巴伦》2018年8月24日报道)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更多相关评论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相关新闻
热门推荐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