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人感染14名医务人员,武汉新型病毒正在增强,需警惕超级传播者

文 |《财经》记者 信娜 辛颖 实习记者 朱贺   编辑 | 王小

2020年01月21日 21:54  

本文2732字,约4分钟

武汉新型病毒感染者数量持续上升,就目前看,其致死率低于SARS病毒。不过,多名医护人员被感染,提示这一新型病毒正在增强,需警惕超级传播者

1月21日晚,武汉站高铁站,几乎所有乘客都戴着口罩。武汉游客供图

文 |《财经》记者 信娜 辛颖 实习记者 朱贺  编辑 | 王小
 
“武汉有15名医护人员感染”。
 
2020年1月21日凌晨1时45分,武汉市卫健委通过官方微博发布消息称:该市共有15名医务人员确诊为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病例,另有1名为疑似病例。16例患者中,危重症1例。
 
此前,针对“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有关防控情况,国家卫健委高级别专家组组长钟南山院士在回答记者提问时透露,围绕着一个感染新型冠状病毒的病人,因为护理各方面,有14名医务人员感染。
 
随着研究人员对病毒认识的加深,从“没有发现明确的人传人证据”,到“不能排除有限人传人的可能”,再到“可人传人”,病毒传播的变化,提示出武汉新型冠状病毒正在增强。
 
而超级传播者的出现,使武汉疫情从“令人担忧的状态”发展到“极其令人担忧的状态”。

警惕超级传播者

“这个病毒的感染刚刚开始,处于爬坡阶段”,1月20日,钟南山在接受央视采访中,至少3次释放出,病毒感染正在变强。
 
“病毒变强”的依据之一是,“人际间可传播”。
 
病毒存在人传人,医务人员感染可谓明确证据之一。1月21日,武汉市卫健委通报,武汉市共有15名医务人员确诊为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病例,另有一名为疑似病例。
 
按钟南山提供的信息是,一名患者感染了14名医务人员。这种一人传染多人的情况并不陌生,2002至2003年曾在中国蔓延的SARS疫情,亦有多起类似案例。
 
这类可将病毒传染给10人以上的病人,被称为超级传播者。超级传播者没办法前期预测,需要根据传染人数来确定。
 
非典期间,广东一男子染病50天,先后传染130余人,包括18位亲属及几十名医务人员,被称为“非典超级传播者”。当年,因低估了超级传播者的作用,造成了SARS病毒的大范围蔓延。
 
防止病毒传播扩大,关键是在传播过程中警惕可能出现的超级传播者。
 
1月21日16时,钟南山在介绍广东省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疫情及应对防控情况新闻发布会上表示,现在比较大的担心是出现超级传播者。
 
《财经》记者从多位知情专家处了解,随着病例增加,尤其是出现了接触感染者及家庭聚集性病例,提示病毒存在人传人情况。“但从目前情况来看,病毒传播力有限,在人与人之间传播效果比较轻微”。
 
病毒从出现到消亡有一定的过程。消亡的条件是,现存的密度不足以支撑该病毒作为一个种群的生存与繁殖。最常见的是,缺乏病毒复制的细胞宿主,如将已感染或处于潜伏期的人群隔离。
 
因而,如何有效防控,应当更受相关部门的关注。

1月21日晚,武汉站高铁站,几乎所有乘客都戴着口罩。武汉游客供图

病毒会变

截至1月20日24时,国家卫生健康委通报,中国累计报告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确诊病例291例,来自湖北武汉、北京、广东省及上海市。同时,有14省(区、市)累计报告疑似病例54例。
 
从现状来看,“与极期的SARS病毒相比,(新型病毒)的传染性没那么强,毒力没有那么大”,钟南山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
 
北大医学部传染病系主任徐小元告诉《财经》记者,从目前的情况来看,这次的新型冠状病毒传播力比较有限,没有从第二代传到第三代,“在人与人之间传播效果比较轻微”。
 
不过,病毒会变。
 
病毒复制的过程中会出现突变,物理、化学诱变剂可提高这种突变概率。突变后,病毒的毒力等特性会发生变化。
 
引起武汉不明原因肺炎的病毒与SARS一样,是冠状病毒。现有研究进展是,冠状病毒家族包含α、β、γ和δ属的近20种病毒,其中已知能感染人体的冠状病毒共有6种。
 
在显微镜下,该病毒外模上有明显的棒状粒子突起,因之看上去像中世纪欧洲帝王皇冠,遂得名“冠状病毒”。
 
这种病毒在80多年前首先从鸡身上分离出来。1965年,科学家分离出第一株人的冠状病毒。
 
病毒,是一种由核酸和蛋白质外壳组成的简单微生物,包括DNA及RNA病毒。冠状病毒为RNA病毒。
 
冠状病毒的变异性很高,原因是,它的RNA和RNA之间重组率非常高。也就是说,决定其病毒特性的遗传物质在不断变化。
 
在能感染人体的冠状病毒中,其中4种在人群中较为常见,致病性较低,一般仅引起类似普通感冒的轻微呼吸道症状。另两种,为SARS和中东呼吸综合征冠状病毒,则可引起严重的呼吸系统疾病。前者(SARS)人际传播明显,令疾病迅猛蔓延。
 
2004年,时任解放军302医院传染病研究所副所长王福生的课题组对研究SARS病毒标本后,发现在SARS病毒全长S基因中,存在有110多个变异的位点。
 
而武汉新型冠状病毒和SARS病毒同属于冠状病毒家族β属。
 
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CDC)国家免疫与呼吸疾病中心主任Nancy Messonnier 此前曾说,从“令人担忧的状态”到“极其令人担忧的状态”并不需要太长时间。
 
国家卫生健康委高级别专家组成员、中国疾控中心流行病学首席科学家曾光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提到,目前,武汉市已进入社区传播的早期。他提示,有老年人感染,这是一个重点,特别是慢性病患者。
 
非典时期,WHO发言人曾介绍“超级传播者”的材料,“大多数为老人、长期患病者,或是慢性病患者”。
 
1月15日,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地坛医院感染中心李兴旺在培训中提到,危重症约占15%。多为老年人、有基础病者及肥胖者。
 
“重症率14%,致死率4%。”1月20日,一位知情专家告诉《财经》记者,武汉新型冠状病毒感染后患者的身体情况如何时,给出了这个数据。
 
据世界卫生组织(WHO)统计结果,截至2019年11月,全球感染SARS病毒人数8273例,死亡人数775,致死率9.3%。
 
就目前看,武汉新型病毒的致死率低于SARS病毒。
 
与SARS病毒的威力相比,武汉新型病毒的致死率较低。“现在的致死率还不能说明全貌,要看疾病的发展,钟南山在采访中再度强调,现阶段,病毒仅处于起步阶段,且正在加强。
 
【版权声明】本文由树木计划作者【财经杂志】创作,独家发布在今日头条,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更多相关评论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相关新闻
热门推荐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