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卫健委专家组袁国勇:“武汉肺炎”尚需确定更准确的病死率

文/《财经》 赵天宇 实习记者 朱贺     编辑/王小

2020年01月27日 17:00  

本文2608字,约4分钟

目前还不清楚武汉新型冠状病毒是否会比SARS严重。早期41个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病例,病死率15%,但更准确的结论仍有赖更多病例的研究

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感染的许多临床方面似乎与SARS相似,但尚需在更大的研究人群中确定更准确的病死率。2020年126日,中国工程院院士、国家卫健委高级别专家组成员袁国勇回应《财经》记者

2天前,作为通讯作者,袁国勇在国际医学杂志《柳叶刀》(Lancet)发表了一篇有关武汉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论文。该论文研究表明,新型冠状病毒可以在家庭或医院中进行人与人之间的传播,并且可以在城市间传播,因此在这种流行的早期阶段就应采取警惕的控制措施。

问及武汉新型冠状病毒是否会比SARS严重,袁国勇说,由于文献中的数据仍然相对有限,因此在现阶段尚不清楚。 这种流行病的迅速传播需要谨慎对待,需要共同努力去限制其传播。

124日,《柳叶刀》还发表了一篇论文,公布了武汉市金银潭医院早期41名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患者的临床数据,其中6例患者死亡,死亡率达15%首例确诊患者的症状首次出现在2019121日,但是其家人没有出现发烧或任何呼吸道症状。

《柳叶刀》主编 Richard Horton 当日在社交平台发消息提示外界注意,称媒体正通过把新型冠状病毒称作杀手病毒”+“助长恐慌将事件升级。他认为,从目前已知的信息看,该病毒有着中等/一定传染性、相对低的致病性。用过度夸张的语言来增长恐慌是完全没有必要的。

研究一:第一例确诊患者在121日发病

124日,《柳叶刀》在网上发表的一篇题为《中国武汉2019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者的临床特征》论文,公布了武汉市金银潭医院早期41名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患者的临床数据,其中6例患者死亡,死亡率达15%

该论文显示,首例确诊患者的症状首次出现在2019121日,但是其家人没有出现发烧或任何呼吸道症状。该论文作者为武汉市金银潭医院黄朝林等人,武汉确认感染新型冠状病毒患者的首批临床数据。

早期的59名疑似感染新型冠状病毒的患者都被送往武汉的金银潭医院,其中41名患者被实验室确认为新型冠状病毒感染。

41例患者中,有27例曾接触过华南海鲜市场,还发现了家族聚集性病例。首例确诊患者的症状首次出现在2019121日,但是其家人没有出现发烧或任何呼吸道症状。

第一例死亡病例存在持续的海鲜市场暴露史,因7天发烧、咳嗽和呼吸困难的症状而入院。发病5天后,该患者的53岁的妻子也出现肺炎症状,被送进隔离病房,但是这位女士并没有海鲜市场接触史。

41例患者均有肺部CT异常表现。大多数患者的症状表现为发热、干咳、呼吸困难,胸部CT显示双侧毛玻璃样混浊。41例患者中有40例发热,咳嗽31例,肌肉疼痛或疲劳乏力18例;较不常见的症状是咳痰、头痛、咯血和腹泻。有22例出现呼吸困难,从发病到呼吸困难的中位时间为8天。

重症患者出现急性呼吸窘迫综合征(ARDS),需要进行重症监护和氧疗。入院至出现急性呼吸窘迫综合征的时间最短为2天。在这个阶段,患者的死亡率很高。

13例患者需要重症监护, 6例患者死亡,死亡率达15%

早期的这41名感染者以男性居多,患者中位年龄49岁。其中,30例为男性,13例有糖尿病高血压基础疾病。20例患者的年龄在25—49岁之间,14例患者的年龄在50—64岁之间。

研究表明,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者的一些特征与SARS和MERS冠状病毒的感染有相似之处。

然而,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者很少有明显的上呼吸道症状,如流涕、打喷嚏或喉咙痛,这表明靶细胞可能位于下呼吸道。此外,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者很少出现肠道不适症状,如腹泻。而约20%—25%的SARS和MERS冠状病毒的感染者出现腹泻。

可靠、快速的病原体检测和基于临床描述可行的鉴别诊断,对临床医生首次接触疑似患者至关重要。研究人员强烈建议采取防护措施,如佩戴经过健康测试的N95口罩和其他个人防护设备。同时,应密切检测和检查医务工作人员的发热和呼吸系统症状。

研究二:无症状患者

个家庭有7位家庭成员,6人感染了新型冠状病毒。

起初,有6名家庭成员在20191229日至202014日之间,曾从深圳往返武汉。这6人中,有5人被确定感染了新型冠状病毒。他们没有与动物接触的历史,也没有去过华南海鲜批发市场等类似地方,没有在饭店吃过野味。

6名家庭成员中的4人,在14日返回深圳后,住在一个另外的家庭成员,也就是这个案例中的第7名家庭成员。他们同住了一周,111日分开。也就是说,这位没到过武汉的人,在与四名家庭成员接触几天后,也被新型冠状病毒感染。

袁国勇担任港大深圳医院的临床微生物及感染控制科主管。他告诉《财经》记者,最初这个家庭的一对夫妇去他们医院就诊时,他们怀疑过病毒人传人的可能性。这对夫妇去他们医院就诊前,曾去过深圳其他地方看病,而他们实际上已通过当地疾控中心进行过冠状病毒感染测试,结果呈阴性。

随后,其他5名家庭中的患者也来到他所在的医院就诊观察。经过详细评估,他们发现这是2019-nCoV感染的家族聚集性案例。 这篇论文于124柳叶刀》在线发表

这个家庭的五名成员年龄在36—66岁之间,皆出现发热,上呼吸道或下呼吸道症状或腹泻的症状。超过60岁的患者具有更多的全身症状,出现广泛的放射学玻璃样肺改变。

在这些家庭成员中,有一名10岁的儿童,他并无症状,但是因为父母的坚持,也给他做了肺部CT扫描,研究者相当意外的发现了这名儿童显示出毛玻璃样肺部混浊。后来,确定这名儿童已经感染新型冠状病毒肺炎,但是属于无症状感染。

类似的,此前也存在无症状的SARS患者,尽管比较少见。研究者认为,有必要进一步研究这些无症状病例的流行病学意义。

尽早隔离患者,并进行追踪和隔离接触至关重要,因为无症状感染似乎很可能发生,因而要持续对公众进行食品和个人卫生教育,并提醒医护人员遵守感染控制措施,以防止事态扩散。

袁国勇说,117通过书面报告,向中国疾控中心主任高福和广东省疾控中心通报了这一事实。作为新冠肺炎国家卫健委高级别专家组成员,他也将此信息透露给其他专家组成员。

120日,国家卫健委高级别专家组组长、中国工程院院士钟南山在疫情防控情况的记者会上说,已经证实了有人传人的传染。

袁国勇说,他们目前正在进行研究,希望了解2019-nCoV的发病机理,以及寻找更好的诊断和治疗策略。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更多相关评论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相关新闻
热门推荐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