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慌、焦虑、绝望……疫情之下,你还需要心理防护

作者 | 孔明明   编辑 | 周昶帆

2020年01月31日 13:02  

本文5878字,约8分钟

在抗击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中,看不见的敌人除了无形的病毒,还有人们心里的创伤和危机。

昼夜连续工作、因确诊而感到恐慌、被隔离无法出门、因为信息轰炸而陷入持续的焦虑和失眠中……疫情之下,一线的医疗人员、被确诊和隔离的患者、高度警惕的普通大众,他们都有可能陷入到心理危机中。

国家层面,针对这次疫情的心理危机干预已经启动。1月27日,国家卫健委疾控局发布《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紧急心理危机干预指导原则》,要求将心理危机干预纳入疫情防控整体部署。武汉市精神卫生中心和湖北省心理咨询协会均已上线专门的疫情心理援助热线。

社会和企业也在行动。北京师范大学、北京大学等高校开通了针对这次疫情的心理支持热线,许多社会自发组织的心理援助小组也开始提供免费的心理服务。互联网企业中,京东、微博、壹心理、简单心理等也已经上线了疫情心理服务专线。

主动参与社会自发心理援助团队的北京心理咨询师Joshua告诉燃财经,这次疫情重大,不仅是对一线工作人员的一次考验,也是整个社会范围内的一次灾难,它会导致整个社会出现同时期的巨大心理创伤,并会持续相当长的一段时间。

在这次疫情中,种种状况引发的社会心理创伤问题将会是一场需要更多时间应对的漫长战役。

疫情之下的心理危机

在湖北孝感市一家卫生所工作的李医生已经快要扛不住了。

李医生12月21日接到通知,要对发热病人进行特殊对待,自那时起他就一直处在焦虑状态中。最近一周他接触到了大量从武汉返乡回家的病人,医院里的医生只有口罩防护,其他的物资都非常紧缺。外界嘈杂的信息持续干扰,加之对未来的担忧,李医生每天都睡不着觉,“看不到前途”。

有流离在外地的武汉人表示,最近碰到一系列事情,被航空公司拒载、被民宿拒绝入住等,有家辗转难回,又担心家乡亲人,他心里只有持续的愤怒、疲惫和紧张,经常一个人偷偷哭泣,也看不到未来在哪,时常感到绝望。

身在北京从事媒体工作的林然虽然没有去到一线采访,但工作原因,她也需要持续关注疫情信息,并要对信息分类整理。虽然看到一些援助动态会让她心安,但她依然小心谨慎地采购了大量生活用品囤积起来,待在家里不敢出门。晚上她持续睡不着觉,甚至一度面临崩溃。

心理疏导志愿者朱琳告诉燃财经,经过接触她发现很多人目前都处在焦虑、恐慌的状态中。因为在家无法出门,只能通过网络获取外界信息,大量信息轰炸之后,尤其是夹杂着很多谣言和中伤,很多人长期处于精神紧绷中。医护人员更是在对抗疫情的前线,工作负担重、工作时间长,情绪被刻意压制,无处宣泄。

朱琳是一名从业6年多的全职心理咨询师。1月24日下午,在听到越来越多的疫情消息后,她和身边的朋友一起组建了一个心理援助团队,现在有国内志愿者600多人,海外志愿者40多人,全天24小时在线,为武汉地区一线医护人员及家属、确诊及疑似患者及家属提供免费远程心理疏导服务。“刚开始就想在网上和一群志同道合的人一起尽一份力、帮大家缓解心理压力”,随着加入的人越来越多、影响越来越大,朱琳在感动之余,也开启了几天只睡三四个小时的超负荷工作运转。

Joshua也表示,在他目前接触的案例中,大多数求助者来自大型医院的一线工作人员,他们超负荷运转,身体和心理持续处在强大的压力之下,出现情绪失控甚至幻觉。也有人因为看到了其他人太多的绝望和无助,自己也受情绪影响,也有人产生了某种程度的绝望甚至自杀念头。

身体疲惫、物资紧缺、情绪蔓延,很多人甚至连吃饭的时间都没有。再加上灾难面前,患者整体的恐慌苦恼、医患之间的紧张关系,让整个医院氛围趋向于极端。对于心理求助者来说,这些状况营造出了“类似于末日的感觉”。

“过度的恐慌心理,会让人原有的个人心理失去秩序,产生除了恐慌心理之外的其他的一些亚情感,很多负面情绪都会被激发出来,这些情绪反而会给抵抗疫情带来副作用。”Joshua说。

疫情之下,在病毒蔓延的同时,负面情绪和心理问题也在蔓延,如果没有专业辅助和救援,相关群体的心理创伤可能会永久留下。

“心理人”在行动

在朱琳组织的心理疏导志愿者团队中,武汉的100多位心理咨询师按区域分成了10个组,湖北省武汉之外的地区有60多位心理咨询师按区域分成了8个组。北京、上海、广东、重庆等其他省市的450多位心理咨询师按区域分成十几个小组,海外组也有40多位成员被分成了2组。新的人员仍然在不断加入进来。

志愿者张雨是一名二级心理咨询证书持有者。在疫情爆发时,她一边焦虑一边着急,希望可以帮湖北做点什么。1月26日,经过朋友介绍,她被拉入了“湖北省心理咨询师协会官方工作团”微信群,并从1月27日开始受领咨询任务。

在她加入的微信群里,每天由工作组统筹安排值班小组和值班时间,24小时都有热线接线员,从上午9点到晚上9点有咨询需求分派员,各小组心理咨询师在本小组值班时间待命随时接受咨询任务。有志愿者表示:“这一天,我聊了陌生人48位,建了8个工作组,进了24个群,出了十几个通告和文件,喝了3杯水,走了100来步,但是(比起一线抗击疫情)这又算得了什么?”

被援助者对心理咨询志愿者表达感谢 来源 / 受访者

心理咨询师程心告诉燃财经,这种紧急重大事件的心理援助对咨询师本人也是一种考验。在提供援助的同时,一些咨询师可能会被咨询者的负面情绪淹没和裹挟,这就需要咨询师在接受这份工作之前自我评估和判断,否则咨询师本人也会产生心理创伤。

“但我还是愿意尽我的一份力,因为有人需要我们的帮助,尤其是在这种天灾面前,只要每个人提供一点力所能及的帮助,就可能会带来好的连锁反应。”程心说。

尽管客观上一方有需求,另一方也有帮助的意愿,但朱琳告诉燃财经,她们初期的心理工作展开得并不顺利。“现在的问题是民众焦虑,找不到我们,我们团队着急,接触不到更多的民众,而且即便接触到了,大部分人不太了解心理咨询是干什么的,尤其在我们主动联系他们时,他们会表示拒绝,可能是因为不信任。”为此,他们派出了志愿者团队,主动联系当地社区,为更多人提供帮助。

为了应对疫情地区的心理援助需求,互联网企业如简单心理、壹心理等专业心理服务平台也在前几天连续紧急加班,上线了专门的互助心理援助热线和服务。京东、微博等企业也开设了专门的疫情心理服务通道。

Joshua是在1月20日开始陆续被朋友拉入了几个自发组织的心理援助群,有12年心理咨询与辅导从业经验的Joshua 表示,在大的灾难面前,很多人会选择逃避或者极端对抗。但在这个过程中,如果大众的情绪能被正确理解和引导,“这些事件反而会成为他们人生中的一个祝福,可以让人在经历中得到学习成长,甚至生命境界能得到很大的提升。”

1月27日,国家层面也启动了心理危机干预机制,正规军入场。国家卫健委疾控局发布《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紧急心理危机干预指导原则》,要求将心理危机干预纳入疫情防控整体部署。武汉市精神卫生中心、湖北省心理咨询协会、北京师范大学、北京大学等也相继推出了专门的心理援助专线。

刚开始的漫长战役

这场关于心理援助的战役才刚刚开始。

“按照专家目前的判断,疫情大规模爆发在2月中旬之前,真正的心理救助在此之后需要将近几个月到半年,甚至更长的时间去帮助他们慢慢恢复正常,开始有爱、有盼望、有信心去面对当下的生活”,同样参与此次心理援助、具有2000个小时个人心理辅导经验和应急辅导资格认证的心理咨询师Salinna说,“不仅仅是武汉和湖北,全国其实都在经历某种程度的心理创伤,包括对政府的信任、区域之间的信任、人与人之间的信任等”。

朱琳建议,对于普通民众,应该要尽量“减少信息输入”、“安排好作息时间”、“增加娱乐活动”等,她希望大家在和别人沟通时多表达鼓励与支持,如果实在无法排解情绪,及时寻求专业帮助。

对于紧张、疲惫的一线工作人员,朱琳建议他们要劳逸结合,一定要留出时间和别人聊工作以外的事情,比如可以拿出休息时间的十分之一和咨询师简单沟通,缓解焦虑。如果仍然无法面对病人的死亡,不断产生恐惧压抑的情绪,要及时寻求专业的心理干预。 

Joshua 也提到,在当前情况下,普通大众最好多对朋友、家人说一些鼓励和赞美等正向鼓励的话。他认为,失眠焦虑是身体的基本反应,可以尝试吃一些基本的助眠药物解决失眠。平时可以多保持室内的基本运动,多做一些能让自己安静下来的事情,比如读书、听音乐等,合理饮食,保证蔬菜和水果的足够摄入。 

Salinna则建议,在居家封闭时间里,可以控制电子产品的使用时间,给亲密的人高质量的陪伴,制定切实可行的阶段性目标,必要时寻求专业的帮助。她还建议尝试管理自己的负面情绪,并激发有益于身体的积极情绪,比如欢乐、信心、盼望、勇气和爱等。 

Joshua表示,在目前状况下,湖北甚至全国人民的心理问题都需要人们真正去关注,动用社会、国家的力量去帮助前线的医生群体、患者群体、患者家庭,以及疫情影响严重地区的人们,同时也需要一个立体、权威、系统性的治疗方案和辅导方案,让这些人能够尽快走出心理阴影。 

朱琳观察,从这次危机中的民众反应和需求角度看,在遇到突发事件时,大众会出现恐慌心理,呈现焦虑状态,很多人有躯体反应,需要专业心理援助缓解焦虑情绪会变成一种常态。她建议,各个城市应该建立一支更加专业的危机干预团队,也希望政府把对大众的危机干预和心理援助工作放入日常工作中。

(正文已结束)


附:心理症状汇总和专业心理援助信息(由微媒控股旗下WeMedia发起的#一条心#心理援助公益活动整理汇集) 

需要拨打心理援助热线的症状汇总

如果你出现以下症状或者感觉需要倾诉,均可选择拨打心理热线求助。

以下症状整理来自疾病预防控制局1月27日的最新通告。

一、确诊患者

(一)隔离治疗初期心态:麻木、否认、愤怒、恐惧、焦虑、抑郁、失望、抱怨、失眠或攻击等。

(二)隔离治疗期心态:除上述可能出现的心态以外,还可能出现孤独、或因对疾病的恐惧而不配合、放弃治疗,或对治疗的过度乐观和期望值过高等。

(三)发生呼吸窘迫、极度不安、表达困难的患者心态:濒死感、恐慌、绝望等。 

(四)居家隔离的轻症患者,到医院就诊的发热患者心态:恐慌、不安、孤独、无助、压抑、抑郁、悲观、愤怒、紧张,被他人疏远躲避的压力、委屈、羞耻感或不重视疾病等。 

二、疑似患者心态:侥幸心理、躲避治疗、怕被歧视,或焦躁、过度求治、频繁转院等。 

三、医护及相关人员心态:过度疲劳和紧张,甚至耗竭,焦虑不安、失眠、抑郁、悲伤、委屈、无助、压抑、面对患者死亡挫败或自责。担心被感染、担心家人、害怕家人担心自己。过度亢奋,拒绝合理的休息,不能很好地保证自己的健康等。 

四、与患者密切接触者(家属、同事、朋友等)心态:躲避、不安、等待期的焦虑;或盲目勇敢、拒绝防护和居家观察等。 

五、不愿公开就医的人群心态:怕被误诊和隔离、缺乏认识、回避、忽视、焦躁等。 

六、易感人群及大众心态:恐慌、不敢出门、盲目消毒、失望、恐惧、易怒、攻击行为和过于乐观、放弃等。 

心理援助热线信息汇总

提示:由于当年汶川地震部分不专业心理咨询师的介入,造成了很多不必要的二次伤害。所以我们在选择平台的时候,剔除了大量无法辨别资质的平台热线。同时,请疫区群众在拨打热线的时候,尽量选择资质健全、有心理咨询师资质及从业经验的专业平台。 

一、官方心理咨询热线

1、武汉市精神卫生中心(武汉官方免费心理服务热线):电话号码:027-85844666    

服务时间:09:00-21:00 2、湖北省心理咨询协会:电话号码:15342296955     

服务时间:09:00-21:00 以上两条心理援助热线已经在官方微信平台公布,且被人民日报官微转发。 

二、高校心理咨询热线

1、北京师范大学心理学部针对新冠肺炎开通的心理支持热线服务通道:拨打电话4001-888-976服务时间:1月27日上线,每天6:00-24:00。 

2、北京大学心理援助热线服务通道:010-62760521  

服务时间:24小时运营 

三、专注心理咨询的互联网平台

1、壹心理疫区公益心理援助专线 

服务通道:



服务时间:1月27日—2月8日,每天9:00-22:00 

同时,壹心理已经上线创伤应激陪伴团上线,服务通道如下: 


2、简单心理疫情免费服务“守护专线”

服务通道: 


服务时间:1月26日上线,每天18:00-24:00。 

2、Knowyourself

服务通道:请扫描下面二维码,联系KY小管家。

 
服务时间:每天09:00-21:00 4、心理门

服务通道:先关注“心理门”公众号,通过扫描二维码进行预约,预约时需先填写详细的资料。


服务时间:和预约咨询师具体商量。 

四、社区组织咨询热线

1、武汉社工提供肺炎防治支持性志愿服务

服务通道:关注微信账号“武汉社工(ID:WHSocialWork),可扫码入群。目前服务对象为专业医护人员和居家隔离者。服务时间:每天8:00-24:00。 

2、北京市社会心理联合会“iWill心理援助志愿者行动”

服务通道:心理援助热线:800-810-1117;座机可拨打:010-82951332

服务时间:24小时。 

3、蓝天心理心理咨询服务热线

服务通道:咨询电话:027-88569324,也可联系蓝爸爸:18163557690,蓝妹妹:18163553723。

服务时间:每天8:00-23:00。 

五、互联网公司

1、京东免费心理疏导电话

服务通道:可拨打电话010-89128254,打开京东APP,搜索“”京东义诊“”,即可看到相关信息。

服务时间:每天08:00-20:00。 

2、微博

服务通道:微博上线了“支持疫区——心理人在行动”专题页面,里面将实时更新心理科普辅导及免费咨询援助。

服务时间:和服务选择对象商议决定。 

以上均经过专业人员筛选,所整理的是目前看到的比较专业、靠谱的心理援助热线和服务渠道。艰难时刻,我们众志成城,必能度过难关

*题图来源于Pexels。应受访者要求,文中林然、张雨、程心为化名。

(来源:燃财经)

更多相关评论 
打开财经APP, 阅读有价值的财经新闻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