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破解作为公共品的口罩天价问题

文 / 经言经语   编辑/苏琦

2020年02月03日 08:19  

本文5112字,约7分钟

天价口罩的本质问题不是什么市场价格与供求均衡,而是全球集体行动中的“最弱环节”防疫协同机制,外加疫苗开发中的“最佳投篮”问题

近来中国内地疫情蔓延,做为防疫重器的口罩几近天价。坊间有一些自由市场经济学爱好者认为“发灾难财”是可取的,因为价格上涨会刺激供给,吸引有利可图的供给者运输口罩到本地市场,从而让更多的需求者获得急需的口罩,而价格也会因更多供给者之间的竞争而平抑下去。在他们眼里,口罩价格应随行就市,“发灾难财”不但不该受罚,还应得到奖章。

疫情当头之际,不能任由这类不切实际的“黑板经济学“横流于市,且不说公共卫生灾害时期口罩市场的本质不是市场价格规律,就算是依照这些经济学爱好者的”市场效率“逻辑,市场运行的结果也不一定是供给增加,而恰恰相反更可能是奸商囤积居奇。

本文分四部分,一是探讨“真实世界经济学“的思路方法;二是用”市场效率“逻辑推导出”发灾难财”的市场无效性;三是指出传染疾病的危害性是由群体行动中的“最弱环节”(weakest link)所决定的,只能由政府干预而不是市场价格来优化配置救命口罩;四是结论。

爱好自由市场的朋友可能要发问:“政府有形之手会损害市场无形之手的分配效率”。您别急,不管是自由市场背后的成本收益优化理论,还是多重历史经验,都证明了在“最弱环节”的情况下,市场个人的成本收益最优选择就是政府干预。

一、“真实世界经济学“的方法论:科学还是故事会?

经济学做为一门社会科学,有两种科学意义。一种是建立在大数据普遍规律上,此为数据归纳法。另一种是把问题的实质用理论抽象出来,把复杂关系浓缩为核心逻辑链,再检验此逻辑链是否广泛符合社会现实,此为逻辑引申法。初级微观经济学前三章所教的“供求机制市场效率模型“(即上述爱好者笔下的理论依据),正是通过无数数据归纳与逻辑引申所证明出来的极简真理:需求与供给决定市场价格,需求上升推动价格,价格上升刺激供给。

可以说每一个真实运行的市场都起步于“收益最大化”之理性人假设基础上的供需价格机制,所以这是基础科学逻辑。而接下去的经济学就开始一步步分化复杂起来,有时候只看单棵树,即微观经济学,有时候看整片森林,即宏观经济学。有时候约束是资源禀赋,而有时候约束是制度,这就有了新古典经济学与新制度经济学的区别。有时候知道各种行动选项的概率,即期望效用理论,而有时候我们两眼一抹黑,这就导向了基于不确定概率的行为经济学。有时候一个人选择就行,如个人选择;有时候以社会计划者(social planner)来决策,如萨缪尔森的社会福利最大化理论;也有时候行为人的决策是相互影响的,比如各类博弈论。根据不同现实背景,学者选择不同的理论假设与研究方法来著书立说,于是就带来了关于假设与方法的各种争论。

经济学作为科学,寻找的是各种社会现象之间的共性规律。但每个现象都有所不同,所以要仔细考虑现象之间不同的部分是次要的,还是主干的,如果假设次要部分一模一样,我们是否能在主干部分达成一致。比如计算自驾游所需时间,各种汽车千奇百怪,但设计啊功能啊都是次要的,共同的主干部分只有两个 – 限速和距离。

经济学的研究从来不局限于孤例,更不会以孤例做为理论依据而证明另一个案例也必然是这样的。比如同样是救灾,飓风后的发电机短缺与肺炎后的口罩短缺,貌似都是短缺,貌似涨价都能吸引供给,但其本质上是不一样的,买不起高价发电机大不了一家子干等几天呗,但买不起口罩的人可能就会迅速成为新的传染源而威胁到他人,这两个案例下的“价低者不得“机制是本质不同的。而经济学研究的很重要一部分就是将各种本质用归纳或引申法分门归类,不是简单粗暴的描绘一个孤例故事,然后总结说”啧啧,你看看,类似吧…“

所以,用经济学考察真实世界,的确可以从成本收益理性选择入手,但不能局限于初级微观经济学前三章引介的基础供需均衡失衡关系。 如果把案例们用归纳或引申串起来找出共性,那就是科学,而如果只是孤例套孤例,那就只是故事会。科学还是故事会,就是学者与爱好者的重要区别之一。

二、“天价口罩“背后的供需价格机制:靠涨价能解决问题吗?

答案是能刺激一些供给,但各种变数很多,尤其是现实已存在的市场恐慌情况下后患无穷。以下的思维推导是按照那些推崇“发灾难财“的经济学爱好者的逻辑(涨价刺激供给)来延伸展开的,希望达到一个归谬的论证目的。如果有哪位爱好者觉得笔者误解您的逻辑了,先表示歉意,无论您的逻辑是何种,不影响如下推导的最终答案。

讨论起发点是没有疫情,一方面本地供应厂商数量既定,产能可拓展,生产越多则单位成本越高(就如同雇佣木匠,假设市场上本来有一百个木匠,那么你雇佣第一个木匠和最后一个木匠的雇价是不一样的,所谓“奇货可居”), 市场价格高了就能覆盖更高的生产成本,从而在扩大供给量后获得利润,另一方面需求者的价格弹性很大,价格高了就少买点,促销就多屯点,谁感冒就得戴个n95口罩不成?

然后出现疫情,一方面需求者的口罩偏好陡增,同样价格下需求量增加,这里还有个刚需数量,按每人每天计算,价格高还是低都得买那么多。另一方面短期内本地供应厂商会应对需求上涨和价格上涨,提高供给量,直至愿意支付天价的需求者都买到口罩了,不愿意支付或者买不起的需求者悻悻而归了。整个这个供求调整与涨价的过程都是来源于需求偏好的骤然增加。如果短期内供应量不足,达不到刚需的数量,那就只能靠涨价了,价高者得,价低者不得, 此时可能是天价(就如同沙漠里的一瓶水)。

接下来的问题就是“涨价能吸引新的供给商吗?“ 答案是”NO,不能。” 假设刚需已经得到满足,那么扩大产能或增加新厂商,都不会扩大需求量。刚需满足后没有恐慌心理,需求者不需要囤货,所以对降价没有反应,且可能越降价心越安。既然降价不能刺激更多需求,那新的厂商自然没有加入动力了。

但反过来说,涨价以后反而可能刺激新一轮涨价,因囤积居奇带来的涨价。这里有两个原因,一是囤积居奇以后,供给减少,但刚需老百姓还得买,所以就是多送钱给供给商呗。二是因短缺而产生的恐慌心理,反而会刺激恐慌性需求增加。这里的道理就类似于早年姜昆相声里的计划经济时代一喊涨价就过量囤货。此时商家可以再恢复供给,但这种形式的供给增加可以算是奸商型了。

这里有的读者可能要问了,既然有商家靠囤积居奇赚大钱,此时商机巨大,自然有别的商家来参与价格竞争,分一杯羹,最后拉低物价。这只是一种理想中的完美市场状态,消费者不恐慌,对降价有相对较强的需求数量反应。但正如上面所说,当市场恐慌消除后,消费者可能反而就不尽量囤货了。这里还有一点很重要,对于商家来说,你死我活的是瓜分既定市场,但乐于握手合作的是扩大市场规模,靠制造恐慌而扩大规模。换句话说,第一种利润是别家商号都不降价,但是你降价而占据市场,第二种利润是大家一起等待恐慌,等恐慌需求增加了,再一起瓜分一个更大的饼。历朝历代, 此类奸商合谋数不胜数。

上面列举很多可能出现的市场状况,现实的情况可能更偏向于市场恐慌,看看欧美各国药房卖光口罩就知道了。笔者并不是说涨价一定不会刺激更多供给,正因为也有一定的经济学原理在里面,所以才会有那么多涨价派的呼声,但很遗憾,现实的可能变数远远多于那些爱好者们的econ101黑板经济学。

三、“天价口罩”的本质问题:全球集体行动中的“最弱环节“协同

第II部分絮絮叨叨了一黑板的中级微观经济学的市场加心理分析,只是为了证明那些“赞美灾难财“言论者的市场局限性,就算按照他们的供求逻辑也不能证明涨价就可以解决问题,相反,随行就市有可能制造进一步的社会混乱。其实第II部分就算剔除也没有关系,因为天价口罩的本质问题不是什么市场价格与供求均衡,而是全球集体行动中的”最弱环节(the weakest link)”防疫协同机制,外加疫苗开发中的”最佳投篮(best shot)”问题。咱们接下来先说防疫问题。

在供求价格机制下,飓风后买不到发电机只能说明你的需求还不够高,那你就在家等恢复供电呗,你也不会对其他买到发电机的人产生任何影响。但疫情后的口罩不一样,拿不到口罩的人就会成为社会最弱环节,成为潜在污染源,从而威胁到花钱买下口罩的人。换句话说,你买到口罩而别人没买到,你并不见得就开心,因为只是单位减少了感染率,感染源还在甚至(假设非要出门买菜)反而增加了。疫情之下,只有人人戴口罩才能消除最弱环节,否则最弱环节就可能一个传染十个,造成前功尽弃。价格供求机制下必然产生“价低者不得“,这就是最弱软件。所以说,天价口罩的本质不是什么价格供求机制能解决的。

但最弱环节的解决机制依然是基于个人理性的成本收益计算,这里有两个方面的计算,一个是个人之间,一个是从个人到集体。个人之间,你戴口罩防我传你,我戴口罩防你传我,保护你就是保护我,这是所谓的“合体技术”(aggregation technology)。上升到两国之间,与其花大钱在本国围追堵截感染者,不如掏钱给疫区国家,拒病毒于千里之外。说起来几万个口罩没多少成本,如果本国隔离一条游船一列火车啥的,那成本就多到哪里去了。所以那么多国家才会捐款抗Ebola病毒,而这次也已经很多国家向中国伸出捐助之手。请注意,比如阿联酋等等都是选择捐赠口罩,而不是卖,这并不是因为他们傻,而恰恰是他们的成本收益优化选择。

二是从个人理性到集体理性。任何个人都买不起天下的口罩,能保证人人戴上口罩,而只要还有1%的人没有戴上口罩,那之前99%的努力都可能前功尽弃。换句话说,在“最弱环节”问题上,个人努力是远远不够的,只能选择明哲保身,而“最弱环节”的存在就注定了个人明哲保身没法实现。这时候,个人理性的自利选择就是支持政府的统筹安排,每个人都戴口罩,每个人也都有动力帮助别人戴上口罩,这个时候,个人理性与集体理性是一致的。这里的理性一致,不是什么政治,也不是什么道德,纯粹是个人成本收益汇总而成的集体选择. 此时的集体合作既是人人得益的帕累托最优(Pareto Optimum)状态,也是社会效率最优状态(social optimum)

此处可能有的读者又要担心了。不涨价了,你拿什么去刺激商家扩大供给呢?学过公共品理论的读者可能都知道,公共品的需求有政府统一汇总了,但供给方依然价格给够我就发货。同样道理,政府统一采购口罩,支付正常经济成本,依然可以保证口罩充足共赢。所谓正常经济成本,指政府与生产商是平等的市场采买关系,否则生产商会因得不到正常市场利润率而以脚投票走开。网上读到说,“N95口罩生产的难度并不大,材料虽然要求较高,但也并不缺少。” 这种生产可替代性很强的产品,短期短缺并不构成大幅度涨价的高成本借口,正常市场利润足够吸引产能替换加入市场。

涨价是结果,而不能是起因 – 是消除恐慌因素后的群体需求上升额所带来的涨价,而不是因为囤积居奇带来的涨价(参看第II部分讨论) 。而“最弱环节”不戴口罩者的存在,对于生产者自身对于他国人士来说,都是传染威胁,所以当口罩缺口不算太大的时候,所有人(包括生产者)都有自利动力去填平之,特别是他国政府的无偿协助。至于口罩如何分配发放,那是另外一个层面的政府管理问题了,此处略去不提。

最后补充以下接下去的疫苗开发”最佳投篮(best shot)“问题,这是一个免费分享能扩大本方收益的纯公共品。还是前面那句话,”帮助你就是帮助我“, 所以说美国疾控中心已经开始到中国协同对策研究。这里也不是什么市场价格问题,但依然是自利人性带来的优化选择。

四、 总结

本文力图运用自由市场经济学来归谬天价口罩。不谈道德,无论政治,只谈市场,得出的结论是口罩不能涨价,甚至应该免费,恰好驳斥了那些“黑板经济学家”赞美“发灾难财”的谬论。

(署名为笔名,作者为某大学经济学教授,编辑:苏琦 )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最新评论
  • 财经网友
    5个月前
    这位教授是哪位?希望去请教
更多相关评论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相关新闻
热门推荐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