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底捞、西贝等餐饮巨头因疫情经营遇阻 众多企业期待后期政策扶持

杨泽世/文     

2020年02月03日 09:48  

本文2410字,约3分钟

突如其来的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令餐饮行业遭受重创。据恒大研究院估算,受此次疫情影响,餐饮零售业仅在今年春节7天内的损失就可能高达5000亿元。

西贝餐饮董事长贾国龙近日表示“账上现金流扛不过3个月”,引发业内广泛关注。此外,外婆家餐饮集团创始人吴国平、九毛九集团董事长管毅宏、乐凯撒披萨CEO陈宁等餐饮业大佬也集体发声,力陈疫情冲击下的企业困境,呼吁政策扶持。

海底捞延长停业时间,逾8万员工暂停工

贾国龙对投中网透露,全国60多个城市400多家西贝莜面村堂食业务基本都已暂停,只保留100多家外卖业务,预计春节前后的一个月时间将损失营收7亿-8亿元。西贝目前资金链紧张,暂停营业的同时还要支付员工工资、租金等,以目前现金流撑不过3个月。

而同样宣布暂停门店营业的海底捞(06862.HK),不仅门店数量超过西贝莜面村,员工数量更是近乎西贝的4倍。面对此次疫情冲击,其将如何应对?

对此,财联社记者致电该公司相关负责人,对方仅表示,会在微博、官网、APP发布工作简报内容。并强调,“目前重心以应对疫情为主,会持续关注疫情发展,也会坚持做好消毒、防控等各项工作,照顾好员工的健康安全。”

事实上,上市后曾上演造富神话的海底捞,市值一度超过房地产巨头恒大。受此次疫情影响,截止1月31日收盘,海底捞股价为30.00港元/股,较1月20日的33.55港元/股下跌10.6%,市值缩水逾188亿港元。

2月2日,海底捞公告称,考虑到近期疫情发展情况,为持续配合疫情防控工作,中国内地门店停业的时间将会延长,但其未透露恢复营业的具体时间。此前,该公司曾发布公告,决定于1月26日至1月31日暂停中国内地门店营业。

据财报数据,2019年上半年海底捞实现营收116.95亿元,净利润9.11亿元。同时,该公司支付着高昂的员工成本及物业租金,报告期内其员工成本为36.52亿元,占收入的31.2%,物业租金及相关开支9610万元。

“从海底捞和西贝的成本构成来看,两家企业具有可比性。海底捞在门店和员工数量上均高于西贝,所以闭店压力也会更大,即便现金流储备优于西贝,能撑的时间估计也是有限的。”一位不具名餐饮业从业人士告诉财联社记者。

而贾国龙对投中网表示,“我们现在的成本结构里,原材料占30%,有货在就等于钱;人工综合成本占30%,这是大头;剩下的房租占10%,不营业就不用交,还有税收成本大概占6%-8%。”

贾国龙亦指出,该公司目前最大的压力是人员工资,“2万多人,1万多在宿舍,1万多在家,一个月发工资就得1.56个亿。”

数据显示,截止2019年6月30日,海底捞拥有88378名员工。业内人士认为,从短期来看,海底捞开业时间未定,在没有收入的同时,需要支付员工工资、租金、税费等,资金面临一定压力。

值得关注的是,国信证券在研报中表示,从大众点评的数据看,海底捞2019年三季度开店速度加快,全年新开店数量预计在300间左右。也就是说,2020年上半年该公司要支付的员工成本、物业租金会进一步加大,进而更大程度地影响企业净利润。

“从现阶段来看,受影响较大的正是这些跨区域的连锁企业,因为其员工和门店数较多。”上海极十咨询创始人史远在接受财联社记者采访时说,“而中小商户可以暂时关闭,因为本身门店较少,损失会较小,但是一些中小商户支撑周期顶多3-4个月,如果消费环境没有缓解,政策支持或是房租减免没有到位,应该会有不少中小商户倒下。”

餐饮企业急保现金流,期待后期政策支持

目前,大多数餐饮企业为应对疫情选择暂停营业。一位从事餐饮行业的业内人士告诉财联社记者,大量餐企退订了年夜饭,并暂停门店营业,失去春节聚餐的消费高峰,意味着营收降至冰点的同时,还要承担员工工资、店面租金及储备食材损耗等多重压力。

“一般餐饮企业食材成本约为30%,员工成本约25%,房租成本25%-30%左右,税款5%左右,净利润为8%-12%左右。但是现在食材销售不出去,员工工资要继续支付,房租方面有些可以享受到免租待遇,有些则不能,且税收方面也尚无政策,所以每天都有大量的‘倒贴’费用。”史远告诉记者。

上述业内人士对财联社表示,“接下来几个月或将成为餐饮业最难熬的日子,如果疫情持续,餐饮品牌格局将发生洗牌,现在无法预测寒冬有多久,成熟品牌都有可能在此番洗牌中被淘汰。”

同时,他还指出,外卖业务是辅助性增长渠道,会成为商家发力的主战场,这次疫情造成的应急反应会令各个企业重新思考,堂食、外带、外卖、零售四种产品结构和盈利模型应如何重新进行资源配置。

面对当前疫情的影响,成都小龙坎餐饮管理公司相关负责人在接受财联社记者采访时直言,“对现金流影响很大。”据其介绍,该公司近期围绕保现金流、抓安全(食品安全,员工安全)、促外卖、控成本(租金减免谈判,人力调配,销库存)等成立疫情防护专项工作小组,探索各种合法合规的开源节流措施,包括寻求物业租金政策、增加火锅菜外卖业务增量等。

2月1日,央行发布通知,要求商业银行对受疫情影响较大的批发零售、住宿餐饮、物流运输、文化旅游等行业,以及有发展前景但暂时受困的企业,不得盲目抽贷、断贷、压贷。次日,财政部也发布通知,帮助受疫情影响企业与金融机构对接,争取尽快放贷、不抽贷、不压贷、不断贷。

不过,多家餐饮企业更希望得到税收方面的支持。贾国龙呼吁相关部门能在税收减免、员工工资补贴等方面尽快出台支持政策。吴国平也建议国家能够在税收等方面给予扶持。

“正在忙于给政府写情况说明,就目前遇到的问题,急需政府支持。”一位连锁餐饮企业内部人士对记者透露。(财联社)

更多相关评论 
打开财经APP, 阅读有价值的财经新闻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