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业绩没了,店还在”,仓储物流复工关乎零售商家存亡

宁佳彦/文     

2020年02月10日 14:24  

本文2518字,约4分钟

孙来春再次被破产的恐惧所支配。

“我是亲身经历的,从疫情3月份爆发开始到5月结束,我代理的化妆品公司,两个月后随着非典一起‘被消灭了’,当时的情形历历在目。”2003年非典时期,他代理的马来西亚某化妆品牌最终没能挺过那个春天,2003年9月1日他成立了上海清轩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创建了品牌林清轩,非典夺走了旧的,开创了新的。

但这次呢?

对于中小零售商家来说,春节本来是一个可以冲销量的好日子,但在2020年 ,连生存下去都成为了奢望。一份对995家中小企业受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疫情影响的情况及诉求的问卷调查显示,67.1%的企业可以维持2个月,85.01%的企业最多维持3个月,只有9.96%的企业能维持6个月以上。

各地正在推出大规模扶持企业渡过难关的减免政策,但对于有线下重资产的零售商家而言,每天一睁眼就是全国各地百万级别的房租等刚性成本,他们前途未卜。

“过山车”式过年

孙来春没有料到这次新冠病毒会带来这么大的危害,就在节前他还去了趟武汉和客户一起开会。“现在来看应该是过了14天就没事了,但1月31日我躺在床上辗转反侧了一天,我自己的情绪也快崩溃了。你知道,我们线下门店初一到初七就像五一和黄金周一样,过年期间的业绩占我们全年的10%。”

林清轩线下有337家门店,租金加上两三千人的开支。每天都有100万元的费用支出。为了求生,他给认识的17个投资人发短信套近乎,希望能够找到资金支持,只有两个人回复了问候,其他人连回都没有回。“这是绝对绝望的:业绩没有了,店还在,员工还得发工资,对不对?钱只够支持两个月。

不能等死!这个长在东北的山东汉子骨子里有一份硬气:要想活着就该做点什么。他把心里盘算着企业如何降本、增效,未来会如何的内容写成了公开信发给了员工和客户,第二天他还要组织召开公司中高层干部视频会议,讨论2月3日复工的各项事宜。

出乎意料,这封信得到了不少来自于各方的鼓励,孙来春和员工沟通后也反而没有那么恐慌了——他们信心的提振更源于重新审视了自身,“除了有人、有店、有产品,其实我们有一堆东西还没用。”

林清轩曾在2016年陆续斥资5000万元投入科技公司,进行线上运营、销售的系统打造。孙来春把系统建设比作高速公路的建设,过去线下销售业绩好,线上与线下的销售业绩比例为1:3,没有多少员工参与线上销售,如今在企业危急存亡之际,员工们立刻对线上全情投入,线上比例高达95%。

现在林清轩的员工在线上略施淡妆,开启了直播销售,左手“钉钉+手淘”进行优惠券的发放和销售转化,右手“微信+微盟”开启用户种草和社群运营的线上销售自救行动。

对于未来,孙来春还有着希冀,“我估计因为有打通的线上销售场景,中国的零售业不会那么惨,应该说比非典的这种破坏性要小一些,这得益于中国数字化商业的能力。”

仓储物流恢复定生死

林清轩是幸运的,但对于那些仓库在湖北省,特别是武汉的公司来说,依靠线上销售也并不容易。

一家注册在上海主要依靠线上完成销售的服装企业告诉第一财经,企业一年销售规模在6个亿左右,现在最大的困难在于物流和仓储。“春季一般是我们的销售淡季,但是这十多天,我们线上完全停售了。”这位负责人忧心忡忡,“我们预计2月14日复工,但是物流能否发货还不一定。”

他告诉记者,3月是全年的销售旺季,特别是对于春装而言,现在整体存货占到1/3。由于是线上品牌成立较晚,公司并没有应对非典时期的销售经验,尽管线上销售的通路打通不是问题,换言之还恰恰是他们最为擅长的,此时物流和仓库的掣肘仍然让这家企业无计可施。

“现在主要是货发不出来。也希望我们能够发货之后获取一些平台一些流量的扶持,让我们把一些卖不掉的业务库存尽快清理出去。”公司预计,行业整体的库存处理将面临挑战,与此同时人们对服装的需求也可能会下降,现在面临的是2月份全月的损失,如果物流的恢复情况理想,下一步准备在湖北省之外设立分仓。该负责人告诉记者,目前各大平台给出的流量扶持计划还是口头承诺,“也没有具体的一个方案,比如说流量是应该怎么扶持,给到一些什么活动资源,他们只是说会有,但是具体的成型的你现在还看不到。”

在处理服装库存方面,唐狮执行总经理戴成超也向第一财经表达了类似的担忧,“销售陷入疲软无法避免,大家现在更加面临的是春季货品库存的压力。”由于采用快返销售模式,线上销售中有70%时已经做好的存货,还有30%的货需要当季现做,相对压力还好。如果是加盟店,服装品牌的库存主要在客户,也就是店家手中,而品牌其实要帮助店家解决销售的问题,“我们也积极帮助客户开展微信端的粉丝销售,减少他们手里的库存,保障客户能够活下来。”

戴成超介绍,实体零售由加盟和自营两种形式,对于加盟比较多的品牌,货都在客户手里,如果销售持续不好,压着货,就不会向品牌公司进货,因此品牌公司要积极帮助客户建立新的销售方式解决库存消化,而直营比较多的品牌,会第一时间遇到冲击,马上面临现金流的压力,需要发动公司员工改变销售模式,同时要加大线上销售的重视程度 。

总结起来,目前零售业担心的主要有两个方面。一方面是线下门店的开业时间,还有库存的消化,如何保障大家能够活下来,另一方面,电商仓库的复工,如果不能发货,电商生意也会受到很大的打击。有一些地方上对复工时间进行了一刀切式的管理,还有一些需要进行审批,是否能够审批成功企业并不确定。

“我现在也得不到具体的开工时间,其实这是我们现在最大的压力。我们整个集团电商占比是非常高的。就算有人下单,有人买,物流不复工买不到货。”戴成超说。

但他心里清楚,“还是要靠自己,还是要自救。不可能等政府帮你去兜底,最终还是要靠自己去把生意做好。”(第一财经)

更多相关评论 
打开财经APP, 阅读有价值的财经新闻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