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接触配送”渐成趋势 “无人配送”普及仍需闯关

《财经》新媒体 宋金煜/文 潘西/编辑     

2020年02月14日 19:50  

本文2689字,约4分钟

受新冠病毒疫情影响,多家线上电商平台纷纷推出“无接触配送”服务,然而“无人配送”却未同时在全国落地应用。近日,《财经》新媒体记者了解到,美团“无接触配送”已从武汉推广至全国百余城市,同时饿了么等十多家电商平台、传统商超、物流企业也已全面实施该项服务。然而相对简单把商品放到指定位置的”无接触配送“来说,科技含量较高的“无人配送”却仅在疫情较为严重的区域使用,并未在全国大规模推出。

据悉,目前京东、顺丰、苏宁等企业已经在疫情较严重的武汉以及南京等地推出了“无人配送”,部分无人车开进了武汉的市区和医院,已承担起部分街区的配送快递,协助部分医院病区进行消毒,并且给部分隔离区里给病患送餐等工作。

业内人士认为,试水数年且风险更低的“无人配送”推广至全国仍面临重重难题。无人设备在物流领域的应用能够解放劳动力,并解决效率不足、隐私泄露等问题,其发展前景受到期待。但目前的成本还较高,还需要整个无人配送行业上下游进行对接配套,此外无人设备技术仍处于起步阶段,在政策等方面的问题也亟待解决。

“无人配送”助力疫情防控 大面积应用还需时日

2月12日,美团外卖发布《无接触配送报告》显示,其平台“无接触配送”订单占到了整体单量的80%以上。记者注意到,在此次疫情期间,快递员将商品放到指定位置的“无接触配送”在全国全面展开,但此前各大互联网公司、物流公司已试水多时的“无人配送”却未全面推广应用,仅于2月陆续在武汉防疫物资配送方面落地。

2月6日,京东机器人小车从武汉京东物流仁和站出发,用时数分钟把货物送到了疫情定点医院武汉市第九医院门口,顾客输入提货码提取货物,完成了武汉首单配送;2月12日,一架顺丰无人机携3.3公斤的医疗防疫物资降落在武汉金银潭医院,也完成了武汉的首次配送。

有关为何在疫情发生后的数十天“无人配送”才在武汉正式面世,京东物流X事业部自动驾驶研发部负责人孔旗表示,投入运营前,团队需对配送机器人做多次测试,根据在公开道路测试结果,利用云端数据不断迭代产品。

“正是考虑到疫情因素,我们已经将原计划投入运营的时间提前,紧急向武汉投入了两辆配送机器人。在武汉运营时,机器也会根据当地的情况反馈一些数据,并通过学习完成进一步的迭代。下一步,京东将会投放更多配送机器人进入武汉,也会考虑进入已隔离的医院、小区送货,降低风险的同时方便居民生活。“孔旗说道。

据湖北顺丰相关负责人表示,顺丰也将为武汉增加投放航线和无人机数量。“此次参与物资投放的无人机为顺丰方舟无人机,其任务荷载可达10公斤,航程可达18公里。无人机配送的加入,一方面可以有效消除道路限行和小区封闭等因素的影响,降低配送时间。另一方面,无人机的配送可以有效避免配送人员与医务人员的面对面接触,避免交叉感染。”该负责人表示。

另外,苏宁方面人士向记者介绍称,目前苏宁无人配送小biu机器人已进入南京的小区进行送货,载物容量为145L,续航时间可达10小时以上,能够自主规划路线、避开障碍物、返回充电。不过,目前公司无人配送还处于前期测试阶段,还未全面推广。

值得一提的是,早在2017年“618”时京东集团智能配送机器人在中国人民大学完成首单配送。顺丰、饿了么分别于2018年3月、5月获得国内首张无人机航空运营许可证以及获准开辟第一批无人机及时配送航线,同年7月美团发布了处于试运营阶段的无人车“小袋”以及无人配送概念车和无人配送机。

据记者了解到,无人配送最早可以追溯至2003年SARS时期,当时就已经有部分机器人,应用于医院病区的消毒、医疗设备器械的运送等工作,只是当时研制生产出的机器人还不完善,在传感器识别、综合续航、人机交互等方面还远未成熟。

经过十多年的发展,虽然无人车及机器人性能已得到质的提升,功能也从简单的医护、配送增加至消毒、疫情监测等,但以目前应用场景的复杂情况,在人流拥挤、人车混行、开放的公共环境中,无人车感知能力和适应性还有待提高。

无人配送应用场景广阔 相关政策配套亟需完善

那么,试水多年的机器人及无人机配送为何在最被需要的时候仍然难以广泛落地?

对此,京东物流公共事务负责人赵斌向《财经》新媒体记者介绍称,现在很多快递公司都在做配送机器人,研究配送机器人不单要突破自己的技术瓶颈,还要在复杂的政策环境、复杂的基础设施环境以及复杂的市政环境之下去实验新技术。然而,目前的城市规划里并没有规划机器人使用的土地空间,迫使机器人必须在行人和车辆之间群求突破。

除技术研发和落地实验面临较多难题外,从成本方面来看,中交雄安投资工资副总经理王岳平表示,目前市面上的可移动机器人,多是采用了激光雷达、视觉传感器等多传感器融合进行定位、导航,而激光雷达等导航设备价格高昂,使得机器人本身造价较高。

北大纵横管理咨询集团合伙人雷春昭认为,目前我国无人配送技术还在进行试点,除了无人机自身的研发,相关配套的内容如对于操纵无人机的技术人员的培训,无人机的维护和保养等都需要进行大量的成本投入,需要整个无人配送行业上下游进行对接配套。

艾媒咨询《2018-2019年中国智慧物流行业报告》显示,无人设备在物流领域的应用能够解放劳动力,并解决效率不足、隐私泄露等问题,其发展前景受到期待。但目前无人设备技术仍处于起步阶段,在政策等方面仍存在问题,难以在各领域大规模应用,因此大家对其发展持乐观谨慎态度

事实上,对于互联网企业、物流公司而言,在技术试验成功、成本不断压缩后,无人配送将广泛进入到各个场景,而无人化配送方案需要根据不同的场景做适配与磨合。如何保证在写字楼、住宅等各个不同的具体场景下,无人配送设备都能稳定和安全运行,做到人机共存,仍然是一大难题。

北京交通大学经济管理学院教授、法学院院长施先亮公开建议,目前政府可以通过财政补贴、减税降费等政策鼓励物流企业研发并推广应用配送机器人、移动智能快递柜、无人机等无人配送技术,减少疫情期间的交叉感染风险。

在王岳平看来,未来需要“智慧的路+聪明的车+共享的网构”构成一个城市的智慧交通,只有在这样的系统中才能让智能的路提供共享化的设备,让无人配送以及无人驾驶的价格便宜且更高效。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更多相关评论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相关新闻
热门推荐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