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轮隔离:大海中的疫情孤岛

《财经》杂志   文/《财经》记者 杨立赟 金焱 余乐 编辑/余乐     

2020年4期 2020年02月17日出版  

本文4504字,约6分钟

由于国际邮轮的特殊性质,两艘船的防疫问题演变成了多个国家、地区、邮轮公司和乘客之间的多方博弈

2020 年2月10日,停靠在日本横滨港的“钻石公主”号邮轮。图/ 法新

 

在全球抗击新冠肺炎疫情的战斗中,两艘漂泊在大海上的邮轮引起了各方的关注。这两艘巨轮都是在疫情爆发前满载着旅客出发的,却在疫情的影响下偏离了“航线”:其中一艘漂泊在海上无家可归,另一艘更是演变为病毒的超级温床。

停靠在日本横滨港的“钻石公主号”因一名先期下船的乘客确诊新冠肺炎,这艘船上的3700多名乘客和船员均被要求不得下船。病毒和恐慌开始在这个全球最大的隔离场所中蔓延。截至2月13日,船上确诊人员已达218人。

荷美邮轮公司的“威士特丹号”(MS Westerdam)则因为疫情影响而被多个国家和地区的港口拒绝停靠,在海上近乎漫无目的地漂流数日。

由于邮轮的特殊性质,这两艘船的问题演变成了多个国家、地区、邮轮公司和乘客之间的多方博弈。

 

钻石公主号,想说下船不容易

1月20日,载有2666名乘客和1045名船员的钻石公主号从横滨港出发,开始执行为期15天的“东南亚春节之旅”。按照计划,邮轮将依次经停鹿儿岛、香港、岘港、下龙湾、台北、冲绳,再返回横滨。

半个月的行程已经属于长线,但乘客和船员们都没有想到,他们在船上度过的时间会远远超过这个期限。

旅行的前半程一切正常。1月25日,钻石公主号抵达香港,一名80岁的香港游客下船。他是1月17日从香港乘飞机抵达东京的,之前还于1月10日从罗湖口岸进入深圳,逗留了几小时。

后来的调查显示,这名游客曾于1月22日与其他游客一起乘坐大巴在鹿儿岛观光,次日还使用了船上的按摩浴池和桑拿设施。

1月30日,这名香港游客出现发热症状,2月1日被确诊感染了新冠肺炎,此时距离他下船的时间已过了七天,钻石公主号正停靠在冲绳。

在这七天里,浑然不知危险已经降临的乘客们仍在享受着旅途,那名香港感染者曾经出入过的公共场所也照常开放。

2月3日,钻石公主号按原定计划返回横滨港,日本厚生省随即宣布全体乘客和船员均不得下船,执行为期14天的隔离和检疫。此时,船上已经陆续有人报告发热症状。

2月4日,日本方面宣布船上10人确诊感染,5日又确诊10人。随后几天,确诊数字更是加速攀升,令人揪心不已。

2月11日,公主邮轮方面向《财经》披露了中国籍乘客的信息。钻石公主号上一共有286名中国籍乘客,包括2名中国内地乘客、260名中国香港乘客、2名中国澳门乘客、22名中国台湾乘客。

公主邮轮称,截至2月10日,共有5名中国籍乘客被确诊感染了新型冠状病毒,其中包括一名内地乘客。这五人已经由日本当地公共卫生部门带离下船,前往当地医院治疗。

根据凤凰卫视驻日记者李淼的报道,钻石公主号上的中国内地人士一共有22人。如果这一数字属实,那么船上的内地船员人数为20人。“梨视频国际拍客”的报道也称内地船员在20人左右。公主邮轮未透露船员国籍信息。

整体来看,这艘邮轮上的2666名乘客中,近一半来自日本,另一半由美国、澳大利亚、英国、加拿大、中国、新西兰、俄罗斯、意大利等多个国家组成。除了乘客,邮轮上还有1045名船员。

乘客和船员们已经在钻石公主号上度过了20多天,疫情爆发后更是过着“软禁”般的生活。

一位不愿具名的日本籍男性乘客通过网络接受了《财经》记者的采访。他说自己住在一间海景房(有窗户,无阳台)里,目前情绪平稳。

“大多数人都比较平和。(如果被感染)潜伏期很长,发脾气一点好处也没有。”他说。从2月3日晚上11点开始,乘客就被通知在房间里隔离。一日三餐由工作人员送到房间,但乘客并不被允许和工作人员交谈。这名乘客称,自己已经接受了检测,结果显示他没有感染病毒。

公主邮轮方面表示,目前乘客可在每日菜单上选择食物和饮料,由船员直接送至舱房。部分乘客可以拥有固定的户外活动时间。乘客在户外活动时,船员会对舱房进行彻底清洁,包括换洗干净床单和毛巾。

据悉,日本政府为钻石公主号提供7000个防护口罩、16名医生、12名护士及医疗接待人员等物资和人力支持。此外,公主邮轮方面已收到约2000个药品补缺需求,这些需求将根据紧急程度进行优先次序处理

 

一场全球直播的公关卫生事件

突如其来的疫情和隔离让船上的人员猝不及防。他们被隔离在各自的房间内,不能自由出入。一些患有基础病的老年人更是面临着痛苦和生命危险。

互联网成了这3000多人的窗口。船上已经开通免费网络和电话通信服务。在最初的恐惧、焦虑之后,人们拿起手机,开始利用现代科技互助和自救。他们在社交媒体上公布船上的情况,对外求助,同时在乘客内部建立虚拟群组,相互打气。虽然目前看来这并不能改变在海上漂泊的境遇,但多少能释放一些压力。

中国台湾的魔术师陈日昇,因为工作的关系被困在这艘邮轮上。1月27日,他从越南登上钻石公主号,在船上的剧场为乘客表演魔术,原定2月4日在日本横滨下船,未料遭遇疫情围困。他通过自己的脸书(Facebook)主页发布了一些视频,向外报告船上的情况。

“我现在没有发烧,但有咳嗽,船上规定必须发烧才能筛检,所以我也无法去做筛检。船上目前医疗人力资源吃紧。”陈日昇在2月9日说,船上提供了心理咨询专线 , 提供给精神压力大的客人。此前,船长广播一些特定楼层的乘客可以分批离开房间放风。

据台媒报道,一名麦姓台湾乘客发出求救信称,“85岁老人家都咳出血了,病例又不停地增加,在这无阳光、无新鲜空气的内舱,真的要求不多,至少先让家父出去,下船隔离。我能让日本政府继续隔离检疫。”

对于英国人大卫·亚伯(David Abel)来说,这注定是一个难忘的金婚。他和妻子来自英国,为庆祝结婚50周年而登上钻石公主号。在海上隔离后,每天在Facebook直播成了他的任务和乐趣。他们夫妇住在一个阳台套房内。相对住在内舱的乘客,他们拥有更舒畅的活动范围和心情。他非常在意船上的免费wifi信号是否稳定,除了实时公布船上的动态,还尽量满足一些私信请求,比如拍一张海面的全景照片给网友看。

为了帮助乘客们打发时间,邮轮上已经新增了电视直播频道、30种语言的新闻报纸,以及50多部不同语言的电影。船上还开通了英语和日语的心理服务热线,为精神压力大的乘客进行心理疏导。

2月10日,公主邮轮宣布,该航次所有乘客都将获得全额退款,包括船票、机票、酒店住宿、地面交通、预付岸上观光费、本航程服务费和其他相关费用。在船上隔离期间,乘客也无需支付任何附加费用。

 

无家可归的威士特丹号

在海上近乎漫无目的地航行数日后,荷美邮轮公司的“威士特丹号”(MS Westerdam)终于在2月13日上午找到了停泊之处。

荷美邮轮公司的这艘邮轮1月16日从新加坡出发,停靠东南亚多个港口后到达中国香港。在一些新乘客登船后,2月1日离开香港,本计划前往上海,但因新冠病毒疫情而改变航线。

同样出于担心新冠病毒传染,该船被至少5个国家或地区的港口拒之门外。在柬埔寨之前,威士特丹号邮轮尝试在泰国普吉岛靠岸,遭泰国当局拒绝。在此之前,它已被日本、中国台湾、关岛和菲律宾等地的几个港口拒绝停靠。

在海上漂泊十余天后,该邮轮终于收到柬埔寨政府的批准,于2月13日在西哈努克港靠岸。这让邮轮上的2000多人松了口气,也让关注这条邮轮命运的人松了口气。

按该邮轮公司此前在其网站上发表的声明,邮轮抵达柬埔寨后即结束行程,1455名乘客将在未来几天上岸,乘坐包机转到金边,然后再乘飞机回国。

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谭德塞表示,根据世卫组织得到的信息,这艘邮轮上没有怀疑或确诊的新冠病毒病例。他还表示,目前有三艘邮轮经历延迟通关或被拒绝进入港口,而且通常没有基于有证据的风险评估。

威士特丹号近两周时间无处可去,尽管乘客在社交媒体上表示邮轮的消毒防护设施齐备,也无人患病,却在相当一段时间内找不到愿意收留这2000多人的港口。

根据《国际卫生条例》,世卫组织表示,WHO将与国际海事组织(IMO)一起向所有国家发布一份公报,敦促各国尊重船舶的检疫证明(Free Pratique)原则,并对所有旅客提供适当照顾的原则。

泰国媒体报道说,柬埔寨首相洪森接到邮轮方的请求,且对方声明船上无人生病后批准威士特丹号停靠西哈努克港,并全力为船上乘客提供便利。除去免费检疫、免签证外还将提供其他多种邮轮必需的服务,大概两三天后所有乘客方可下船。此外,洪森还将为船上的每一位乘客送上水布作为纪念品。

钻石公主号和威士特丹号的东家——公主邮轮和荷美邮轮——同在全球最大的邮轮公司嘉年华(Carnival Corp.)的旗下。自从1月21日疫情全球扩散以来,这家公司的股价已经下跌了17%。其竞争对手皇家加勒比邮轮有限公司(Royal Caribbean Cruises Ltd.)和诺唯真邮轮公司(Norwegian Cruise Lines Holdings Ltd.)的股价也分别下跌了17%和12%。嘉年华2月12日表示,如果在4月底前暂停在亚洲的所有业务,它对全年每股收益的影响将为每股0.55美元至0.65美元。

亚洲邮轮旅游业是价值456亿美元的全球邮轮市场的重要一部分。有数据显示,自疫情爆发以来,邮轮预订量已下降了10%至15%。同样把赌注放在亚洲的皇家加勒比邮轮(Royal Caribbean Cruises Ltd.)也面对疫情的影响。这家公司目前已经取消了八个中国航程,并修改了途经该地区的几条航线。

金融服务公司B. Riley FBR Inc.首席全球策略师兼董事总经理马克·格兰特(Mark J. Grant)对《财经》记者表示,从航空业到远洋邮轮公司、内河游轮公司,或者说任何公众聚集的地方,疫情引发的恐慌都在持续。

名人游轮(Celebrity Cruises)是总部位于美国迈阿密的皇家加勒比邮轮旗下公司之一。一个刚刚结束东南亚之旅的马里兰居民对《财经》记者表示,搭乘邮轮让人开心,但其中最让人兴奋的是停靠在不同的国家,认识世界。她选择了名人游轮推出的今年1月18日到2月1日的名人千禧号(Celebrity Millennium)。在船抵新加坡后不久,她就听说了新冠疫情,但是千禧号的旅程一直继续。在到达香港并停留时,船上的乘客已经开始担心美国机场关闭的可能。

在他们离开香港的第二天,香港特区政府就宣布自1月30日起,关闭高铁西九龙站,暂停所有来往香港和中国大陆的高速铁路服务。这位马里兰居民随后到了澳门。在澳门,一切都还是热闹的景象,但是第二天他们离开时,澳门就已经开始受疫情影响了。“感觉街一下子就空了,我们上了船也忐忑不安,不知道我们会不会被隔离。”她对《财经》记者说。

幸运的是,千禧号邮轮按计划完成了亚洲之旅,已回到家中的邮轮乘客对《财经》记者感慨,“真是太幸运了,回到家里我们才意识到疫情的严重性远远超过我们的想象。”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更多相关评论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相关新闻
热门推荐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