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行降息:银行向实体谨慎让利,房地产调控未见放松

《财经》记者 张威/文    编辑/袁满

2020年02月20日 14:53  

本文2593字,约4分钟

1年与5年期LPR的非对称调整,体现出银行对于报价让利的谨慎;且降息幅度对房贷影响微乎其微,反映出监管层对于房地产市场态度相对中性,在稳房地产和落实“房住不炒”政策之间取得平衡

符合市场预期,新一期LPR报价继续下行。

2月20日,全国银行间同业拆借中心周四公布数据显示,1年期贷款市场报价利率(LPR)为4.05%,5年期以上LPR为4.75%,分别较前次报价下降10个、5个基点(即BP,一个基点为万分之一)。

事实上,市场对于上述消息已经提前消化,2月17日,央行开展2000亿元中期借贷便利(MLF)操作,中标利率下调10个基点。这一操作被市场认为引导LPR下行。

光大银行资产负债管理部刘杰向《财经》记者表示,尽管资金面相对宽松,但节后银行核心存款增长不佳,综合负债成本依然居高不下,若仅仅依靠市场力量不足以驱动LPR利率等幅度下调。因此,1年期LPR调降10BP也暗含了银行向实体经济让利。

房贷利率短期持平,中长期下行

值得注意的是,影响住房按揭贷款利率的5年期以上LPR利率下调幅度仅为5个基点。之后,有媒体公开报道显示,以贷款100万30年期为例,月供减少30元左右。这样的数字变化对很多购房者而言,影响非常有限。

某金融业人士向《财经》记者表示,5年下调5BP对按揭贷款影响微乎其微,而且2020年没有影响。降低5个基点意图很多,一是保证LPR曲线不过分陡峭,二是很多基建贷款也是5年以上,要支持基建,三是当前形势下,既要避免房地产过分下跌,也要避免释放过度宽松信号。

刘杰指出,1年与5年期LPR的非对称调整,体现出银行对于报价让利的谨慎,但更为重要的是,此举反映出监管对于房地产市场态度相对中性,在当前疫情和稳增长压力下,需要在稳房地产和落实“房住不炒”政策之间取得平衡,既要防止房地产市场过快收缩,又要避免对按揭贷款释放更为宽松的信号。但中长期看,住房按揭贷款利率下行比较明确。

华泰宏观李超团队也认为,本月5年期LPR报价环比下降5BP,预计也将有助于增加居民按揭贷款需求,但下降幅度低于1年期,仍是与地产调控整体基调相一致。

某银行人士分析,LPR下调短期内对银行按揭业务影响有限。因为住房按揭贷款重新定价为一年一次,调整时间在年初。央行在最初推出存量浮动贷款利率定价锚切换时,就已经明确了,2020年住房按揭贷款利率定价模式为2019年5年期LPR+点差,要保证2020年按揭利率较之前基本持平。中长期看,按揭利率肯定会往下走。

2月19日晚间,央行官网发布了2019年四季度中国货币政策执行报告,再次强调,要坚持房子是用来住的、不是用来炒的定位,按照“因城施策”的基本原则,加快建立房地产金融长效管理机制,不将房地产作为短期刺激经济的手段。

贷款基准利率仍有下行空间

数据显示,12月我国新发放企业贷款加权平均利率为5.12%,较LPR改革前的7月下降0.2个百分点,LPR改革有效降低了企业融资利率。目前政策明确要求确保小微企业整体信贷增长不受疫情冲击,力争今年普惠型小微企业贷款综合融资成本在去年基础上继续下降。

基于此,市场普遍预期LPR报价将会继续下行。

刘杰预计,未来MLF利率仍会进一步下调,预计LPR年内至少还有10-15bp的下调空间。“目前,在疫情和稳增长压力下,货币政策仍需要主动调整,持续加大逆周期调节。”

华泰宏观李超团队预计,年内央行将继续通过调降政策利率的方式引导LPR下行,LPR报价仍有20BP以上降息空间,为企业降低融资成本缓解疫情带来的负面冲击。不过,他们依然认为后续5年期降幅可能略小于1年期。原因是,5年期LPR主要为银行发放住房抵押贷款等长期贷款的利率定价提供参考,当前地产监管仍未明确放松。

近期市场对存款基准利率是否将调整有较多讨论。李超团队认为,当前存款基准利率短期并不具备下调基础。下调存款基准利率能够为银行降低负债端成本,为资产端贷款利率下降提供空间,增加信贷供需意愿。但反观居民端,目前一年期存款基准利率为1.5%,目前通胀高企,1月份CPI同比增速5.4%,一年期存款基准利率减CPI为-3.9%,已经为负值,即居民实际利率为负,降低存款利率将导致居民实际利率的负值更大,不利于居民储户利益。

宽货币、宽信用并举

上述中国货币政策执行报告指出,新冠肺炎疫情对中国经济造成一定影响,但持续时间和规模都有限,中国经济长期向好、高质量增长的基本面没有变化。也要看到,中国经济面临着多方面的挑战。科学稳健把握逆周期调节力度,稳健的货币政策要灵活适度,守正创新、勇于担当,妥善应对经济短期下行压力,同时坚决不搞“大水漫灌”,确保经济运行在合理区间。在多重目标中寻求动态平衡,用改革的办法疏通货币政策传导,将改革和调控、短期和长期、内部均衡和外部均衡结合起来,继续加强逆周期调节、结构调整和改革的力度,保持物价水平基本稳定。

李超宏观团队提醒,对于企业而言,尤其是中小企业,资金的可获得性更重要,央行当前货币政策重心仍在扩信用。未来货币政策将采取宽货币与宽信用的组合,通过增加基础货币投放、定向降准、再贷款、再贴现、PSL放量等多项工具扩大信贷、社融增速。

对于央行实施定向降准的时间窗口,李超宏观团队预计在3月中旬宏观数据发布的时点,一般情况下央行每年初将在1-2月份开展上一年度差别准备金动态考核,在考核期内、考核结果尚未发布之前实施降准的概率不大,而疫情对一季度经济的负面影响将在3月中旬发布的1-2月宏观数据中有鲜明体现,预计届时央行可能采取定向降准操作。

不过,目前银行间市场资金淤积现象依然存在,尽管央行近期逐步回笼资金,但随着企业逐步复工以及居民现金回流至银行体系,银行体系流动性依然较为充足,隔夜利率依然维持在2%以下。

刘杰表示,LPR是银行对优质企业的贷款利率,与金融市场的直接相关性并不强,但间接来看,LPR下调往往预示着市场流动性较为宽松,但对金融市场而言,不同的业务影响有所差异。

比如对于债券业务而言,相对宽松的流动性有助于债券收益率的下行,提升金融市场部债券配置的估值水平;对于货币市场业务而言,一方面有助于改善融资成本,但另一方面也会造成资产收益率的下降,进而影响货币市场业务的利差。对于企业而言,LPR下调是利好的,不过由于LPR向贷款利率仍存在一个传导过程,LPR的下调未必带来贷款利率的等幅度下调,贷款利率的确定还取决于银行的风险溢价水平等其他因素,但总体而言LPR下调有助于降低实体经济融资成本。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更多相关评论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相关新闻
热门推荐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