唱K、密室、抓娃娃、剧本杀......都凉了

作者 | 闫丽娇   编辑 | 周昶帆

2020年02月20日 20:47  

本文5604字,约8分钟

刚刚过去的2月15日,密室逃脱店老板老刘和很多老板一样,结完了上个月最后一笔工资,然后裁掉了在家待业的员工。

“不知道疫情什么时候能结束,实在养不起了,该遣散的都遣散了。下一步还在观望,如果疫情一两个月内还不结束,3家门店可能也得关掉。”他告诉燃财经。

贾幼斌在河北经营着一家KTV 。春节前,他把2019年一部分利润拿出来发了工资和年终奖,扩招了员工,又提前囤了一大批水果、零食和酒水打算迎接春节旺季。2月14日,他给员工发了一个半月的工资,只留下了他和另外两个主管。

决定裁员前,已经有一部分员工提前离职。疫情刚开始时,他在微信群里承诺了坚决不裁员。“我也知道他们现在出去不好找工作,他们怨我也没办法,实在撑不下去了。”裁员前,贾幼斌算了算账上的钱,连下个月的工资都不够。他承认自己低估了疫情的后续影响。

李梁是一家连锁网咖的店长,他所加盟的网咖品牌在全国有400多家线下店。据他了解,进入2月中旬,全国的其他店铺也在相继裁员。“很多老板都在裁员,只是大家不敢说,新一波的裁员潮已经悄悄开始。你也不能怪他们,自己都没钱活下去了,你让他怎么顾及其他人?”

近几年,随着线下娱乐消费的繁荣,兴起了不少新业态,比如夹机占(抓娃娃机)、狼人杀、网咖、剧本杀、密室逃脱等等,其中大部分业态在国内刚发展没几年,尚未诞生大的公司和品牌,行业里以中小企业居多。疫情影响下,线下娱乐场所关停,眼下迫切的房租、人力成本带来了现金流压力,这些中小企业是否能活下去成了一个普遍问题。

潮玩品牌奥石主理人王裕坤告诉燃财经,受影响的不仅仅是中小企业,还有很多自由工作者。例如演唱会、展会、电竞比赛等被迫取消或延期后,独立玩具设计师们也无法通过玩具展来推出自己的新作品。

线下收入为主要收入来源的文化娱乐类公司,在疫情影响下成为了第一块被推倒的多米诺骨牌,危机从单个公司开始波及整个产业链上下游。除了被现金流压垮之外,线下娱乐还要遭受时间更漫长的影响,比如行业人才流失,以及对行业信心的重振。

有的人在窃喜,有的人在自救。灾难中,很多人没有放弃寻找新出路,文娱是个比较特殊的行业,线下遇冷,线上娱乐却借此迎来转机。但是,相比餐饮、旅游这些刚需行业,非刚需的文创行业恢复起来也会更加滞后。可以说,这场疫情的长期影响将会逐渐显现。

现金流重压下的小企业和个体从业者

2018年正值密室逃脱在国内风靡之际,40岁的老刘在昌平开了第一家密室逃脱店。生意好的时候,一周能有80多人进店,全年无休。因为生意不错,紧接着,他又在2019年连开了三家店。四家店前期总共投入了160多万。

“密室逃脱相比其他线下店成本高在装修上,得请专业施工队设计密室。”老刘每家店每年租金成本大约15-20万,单店需要10-12个月才能回本。老刘说,疫情的发生,让他这两年的利润都打了水漂。马上临近新一年的续租期,如果疫情在4月前还不结束,他会选择关掉其他三家店,只留下一家。

2003年非典让他印象深刻,他记得,虽然非典在上半年就已经结束,但疫情过后的恐慌一直持续到了下半年。“疫情结束后,大家敢不敢马上出来玩也是个问题。尤其对我们这种,需要一堆人聚在一起,还要在密闭空间里完成的娱乐项目。”这意味着,即便结束了疫情,至少有几个月时间,他的生意还会继续受影响。

“我预估,从现在开始至少还有2个月不能正常营业,我有不到10个员工,假如每人每月的工资按5000算,也是一笔不小的开销。还没有把其他费用算进来。”老刘无奈地说。除了及时止损,他也没有其他措施。“身边朋友开一家店的还能坚持坚持,我有4家店,压力是他们的4倍。”

易码密室逃脱创始人张易波接受采访时表示,往年春节期间是玩家集中的高峰期,从元旦开始,在大年初一至初七这几天达到高峰,每天的流水可以是淡季的2-3倍,很多新店也会集中在年前开业,回笼一波资金。老店靠着积累的粉丝和现金流扛2-3个月可能没问题,最困难的是刚开业的门店。前期投入了几十万、上百万,疫情发生后让他们措手不及。

作为最近几年才在国内兴起的娱乐方式,狼人杀、密室逃脱、剧本杀等全国新成立的品牌,绝大多数都是中小企业、小微企业,第一次面对这样的突发公共事件,它们并没有什么抗风险的准备。

根据美团研究院2019年12月发布的数据,2019年我国密室行业市场规模有望突破100亿,是2018年的2倍。2019年密室门店已经超过1万家,以北京、上海、川渝为中心分布在全国各地。

危机之下,他们能做得很有限。对于像他们这样的小微企业主,开源基本不会成为选择,因为他们并不确定,撑着走下去会不会还是走向死亡的终点,所以并不敢冒风险继续增加投入,裁员、关店就变成了大多数人的选择。

王裕坤告诉燃财经,中小企业的影响是被关注到的,还有一些自由职业者,他们的损失还没有被看到。他们旗下有一家做公关活动的兄弟公司,他同时也是这家公司的联合创始人。疫情既让他们的活动公司损失了一部分线下会展业务,也让潮玩业务无法通过线下参展的方式售卖玩具产品。

国内的潮玩行业处于起步期。除了几家大公司,很多独立玩具设计师的主要售卖方式都是先参加线下玩具展,让外界认识自己,然后再通过线上抽奖销售一部分产品。所谓线上抽奖,简单来说,就是组建微信群,通过买家抽取购买资格或者有机会免费抽中奖品的方式来沉淀真正的消费者。

刚结束不久的Wonder Festival2020冬季展  图 / 受访者提供

玩具展取消或延期,直接波及到了最近一年出道的新设计师。王裕坤介绍:“玩具展上可能几百家参展商,绝大多数都是独立设计师,产能很小。产品大多都要靠设计师自己掏钱生产、自己宣传、自己消化售卖。”最终,这些个体设计师要独自承担所有的积压风险。没有了线下展会、没有了这一波小众人群的集中看展,连带着所有设计师的线上社群抽奖销售都受到了影响。

倒下的影响不仅是裁员,还有行业信心

除了中小企业和自由职业者,疫情也给知名企业和垂直赛道的头部企业带来了不同的压力。

十二栋文化的几家夹机占赶在春节前开了业,店内有大量玩偶公仔和抓娃娃机的夹机占,选址都是城市里人流量大的黄金地段,且占地面积不小。今年年初,十二栋文化新开了5家面积在400平米以上的大型门店。突如其来的疫情打乱了他们的计划,也让公司陷入到巨大的现金流压力中。

十二栋文化位于疫情中心武汉的新店尤为有代表性。1月14日,“LLJ夹机占”武汉楚河汉街店试营业,它是十二栋文化迄今为止最大的一家线下店,门店面积近1000平方米。随着疫情形势越来越严重,开业10天后这家店铺就关门停业了。随后,十二栋在北京、上海等其他7个城市的十几家门店,也分别营业调整或停业。

今年1月,十二栋文化在武汉新开的“LLJ夹机站”

十二栋文化COO乱乱告诉燃财经,十二栋文化60%营收都依赖线下。他们原本是一家由线上业务转到线下的公司,由IP形象设计、打造和运营延展到周边产品和抓娃娃店这样的新业态。按照原定计划,2020年属于十二栋文化的快速扩张期,今年本来计划新开20家门店。

疫情发生后,货物紧缺倒不是他们的问题。为配合春节期间的营业,十二栋文化在年前就囤了一大批各类公仔娃娃,并为此支付了一个月80万的仓储费。相比普通的玩具比如手办类,毛绒公仔体积更大一些,公仔的库存导致的短期仓储费用反倒成了现金流压力的一大来源。

年前开完武汉新店后,乱乱预估春节期间的月流水能做到3000万左右,而现在流水基本归零。不仅如此,他们每个月的房租和人力支出还要近千万元。

头部企业的倒闭和裁员也会对行业信心产生巨大影响。如果说对某一个个体线下文娱企业面临的现金流问题还有解,那假如大量企业没有熬过去,从业人员的离开、转行也会影响整个行业的信心,尤其是近两年才有一定起色的文创领域。

“站在这个角度,我们也不能轻易裁员,我们本身算比较头部的,如果我们开始裁员,行业会相对不稳定。”对于乱乱来说,她更担心疫情过后的危机。“相比于餐饮、旅游这些刚需行业,文创行业的恢复会更加滞后。“疫情过去后一个月的时间,餐饮和旅游就会恢复,但我们可能需要两个月。”

受疫情影响,娱乐巨头迪士尼公司也关闭了中国境内上海和香港两个乐园。1月25日起,迪士尼关闭了上海迪士尼、迪士尼小镇和星愿公园,已购买的门票和演出票可通过原购票渠道办理退款。1月26日,香港迪士尼乐园也宣布关闭。迪士尼首席财务官克里斯蒂娜·麦卡锡(Christine McCarthy)在2月11日迪士尼2020财年第一财季的电话会议上预估,两家迪士尼乐园的关闭将导致第二财季损失1.75亿美元。

主题乐园、体验和产品一直是迪士尼的主营业务,2020年第一财季迪士尼这部分的收入为73.96亿美元,占总营收35.46%。迪士尼主题乐园的游客数量已经持续下降了一段时间,此次疫情又加剧了这一业务的增长问题。

北京大学文化产业研究院副院长陈少峰表示,在此次疫情的冲击下,全国的线下文化娱乐业,初步估算损失或超百亿元,且现阶段冲击仍将持续一段时间,这也意味着线下娱乐业的相关经营者上半年的收益都可能折损。

自救,将目光转移到线上

加快线上产品的研发节奏、开展线上业务成为线下文化娱乐类企业拓展收入来源的重要通道。但线上一定是解药吗?虽然增加线上渠道能够开源,但短期内企业依然需要大力节流。

泡泡玛特的门店加上自动售卖机有近1000个销售点位,受疫情影响关闭了三分之一。剩下营业的门店,客流量也很少。“我们现在把上半年的工作重点,放到了线上渠道经营。”泡泡玛特有一款小程序“泡泡抽盒机”,通过虚拟盲盒商店,消费者抽取盲盒之后也可以选择邮寄到家。

乱乱表示,十二栋文化也在加快线上布局,3月左右就会推出第一代线上版本。通过粉丝经济变现,淘宝、天猫、有赞等电商平台售卖毛绒玩具外,开启直播变现,尝试抖音等平台,同时开发线上小程序、H5等。

王裕坤最近一周也忙着增加自家店铺之外的其他线上销售渠道。“很多微信公众号都有自己的销售平台,众筹平台摩点的线上众筹方式我们也都去谈了。”他提到,除了电商平台,玩具企业最常用的方式就是和公众号合作以及发起众筹。

现阶段,众筹相对预售,更利于解决玩具企业及独立设计师的现金流问题。玩具领域的众筹和其他行业的众筹方式类似,发起者通过众筹获得的资金,平台会优先给到发起者。而电商平台的预售直到买家真正收到货,卖家才能把钱拿到手。

除此之外,线上潮玩产品的客单价也无法与线下玩具展的现场售卖相比。王裕坤是资深玩家,每次参展,他都要购买至少两万块以上的玩具。每年大大小小的玩具展,根据他的观察,线上消费单价在400-500元左右的比较常见,而核心用户参加线下玩具展人均消费可过万元 。“很多玩家都喜欢在玩具展上集中购买。”王裕坤告诉燃财经,对于他们那些单价在一千元左右的玩具,线上销售非常受影响。 

Dragon Stone奥石的Moddy恶搞系列

QuestMobile2020中国移动互联网“战疫”专题报告显示,全网用户单日总时长61.1亿小时,视频游戏飙涨,在线生活迎来爆发,视频、游戏两大领域占比上涨至38%,快手、抖音与节前相比日活用户增量均超过4000万。也就是说,对于很多想借助线上获客的企业,短时期这种阶段性利用线上平台的玩法很合适。

但很多线下文娱公司转线上,并不能立刻产生效果。对王裕坤来说,抖音、快手这类平台没有玩具爱好者的分享基因,玩家群体之间也不会通过这些平台交流。

另一方面,与其他渠道合作意味着要有一定的折扣,正常时期,很多独立设计师并不愿分掉这一部分利润。而此时选择增加线上渠道,也可以说是特殊时期的特殊手段。疫情毕竟不是常态,是否需要针对这一特殊时间段进行线上布局也无法一概而论,但疫情也敲响了警钟,借此企业也会重新思考线上和线下的价值。

线上剧本杀App“我是谜”属于此次疫情的受益者,春节期间数据增长了一倍多,App曾排到苹果商店社交榜第三名。相关负责人表示,对于线下剧本杀门店的影响只是短期的,线上积累的用户最终要回归线下。“线上对用户引导、用户留存、交易市场的成本大大降低了,对我们长远来看是一件好事。未来线上市场还要继续扩大,但线下也是完成产业链闭环不可缺少的。”

泰合资本高级投资经理石松源表示,此次疫情的影响,长期看可能会刺激用户付费习惯的形成,在整个线上文娱领域的预算增加,有利于打开一些行业的天花板,比如受制于用户付费率不足而产生瓶颈的电竞、小众社区、独立游戏、知识付费等。

他认为,疫情前就已经是重度用户的用户行为不会有明显的迁移,但是轻中度用户以及在疫情中被培养起习惯的一部分留存增量用户,行为会有更大的重塑,例如线上观影、会员付费、直播互动等。

对于很多线下企业来说,能用的自救措施都在使用。现阶段他们的诉求是希望能看到一些利好政策。很多投资人在疫情期间频繁提到企业至少要有6-12个月的现金储备,乱乱认为对中小企业来说并不现实。很多中小企业都是处于发展期,营收与成本打平已经算不错的状态。基本不会有盈余来抵御这类十几年一遇的特殊风险。

泡泡玛特表示,线下渠道预计在疫情结束以后,还要等一段时间才能逐渐恢复。“希望各地能出台一些政策,无论是租金补贴或者税务上的,帮助企业渡过难关。”

*题图来源于视觉中国。应受访者要求,文中贾幼斌、李梁为化名。

(来源:燃财经)

更多相关评论 
打开财经APP, 阅读有价值的财经新闻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