煤电产能过剩大幅缓解,行业整体脱困仍是难题

文/《财经》记者 徐沛宇 李斯洋 韩舒淋   编辑/马克

2020年02月28日 20:38  

本文2558字,约4分钟

中国电力市场是个价格信号不完整的瘸腿市场,一边是电价只能降不能涨,一边是煤电企业对煤价话语权薄弱,经营面临两难

文/《财经》记者 徐沛宇 李斯洋 韩舒淋  编辑/马克

与四年前相比,中国煤电装机充裕度预警指标为红色的地区,已由22个减少到3个。

国家能源局2月26日发布2023年煤电规划建设风险预警通知。该通知于2016年首次发布,已连续发布五年,每次都是针对三年后的煤电规划建设风险发布预警。

煤电规划建设风险预警指标体系包括煤电装机充裕度预警指标、资源约束指标、煤电建设经济性预警指标三类。其中,煤电装机充裕度预警指标是约束性指标,体现了当地煤电装机、电力供应的冗余情况。煤电装机明显冗余、系统备用率过高地区将收到红色预警。

国家能源局此次发布的预警通知里,煤电装机充裕度预警指标被标为红色的地区仅有山西、甘肃和宁夏3个省区。2019年发布的预警通知里,收到红色预警的地区有8个:黑龙江、吉林、内蒙古东部、山东、山西、甘肃、宁夏、新疆。

更早两年发布的预警通知里,煤电装机充裕度预警指标被标为红色的地区更多。2016年时,红色预警地区有22个;2017年和2018年的数字分别为23个和17个。也就是说,该数字在2018年、2019年和2020年三年连续下降。

另一方面,今年以前发布的预警通知里均指出,煤电装机充裕度预警指标为红色的地区要暂缓核准、暂缓新开工建设省内自用煤电项目(含燃煤自备机组),合理安排在建煤电项目的建设时序,原则上不新安排省内自用煤电项目投产,确有需要的,有序适度安排煤电应急调峰储备电源。今年的通知里则没有出现上述表述。

这是否意味中国煤电项目审批将松绑?煤电行业将迎来一波新开工项目吗?卓尔德环境研究(北京)中心主任张树伟对《财经》记者表示,省级政府对煤电项目具有最终审批权。国家能源局发布的这套预警指标体系从程序、功能上看并不具有审批职能,只是给各地的信息参考。

张树伟认为,这套指标体系在方法论上有缺陷,因为它基于“总量平衡”的目标去判断煤电过剩与否。煤电过剩与否是结构性问题,而不是总量问题,否则为何过剩的是煤电而不是其他电源类型。中国电力结构长期扭曲,煤电占比过多,不符合系统成本最小化原则。鉴于此,中国“十四五(2021-2025)”期间完全不需要新增煤电机组,而是需要增加具有灵活性的气电机组,以匹配随机性、间歇性的风光发电机组。

煤电装机充裕度红色预警地区虽然大幅减少,但预期指标体系里的另两项——资源约束指标和煤电建设经济性预警情况变化并不大,红色预警地区数量均与去年持平。这表明煤电行业的经济性仍没有发生较大变化,煤电行业目前大面积亏损的现状是否会得到缓解,还要看煤价的变化。

但煤电行业如何走出亏损泥潭,已是业内亟需解决的难题。

根据中电联数据,2017年,全国规模以上火电企业实现利润207亿元,同比下降83.3%;五大发电集团火电业务亏损132亿元,继2008年后再次出现火电业务整体亏损。2018年,火电亏损进一步扩大。国资委文件显示,截至2018年12月末,华能、大唐、华电、国家电投和国家能源集团五家涉及煤电的央企累计亏损379.6亿元,平均资产负债率88.6%。

在如此不景气的情形下,2018年以来,国内的煤电装机容量仍在增长。中电联数据显示,2019年前三季度,中国新增煤电装机容量20.1吉瓦(2010万千瓦)。“全球能源监测”组织发布的报告称,2018年1 月到2019年6月,中国的煤电装机增加了42.9吉瓦,而除中国以外的全球燃煤发电装机总量减少了8.1吉瓦。中国目前有121.3吉瓦的煤电装机正在建设中,超过了世界其他地区在建装机105.2吉瓦的总量。

华能集团技术经济研究院院长赵勇对《财经》记者表示,在分析亏损和产能之间的关系时,不能忽略中国电力市场是个价格信号不完整的瘸腿市场这个前提。煤电企业经营面临两难,一边是电价只能降不能涨,一边是煤电企业对煤价话语权薄弱,在煤价博弈方面处在天然劣势。

煤电行业如何脱困?赵勇建议,煤电企业应该转变经营理念,从以前的电量提供商,向提供电量、热力、辅助服务和环保服务的公用事业服务商转变。政府在做政策设计时,应该还原电的商品属性。而电的商品属性不仅仅表现在电量,还应该包括电力,这关乎电力系统的关键和根本,即电力电量平衡问题。把电力的商品属性充分还原之后,电力市场的价格信号将是正常的、不扭曲的,各种投资主体包括国企和民企都会做出自己的商业判断。

面对目前存量煤电资产的大面积亏损,国资委决定开启大规模重组央企煤电资源,以减少国有资产缩水。2019年12月初,国务院国资委发布《中央企业煤电资源区域整合试点方案》(下称《整合方案》),自2019年开始,用3年左右的时间开展中央企业重点区域煤电资源整合试点工作,力争到2021年末,试点区域产能结构明显优化,煤电协同持续增强,运营效率稳步提高,煤电产能压降四分之一至三分之一,平均设备利用小时明显上升,整体减亏超过50%,资产负债率明显下降。

按照《整合方案》,试点首先落在甘肃、陕西(不含国家能源集团)、新疆、青海、宁夏5个区域。根据5家央企发电集团所在省级区域煤电装机规模、经营效益,综合考虑地区电价、过剩产能消纳、煤电联营等因素,确定中国华能牵头甘肃,中国大唐牵头陕西,中国华电牵头新疆,国家电投牵头青海,国家能源集团牵头宁夏。

但部分业内专家对《整合方案》提出疑问。“整合重组的方法治标不治本。” 华北电力大学经济管理学院教授袁家海对《财经》记者说。他认为,比基于行政文件让企业自愿去产能更好的煤电脱困方式是,从塑造市场机制和营造市场环境的角度,深化市场化改革。通过市场挤出一部分机组,优胜劣汰,让市场恢复平衡。还可以通过混合所有制改革让民营资本参股煤电企业,避免煤电资产无序扩张。“煤电脱困的最根本途径还是要不断推动电力市场改革,让市场调节发挥基础的作用。”

一位央企发电集团高管对《财经》记者分析,如果整合落地,对发电企业至少不是坏事,但确实与有效竞争、建立市场的电改目标冲突。电力体制改革和国企改革各有各的逻辑,发生冲突时需要更好的协调。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更多相关评论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相关新闻
热门推荐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