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奇CEO韦尔奇去世,多元化大公司时代黯然落幕

文 |《财经》记者 韩舒淋    编辑 | 马克

2020年03月03日 20:00  

本文3762字,约5分钟

杰克·韦尔奇将通用电气带到辉煌顶点,但也为日后的衰落埋下了种子。韦尔奇的去世,为过去那个多元化巨头公司驰骋的时代画上了句号

打造上个世纪美国最伟大公司之一通用电气的传奇CEO杰克·韦尔奇,当地时间3月1日晚在纽约公寓中去世,享年84岁。3月2日,他的死讯公之于众,死因是肾衰竭。

塑造美国时代的传奇CEO

杰克·韦尔奇1961年进入通用电气,在通用电气下属的塑料集团开始自己的职业生涯,此后都在通用电气度过。1981年4月,他从一场漫长的CEO接班人选拔赛中脱颖而出,在45岁时成为通用电气历史上最年轻的CEO。此后他在这一位置上干了20年,也是通用电气史上任期最长的CEO。

1999年,《财富》杂志将杰克·韦尔奇评为“世纪经理人”(Manager of the Century)。2000年,《金融时报》连续三年将通用电气评为全球最受尊敬的公司。

杰克·韦尔奇执掌通用电气的20年间,通用电气的营收大约是上任之初的五倍,从260亿美元增长至约1300亿美元。其市值更是从上任之初的140亿美元升至超过4000亿美元,增长超过28倍。这期间,美国也经历了历史上时间最长的牛市。

杰克·韦尔奇的成就不仅仅体现在公司业绩上,他也深深改变了商业文化。在他任职期间,通用电气这家最早由发明家爱迪生参与创办的百年老店,一步步成为美国上个世纪最伟大的企业之一。韦尔奇卸任时,通用电气市值仅次于微软,业务横跨多个领域,从飞机发动机到照明灯泡,从广播公司到保险金融业务,深深影响了美国乃至全球商业社会,《华尔街日报》在2018年底的一篇报道中将通用电气的过去称为一家定义了“美国时代”的公司。

作为一位成功的CEO,杰克·韦尔奇对大公司的管理也为许多经理人追捧。他上任之初就对GE开启了大刀阔斧的改革,简化流程,开除冗员,剥离业务,5年里员工数量从1980年底的41.1万人减少到1985年底的29.9万人。离开的11.万人里,3.7万人属于被出售的业务部门,其余的员工是由于生产率的原因失去工作。而与此同时,他投资了7500万美元在总部修建宾馆、会议中心和培训中心。

1982年,《新闻周刊》最早给他取了“中子弹杰克”(Neutron Jack)的绰号,暗讽他一边开除员工,一边投资盖楼。这一绰号原本是对他的攻击,并且在起初让他非常不好过,但流传至今成为他诸多绰号中最有代表性的一个。在杰克·韦尔奇去世后,美国总统特朗普在推特上发文纪念,表示“没有企业领导者能像‘中子弹杰克’一样”。

而杰克·韦尔奇在上任之初投资的大楼里,就包括升级著名的克罗顿维尔管理发展中心,这一中心后来成为GE著名的领导力培训中心,每年有数千人去参加学习,其中也包括许多来自中国的企业家高管。同时,它也是每年GE内部高管峰会的回忆所在地。

杰克·韦尔奇在自传中的一个故事可以很好的体现他的管理风格。GE内部有一个自1928年就成立的爱尔梵协会(Elfun Society),是公司的内部管理人员俱乐部,白领的关系网,成为协会会员如同进入管理阶层的“通行仪式”,而杰克韦尔奇则一直对它没有好感,认为它已经演变成少数精英分子组成的团体,是GE内部“阴奉阳违”传统的集大成者。

在1981年秋天,杰克·韦尔奇履新后受邀第一次去参加协会年会,发表了让与会者目瞪口呆的发言,他在发言中直截了当的说“我对你们这个组织存在的合理性持有严重保留意见”,“我看不出你们现在做的这些事情有什么价值”,“你们现在是一个等级分明的俱乐部”,他还说“爱尔梵协会未来扮演什么角色是你们自己的事情,怎样做对你们自己、对GE才有才有意义,有你们自己决定”。

这番演讲的结果是,一个月后,协会会长找到杰克,表示将把协会转变成一个GE社区的志愿者服务团体。到杰克·韦尔奇离任时,这一协会已经拥有了4.2万多名会员,成为GE最优秀的组织之一。

杰克·韦尔奇留给企业家们的另一大遗产是“六西格玛质量管理”。西格玛是统计学中的标准差,当工艺做到6个西格玛时,意味着产品合格率达到99.99966%,即100万个产品中只有3.4个废品。这一理念最早由摩托罗拉提出,1995年,通用电气开始将其发展成为一整套质量管理体系的流程,用于降低成本、提高生产力、调整有问题的工艺流程,并在内部大量推行六西格玛项目。在通用电气内部,到1998年,通过六西格玛项目节省了7.5亿美元的投资。如今,这一套流程体系已经在全世界的工厂广为流传。

多元化公司时代黯然落幕

杰克·韦尔奇在2001年9月7日退休,将CEO一职交到继任者杰夫·伊梅尔特手中。他卸任后四天,美国发生“911”恐怖袭击,通用电气股价大跌。此后将近20年过去,通用电气的轨迹不断挣扎向下,再也没有回到往日荣光。

GE现任CEO小拉里·卡尔普在杰克·韦尔奇去世后表示,杰克非同寻常,将近半个世纪来都是GE人心中的领袖,他重塑了我们公司和商业世界的面貌;我们将继承他的遗产,做他一直想让我们做的事情:赢。

小拉里·卡尔普还在声明中表示,虽然我从未与他直接共事过,但他对我的职业有长久而深远的影响。这句话颇有些令人唏嘘,因为小拉里·卡尔普,是GE百年历史上首个外部空降而来的CEO。

通用电气历经百年,基业长青的一个重要原因是过往所有掌舵者都来自公司内部。并且从杰克·韦尔奇开始,接任CEO会有一个漫长而成熟的遴选过程,在其中被筛选掉的人,又有许多成为了其他美国大公司的CEO。杰克·韦尔奇从7年的接班人竞争中脱颖而出,他的继任者杰夫·伊梅尔特以及后一任最短命的CEO弗兰纳里都经过了这番遴选流程。

而拉里·卡尔普则是2018年10月1空降而来,前任弗兰纳里仅仅上任14个月便被董事会开除。这一非同寻常的调任背后,是通用电气近年来持续的颓势下,不得不从外寻求人才。

某种程度上,通用电气此后的危机在杰克·韦尔奇时代就已经埋下了种子,其中影响最大的是金融业务的扩张。

通用电气的金融业务历史悠久,从上世纪三十年代开始就以供应链金融的形式涉足,不过历史上主要是为客户提供金融工具,在韦尔奇上任时也只是GE众多业务的一个小分支。但杰克·韦尔奇任内,金融业务大幅扩张,到他离任时,金融业务已经为GE贡献了40%的利润。

到了2008年金融危机,金融业务体量庞大的通用电气遭受重创,股价下跌超过40%。其后GE开始了艰难的转型,剥离金融业务,重新聚焦工业,转型为数字工业公司。两任CEO更替之后,GE未来的主业将聚焦在航空、发电和新能源三大业务上。

这和韦尔奇时代的通用电气相比业务已经大为精简。杰克·韦尔奇治下的通用电气,是大型跨领域多元化公司的典范。在他上任之初,其业务拓展原则是GE必须在进入的领域占据第一或第二的地位,以此为标准来关闭旧业务或收购新业务,即便精简之后,GE也依然有多达13个业务部门。

这样的时代已经过去了。

值得一提的是,杰克·韦尔奇任上的最后一个绰号是“老不死的杰克”,这是指2000年10月,杰克·韦尔奇获悉竞争对手联合技术公司(UTC)向霍尼韦尔提出收购,他决定迅速加入这场竞争,推迟了原定于次年4月的退休。

这场竞争的结果是,尽管与霍尼韦尔的谈判非常顺利,也通过了美国与加拿大的审查,但是在欧洲被反垄断审查拒之门外。

如今将近20年过去,杰克·韦尔奇这笔最后告吹的大交易里的三家美国工业巨头,都逐渐告别了当年的多元化公司时代。GE是在困境中求变,霍尼韦尔和联合技术公司经营健康,但也在主动求变。

2018年6月,霍尼韦尔宣布一拆为三,交通系统业务与家居安防业务分别独立;2018年11月,联合技术公司宣布一拆为三,聚焦航空领域,其电梯和暖通空调业务剥离为两家独立公司,同时完成对航空供应商罗克韦尔柯林斯的收购,并在2019年6月宣布将保留的航空航天业务与雷神公司合并。

而GE在全球最大的竞争对手西门子,也在2018年6月发布新的战略计划,原来工业领域的五大板块合并为三大运营公司:天然气发电、智能基础设施和数字化工业,其余医疗、新能源和交通三大业务,西门子保持控股,但独立运营。

多元化公司拆分,并在专业领域进行垂直合并,是这些工业巨头们共同的趋势。这样的拆分有助于加少总部规模,提高决策效率,加强专业领域业务决策的独立性,传统的多元化公司模式已经逐渐不适应这个竞争越来越激烈的时代。

杰克·韦尔奇的去世,为过去那个多元化巨头公司驰骋的时代画上了句号。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更多相关评论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相关新闻
热门推荐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