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感染人数超10万,世卫组织为何迟迟不宣布新冠疫情“大流行”

文/《财经》记者 蔡婷贻    编辑/郝洲

2020年03月07日 12:03  

本文4095字,约6分钟

世卫组织一位专家认为,“恐慌”(panic)的意思包含在“大流行”(pandemic)里,新冠疫情可能变成“大流行”当然是个隐忧,因为这比流感致死率更高,“但是我们希望能延迟宣告越久越好,直到我们有了疫苗,这大概还需要12-18个月。”

文/《财经》记者 蔡婷贻  编辑/郝洲

新型冠状病毒疫情已经进入全球大流行(pandemic),德国卫生部长史巴恩(Jens Spahn)在3月4日指出,而且德国疫情还未达到高峰。但这一判断还不是世界卫生组织(WHO,以下简称“世卫组织”)的官方说法,世卫组织何时会宣布,目前存在争议与压力。

史巴恩进一步表示,他对疫情做出这样的宣示,是希望民众得到三个重要信息:1、控制疫情比经济利益更重要;2、没有人知道疫情什么时候达到高峰,但是做出预警让大家有所准备很重要;3、在疫情下保持冷静,即使在压力下也要信任彼此。

根据世卫组织统计,至日内瓦时间3月6日下午为止,德国感染案例达534例,单日新增272例。重灾区在北莱茵-威斯特法伦州,疫情起自一对被感染夫妇参加了狂欢节活动。 

史巴恩对全球疫情进入“大流行”的说法,明显与世卫组织再三避免使用“大流行”一词的谨慎态度形成对比,也将新冠病毒在全球是否构成“大流行”的争论再往上推一级。

世界卫生组织在2月28日首度将“全球风险”和“区域风险”同时从“高”调到“非常高”,当日全球新增5个国家发现案例,包括荷兰、白俄罗斯、立陶宛、新西兰和尼日利亚,全球除中国以外的感染国达51个。自此全球疫情一路升温,至3月6日,全球感染达98192例,分散在89个国家或地区,其中中国报告80711例、韩国6284例、意大利3858例、伊朗3513例,德国、法国、西班牙、英国的新增病例都在快速增长,美国则刚刚开始在全国的大规模检测计划。

究竟世卫组织是否有必要宣告“大流行”,公共卫生专家和世卫组织对“大流行”的定义、宣告后的影响持不同的看法,因而造成僵持不下的现状。

不少公共卫生专家认为当前情况已算是“大流行”。伦敦帝国学院流行病学专家弗格森( Neil Ferguson )对媒体指出,“我认为叫它‘大流行’是合理的”。美国内布拉斯加大学医学专家劳勒(James Lawler)甚至指出, “大流行”是指病毒在全球出现传染,“我们现在已经进入大流行,目前未宣告是因为政治原因。”

世卫组织总干事谭德塞3月2日记者会上表示,“这个病毒具备形成大流行的潜力吗?当然是。我们已经面临这(大流行)情况吗?基于我们的评估,还没有。“ 我们并未看到无法控制的全球传播,而且我们也尚未看到大规模的严重症状或死亡。 

WHO发言人贾萨瑞维奇则对媒体解释,世卫组织已经不再使用把“大流行”列为最高等级的六阶段流行病警示系统, “大流行”一词在未来或将以“非正式”的形式被使用。

贾萨瑞维奇进一步对《财经》记者强调,世卫组织已经在1月30日宣告全球疫情达到“国际突发公共卫生事件”,这是疫情警示的最高层级, 自此“我们看到多个国家出现案例……这些案例大部分是可以溯源的,这意味着广泛的社区传播并不明显。有些国家甚至减缓或制止了传播。”

世卫组织专家组组长布鲁斯·艾尔沃德(Bruce Aylward)率领考察组近日访问中国之后对媒体称,中国的抗疫方式可以被复制,但这需要速度、资金、想象力和政治勇气,迅速采取行动的国家仍有可能控制住疫情。

全球“大流行”的定义

世卫组织原本将传染病的疫情分为六个阶段,分别为:第1阶段出现新型动物病毒;第2阶段新病毒感染人类;3阶段开始出现小型传播;第4阶段进入人传人;第5阶段在两个或更多区域出现社区感染;第6阶段社区传染进一步在更多区域中扩散,全球呈现“大流行”。

另外,世卫组织在其它网页将“大流行”定义为: “一个新型传染病毒在全球传播,大部分的人对此病毒不具抗体。此前,引发大流行的病毒多是源自动物传染病毒。”

 “这完全是个地理问题,” 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公共卫生专家索尔(Lauren Sauer)指出,“这和(病毒的)‘严重性’没关系,也不是案例的多少,而是我们是不是看到(病毒)出现跨地球传播。”

基于此标准,世卫组织在2009年将甲型H1N1流感病毒的传播列为大流行,却没想到H1N1的疫情最后并不像一开始预期的严重,不少专家、成员国和药企因为投入大量资源而批评世卫组织过于草率,不少专家认为,世卫组织从那以后避免使用“大流行”一词。

大部分专家认为“大流行” 考虑的是感染的人和地点。如果感染病患在疫情发生国感染后回到自己国家,这种情形和受其传染的案例就不计算在“大流行”的统计案例内。

H1N1当时的传播很大原因来自全球旅客的高频率流动,这和所谓“大流行”定义指出的多个区域出现“独立的社区感染”有所不同。因此,公共卫生专家也在不断修正对“大流行”的案例计算标准。

针对新型冠状病毒,公共卫生专家专注于“地域型”传染的分析,也就是针对病毒在未到过中国或亚洲国家的人群中的传染。上述内布拉斯加大学专家劳勒指出,以美国为例,美国多个人传人的案例都已经不再是输入感染,疫情在美国已经是国家内的传播,“我们看到其它具备先进生物控制体系的发达国家,也未能完全控制疫情的扩散。”劳勒进一步指出,他预估美国30%-40%的民众都可能遭到感染。

以此标准,部分专家认为这次疫情已经达到“大流行”标准,因为六个大陆已经出现独立且地方性传播。不过,美国政府负责疫情的官员之一、国家过敏和传染病研究所主任弗契(Anthony Fauci)对“大流行”的看法则稍微保留,他认为全球“大流行”是时间问题,但还未完全到来。美国国防部则在3月初预估全球“大流行”将在30天内到来。

弗契指出,新型冠状病毒如果被认定进入“大流行”和季节性流感进入“大流行”是不一样的概念,全社会应该非常谨慎面对。他解释称,因为科学家对季节性流感病毒的发病率、致死率和传播途径都很了解,也能相对精准预测,但是新冠病毒仍有非常多的未知参数,从致死率、潜伏期、传染力到无症状感染、检测标准等。

约翰霍普金斯大学传染病专家阿达尔雅(Amesh Adalja)对《财经》记者指出,“无论有没有正式宣告,这(已经)是一个‘大流行’ 。主要从病毒的类型和传播的方式,目前没有得到控制的迹象”,更重要的是接下来应该考虑重新分配资源,把原本用于隔离、限制旅游、机场监视的资源转到加强医院的准备。

导致恐慌或轻视

世卫组织对“大流行”一词小心翼翼,其中一大原因是总干事谭德塞的谨慎态度。

“不谨慎的使用‘大流行’这个词(对疫情)没有实际帮助,反而有带来不必要恐惧的风险,最后导致系统瘫痪,” 他指出。“如果(使用该词)可能传达我们无法控制病毒的讯号,而这并非事实……如果能准确地反应现状,我们绝对不会犹豫使用‘大流行’这词。” 

谭德塞自己对“大流行”的标准是病毒对至少两个大洲造成重大影响。以目前疫情,他认为目前使用这个词和事实并不相符,反而会引发恐慌。他强调,“现在不是聚焦在文字游戏的时候,这对防止今天的新感染或救一个生命没有帮助。”

美国乔治城大学教授高斯汀(Lawrence Gostin)也是世卫组织国家和全球健康法律整合中心主任,他从字面意义上指出,英文字 “恐慌”(panic) 包含在“大流行”(pandemic)里,因此,需要考虑群众的情绪。他进一步指出,新冠病毒可能变成“大流行”当然是个隐忧,因为这比流感致死率更高,“但是我们希望能延迟宣告越久越好,直到我们有了疫苗,这大概还需要12-18个月。”

尽管世卫组织对用词可能引发恐慌而谨慎使用“大流行”,不过也有批评者认为,目前世卫组织的用词谨慎,可能导致某些国家对疫情的轻视。近期,疫情在欧洲大陆和美国开始暴发,在部分医学专家看来,这与有关国家并没有及时采取有效防疫措施有关。

谭德塞在3月5日的记者会上指出,部分国家并未对抗疫付出全部的努力和政治承诺, “付出和我们面临的威胁不相符合。”

他进一步在社交媒体上强调,全世界的领导都应该彻底执行抗疫计划,整合政府的每个部门,这不只是卫生部门,安全、外交、财政、商务、交通、贸易、信息等都应该投入。“这不是演习,不是放弃的时候,不是找借口的时候,这是采取所有行动的时候,”谭德塞强调。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更多相关评论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相关新闻
热门推荐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