监控:口罩概念股搜于特十天八涨停,董事长亲属借机套现

文/《财经》记者 杨秀红 张建锋     编辑/陆玲

2020年03月07日 12:55  

本文3590字,约5分钟

搜于特现主营业务为品牌服饰运营和供应链管理。其近期股价上涨和公司公告拟投产生产口罩相关。然而公告发布近1个月后,公司相关产品仍未投产。同时,在公司股价上涨后,公司股东则开始减持

文/《财经》记者 杨秀红 张建锋  编辑/陆玲

十个交易日八度涨停的口罩概念股搜于特(002503.SZ),被深交所纳入了重点监控股票名单中。3月6日,深交所对外公布了这一情况。

此前两天,深交所已对公司下发了关注函。在关注函中,深交所对公司拟生产口罩的问题提出了多项质疑,并要求公司说明其董监高近期买卖公司股票情况。

随着国内疫情的发展,口罩成为紧缺商品,众多公司投入到口罩生产产业链中,搜于特是其中之一。

公司于2月12日发布公告,称拟以自有资金2亿元设立全资子公司,经营范围(拟)包括医用卫生口罩生产等。

该公告发布至3月6日,搜于特股价涨幅高达144%。尤其在最近十个交易日内,创下了八个涨停板。Wind数据显示,2月6日至3月6日,搜于特以155%的涨幅高居同期口罩概念股涨幅榜第二,仅次于口罩概念第一股道恩股份(002838.SZ) 251%的涨幅。

伴随着近期公司股价的迅速上升,公司股东开始减持。其中包括公司实控人、董事长的妹妹,还有公司第三大流通股东嘉兴煜宣投资合伙企业(下称嘉兴煜宣)。

与此同时,公司的口罩产业链则迟迟未能投产。

有投资者在深交所互动平台质疑,公司是借机蹭热点,大股东及高管则借机在高位减持。有投资者则直言:“随着国内国外疫情的控制,随着夏天的到来,不再需要口罩了,请问贵公司到时候生产了口罩给谁用?”

对此,公司仅回复称:“正在积极筹备口罩及防护服的生产工作,预计三月中旬可顺利投产。”

关于子公司生产口罩核心原材料熔喷布的情况,该公司证券部人士曾对《财经》表示:“目前只是有计划生产,还需要做市场调研,方能确定是否做,做多大的规模。”

事实上,从搜于特的经营业绩来看,其2019年业绩已经显现出颓势。公司此前发布的2019年度业绩快报显示,预计2019年营业收入129.65亿元,同比下滑29.99%,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3.17亿元,同比下滑14.12%。

3月6日,搜于特再度涨停,盘后交易数据显示,有机构再度减持套现了2.26亿元。

股价翻倍股东套现过亿元    

在全球疫情蔓延时期,A股市场的口罩概念股走出一波又一波行情,在最近10个交易日内创下8个涨停板的搜于特,引起监管层高度关注。

3月6日,深交所微信号上发布监管动态,3月2日至3月6日,深交所共对82起证券异常交易行为采取了自律监管措施,涉及盘中拉抬打压、虚假申报等异常交易情形;对连续多日涨幅异常的“星期六”、“搜于特”持续进行重点监控,并及时采取监管措施。

3月4日,深交所还对搜于特下发了关注函。

在关注函中,深交所要求公司说明是否具备生产、销售医用卫生口罩、防护服等医疗器械及相关产品的资质;同时要求公司说明生产口罩医用防护类产品相关场所设备的生产准备情况等。

与此同时,深交所要求搜于特自查并说明公司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及其直系亲属近六个月买卖公司股票的情况。

搜于特近期股价上涨和公司拟投产生产口罩相关。2月12日,公司发布公告,称拟以自有资金2亿元投资设立全资子公司东莞市搜于特医疗用品有限公司,该子公司经营业务包括医用卫生口罩、防护服等医疗器械及相关产品。

然而公告发布近1个月后,公司相关产品仍未投产。同时,在公司股价上涨后,公司股东则开始减持。

从深交所披露的董监高减持数据和公司公告来看,公司重要股东分别在2月28日和3月3日进行了减持。

2月28日,公司前高管马少贤减持了813万股,根据减持成交均价计算,其套现金额约为2130万元。

资料显示,.马少贤2005年12月至2006年11月任公司执行董事,2005年12月至2007年5月兼任公司总经理,2006年11月至2019年1月任公司董事。

公司招股说明书还显示,马少贤与公司实控人、董事长马鸿为亲属关系,马少贤系马鸿之妹。

在此次减持前,马少贤在2019年也进行了频繁减持,根据Wind数据统计,其累计减持5925.75万股,套现金额约1.5亿元。

3月3日,公司另一大股东也开始减持。根据公司公告,公司第三大流通股东嘉兴煜宣通过大宗交易减持了3050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0.99%。根据减持价计算,其套现金额约1.15亿元。

2020年2月28日至3月3日,两者总减持数量达3863万股,套现金额则达到约1.36亿元。

《财经》记者注意到,嘉兴煜宣减持前所持公司1.55亿股份,系2019年9月份受让马鸿及其一致行动人兴原投资转让所得。同年6月份,这些股份转让价格确定为2.7元/股。

对此,有投资者在深交所互动平台质疑,公司是借机蹭热点,大股东及高管则借机在高位减持。

更有投资者则直接质疑:“根据目前所披露的信息,公司所有的计划都没有执行,都是将要打算,也就是说,熔喷料和熔喷布没有进货,设备也没有进货,2亿元资金也没有到位,直到现在都含糊不清说三月中旬投产,但是现在随着国内国外疫情的控制,随着夏天的到来,不再需要口罩了,请问贵公司到时候生产了口罩给谁用?”

对此,公司仅回复称:“公司正在积极筹备口罩及防护服的生产工作,预计三月中旬可顺利投产。这是公司作为长期发展规划的投资项目。”

营收、净利润双降

搜于特现主营业务为品牌服饰运营和供应链管理。在公司2010年登陆资本市场后,公司业绩增长态势居多,仅在2014年出现营收、净利润双降。即使在2018年净利润同比下滑超39%的情况下,公司当期营业收入仍有小幅上涨。

时隔5年,公司2019年再次陷入营收、净利润双降的困境。

根据公司发布的2019年度业绩快报,搜于特预计2019年营业收入129.65亿元,同比下滑29.99%,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3.17亿元,同比下滑14.12%。

公司解释称,受2019年宏观经济诸多不确定因素影响,搜于特继续主动放缓供应链管理业务发展速度,减少开拓客户,使得公司供应链管理业务较上年同期下降。而在2018 年1-9月实现营业收入26亿元的绍兴市兴联供应链管理有限公司,在2018年10月由此前的控股子公司变更为为联营企业,不再纳入搜于特合并范围,进一步加剧公司供应链经营业务收入下滑。

搜于特2019年半年报显示,按照分产品,公司服装、材料收入分别为6.28亿元、50.41亿元,材料收入占营业收入比例高达82.95%。其中,材料主要包括棉纱、布料、辅料等,材料业务收入主要由供应链管理业务产生。

当期,公司在广东东莞、增城、佛山,湖北荆门、荆州、福建厦门等地共有12家供应链管理子公司从事相关业务。在江西南昌、广东东莞、湖北武汉共有3家子公司,开展品牌管理相关业务。

回顾公司发展史,在2010年发布《招股书》之际,公司拟将募集资金用于营销网络建设项目和信息化建设。彼时主业为青春休闲服品牌的搜于特,就将“强化ERP系统和供应链管理”作为公司的短期发展目标。

经过几年的探索,至2015年,公司制定了《关于向以供应链管理、品牌管理及互联网金融为核心的时尚生活产业增值服务领域发展的战略规划纲要》,着手实施公司发展的战略转型。公司拟以供应链管理、品牌管理及互联网金融业务为核心,成为时尚生活产业综合服务提供商。

当年,公司全资子公司东莞市搜于特供应链管理有限公司(简称“东莞搜于特供应链”)与周锥兴等人,共同出资1亿元设立广东聚亚特供应链管理有限公司,其中东莞搜于特供应链司出资5100万元人民币,占注册资本的51%。

2016年9月份,公司将《2015年度非公开发行股票预案》中募资总额调整为不超过25亿元,时尚产业供应链管理项目拟使用募集资金12亿元。彼时,搜于特测算,未来三年,该项目将分别新增100亿元、170亿元和227亿元销售收入。同年10月份,公司完成上述定增股份发行。

2016年-2017年,公司营业收入、净利润都同比增幅均超190%,净利润同比增幅都超69%,业绩再迎高光时刻。

然而公司业绩迅猛增长的势头,在2018年嘎然而止。当期,公司营业收入同比增长0.89%至184.94亿元,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下滑39.72%至3.69亿元,扣非后净利润较上年同期跌45.61%至3.04亿元。

进入2019年,搜于特业绩亦进入下滑期。2019年上半年,公司营业收入、净利润同比分别下滑44.14%、56.94%。

基于2019上半年业绩低于预期、行业需求仍较弱未见改善,光大证券下调搜于特至“中性”评级,并提示终端消费疲软、应收账款坏账风险。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更多相关评论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相关新闻
热门推荐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