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真实的“饭圈女孩”

作者 | 金玙璠 孔明明 苏琦 唐亚华 孟亚娜 闫丽娇 赵磊   编辑 | 周昶帆

2020年03月09日 18:57  

本文13832字,约20分钟

“饭圈女孩”又火了。 

2月底,流量明星肖战的粉丝因为不满同人作品《下坠》将肖战“女化”,于是有组织有计划地举报了该作品和所刊登的平台,最终导致平台被封,形成了肖战粉丝和同人圈子的对峙,诸多“圈地自萌”的路人也加入混战,对肖战进行报复性地抵制。事件始于2月27日,故被称作“227事件”。 

在很多人的认知里,饭圈女孩年轻狂热,精力和消费欲旺盛,组织力和战斗力惊人,但是不知道他们可以组织起一股高效透明的援助力量。自1月23日至2月2日十天内,有302家粉丝组织(事关243位艺人),发起捐款捐物393次,累计金额达740.37万元,“令人骄傲的饭圈女孩们”话题一度冲上热搜。 

上述形容词的B面也可以是无脑追星、党同伐异,如大家所知,手段也在步步升级。在微博“你最讨厌的饭圈现象是什么”的投票中,有超过1/3的人投给了“battle各种撕”。在饭圈,“battle”是对异己言论进行攻击,在圈外看来,就是党同伐异的外在表现。

一时间,外界开始讨论“宗教化”的饭圈文化,高喊“粉丝行为,偶像买单”,甚至“饭圈无脑论”的评价也开始盛行,但“你没有深入地了解过就下结论,不也是无脑的表现吗?” 

这个群体往往以集合出现,代表的是群体意志,燃财经本次采访了9位不同职业的饭圈女孩,希望揭下一个群体被污名化的标签,了解每个个体最真实的追星心态。

是什么支撑饭圈女孩“为爱发电”?

偶像就像一束光,照亮生活所有的不如意

五一 24岁 设计 易烊千玺4年粉

千玺最吸引我的是他的性格。我相信在很多喜欢他的人眼里都有一个相同的感觉,他从来不迎合这个世界。 

在组合里,他是最不爱说话的那个。他在采访里自己也说,自己不想笑的时候不笑,不想说话的时候就不说。这个时代,很多人都有自己身不由己的时候,说着言不由衷的话,做着不喜欢的工作,但是又无可奈何。做自己,恰是他最可贵的地方。 

他的优秀也让你心服口服,他属于那种有真才实学的偶像。字写得好,舞跳得也很好。你会从他身上看到很多闪光点,也会让你变得自律,变得更优秀。我从两年前开始练书法,每周一篇,直到现在还会坚持每周打卡。这是偶像的力量,他没有号召你做什么,但是你会自然而然想着把自己变得和他一样。 

他就像一束光,在你现实生活中遭遇不公、不如意的时候,他都能给你力量。所以出于保护和陪伴的心态,我希望尽自己的一点微薄力量,让他能永远做他自己,保持那份独立。我刚毕业两年,工资不算特别高,每年大概会花五位数帮他应援。 

应援分两种。一种是维持他的热度,做数据打榜,这是线上应援很小的一部分。每个明星都有一个以他名字命名的超话,这个超话就像一个部落,超话里集结的都是喜欢他的人。每个粉丝又会有自己的头衔,等级不同,头衔也不同。比如等级1对应的是初级粉丝,等级8对应的是忠实粉丝。我是千玺超话里的12级粉丝。 

每个等级都对应着相应的经验值,经验值和积分差不多。比如12级需要满6000经验值,要想达到13级,就得有1万经验值。经验值需要一分一分的攒,要想获得经验值,就需要每天坚持做任务。 

比如每天在超话签到,签到1天,积累4经验值,连续签到2-29天,每天获得6经验值,连续签到30天以上,每次签到就能获得8经验值。我每天都会去他的超话签到,已经坚持500多天了,一天都没断过。超话里的最高级别是18级,经验值需达到30万,会被冠以“精神领袖”头衔。他代表着,在偶像的千万粉丝中,你属于特别忠实的那一小群人。每个坚持签到的粉丝很多都是奔着这个头衔去的。 

还有一部分应援就需要真的花钱支持,花钱支持的,也分到现场和不到现场的。 

每年偶像的各大站子都会出周边,因为千玺的站子特别多,所以每个站子的周边我都会买;他的每本杂志也都会收集,他以前出过的杂志很多都买不到了,我会从其他粉丝手里买过来;代言的产品也会尽量去买,比如洗发水一类,成箱买,用不了的送给身边的亲戚朋友;他有电影要上,我们站子也会组织包场。《少年的你》上映期间,我去影院看了8遍,周围能请的同事、朋友都请大家看了一遍。

五一收集的部分易烊千玺相关杂志 图 / 受访者提供

还有一些其他城市的应援,去不了现场,但是你又想为爱发电,就会有一些捐赠活动,我们叫“捐赠不到场”。除了后援会、应援团这些,千玺还有一个“地区粉丝联盟”,联盟在全国几十个城市都有分部,这些分部由当地的粉丝组成。在电影上映期间,其他地区的粉丝也会发起包场活动。比如深圳粉丝应援团包了一个百人场,其他地区的粉丝人去不了现场,但会买票,实体票由深圳的粉丝消耗掉。还有一些灯牌、头饰一类的应援周边,粉丝可以选择要或者不要实体产品,那些花钱买了不要的产品,会由粉丝团统一留下,留给下次现场应援循环使用。 

每次演出,粉丝团都会在会场外定点出租应援产品,买不起或者不想买的粉丝,只需交押金就能免费租用,结束后再收起来下次备用。

我和偶像的关系是“云养儿子”

方方 28岁 教师 王源5年粉

227事件给我们提了个醒,以后再为偶像反黑的时候要有针对性,有底线有规则,我们普通粉丝大不了以后不上网或换圈,但是偶像没办法。 

我的爱豆是王源,我是2015年看一个综艺节目入的圈,一开始是颜粉,后来他选择了音乐这条道路,我觉得他没有放弃初心,是一个有始有终的人。 

我和偶像的关系基本上属于“云养儿子”,这几年为爱豆花的钱几万块肯定是有的。上学时期基本有一半的生活费省下来都花在他身上,工作后因为没有时间,花的钱也就不到收入的1/10。上学时他拍封面的杂志,每个我都买了二三十本,他的两部电影上映时我分批请不同人去看了五六次,他代言的品牌一般我都会买,如果没有代言某一类的产品,我买的时候会避开他同一个流量圈层的明星,像手机我就买了个胡歌代言的。 

日常我们为他做的就是应援、打榜、反黑、做数据,宣传他的电影。印象比较深刻的是,他15岁生日会的时候我没抽到票,当时后援会在重庆做了很多应援,在摩天轮、公交灯台、地铁的灯箱、标性建筑的大屏,感觉整个重庆都在为他庆祝生日。饭圈有一句话,因为一个人爱上一座城,爱豆所在的城市,就是我向往的城市。当时打出的slogan是全城应援,我买了机票,到他长大的城市打卡,兴奋又激动。 

方方收集的王源应援灯牌和周边 图 / 受访者提供 

追星最辛苦的一次是录《王牌对王牌》,那次开录的前一天我才接到通知,订不到直接去杭州的票,先去了上海,到酒店就凌晨了,又坐高铁去了杭州,没有休息就去了集合点。下午2点进场录制,一直录到凌晨2点,啥也没吃,又困又饿。 

目前外界对饭圈的态度是既好奇又嫌弃,他们很想了解饭圈到底是什么样的,又觉得是一些脑残粉组成的圈子,不屑与之为伍。 

我不在乎这种负面评价,大多来自键盘侠,我们各过各的生活,生活中根本不会有交集。 

我最讨厌的饭圈现象也是各种撕,很多追星女孩可能今天喜欢这个,明天另一个就是她的墙头了,交叉现象很严重,两个粉圈产生摩擦之后,慢慢就会演变成纯粹的语言攻击和网络暴力。粉圈环境在逐渐走向畸形,一些大粉好像成为了被拥护的对象,可能也跟现在粉丝年龄普遍偏小有直接的关系,他们没有独立判断能力,如果意见和大粉相左,就可能被定义为披皮粉被赶出去。 

饭圈内部还会有站队问题,大粉会形成两派。一些大粉后期已经不是单纯地喜欢偶像,而是喜欢握在手里的权力,平时他只是一个中学生,受各种管教,在粉圈他仿佛可以号召别人,他们迷恋的是这种权力的集中。 

我曾经有想过脱离粉圈,因为有一段时间在里边我得不到追星的快乐,甚至影响到了现实中的状态。粉圈有一种文化叫虐粉,这在一定程度上会激发粉丝的凝聚力,比如一些大粉会渲染“爱豆太惨了,只剩我们了”,“你不花钱他不花钱,他什么时候能出头”,其实就是卖惨,有一段时间特别严重,让我产生了一种心理的压抑感,不自觉地共情到自己身上,我当时想既然不快乐了我为什么还要待下去。后来慢慢地放下了粉圈,回归到三次元生活中,跟朋友聊天、追动漫看小说,其实就是转移了注意力,不把时间都花费在微博上,心态慢慢就会好了。现在我属于在粉圈的边缘。 

追星给我带来的影响基本上是正面的,我会觉得爱豆这么努力,我也要努力。还有一个非常实际的就是我要想追星就得有钱,得有一份相对稳定的工作。当时王源也说过,希望我们在过好自己生活的同时去喜欢他的音乐。

偶像是我曾经青春奋斗的动力

苏栗 25岁 媒体从业者 (曾经的)张睿8年粉 

如果要用一句话形容自己的追星,我可能会用多情而专一这个词。就是会喜欢很多人,但每次只喜欢一个。但现在喜欢的对象暂时不愿意透露。 

我现在做这一行和曾经的追星经历有关。首先我从小对媒体就比较向往,可能本来也有种子,高二暑假在家看《新还珠格格》,觉得张睿这个哥哥挺好看的,就去看了他之前的视频资料,那时候新浪微博刚刚开始兴起,就去给他留言,没想到他回复我了,一个原本很遥远的偶像回应了我,那时候就开始默默支持他。 

高三那年,有一段时间很焦虑很迷茫,有次去他微博下面留言,他给了我非常正能量的回复,我当时大受鼓舞,把那段回复截图打印出来,放到书桌上。那一年,每当学习很累很烦躁的时候,看到那句话就觉得又充满了动力,因为一想到自己的偶像那么优秀还在努力,就告诉自己,也要努力,希望有一天离他更近一步,以一个职业的身份采访他。 

就是那个时候,我明确以后要走这条路。也是因为追星,在大一的时候加入了他后援会的工作组,为了多产出,为他多做一些事情,学了P图和剪视频,还去报了学校的媒体组织。那个年代,追星都不太花钱,他的代言也比较少,花费基本都在公益上,包括他出专辑、出书,我都是利用暑假给人代课来挣外快去支持。 

其实在饭圈学到的更多的是与陌生人沟通的技能,那时候还没入社会,学生圈子本身就很小,但是因为在应援组,要筹办线下活动,就要和品牌方沟通,提前踩场地,组织粉丝有序参加活动,还要负责之后的账目明细、应援公告,两三个核心人员就要负责这一套流程,一下子感觉提前长大了。

张睿应该是我曾经青春奋斗的动力,对我来说,这算是到目前为止活这么大,比较有动力的一件事了。

喜欢一个人,一定是希望他有持续曝光的。但是他在2014年左右断档了,虽然也在认真拍戏,但是拍完了播不出来,粉丝不能单纯靠一腔热爱去维系这份感情。 

随着名气下滑,粉丝自然慢慢流失,虽然只要我们不去惹别家,别家也不会来欺负我们,但是一旦他的名字和一些有流量的明星同时出现,就会明显感觉评论控不过别家。而且偶像名气小,你会明显感觉你在粉圈见的世面也会很小,这8年间我也偶尔因为一部剧短暂喜欢过别的偶像,那种感觉就像看到了外面的世界。而当另一个符合你心中预设的人出现了,很有可能转身就走了。

饭圈人告诉你饭圈文化是什么?

粉丝团管理员没太多特权,除了比别人更累一点

张琳 22岁 大三学生 王鹤棣2年粉

我是王鹤棣的粉丝团管理员,现在粉丝团共有3名管理员,虽说叫做粉丝团管理员,但其实只不过是我们做的事比其他粉丝要多一些。 

比如他参加活动时,我们要组织安排粉丝应援。平时可以参加一些免费活动,但很少有私下见面的机会。唯一一次近距离见面,是去年公司组织大家去他拍戏的剧组探班,当时我和另一名管理员提前两天过去,布置现场,搞餐车应援等。
公司组织去王鹤棣所在剧组探班 图 / 受访者提供 

因为我是学传媒的,会一些剪辑,在他过生日时,各个地方的很多粉丝拍了祝他生日快乐的视频,我剪辑了两天,中间出现了种种问题 ,发了微博后也不知道他有没有看到。但没有回应时,我通常会往好的方面想。 

不久之前,他开了一场200多人的见面会。我们跟他说,粉丝做数据、刷屏、点赞很辛苦,你要多发糖、多营业,他说其实我在乎的不是那些流量,我在乎的是你们在就够了,他说他以后会多多关注这些他不知道的事情。当时我的眼睛里立刻有了泪水。 

我是两年前因为他的一部电视剧正式进入饭圈,只追过他一个人。刚进饭圈的时候,我只做“抡博”(饭圈的通俗用语,指饭圈粉丝为爱豆转发微博,使转发量增高),一个月要花一两千左右,我的一个月生活费大概为几千元左右。可能因为我一开始的“抡博”数据比较好,后来被人邀请做了粉丝团的管理员。 

之前我没做过类似的工作,都是一步步摸索,看看别人是怎么做的,学着弄。在这个过程中,我认识了一些很好的朋友,P图、剪辑技能更熟练了,整个人也更吃苦耐劳了。 

管理粉丝团需要做一些流程和细致工作,比如在活动应援前,提前列好需要哪些应援物,要找人设计海报等,还要安排她们刷哪些数据和微博等,但粉丝不好管理,很难掌控。平时我们会通过微博私信直接跟偶像的公司对接,在重大品牌合作之前提前接到做数据的通知。 

一年我们会集资一次,为他举办生日会、做活动应援和公益,最近一次集了四五万,花销账目我们会跟粉丝公布。做这些工作就是无私奉献。我妈都问我图啥?我觉得主要是个人原因,我是巨蟹座,比较长情,有时候看着他的数据难看,会不忍心。 

除了觉得王鹤棣帅之外,我还觉得他工作认真、孝顺。对我来说,爱豆就是一种精神依托,如果不追星,我会觉得生活中没什么乐趣。现在每天花费的时间不算太多,如果他营业,需要转发微博、做数据,我一天大概会花费四五个小时工作。 

关于“227事件”,我认为粉丝行为确实需要偶像买单。因为偶像有时候可以含蓄表达一下,去教育粉丝。当然有他粉丝的错,但肖战似乎也没有表态。 

粉圈分为两派人,一派比较极端,如果他在品牌活动中没得到该有的待遇,或她们看哪里不顺眼,会直接宣泄情绪;但我们身为官方粉丝团,不能带头骂品牌方,我们会尽量在品牌方微博下多夸一下他,把不好的评论压下去,把好的评论弄上去。因为你需要考虑这件事对他会有什么影响。在粉丝开始举报的时候,应该直接制止,或者跟她们说一下。 

上了大学后,身边追星的人挺多,大家都能互相理解,没有感受到太多歧视。外界许多人说饭圈女孩只知道花痴,但这次疫情我参加了百团公益,100多家粉丝团、后援会集中在一起,为湖北找资源、对接医院等,我自己最开始还花了千把块买物资,并以王鹤棣的名义给武汉红十字会捐了钱。 

饭圈在我看来比较正能量,会做公益、集资应援之类,但我也认为很多人不能因为在网络上不暴露真实姓名,就随便攻击人。还有些粉丝为了靠近idol,会做很多事情,但是一旦发现idol不是想象中的那样,就会变得很极端。我认为理智的粉丝跟不太理智的粉丝比例大约为7:3。 

我觉得只有当他做了非常极端的行为时,我才可能会脱粉。他就像我的孩子一样,或许有一天等他成为那种顶级流量之后,我会退出,因为那时候为他做事的人会很多,不用我担心了。我对他应该就是习惯了,有了依附感。

粉丝应该带着脑子追星,偶像应该为粉丝行为买单

陆娜 24岁 公司运营电竞1年粉&N.flying4个月粉

我属于佛系追星的人。 

饭圈有部分人完全不工作,专职追星,有的开站子(专门建一个微博)赚钱,有的买媒体证蹭活动,拍照卖钱,还有黄牛专门去海外演唱会现场买周边,再高价卖到国内。但专职追星也有风险,明星有可能压错宝,投资投出去了,却赚不回本。 

一些人为了爱豆数据更好看,会利用饭圈的人,跟他们宣扬:“你今天不出钱还能说你爱爱豆吗?”年纪小的粉丝经济能力不足,会一时冲动用一些负担不起的手段去支持,比如借贷。 

我最开始追过乒乓球这个圈子,看到大家成绩这么好、这么热血,就去追了。当时和一些经常互动、一起去看活动的几个朋友开了站子,做到了5000+粉丝。我们几个人学的专业不同,美术专业的设计了帽子、衣服、应援手幅之类的周边,我负责联系生产、售卖,但不以盈利为目的。 

为自己喜欢的人花多少钱肯定和喜欢的程度挂钩。如果特别喜欢,肯定希望他的站子更有排面,抽奖奖品的价格更贵。但我觉得还是要在担负基本生活的前提下去追星,生活有保障,即使愿意把剩下的所有钱都花给爱豆也没问题,千金难买我高兴。 

因为追星,我其实得到了很多,学了视频剪辑、PS、维护和运营微博,还因此找到了我的第一份实习工作,更重要的是认识了一些特别好的朋友,就算后来大家喜欢了不同的人,但是直到现在也会分享生活,去对方的城市旅游,关系会比你普通朋友更好,因为有共同话题。

当然脱粉也是一件很麻烦的事。当你决定不喜欢他的时候,对他所有不好的言论,即使真假难辨,你心里也会认为那是真的。当你知道的东西太多,就会觉得他不是你眼里的那个特别优秀的人,他真的普通得不能再普通了,和谈恋爱一样。 

其实越深入饭圈越容易脱粉,这个圈子戾气太重。很多人觉得说话不用负责,就在借机泄愤。如果不去接触饭圈,单纯喜欢明星就好了,但是只要进入这个圈子,有人的地方就有战争,观念不一样就会有对峙,拉架还要被说成圣母。 

饭圈的人比较容易被煽动情绪,觉得只要我撕逼赢了,我哥哥就赢了。我真的不太能理解,希望大家都能理智一点,带着脑子来交流。一些年龄小的孩子,在当下不成熟的时候做出一些没办法挽回的举动,结局很难想象。 

最近“饭圈无脑论”的评价比较盛行,比如说肖战这次事件,很多人说饭圈无脑,但你也没有深入地了解过,你凭什么下结论,你这不也是无脑吗?  

当然这件事我觉得明星也不是完全无辜的。举个例子,韩国现在有音源造假的问题,我最近在追的韩国乐队之前排名逆袭,就有人说他们造假,当时粉丝也吵架,然后他就直接发了一首歌,说自己在小房子里就写出这么成功的歌,很骄傲,然后跟粉丝说没有必要解释,公司也没有必要解释。 

我觉得这挺好的,爱豆自己出来表达态度,肖战为什么不能站出来表达一个态度?粉丝的行为,偶像要为其买单,你的粉丝其实是被你纵容成这个样子的。现在国内娱乐圈的顶流,大家不说话、不发声已经成为一种习惯,而肖战只是遵循了规则。 

不过我最近通过这件事情也顿悟了。之前的一些饭圈撕逼的事情当中,明星永远是被摘出去的一方,他们可以继续去做自己的明星,享受着粉丝的红利,却从来没有为饭圈行为付出过什么代价。 

其实这次肖战本可以出来发声,不让事件扩展到如此严重的地步,但他就是一边享受着粉丝红利,一边什么都不做。他们也应该为此受到一些惩罚,饭圈的风气才有可能慢慢好起来。 

追星本来就是自娱自乐,保持热爱的同时也要头脑清醒

赵璇 25岁 大学教师 某CP粉3年

我是两个男明星的CP粉,从2017年初开始喜欢他们,一直到现在。现实生活中,我是一个大学老师,刚从一所985大学硕士毕业不久,追星只是我的兴趣爱好。 

我其实不是特别典型的追星姑娘,不是纯粹混饭圈,也很少掺和饭圈的事情,就只是自己喜欢,就自己干点什么。因为我本身会摄影、会修图,所以我只是扛着相机去拍照片,然后去修图、发微博,没想到慢慢有了一些影响力,微博粉丝过万,算是我们那个CP圈里的大粉。 

我个人来说追星方式比较偏向solo,饭圈什么人都有,大部分人年龄都偏小,和她们说不上话,也做不到她们那种方式的喜欢,我一般都是追公开活动,拎一个镜头进去拍拍拍,拍完就走,回家后修图,就很开心了,绝对不会在现场和她们一样喊“啊啊啊好帅啊”,真的做不到。 

机场的话我很少追,像他们之前比较火的时候,机场的粉丝特别多,他们一般走VIP,要拍到人需要先买一张机票刷关进去,从出发层再去到达层,但即便你进去了,人还是很多,会有代拍,还有跟机的粉丝,现在用明星的身份证号、护照号去查他们的航班号已经有一套产业,有人专门卖这些信息,比较火的大概四五十,比较糊的就五块、十块。 

我也跟过一次机,当时上飞机后就看到商务舱里除了他和经纪人之外,剩下的六个座位全是粉丝。粉丝是一个非常好认的群体,一般是姑娘扎堆,大部分人都戴口罩,不想被别的粉丝镜头拍到,身上还有各种各样的拍摄设备。所以疯狂一点的每年机票钱就要花不少,更别说买代言和买门票。

我的花费大多在门票上,前前后后加起来可能不到10万,大多都交到了黄牛手里,最贵的一次是一万多一张,还有那种成系列的公开活动,我都去了,但总体来说我比较理智,会掂量自己的口袋,而有些人就比较疯狂,当然也有一些有钱的大粉能直接对明星产生影响。 

这次肖战的事件,像这种粉丝群体比较大的爱豆,不可能粉丝一和谁吵架就出来管,因为他也不能天天得罪粉丝,尤其对于肖战来说很关键的一点,他都29岁了,很早就出道了,好不容易才火了,他很懂不能得罪粉丝这件事,我很理解他一开始为什么不发声,因为饭圈真的是三天一小撕五天一大撕,根本没法管。 

粉丝内部比较有影响力的一个是大粉,一个是站子,但站子一般来讲不允许发表个人情感的,就只是发图、发视频,营业给大家看好看的东西,再卖卖PB(photobook)赚赚钱,但有一些站子的皮下(指粉丝站账号背后的管理者)是一个大粉,这种就比较危险,整个饭圈就可能跟着这一个人走。 

大粉之间的撕逼是最严重的,这些人凭借爱豆的影响力,自己也变得很有名,虽然可能已经爬到别的地方,但网上都能搜到他们的事迹,这些大粉一般都不长久,比如他控制一个饭圈,一段时间后就会犯一些错,就会被推翻。大粉的地位跟舆论密切相关,他们善于带风向,而且很多都是小孩,很爱发表自己的观点且不顾后果,但偏偏很多低龄的粉丝喜欢他们。 

而像一些站姐也更替频繁,尤其职业站姐,一心卖PB赚钱,等另一个明星大火的时候再跑到那里卖PB。 

这个圈子太乱,什么样的人都有,怀着各自的目的,反而真正踏踏实实喜欢爱豆的人是少部分。一些年龄偏小的粉丝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喜欢什么,经常到处流窜,谁火就喜欢谁,这种人是最容易伤害爱豆的人,到处撕逼,到处招黑。 

我从来没有在网上和别人撕过,自己的微博也从来只发照片、视频和那种“好帅啊”的话,我坚决支持CP粉“圈地自萌”的这个原则,发的所有东西都不带他们大名,我们只是自娱自乐,也比较理性,也不希望伤害到正主,所以我也不会在这里透露粉的是谁。 

前几天我的一个学生发现我混饭圈,还扒到了我的微博,感觉还挺奇妙的,但我还是觉得,追星和生活要分开,理智追星才能真正从这件事中获得快乐。

圈内人如何看待“227事件”?

没有一方是完全无辜的,沉默的结局是被代表

Rebecca 24岁 自由职业 CP粉兼团粉 粉龄5年

我没有加入过官方的饭圈组织,但是我有很多散粉组织,最近加入的是“打投组”,就是打榜投票的,闲暇时间会出力。我在内地娱乐圈有两个爱豆,在韩圈有一个出道多年的男团,算是CP粉兼团粉。 

在追星过程中我成长了很多,为了去看演唱会,第一次独自飞行,独自出国,买了相机,也开过图博。我也曾经参与过签唱会、握手会、电影包场应援、剧组探班和媒体采访等。 这几年在追星方面,大概花了大几万,大部分花在线下追星,比如探班和演唱会、机票住宿,还有一部分是打榜应援,买专辑、杂志、写真。我算比较理智的,消费能力要和收入相匹配。 

“227事件”是我追星以来见过的影响非常大的饭圈事件,它影响到了很多不同的亚文化圈子,甚至引起一波“开发票”(由肖战代言的品牌因力挺肖战,引来其他圈层网友的不满,并通过大面积补开发票来向品牌施压)的风潮。AO3这个平台受众其实很多元化,不仅有同人文,还有很多学术性的用途,所以引起这么大的纷争在我看来最无辜的是创作者和用户们,我认为举报不应当成为铲除异己的武器,应当求同存异,尊重不同文化。 

我比较认可“粉丝行为,偶像买单”这句话,发生这种事件,现实中往往都是偶像买单。 

对于“227事件”,我们内部视角分两种,一种是未波及人群,一种是被波及人群,此次事件的各方大概就是偶像本人、团队、资本、粉丝。 

从粉丝的圈层来看,两种人群都认为这件事偶像和团队是有责任的,明明有那么久的时间可以挽回损失,却任由他们胡闹。疫情期间,说双方毫不知情是说不通的。还有一些喜欢肖战的朋友认为他很无辜,就是一个资本的提线木偶,非常委屈。 

一些没有“粉丝滤镜”的朋友们认为此风波期间被翻出的偶像以往历史言论,有负面引导之嫌疑,如果说偶像完全无辜,大概也说不通。还有一些人认为粉丝做事情需要充分估计行为后果,资本处理不能过于强硬,此次事件也是因为多个蓝V大号发声,把公号私用反而激起民愤。 

总之我觉得在粉丝经济被资本重视的时代,不能只考虑“割韭菜”收割利益,管理粉丝要被重视起来。事已至此,没有一方是完全无辜的,沉默的结局是被代表,也无可避免地要承受买单的结果,各家明星要引以为戒。 

追星久了对一些battle和“控评”现象,我感到非常无奈。但是我也不抨击这些东西,没有人喜欢自己的爱豆被比下去,但是比较永远存在,少一点营销号的挑拨,就会少了很多不必要的撕。我觉得立场不同行为就不同,我理解大家的出发点,只是这些现象不值得吹捧,更好的方式还是努力让自己远离纷争,开心快乐,变得更好。 

其实组织中的“知名人士”有一些是比较偏激的,也有理智的,但是各家氛围和粉丝基数不同,我觉得理智居多。我觉得除了工作能力,成熟正确地去引导散粉是非常重要的,因为很多小粉丝会以此为风向标。 

外界对饭圈肯定存在很多非议和偏见,但是我不在乎这些,因为他们不了解这个群体,他们只看到了负面的,以偏概全把群体都当成脑残粉。但是我有我的生活态度,追星不过就是寻常爱好,但是大家总把它妖魔化。我认为不枉自评判是每个有素质的成年人应该理解的交往准则。

我身边追星的朋友,各种职业各种收入的都有,年龄也是从十几岁到三四十不等,不乏名校和高收入人群。“为爱发电”有钱有闲免费打工,我很尊重和敬佩他们。我那些不追星的朋友都还比较理解尊重我,但身边人总喜欢问我八卦,我被问到的最多的问题就是“你们真的不是雇来的粉丝吗?”还真的没有人发工资给我们。 

追星给我的改变很大,爱豆的正能量也常常成为我们疲惫生活里的营养剂,我们在平行世界里各自努力,偶尔追星收获的意外之喜,赋予了生活很多未知的意义和惊喜。

“饭圈思维“在生活中随处可见,划清界限对解决问题没有助益

孟来 28岁 公司软件开发 肖战9个月粉

我是去年因为《陈情令》那部电视剧开始追肖战的,之前对娱乐圈没什么兴趣。当时时机比较巧,我正好在转行,肖战一方面是素人出道,出道前有一个普通人生活和工作的经历,让我觉得比较有亲切感,另一方面我觉得他大龄转行不易,能感受到激励和力量。 

考古了很多旧资料后发现,他在综艺里玩游戏很聪明又很耐心,有点自己的小个性,没有通告在家时也非常自律,天天健身学习充电,决定开始追。我算是“佛系生命粉”,没有花过多时间在他身上,只是每隔一段时间关注下他的动态,并默默送上祝福和支持。我认为我们是一种互相在各自平行线上努力的关系,有一种陪伴感和力量感。 

我为他花的钱不算特别多,除了参加过一次线下活动外,主要购买他的代言产品,以他的名义做公益等。明星代言的商品有品牌溢价,比正常商品价贵一些,这部分我觉得可以接受,但我完全不鼓励超支追星。

我不太喜欢受饭圈管束,毕竟我是成年人,只是喜欢一个艺人而已,不代表我一定要参与一个集体,被贴上同一个标签。所以我一直对饭圈活动参与得比较少。 

我认为,粉圈如果按之前的路数发展,总会在一个契机下被引爆,只是没有想到会变成一个公共事件。关于“227事件”,我肯定站在反方,也就是不该举报这一方,这点上我的立场很鲜明。 

但另一方面我也很困惑,因为饭圈作为一种组织形态,需要一套共同纲领或共同规范,否则在一些事情来临时,没办法基于共同的目标去行动。而这种规则,却也慢慢助长了控制欲,模糊了权力的边界。 

现在在微博上,大家讨论明星时,都默认不打名字,而是用缩写或代称,还有粉圈之间的互相反黑战,号召大家去微博投诉等。但我认为普通小姑娘粉丝之间的群体互动,不至于此,中间应该有实际的利益冲突和诉求。 

我认为肖战本人从来没有放弃在公共场合传达他的价值观,只是没起到效果,很无奈。对一些粉丝来说,偶像只是一个投射自己,承载她的爱恨、满足自己需求的容器,也为释放情绪找到一个由头,即便没有这个人,也会有下一个。 

我这种粉丝平时遇到发言极端的粉丝时,不太愿意花时间去辩论争论,导致最后剩下言行最极端的那一批人,越来越有存在感,能在组织中获得更大权力和影响力,代表这个群体“出圈“,很无奈。除了法律,似乎没有能对这些人有实际约束力的方法。 

但另一方面我又能理解一些粉丝看到偶像被攻击、被黑时的愤怒。一开始看到很多“黑料“被加在他身上时,会非常生气,但后来明白有些营销号为了流量会主动挑起纷争,只能选择直接无视它们。如果在现实生活中遇到,我会力所能及地澄清。 

我接触饭圈比较晚,自认有独立分辨能力和相对好点的情绪控制能力,但也时常被气到。而一些从很小年龄就开始追星的孩子,看到她们暴露在这些信息和极端爱恨情绪之下,也会有点不忍。但把这部分教育责任加在艺人身上,似乎也过于苛求了。 

我对饭圈没什么认同感,只是喜欢肖战这个人而已。一方面,我觉得饭圈这种非黑即白、非此即彼的环境不利于独立思维的发展;另一方面,从饭圈中跳出来复盘“控制欲”“站队”等关键词和“饭圈思维”时,其实这些在生活中也随处可见,将饭圈视为“洪水猛兽”并划清界限,对解决问题并没有助益。 

这次事件里,其实我能理解各方面诉求,能理解空间一步步被缩小而被迫让步的读者和创作者,看到因为被波及而影响到正常生活的人受到了伤害,正因为这样才会感到双倍难过。因为造成的伤害已无法挽回,在这场绝望的同态复仇中没有赢家。 

追星确实曾让我的人生产生了一些积极变化。比如去年我确实转行成功,认识了一些新的朋友,和老朋友们重新联系上,还因此对娱乐圈产生了兴趣,拓宽了知识面,甚至考了经纪人资格证书。有朋友去追线下活动,照片拍得越来越好看,还有朋友开始学着剪视频,很为她们开心。

肖战团队打的是保守牌,但这一次就输在保守

Evi 28岁 前娱乐公关从业者 粉籍保密 

“227事件”其实早就埋下了种子。 

肖战走入大众视野,就是靠耽美剧(《陈情令》是耽美改编剧)起家的,粉丝群比较复杂,既有只喜欢肖战的人(唯粉),也有同时喜欢肖战和王一博的人(CP粉),肖战、王一博又互为竞品,双方粉丝势均力敌,积怨已久。唯粉对CP粉的态度一直是,要么拉拢你,把你变成唯粉,要么骂你,把你赶出去这个圈子。 

曾经有CP粉送礼物给肖战,被肖战晒到网上,结果这个CP粉被唯粉举报到工作单位,丢了工作。其实类似这种事件中,肖战都可以站出来稍微规劝一下,但是他没有。这一次,唯粉逮到一个写CP文的,就继续用原来的饭圈思维处理,事情越闹越大,从最初唯粉和CP粉之间的battle,发展到唯粉和喜欢CP文的人的battle,最后上升到“创作自由”的路人也加入混战。 

如果当矛盾还处在饭圈内部时,肖战就发出信号规劝粉丝,还可以借势发一轮通稿,“肖战人多么nice”,但是他没有,因为两边粉丝他都怕得罪。 

他的团队打的又是保守牌,但这一次就是输在保守。明星的工作室,脑子得清楚,它是最接近偶像的,是定调定方向的,粉圈是调动力量来响应这个方向的,如果工作室没有发挥好职能,那会很可怕。这次问题在于他的工作室失声,那么就被几个猖狂的大粉带节奏,后援会还管束不了自家大粉,局面失控,一步步被逼退到不可能再出来道歉的境地,那最后波及商业代言,我觉得是得让他和团队受一下教训。 

过去也有很多靠CP火起来的人,他们火了以后还是会和原来搭CP的人保持互动,也会刻意引导粉丝保持和平。这次因为肖战,很多人在讨论偶像失声的话题。经历过全网黑的杨超越说过“我经历过所以不想别人再经历”,所以一直以来会给粉丝潜在的骂战进行疏导。 

其实关于饭圈的各种撕,圈外人一定觉得非常不好,但是站在圈内,只要不触犯法律问题,我不会轻易干涉。一切都是love&peace 的世界是不真实的,正常的社会都不是如此,有人的地方就有竞争,粉圈就是一个小社会,只是这个圈子的表达更加直接,讨厌谁就直接骂谁,这在饭圈是一种调动,也是一种制衡,就像鲶鱼效应,时不时地闹一闹,训练一下集聚力,如果不撕,这个圈子就失去活力了,像一潭死水,失去制衡,那星二代就直接统治所有饭圈了。相敬如宾的婚姻生活一定不是好的婚姻,小打小闹的婚姻生活才比较真实,这跟粉圈是一个道理。

但是饭圈有游戏规则,我们都知道在网络上再怎么骂,不能人肉、侮辱家长、P鬼图,也不能去影响他人三次元的生活。现在各家粉丝都很生气,媒体在引导舆论讨论饭圈文化的弊端,但这次的问题不能归到整个饭圈,其他家的粉丝最近都是各忙各的,忙着“应援”湖北。 

我发现,很多路人认为“自己很高贵,饭圈都是脑残”,但是其实但凡喜欢某个明星,就会发现这个圈子是一个有严密规则的系统世界,当你参与到饭圈对某个明星的评价系统时,也要遵守规则,至少不要在微博公开的话题广场上骂某个明星,很多人会说,“那我讨厌某个明星,我有错吗”,那你可以不在公开的话语空间发表这个观点,因为大家都在很认真地完成游戏,虽然你只是一个新手村的角色,但是也要对规则保持平等的尊重,你不需要去附和它,也不需要带着刻板印象去否定它。

*题图来源于Pexels。应受访者要求,文中五一、方方、苏栗、张琳、陆娜、赵璇、Rebecca 、孟来、Evi为化名。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更多相关评论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