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正永案余震:郝晓晨陷落“气化陕西”工程

文|《财经》记者 白兆东   编辑|朱弢

2020年03月11日 18:44  

本文3238字,约5分钟

因涉嫌受贿、行贿犯罪,陕西燃气集团原董事长郝晓晨被双开。随着陕西省委原书赵正永正式进入司法程序,陕西能源领域腐败的盖子,将会被陆续被揭开

随着陕西省委原书记赵正永案进入司法程序,失联已久的陕西能源领域多位厅级官员,也相继有了调查结果。2020年3月4日,陕西省纪委披露,因涉嫌受贿、行贿犯罪,陕西燃气集团有限公司(下称陕西燃气集团)原董事长郝晓晨被双开。同时被双开并立案调查的还有陕西延长石油集团原党委书记沈浩。

郝晓晨现年60岁,陕西延川县人。郝早年在中石油长庆油田工作,1999年出任陕西省天然气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党委书记。2003年,郝晓晨升任总经理,两年后,陕西省天然气有限责任公司更名为陕西省天然气股份有限公司(下称陕天然气)。

2008年8月13日,陕天然气(002267.SZ)在深圳证券交易所挂牌,如今其市值约70亿元。2011年11月3日,在陕天然气基础上,重新组建了陕西燃气集团,郝晓晨任总经理、党委副书记,2014年4月任陕西燃气集团董事长、党委书记。

陕西省纪委监委3月4日的通报称,郝晓晨违反政治纪律,通过利益输送捞取政治资本,搞政治攀附,对抗组织审査,隐匿证据,与他人串供。违反工作纪律干预和插手建设工程项目承发包,违反国家法律法规,涉嫌受贿、行贿犯罪。

知情人告诉《财经》记者,郝晓晨在陕天然气深耕20余年,通过利益输送捞取政治资本,所攀附的对象正是赵正永。尤其赵正永妻子孙建辉,不仅安排亲属到陕天然气工作,还涉嫌插手工程项目。

2019年1月15日,赵正永涉被立案调查(详见《财经》2019年第2期“赵正永往事”)。三天后,陕西燃气集团召开会议,由郝晓晨亲自主持,他强调要深刻认识赵正永的两面性、欺骗性,深刻汲取教训,坚决与其划清界限,彻底清除其恶劣影响。

但这一番表态显然已然迟了,郝晓晨主持完会议不久,就因涉及赵正永案被带走协助调查,就此从公众视野消失。直到半年多以后的2019年8月7日,陕西省政府才发布通知,免去郝晓晨陕西燃气集团董事长职务。

现年69岁的赵正永,祖籍安徽马鞍山,在41岁之前,赵正永长期在马鞍山市任职,曾任马鞍山市委副书记。2001年由皖入陕后,赵正永在陕西官场侵淫15年。在陕期间,赵正永所力推的“气化陕西”工程,后来成了自己家族的“提款机”。

2009年2月9日,陕西省政府成立了“气化陕西”工程领导小组,组长正是时任陕西省副省长的赵正永。郝晓晨为该领导小组成员之一,领导小组办公室设在陕西省发改委,办公室主任由时任陕西省发改委副主任贺久长兼任。

贺长久于2013年去职陕西省发改委后,出任陕西延长石油董事长。就在郝晓晨被双开两天前,贺长久亦因涉嫌受贿被双开,并移交检察机关审查起诉。

根据当时的规划,“气化陕西”一期工程,将建设天然气输送管道1200公里,建立压缩天然气加气站7座。到2012年,陕西全省1300多万人口及50%以上的出租汽车实现使用天然气。

在“气化陕西”工程实施期间,赵正永的安徽亲信,也深度参与工程项目。为了讨好赵正永,郝晓晨干预和插手建设工程项目,违规承发包给赵家亲信。

2011年5月13日,陕天然气举行了靖边至西安天然气输气管道三线系统工程(下称靖西三线工程)EPC合同签约仪式。该合同总价为27.64亿元,中标方为中国石油集团工程设计有限责任公司西南分公司(下称中石油西南公司)。

《财经》记者获取的资料显示,2011年8月9日,陕天然气委托中石油西南公司,依据靖西三线工程可行性研究报告,为陕天然气系统整合及IT架构建设项目组织招标,工程决算纳入靖西三线系统工程结算中,工程进度款根据项目实施进度支付。

仅过了13天,2011年8月22日,陕西深思未来信息技术有限公司(下称陕西未来公司)就收到了中石油西南公司的中标通知书,中标价格为2369.224万元。

工商资料显示,陕西未来公司成立于2009年11月3日,注册资本金500万元,法定代表人为高勇。股东为多位自然人,其中杨晟持股50%,高勇持股5%,沈军持股15%,刘侃持股30%。

陕西未来公司的最大股东杨晟,为安徽省马鞍山市花山区花山村人,在陕西未来公司成立成立时年仅26岁。据花山村村民介绍,杨晟住所系马钢老干部院,其多位直系亲属在马鞍山政府系统任职,与赵正永妻子孙建辉关系密切。

知情人士告诉《财经》记者,孙建辉也是马鞍山人,与赵正永是中学同学,两人在上学时就确定了恋爱关系。孙建辉父亲系解放战争时期的南下干部,后在马鞍山市任职,赵正永早年能从马鞍山官场发迹,深受其岳父战友圈的提携。孙建辉在家中拥有很大话语权,赵正永因此也有“惧内”的名声。

陕天然气一位前高管告诉《财经》记者,陕西未来公司能顺利中标,系郝晓晨亲自安排。而且这个所谓系统整合及IT架构建设项目,其实只是几台电脑,也并没有投入使用,但每年都要支付维护费用。

为印证上述说法,《财经》记者曾联络陕西未来公司,但对方以负责人不在为由,拒绝接受采访。事实上,在2016年4月,即赵正永卸任陕西省委书记不久,杨晟就将股份全部转给了沈军,表面上已退出陕西未来公司。

前述陕天然气前高管告诉《财经》记者,赵正永之妻孙建辉性格强悍,郝晓晨对其言听计从。孙建辉不仅参与陕天然气工程项目,亦染指设备采购、天然气供应等业务。

据业内人士介绍,燃气企业的主要利润来源,是通过门站价(进价)和销价之间的差额获取利润。

多年以来,中国的居民用气和非居民用气采用两套定价标准,其中前者的价格普遍低于后者。以2015年为例,西安市的居民用气门站采购价格为每立方米1.49元,非居民用气为每立方米2.277元,两者差价为0.787元。

知情人告诉《财经》记者,陕西定边县一家民营燃气公司,通过关系“搞掂”孙建辉后,就以居民用气价格,从陕天然气购买了数亿立方米天然气。

有资料显示,仅2017年度,陕天然气就向定边县这家公司供气1.9亿立方米,采购价按居民用气标准计算,即每立方米1.25元。而其它燃气公司,同期的采购价格为非居民用气价每立方米1.75至1.9元,依此估算,定边这家公司赚差价近亿元。

2018年5月,国家发展改革委宣布,自同年6月10日起理顺居民用气门站价格、完善天然气价格机制。此后居民、非居民用气价格机制和基准价格水平将统一。

前述陕天然气前高管告诉《财经》记者,在设备采购方面也存在疑点。比如,在“气化陕西”工程实施期间,陕天然气曾一次性从国外购买了20余台压缩机,每台价格超过2000万元,均由一位与赵正永关系亲近的商人的海外公司代理。

由于输气管道逐步建成,有数台压缩机压长期闲置,存放在陕天然气库房内,后因闲置太久无法使用,数台压缩机从库房消失,不知所踪。

赵正永主政陕西时,郝晓晨的座驾是一辆价值百万元的丰田霸道,挂着特殊车牌,其妻子通过实际控制的三家公司,与陕天然气签订多笔物资购销合同,采购金额达数百万元。

前述陕天然气前高管告诉《财经》记者,郝晓晨是赵正永“网球队”主要成员,为了取悦赵正永,郝耗资400多万元在陕西燃气集团院内修建了一座气模网球场。因赵正永觉得出入不方便,只来打了两次球,球场从此闲置。即便如此,郝晓晨也不允许内部员工使用。

此前,有人曾向纪检委举报郝晓晨,但在赵正永干预下,最后不了了之。

2020年1月8日,最高人民检察院宣布,依法对赵正永决定逮捕,并指定由天津市检察院第一分院审查起诉。2月27日,赵正永涉嫌受贿一案,由天津市检察院第一分院向天津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提起公诉,此时,距赵正永被查刚过去一年。

随着赵正永案正式进入司法程序,陕西能源邻域腐败的盖子,将会被陆续被揭开。从陕北府谷古城百亿矿权私有化,到延长石油两任董事长被查,每起案件都是牵涉众多。

【版权声明】本作品著作权归《财经》独家所有,授权深圳市腾讯计算机系统有限公司独家享有信息网络传播权,任何第三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更多相关评论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相关新闻
热门推荐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