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卫车运肉是市场暂时失灵的后果 | 抗疫马上评

《财经》新媒体主笔 十年砍柴/文   涂伟/编辑

2020年03月13日 15:39  

本文2517字,约4分钟

这两天,一条短视频刷屏了。武汉市青山区的一个居民小区外,一位居民大声斥责社区干部,因为给居民配送的平价肉竟然是用环卫车运来的。社区干部一个劲地劝慰居民消消气。

有视频为证,一个锈迹斑斑的环卫车卸下平常用来装垃圾的车斗,一包包冷冻肉滚到地面。想想这就是将要拿进厨房做熟送到嘴里的食品,笔者若是那个小区的居民,也无法遏制住怒火。最新的消息是,青山区副区长、区疫情防控指挥部市场供养保障组组长被立案审查,涉事社区管委会党委书记和管委会副主任被免职并立案审查。

为平息众怒,当地纪检监察部门的反应可谓迅速。“环卫车运肉”实在是太恶劣了,且不说这运肉的垃圾车已使用多时,存在着很大的卫生隐患,即便是清洗、消毒干净,用来运肉也不行呀。这是对接受物资配送居民的一种情感伤害。人的思维和情感,是受各类概念、名词等符号影响的,“名”有时候比“实”还重要。就像将一个从未使用过的痰盂盛饭给食客吃,绝对是对食客的冒犯和挑衅。武汉人民为了遏制疫情,做出了巨大的牺牲,国家最高领导人对此表示了感谢,他们理应得到尊重和善待,怎么能让他们接受环卫车运来的肉和蔬菜呢?

但是,笔者认为仅仅停留在指责当地分管官员和社区干部责任心不强的层面,是简单而肤浅的态度。视频里那位怒发冲冠的居民仍然保持了相当的冷静,他对社区干部说,你们的责任顶多占20%,主要责任是配送方。可他们用环卫车送来了,你们为什么要接受?

这个问题很有意思。如果进一步设问,假如居民不能通过视频将一幕发出来,引起全国网友的关注,当地组织物资供给的人就说没有别的车辆,用环卫车运来的肉和菜你爱要不要。在不接受就可能饿肚子的情形下,我以为多数居民会忍受情感被伤害和侮辱而接受肉与菜,大不了回家好好清洗消毒。毕竟,让大多数人具有饿死不受嗟来之食的气节,是违背普遍人性的。

环卫车运肉实际上是市场失灵后导致的一种极端后果。市场经济本质上是自由的经济,供给侧充分竞争,需求侧选择自由。在这样的情形下,菜市场里卖质量次、价格高的肉铺最终会倒闭,多家肉铺老板在质量上、价格上和服务态度上全面竞争,以取悦买肉的顾客。假如这样的自由竞争状态消失了,只有一家肉铺卖肉,他提价,他态度恶劣,顾客也得受着,因为没得选。

抗疫期间,武汉封城,人员、商品的自由流动不得不被冻结起来。为了保障居民的生活,由官方组织物资供应,这是近乎战时状态的配给制。配给制根据对信息的评估,做出如何运送物资、分配给谁、如何分配的抉择。在配给制下,市场那只无形的手暂时不起作用。

武汉是一个超过一千万人的超级大城市,对这样的城市居民生活必需品进行配给,复杂程度可想而知。人是有私心的,在这样大规模的物资配送中,链条上哪一个节点有人谋私或者懈怠,就可能出现伤害居民利益的事。有人说青山区这个小区是原来武钢的生活区,作为超级央企,其运输能力太强了,怎么会出现环卫车运肉呢?说这话的人可能低估了这其中的复杂性。在抗疫期间,企业运送物资的货车大多刀枪入库、马放南山了,司机也歇工在家。要动用另一个系统的车辆来运菜与肉,必定经过一连串的请示、汇报、沟通、协调,惊动众多部门。我大胆地揣测一下:在抗疫期间,环卫车和救护车是被疫情防控指挥部掌控并常用的车辆,为了图省事——其实就是节省成本,一两个“聪明”的办事人员脑袋一拍,主意出来了,用闲置的环卫车和救护车救一下急,不就是运个菜和肉吗?

假定武汉市和青山区的疫情防控指挥部主要领导都是大公无私、尽职尽责的,但他们不是千手观音,他们要依靠手下众多的工作人员办事,他们不可能让所有工作人员像输入程序的机器人那样,不折不扣地执行指令。即使有各种激励机制和惩戒机制,有居民和媒体的监督,出现纰漏也是很正常的。市场当然不是万能的,它可能失灵,也可能失控,所以需要必要的监管。

亚当.斯密说过一段经典的话来概括市场经济的精髓:“我们的晚餐并非来自屠夫、酿酒师和面包师的恩惠,而是来自他们对自身利益的关心。”

两千多年前中国的司马迁在《货殖列传》中说过一段类似的话:故待农而食之,虞而出之,工而成之,商而通之。此宁有政教发征期会哉?人各任其能,竭其力,以得所欲。故物贱之征贵,贵之征贱,各劝其业,乐其事,若水之趋下,日夜无休时,不召而自来,不求而民出之。岂非道之所符,而自然之验邪?

太史公这话的大意是,农民生产粮食,森林里的工人采矿伐木,工匠用来制作物品,商人将其卖到各地,这难道是靠官府教化和发布命令使他们这样做的吗?而是人各尽其能工作,用来交换以满足自己的需求。物资的流通,就像水往低处流一样,日夜不休,不召自来,不用要求老百姓自己就会做。这就是自然之道。

一位圣人掌勺分肉,不如十个奸商公开竞争,这是常识。抗疫期间在特定的区域,暂时让市场这只手休息一下,是不得已的措施,其带来的一些问题亦可以想见。譬如3月12日,湖北应城发生和武汉青山区类似的事情。当地政府发布公告称,当晚19:30左右,某小区100余人聚集在篮球场,原因是有业主联系商家来小区卖“爱心菜”,被小区物业阻止并报警,引发围观。民间的说法是另一个版本,因为政府指定供养商配送的生活必需品价高质差,物业以防疫的名义驱赶其他商家送货进小区,引发居民的不满。

期盼疫情早点过去,武汉、湖北和全国的市场恢复正常。那么,居民不用看到环卫车送肉怒不可遏,社区干部也不用可怜巴巴地解释。社区干部的压力够大了,压力一层层传导到他们身上,他们知道环卫车运肉的视频一旦网上传开将给他们带来什么。至于商家,再傻再狂也不敢用环卫车运肉,除非他不想做生意了。

【往期回顾】

抗疫马上评:且把滞留故乡陪父母,看作一种幸福

抗疫马上评:她们,当得起真诚的感谢

抗疫马上评:要做到奖罚分明很不容易

抗疫马上评:从文化心理上给“野味”祛魅

抗疫马上评:谈刑释人员由武汉返京:真相才能消除公众的恐慌

抗疫马上评:“万里尚为邻”已不是诗人的夸张

抗疫马上评:“硬核”不是形式主义,更不能简单粗暴

财经号所发布文章之版权属作者本人或相关权利人所有,文章仅为作者观点,不代表《财经》立场。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更多相关评论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相关新闻
热门推荐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