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币贷款市场报价利率为何止降,中国央行是否酝酿新招?

文/《财经》记者张威   编辑/袁满

2020年03月20日 12:27  

本文1600字,约2分钟

因为经济活动放缓,银行核心存款增长不佳,负债成本较高。业界分析,降贷款市场报价利率是降企业成本的一部分,但还不够,需要降中期借贷便利和存款基准利率等银行负债端资金成本来实现。

完全超出市场预期,新一期LPR报价丝毫未动。

3月20日上午9点30份,全国银行间同业拆借中心周五公布数据显示,1年期贷款市场报价利率(LPR)为4.05%,5年期以上LPR为4.75%,较前次报价持平。

同一天的前一刻钟,央行发布公告称,目前银行体系流动性总量处于合理充裕水平,2020年3月20日不开展逆回购操作。至此,央行已经连续二十四个交易日暂停逆回购操作。

据《财经》记者了解,货币市场流动性确实较为充裕,甚至出现资金淤积的现象。根据某股份制银行资金交易员介绍,资金淤积主要体现为两点:开年之后,隔夜利率长期在在2%以下,另一则现象是银行超额存款准备金规模比较高。“一般的银行超额存款准备金规模较正常水平高出了50%-70%左右的水平。”

反观全球,进入3月,新冠疫情在全球蔓延,各大国央行早已开启降息狂潮,所以,此前市场主要分析声音认为,今日公布的LPR报价会出现下行。

某宏观研究员向《财经》记者表示,央行一直强调稳健货币政策调控主基调,所以对宽松化币政策更审慎;二则央行也担心当前通胀对降息形成制约;三是美国前次降息的教训表明,在市场预期混乱时,降息等政策并不能起到应有的作用。

“LPR是优质企业贷款,单纯降LPR后可能也很难真正引导企业融资成本下行,因为这还取决于商业银行的资金成本和风险溢价等。”上述宏观研究员指出,降息的含义实际是一整套组合拳,降LPR是降企业成本的一部分,但还不够,需要降“中期借贷便利(MLF)”和存款基准利率等银行负债端资金成本来实现。

值得注意的是,3月16日,央行开展MLF操作1000亿元,中标利率为3.15%与上次持平,并未提前引导本期LPR下行。

某银行资金研究员指出,2月LPR下调10基点,一是因为当时疫情很严重,市场情绪恐慌,二是MLF也下调了10基点。但是,事实上,因为经济活动放缓,银行核心存款增长不佳,主动负债吸收力度比较大,负债成本比较高,3月对股份制银行降准不足以推动LPR下调。

上述宏观研究员也指出,在信贷供给方面,要求银行加大实体支持力度,的确也得给银行减负,银行负债端超过2/3是存款,所以只通过MLF(中期借贷便利)给银行减负效果是有限的,下调存款利率给银行降低负债成本的效果会更好,有助于向实体传导低成本信贷。

监管已经在力降银行负债成本,据《财经》记者了解,近期监管严查“假”结构性存款高息揽存,就是因为有一些不规范的结构性存款影响整个行业存款成本居高不下,扰动了存款市场正常竞争秩序。严格规范结构性存款产品的举措,也有助于降低整个银行业的存款成本。

人民银行货币政策司司长孙国峰近日强调,继续发挥存款基准利率作为整个利率体系压舱石的作用,同时压降银行不规范存款创新产品,将结构性存款保底收益率纳入宏观审慎评估,维护存款市场竞争秩序,稳定银行负债端成本。

远洋资本高级研究员盖新哲向《财经》记者表示指出,其他国家超大幅降息更大程度上的目标是维护金融稳定,避免金融危机。与美欧相比,我国股市债市波动相对较小,没有类似2015年或者金融危机时期的异常波动,所以不会像其他央行一样大幅降息。

盖新哲说,银行间流动性充裕,某种程度上也是信贷需求较弱的表现,在这一特殊阶段,首先还是要激发信贷需求,一是财政发力,用财政支出带动总需求,无论是新基建还是旧基建,二是加快金融创新,比如基础设施公募REITs,数据中心公募REITs或者ABS。

“当前,最重要的工作是推动复工复产,只有企业生产了才有信贷需求,企业不生产,调利率效果也不好。”上述资金交易员指出。在当前形势下,一动不如一静,待企业复工复产后,形成有效信贷需求后,再看看经济补偿性恢复到底能到什么程度。到那个时候再出台一些刺激政策,效果会更好。不能在这个时候把子弹消耗过多。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更多相关评论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相关新闻
热门推荐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