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面全球化“熔断时刻”

《财经》杂志     

2020年6期 2020年03月23日出版  

本文1510字,约2分钟

这大概是1929年以来人类社会所面临的最大挑战了。疫情攻陷全球,各国股市跌跌不休,全球最大经济体美国的股指更是遭遇连续四次熔断,各国经济社会都面临或已经经受停摆考验,全球生产链、供应链也已经局部断裂,并面临更多不确定性。百年未有之变局需要全球合力应对,面对全球化熔断挑战,我们今时今日能否交上合格的答卷,将决定整个21世纪人类社会的经济走向。

这次全球性疫情来得特别不是时候,令下滑态势明显的全球经济前景更形黯淡,也令近年来已经面临诸多挑战渐有退潮之势的全球化雪上加霜。这无疑将加剧近年来某些地区已经有所抬头的经济民族主义、民粹主义及政治极化倾向。目前在局部地区,种族歧视和以邻为壑的态势已经有所恶化。尽快联手应对疫情,有力缓解由此引发的各种矛盾,是摆在各国政府和全球社会面前的一项紧迫任务。

短期来看,是疫情触发了全球金融市场动荡,但人们心态如此恐慌,市场跌幅如此之深,则充分暴露了全球政治经济秩序和运行机制内部的深层次矛盾。说到底,是全球化本身的不可持续,以及人们对全球化的反弹,导致了全球经济增长和全球治理的不确定性,进而导致人们对未来的预期趋于悲观。接下来,如果新冠肺炎疫情在短期内无法扭转,人们需要更加警惕两者互为因果、相互加强,陷入恶性循环。

如果说遏制新冠肺炎疫情是治标,扭转全球化退潮的趋势则是治本。而这归根结底,需要从根本上对较长时间以来,全球化红利在国家之间分配不均匀、在社会各阶层之间分配不公平的态势进行纠偏。以应对疫情为契机,各国均需要切实加大民生的投入,修补日渐失灵的社会福利体系,凝聚社会共识,重建社会信任,进而为全球化觅得新的可持续动力。

与此同时,人们还需要对金融自由化和金融全球化的弊端进行深刻反思。如今回头看去,过去的十年堪称“蹉跎的十年”。2008年金融危机的矫正,更多是资产负债表意义上的修复,各国或是靠大力释放流动性来实现金融资产的估值修复,或是靠大力基建来拉抬GDP,建立在坚实的全要素生产率提升和来自大多数民众畅旺的消费需求的“真实增长”并未实现,而金融脱实向虚过度创新,金融运行与实体经济背离的倾向也一直没有得到真正的扭转。这些都为此次全球金融市场的波动埋下了伏笔,堪称又一次的“十年轮回”,而与上一次相比,各国政府手中的工具储备和政策空间则都面临更多限制。

需要强调指出的是,越是在危机时刻需要加大公共投入力度和加强政府角色的时候,人们越是不能丧失对市场经济和全球化的信心。每一次全球性危机都是一次大考,人们既要应对当下,又要虑及长远。1929年全球大危机时各国应对之道的进退得失,殷鉴虽远,亦足以为今时今日所镜鉴。

当前这轮技术创新尚未转化为推动实体经济发展的真正有力推手,各国福利体系的修补和全球治理体系的完善升级更需假以时日。人们需要采取切实有力措施缓解社会矛盾,减轻民众痛苦,避免社会动荡,与此同时亦需以平和的心态耐心等待经济发展和技术创新周期发挥自身的作用。

全球危机需要全球应对。除了各国政府间的协作,全球公民社会也应发挥团结互助作用,以在全球范围内共度时艰,而避免出现像1929年全球大危机那样各自为战甚至以邻为壑的现象,以及由之引发的灾难性后果。这也是全球一体化网络化平台化时代的内在要求。我们已然是人类命运共同体,没有哪个国家和地区能成为一座孤岛并独善其身。

每一次全球危机的挑战及其应对,都会带来一次全球发展模式、治理范式和合作机制的革新。每个时代有每个时代的使命,我们理应有胸襟有能力避免陷入二战那样的局面,而应该携手为人类社会交上一份满意的答卷,实现更可持续的全球化和人类社会更公平的发展。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更多相关评论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相关新闻
热门推荐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