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佛校长夫妇何以感染?美国各大学在疫情中挣扎

文 |《财经》特派记者 金焱 发自华盛顿    编辑 | 苏琦

2020年03月25日 12:43  

本文4193字,约6分钟

美国可能会成为新冠病毒全球大流行的下一个“震中”。 疫情快速蔓延让美国各大学感受到了巨大的健康威胁和经济寒意,美国高等教育可能因此发生巨大改变

美国新冠病毒疫情进入急速蔓延阶段。3月24日美国确诊病例比一天前增加近一万例,是自疫情爆发以来增量最大的一天。当天午时刚过,哈佛大学校长劳伦斯•巴科(Lawrence S. Bacow )就在一份致哈佛社区声明中宣布,自己和妻子均被确诊感染新冠肺炎。同一天,被誉为“病毒猎手”的美国哥伦比亚大学公共卫生学院感染与免疫中心主任、传染病学专家利普金教授(Walter Ian Lipkin)确诊感染新冠病毒。利普金教授目前仅有发烧、咳嗽等轻症现象。对媒体表示,自己的感染说明任何人都可能暴露在新冠病毒之下并被感染。目前纽约市新冠肺炎确诊病例已经达到15597例。

世界卫生组织3月24日称,美国的疫情发展“速度非常快”。美国可能会成为新冠病毒全球大流行的下一个“震中”。

在之前的24小时内,全球85%的新增病例都发生在欧洲和美国。其中美国占了40%。曾经荣获诺贝尔和平奖的芬兰前总统阿赫蒂萨里确诊感染2019冠状病毒病。82岁的阿赫蒂萨里因他在世界各地,包括印尼、科索沃和纳米比亚致力为当地冲突斡旋和平协议的逾30年职业生涯而于2008年获颁和平奖。此前,阿赫蒂萨里的83岁妻子也确诊感染冠病。

巴科说,不确定他和妻子是如何感染的,但是他表明最近接触的人员数量甚少,并从3月14日两人均已开始在家工作。巴科说,“我们从周日开始出现症状。先是咳嗽,然后是发烧,发冷和肌肉酸痛。我们在周一与我们的医生联系。我们昨天进行了测试,几分钟前才收到结果。”

消息传出后,哈佛大学肯尼迪政府学院的中国校友陈佼莉对《财经》记者说,大家都在转学校的那封信,大家都感到意外和担心。

早在几天前,巴科在通知学生撤离校园的邮件结尾说:没有人能够预知在后面几个星期,我们即将面临的是什么,但每个人都明白COVID-19将考验我们的危机时刻所显示超脱于自我的善良和慷慨。我们的任务是在这个非我所愿的复杂混沌的时期,展示自己最好的品格和行为。愿我们的智慧和风度同行。

美国的卫生专家表示,除非美国人坚持大幅度限制他们的社交活动,否则疫情感染的人数会压垮医疗系统。专家们警告说,尽管目前美国的疫情大部分集中在纽约等少数地方,但疫情扩散是避免不了的。

不过美国总统特朗普3月24日在疫情简报会上宣布,希望美国能在复活节、即4月12日解除封锁,让复活节因美国“重启”而变得特殊。不过,美国顶尖传染病专家、国家卫生研究院过敏症和传染病研究所所长安东尼•福西则指出,复活节“重启”美国的这一目标“非常灵活可变”。

哈佛校长何以中招

人口密度居全美第三的马萨诸塞州于2月1日发现了第一例冠状病毒病例。该州州长在3月10日宣布马萨诸塞州进入紧急状态。所有大学已要求所有学生搬离了学校宿舍,全部改为线上教学,中小学已经停课。

3月早些时候,哈佛已将春假之后课程改为网络授课,建议学生春假后不要返回校园,并要求本科生腾空宿舍。位于费城的宾夕法尼亚大学也在近日宣布,将现场毕业典礼和周末校友会转移到网上进行,将举办网上”虚拟毕业典礼仪式”。宾夕法尼亚大学校长艾米•古特曼(Amy Gutmann)在给学校的一封信中写道:”鉴于疫情传播的规模及速度的不确定性,不知何时适合群体聚集,这个改变是我们唯一可以采取的负责任的行动。

据哈佛大学官网的数据,截至3月24日,哈佛大学已有18名人员新冠病毒检测结果呈阳性。3月初,哈佛大学宣布将转向在线课程,并要求学生离开校园宿舍。

巴科是哈佛大学第29任校长。美国艺术和科学学院院士,曾任塔夫茨大学校长、麻省理工学院校务委员会主席。在2017年6月,哈佛开始了新一任校长的遴选工作,巴科最初在遴选委员会中,数月之后委员会与巴科商量,后者能否退出遴选委员会,成为被推选人之一。巴科于是进入了被推选人的行列。并最终从700位候选人中脱颖而出,被认为是继承福斯特校长最合适的人选。

巴科的当选在哈佛内外获得了广泛赞誉。哈佛董事会的威廉•李说,在遴选过程中,哈佛内外的很多人都推举了巴科。他高度评价巴科,“他是美国高等教育中一位备受尊敬、有深刻见地、经验丰富的领导人。他是少数几位了解大学也了解哈佛的人。”

巴科是环境政策和法律方面的资深学者,现年68岁,自2018年起担任哈佛大学第29任校长。他大部分职业生涯都在处理环境纠纷问题、现在在哈佛大学肯尼迪政府学院任教。巴科一直认为,哈佛应在促进关于气候变化的对话方面发挥更重要的作用。他在担任哈佛大学校长不久即在2019年3月首次出访中国。他在访问清华大学时曾表示,在日益全球化的世界中,各国高校不仅应致力于推动人类知识和研究水平不断向前推进,更应为全人类共同面临的挑战贡献智慧、提供方案。

巴科在3月24日发给哈佛社区的一份声明中说,在得知感染病毒后,他们希望尽快对外通知这一消息。他和妻子从3月14日开始在家工作。他表示,值得庆幸的是,“最近从我们家过道上通过的人比平常少很多”。他补充说:“我们将在家里隔离两周的时间里,花一些时间休息和恢复身体。”他表示,在接下来的几周,将有同事承担更多的工作责任。

美国公共卫生部正在联系过去14天内可能与巴科夫妇有过密切接触的人。巴科强调,大家需要遵循卫生部门的守则、限制与他人的接触,以阻止病毒传播。他写道:“我希望你们中无人出现像我们这样的情况,我敦促你们继续遵循公共卫生专家的指导以及政府官员的建议和指令”。

巴科1951年出生于密歇根州底特律市的一个移民家庭。他的母亲在19岁时为躲避二战和纳粹的迫害而逃到美国。巴科从小在密歇根州东南部的城市庞蒂亚克长大,曾是美国童子军中的一员,并曾晋级到童子军最高级别的鹰级童子军。巴科本科读的是麻省理工学院(MIT)。1972年,他以优等生身份毕业后,到哈佛大学攻读研究生,先后在法学院和肯尼迪政府管理学院获得了法律博士学位、公共政策硕士学位和哲学博士学位。博士毕业后,巴科回到了自己的母校MIT,在城市研究与规划系从事经济学、法律与公共政策方面的教学与研究,从此进入学术界。在这里,他一干就是24年,从一名普通的教师成长为讲座教授,后来担任学校高级管理人员。

麻省理工学院最早曾宣布一个招聘者曾在2月底MIT商学院,此人事后检测新冠肺炎阳性。麻省理工学院和其他高校一样,宣布以网课的方式继续上课,并要求学生春假结束后暂时不要返校。还有一些防疫规则包括至5月15日,禁止举办超过150人的会议等。

美国各大学渐陷经营困境

美国拥有众多全世界顶级的一流大学,其中相当一批是靠捐赠和学者支撑的私立大学。2020泰晤士高等教育世界大学排名中,在全球顶尖的前20所大学中,美国大学的比例就高达75%,其中大部分也是私立大学。疫情的加速蔓延,让美国各大学纷纷感受到了巨大的健康威胁和经济寒意。

以哈佛大学为代表的美国顶尖私立大学,一直是全球学子和家长们的最爱。这些大学主要靠校友捐赠和高昂学者支撑。随着美国疫情迅速扩散且在公共健康方面存在的救助不力等现状,今年已经有相当一批海外学生和家长打消了申请美国私立大学的计划。

早在1月底,亚利桑那州立大学的大学生感染了冠状病毒肺炎。因该名大学生并不住在学校公寓中,学校并未停课。《财经》记者了解到,亚利桑那州立大学的学生自发组织了停课的请愿活动,当时校方的态度是不会停课。

同样,美国的“湖北”,疫情最早暴发的华盛顿州,随着确诊人数越来越多,死亡病例也在增加,位于西雅图的华盛顿大学(UW)的学生们也自发组织了停课的请愿活动,当时校长最初声明说,病毒并不会在空气中传播,就算请愿人数超过1万五,学校也不会停课。后来,请愿的人数越来越多,超过20000人支持停课。

随着新冠疫情日趋严重,美国大学普遍采取了资格考试推迟、旅行禁令、停止在校园上课而改以线上教学、放假、延长春假、禁止学生在校园停留的清空校园等举措,以使校园发生群聚感染的机率降到最低。

得州大学达拉斯分校前副校长冯达旋对《财经》记者表示,在新冠肺炎疫情的冲击下,美国大学面临三大经营困境,一是大陆留学生锐减,二是学杂费收入锐减,三是营运经费缩减。

和英国、澳大利亚等国的大学一样,近年来这些国家的高等教育商业模式越来越依赖中国学生的贡献。有专家指出,疫情可能会改写这一商业模式,如果未来几年中国学生的入学率大幅下降,大学预算出现数十亿美元的缺口,这些国家可能需要对高等教育实施财政救助。

美国高等教育学费昂贵,且在不断上涨。在过去10余年来中国大陆来美人数不断增加,并于2017-2018年达到高峰。随着中国GDP的不断增长,许多中国家庭有能力且有意愿送子女到美国就读。美中贸易摩擦使来自大陆的留学生人数呈下降趋势,新冠肺炎疫情则可能导致瞬间的大幅下滑,让原本计划好前往美国就学的大陆学生改变主意。

2018年的统计数字显示,全美共约有36.8万学生来自中国大陆。这些学生中,有相当比例的中国留学生在常青藤大学。若以每位中国留学生所贡献学费每人每年5万美元学费计算,(不包括住宿与日常消费),若一个大学少了2500 位中国学生,该大学就会减少1亿美元的收入。尤其是很多美国大学将中国留学生增加的学费收入视为常态,作为学校营运的日常开销。学杂费一旦锐减,可能立即造成许多大学财务结构的重大问题。

据《财经》记者了解,在北京、上海等出国留学相对集中的地域,今年春节后很多留学顾问均收到家长们要求更改孩子们留学美国的计划,有的转移到加拿大、澳洲等地,有的向新加坡和香港转移,还有的向英国和欧洲分流,这些动向最终将如何影响美国大学今年招收国际学生的计划,尚待观察。

冯达旋指出,美国高等教育可能因为这次新冠肺炎疫情而发生巨大的改变。改变主要是反映在财务结构上,除非在短时间内学校得到其他渠道的巨额补助或收入来弥补庞大陆学生学费不足的问题。否则,学校可能面临资金周转不灵、无法进行校内重大营缮与维修工程,甚至减薪、裁员。最糟的后果是导致美国高等教育品质的滑落,连带可能影响大学周边商业与经济。

更多相关评论 
打开财经APP, 阅读有价值的财经新闻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