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券商试点并表监管,预计释放风险资本300亿,有利做大做强

文 |《财经》记者 张欣培 郭楠    编辑 | 陆玲

2020年03月28日 18:48  

本文2643字,约4分钟

并表监管将提升头部券商的杠杆上限,这些券商将逐步试行更为灵活的风控指标体系,释放百亿级的风险资本。此举政策意图非常明显:鼓励龙头券商不断做大做强

随着资本市场持续发展,部分券商已经出现集团化发展态势,风控步伐如何跟上?

3月27日,证监会表示,有必要将行业风险管控边界从母公司层面扩展至合并报表视角,决定将中金公司、招商证券、中信证券、华泰证券、中信建投、国泰君安六家券商纳入首批并表监管试点范围。

纳入试点之后,证监会将逐步允许试点机构试行更为灵活的风控指标体系,试点初期指标计算系数灵活下调,成熟后将过渡至基于合并报表实施风控指标监管。

证监会指出,在部分券商出现集团化发展趋势下,有必要将行业风险管控边界从母公司层面扩展至合并报表视角,以利于更全面、及时、有效地评估风险,促使行业持续稳健发展。在当前疫情环境下,也有利于中介机构更好地服务资本市场和实体经济。

根据有关机构测算,并表监管后,这些试点券商预计可释放风险资本总额超过300亿元,并将进一步增厚相关券商的业绩。

“综合金融已成为行业大趋势,并表监管后,有利于证券公司的集团化运营,提升综合金融服务能力。尤其理论杠杆上限的提升,增强了资本实力,有助于券商资本中介业务的发展。”东吴证券非银首席分析师胡翔向《财经》记者表示,政策的监管意图鼓励龙头券商不断做大做强,增强国际竞争力。

六家券商获试点

据了解,证监会于2016年6月修订了《证券公司风险控制指标管理办法》(下称《风控办法》),要求证券公司建立全面风险管理体系,并提出推动并表监管的中期安排。2017年4月,根据部分证券公司申请,证监会启动证券行业并表监管试点前期工作。

2018年9月、2019年11月,经行业互评和外部专家评审,中金公司、招商证券、中信证券、华泰证券、中信建投、国泰君安六家证券公司已基本建立能够有效覆盖各类风险、各业务条线、各子公司的全面风险管理体系,初步具备实施并表监管条件。证监会决定将上述六家证券公司纳入首批并表监管试点范围。

证监会介绍,两年来,相关证券公司持续加大投入,健全风险管理体系,完善风险管理系统,梳理风险管理流程,储备风险管理人才。

“随着资本市场加速双向开放,为证券机构国际化发展打开了更广阔的空间,集团化运营模式也将给证券机构的风险管理工作带来新的挑战。”华泰证券风险管理部相关人士向《财经》记者表示。

该人士介绍,近两年,华泰证券加大风险管理投入,储备风险管理人才,以集团化、专业化和平台化的思路持续健全风险管理体系和流程,大力推进风险管理数字化转型,充分运用技术手段固化风险控制流程和关键节点,建立覆盖穿透的风险管理平台,公司集团化风险管理能力得到了明显提升。

出台并表监管重要的背景是部分券商已经出现了集团化的运作态势,而且发展十分迅速。近几年,各家券商纷纷设立基金、期货、资管、股权投资等各类子公司。

例如,华泰证券旗下有控股子公司,华泰联合证券、华泰期货、江苏股权交易中心;全资子公司有华泰资管、华泰创新投资、华泰国际金融控股、华泰紫金投资;参股公司有南方基金、华泰柏瑞基金、江苏银行。

国泰君安参股控股的公司包括国泰君安金融控股、国泰君安资管、国泰君安期货、国泰君安创投、国泰君安证裕、上海证券以及华安基金。

中信证券拥有主要全资子公司五家,分别为中信证券(山东)、中信证券国际、金石投资、中信证券投资、中信期货;拥有主要控股子公司1家,即华夏基金,参股公司有中信产业基金,中信建投。

而子公司对集团业绩的贡献率不断增长。根据广发证券非银团队的数据,上市券商公司子公司合并营业收入对于集团收益的贡献来看,子公司保持着稳定的增长,2015年至2018年贡献度由23.25%一直增长至35.62%。

并表监管影响几何?

证监会表示,将根据《风控办法》规定,逐步允许参与试点机构试行更为灵活的风控指标体系。

“初期,综合考虑试点机构对外投资资本占用情况,对试点机构母公司风险资本准备计算系数由0.7调降至0.5,表内外资产总额计算系数由1降至0.7;同时持续监测试点机构已建立风控体系运行及合并风控指标信息的有效性。待相关机制运行成熟后,逐步过渡至直接基于合并报表实施风控指标监管。”证监会表示。

今年1月修订的《证券公司风险控制指标计算标准》(下称《计算标准》)已正式落地,6月1日正式施行。《计算标准》规定,为支持证券公司提升全面风险管理水平,对连续三年分类评价为A类AA级及以上的证券公司,风险资本准备调整系数设为0.5。

胡翔表示,通过风险系数的调整可以带来潜在杠杆的提高,对于净资本的消耗要求会更低。在一定净资本情况下,理论杠杆会更高,潜在的ROE中枢也会更高。

“在并表监管之前,子公司对净资本的消耗很大,基本是100%扣减,并表之后大幅减少对券商净资本的消耗。另外,理论杠杆上限的提升,十分有利于券商开展资本中介业务,包括衍生品业务等。”胡翔向《财经》记者表示。

前海开源基金首席经济学家杨德龙表示,按照统计数据,风险资本准备调整系数调整为0.5后,中信证券、国泰君安、海通证券与华泰证券的风险准备释放值估计在40亿元以上。其中,中信证券风险准备释放值估计达到 81.47 亿元。

另一方面,通过并表监管也将进一步增厚券商业绩。

根据万联证券此前推算,在不考虑具体项目系数调整情况下,中信证券、华泰证券、海通证券、国泰君安、招商证券和中信建投预计释放风险资本85.54亿元、45.74亿元、50.84亿元、44.23亿元、26.29亿元和21.53亿元,预计增厚净利润7.38%、5.99%、8.75%、4.61%、4.19%和5.75%。

从整个券商格局来看,并表监管将更加强化龙头券商的地位。证监会相关人士指出,强化差异化监管安排,支持行业发展,此举支持证券公司提升全面风险管理水平,在风控有效的前提下进一步做大做强。

“政策的监管意图很明显,鼓励有实力的券商做大做强。”胡翔表示。杨德龙也认为,差异化监管安排有助于头部券商的风险覆盖率优化,风险资本系数的优势推动头部券商进一步做大做强,资本优势明显提升,未来行业马太效应将更加突出。

去年11月底,证监会在答复证协提案时表示,将通过六大举措打造航母级券商,其中第六项为督促证券公司加强合规风控管理。证监会表示,将按照《证券公司和证券投资基金管理公司合规管理办法》《证券公司投资银行类业务内部控制指引》《证券公司全面风险管理规范》等要求,构建完善的合规风控管理制度和系统,进一步强化投资银行类业务内部控制,实现合规风控管理全覆盖。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更多相关评论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相关新闻
热门推荐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