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曝财务造假22亿,瑞幸是受害者还是加害者?会否引发中概股信任危机?

《财经》新媒体 徐徜徉/文   王小贝/编辑

2020年04月03日 17:31  

本文4633字,约7分钟

又一只“黑天鹅”不期而至。4月2日晚,美股上市公司瑞幸咖啡突然发布公告称,首席运营官刘剑及部分下属自2019年二季度起从事不当行为,在2019年第二到第四季度共伪造业绩22亿元人民币。

根据公告,瑞幸已成立特别委员会对该事宜进行进一步调查。《财经》新媒体就此询问其调查进度,相关工作人员未予以回复。不过,瑞幸咖啡董事长陆正耀和联合创始人兼首席营销官杨飞于午间相继在朋友圈作出回应,其中杨飞称:“资本的事情我也不清楚我也不想问大家也别问我,两件事最重要:必须实事求是,永远元气满满。”


图/杨飞朋友圈截图

值得注意的是,数据显示,2019年瑞幸前三季度的主营业务收入为29.29亿元。这也就意味着:22亿元的造假规模已逼近公司三个季度的总营收。

受此影响,瑞幸股价盘前一度暴跌超85%,且在开盘40分钟内发生了五次熔断。截至4月2日美股收盘,瑞幸咖啡股价重挫75%报6.40美元/股,市值一夜缩水近50亿美元(约合人民币354亿元)。

目前,包括Block & Leviton律所、GPM律所、Gross律所等在内的美国多家律所已宣布将对瑞幸咖啡公司和特定管理人员提起集体诉讼,控告瑞幸作出虚假和误导性陈述的“证券欺诈行为”。律所方面称,在2019年11月13日至2020年4月1日购买瑞幸咖啡股票的投资者若试图追回损失,可与律所取得联系,首席原告的截止日期为2020年4月13日。

事实上,瑞幸咖啡的“黑天鹅事件”并非无迹可寻。就在两个月前,做空机构浑水研究公司曾收到一份来自匿名者的做空报告,这份长达89页的报告直指瑞幸咖啡正在捏造公司财务和运营数据。当时,瑞幸咖啡对此坚决否认。

如今丑闻被“坐实”,但瑞幸咖啡一度“因祸得福”,订单量暴涨。4月3日上午,瑞幸的APP和小程序都曾相继出现“无法正常使用”的现象,显示“线路拥堵,请稍后重试”或“网络连接失败”。

下午三时左右,《财经》新媒体来到位于北京经济技术开发区的某间瑞幸咖啡门店,发现店内秩序已基本恢复,从下订单到取咖啡的等待时间大概在5分钟左右。店员告诉记者:“受财务造假消息影响,上午的工作变得特别忙,出现大量订单堆积,但从下午3点左右起,情况开始好转。”


图/《财经》新媒体 徐徜徉 摄

受瑞幸咖啡事件拖累,港股上市公司神州租车也在3日出现股价暴跌和停牌。截至停牌,神州租车股价跌去54.42%至1.96港元。此前,神州租车股价一度跌超70%,创历史新低,市值一度跌破28亿港元,较昨日缩水逾60亿港元。

谁是财务造假的“罪魁祸首”?

瑞幸在公告中指出了“财务造假”的罪魁祸首——首席运营官(COO)刘剑。

据瑞幸招股书,刘剑于2005年获得中央财经大学劳动与社会保障专业学士学位。在2008至2015年,他先后担任神州租车车辆管理中心副主任和收益管理负责人;2015年-2018年担任神州优车收益管理负责人;2018年5月起担任瑞幸咖啡COO,自2019年2月起任公司董事。

刘剑最近一次也是唯一一次公开露面是宣布瑞幸推出了子品牌“小鹿茶”。2019年9月,瑞幸正式宣布旗下茶饮子品牌“小鹿茶”独立运营,刘剑作为公司COO,在现场发布了小鹿茶一系列发展蓝图和投资加盟模式。

当时,刘剑在现场雄心勃勃地表示:瑞幸将在2021年年底之前把门店数量扩张到1万家,瑞幸的开店速度将达到平均每天开7家店。

虽然刘剑担任了公司的COO,但根据招股书记录,刘剑在瑞幸并未持有任何股份,而是只拥有47408股期权,期权行权价格为0.1美元,行权期限为10年。这也就意味着:刘剑在2019年仅有4740股期权可以行权,按照瑞幸暴跌前25美元左右股价计算,总共才不过12万美元。

就资本版图而言,神州系创始人陆正耀、愉悦资本创始人刘二海、大钲资本创始人黎辉和瑞幸的关系显然更为密切。天眼查数据显示,陆正耀为神州优车股份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及股东,同时,他也是北京宝沃汽车有限公司的董事长;刘二海则为愉悦资本创始及执行合伙人,共在5家公司担任法定代表人,8家公司担任股东(2家已注销);黎辉的曾经在外任职中,包括了北京神州汽车租赁有限公司、神州优车股份有限公司。

具体来看,黎辉和刘二海连续加注了瑞幸咖啡的A轮和B轮融资,将其估值抬高至22亿美元。A轮中出现的君联资本是刘二海的前东家,新加坡政府投资公司(GIC)据传是大钲资本的LP;B轮中出现的中金公司,则跟黎辉的前东家摩根士丹利一起出现在瑞幸咖啡上市保荐商的名单里。

更值得玩味的是,黎辉及大钲资本竟能从瑞幸的股灾中“全身而退”。公开信息显示,2020年1月8日,大钲资本对瑞幸咖啡进行减持3840万股,持股比例从14.06%下降至12.15%,套现2.3亿美元。大钲资本当时表示,此次减持后,已收回当初对瑞幸资本的投资。近期,黎辉及大钲资本还在继续“离场”,抛售4400万股瑞幸股票(ADS),持股比例下降到8.59%。

中国人民大学商法研究所所长刘俊海教授在接受《财经》新媒体采访时分析称,在本起疑似“财务造假”案件中,关于“谁是罪魁祸首”的判定,要依后续证据而定。“集团诉讼在开庭后,一系列书证、物证、证人证言和鉴定结论,将是法庭辩论的焦点和决定案件判决结果的关键。”

刘俊海教授认为,瑞幸咖啡到底“是受害者还是加害者”,主要取决于对刘剑行为的相关判定。“如果判定刘剑的行为得到了董事会的授权,则造假的行为主体就是公司;如果判定虚增业绩是刘剑的个人行为,则瑞幸咖啡也是受害者。”

华旦律所联盟•江苏锦隆律师事务所刘海丰则告诉《财经》新媒体,如果目前披露的信息被法庭采信,则刘剑及其他参与成员捏造交易的行为属于严重的“恶意欺诈”,该罪名可能会被判处10至25年的监禁,个人处罚金最高达500万美元。除此以外,涉及上市公司的规范化培训、辅导与监督、审计、财务等公司、个人,同样将面临民事赔偿责任、行政处罚、 甚至刑事责任。“如果本案涉嫌刑事犯罪即证券诈骗,则FBI可能会介入调查,其调查的主要焦点为操纵金融市场及欺骗投资人。”

证监会发声称高度关注

专家:担心引发外资对中概股的整体不信任

“财务造假”和“欺诈发行”后,瑞幸咖啡将会受到什么样的惩罚?是否会走向破产?这恐怕是广大投资者和民众最为关心的问题。

刘海丰认为,根据以往造假事件的处罚结果来看,瑞幸咖啡被摘牌退市的可能性非常大。“即使不被摘牌退市,根据美国相关法律,瑞幸也将可能面临着最高达2500万美元的巨额罚金。但他同时表示,美国律所将要进行的集体诉讼,一般是民事案件,主要是为了帮投资者争取经济上的赔偿。这类案件99%以上的结果都是调解,即由上市公司来赔偿投资者一定比例的损失,一般不会去追究某位高管的个人责任。”

瑞幸可能要为这场集体诉讼付出多少赔偿金呢?据刘海丰介绍,美国法律对类似案件的索赔额计算方式是:设定一个时段,以当中的最高价和事发后的最低价算出价差,再乘以股份数量,即是这家公司可能面临的投资者索赔额。“若以2020年初至今作为时间段计算,期间瑞幸咖啡2020年1月7日曾触及年内最高价51.38美元/股,事发后最低价为2020年4月2日晚触及的4.9美元/股,公司最新总股本为2.4亿,由此可粗略计算得出,一旦面临集体诉讼,瑞幸咖啡将可能面临的赔偿额总计约为112亿美元,合人民币754亿元。”

刘俊海教授则向《财经》新媒体分析称,瑞幸的投资人有权向公司索赔,作出虚假陈述的责任人则可能要承担刑事责任和信用制裁等,至于具体判决和处罚结果,则要视双方和解和庭审的情况而定。“一般的集团诉讼中,如果律所和瑞幸方面不能在庭外达成和解的话,也有可能在法院主持下进行庭内和解。如果庭外、庭内都无法达成和解的话,就要看法院如何对损害赔偿进行判定。就本案来说,如果走到这一步,瑞幸被判负有一定民事赔偿责任将是大概率事件。”

至于有没有破产的可能,刘俊海认为,这要看“公司是不是达到了资不抵债的程度,满足不满足企业破产法所规定的破产界限”。

瑞幸自曝丑闻后,证监会也在第一时间发声。3日下午,证监会发布声明称:中国证监会高度关注瑞幸咖啡财务造假事件,对该公司财务造假行为表示强烈的谴责。不管在何地上市,上市公司都应当严格遵守相关市场的法律和规则,真实准确完整地履行信息披露义务。中国证监会将按照国际证券监管合作的有关安排,依法对相关情况进行核查,坚决打击证券欺诈行为,切实保护投资者权益。瑞幸咖啡注册地在开曼群岛,经境外监管机构注册发行证券并在美国纳斯达克股票市场上市。


图/证监会官网

刘俊海教授向《财经》新媒体表示,新《证券法》第二条第四则条款明确规定:“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境外的证券发行和交易活动,扰乱中华人民共和国境内市场秩序,损害境内投资者合法权益的,依照本法有关规定处理并追究法律责任。”

这就意味着:境外上市公司如果出现财务造假等违法行为,同样会受到中国法律的管辖和制裁。“如果受害者是中国公民或在中国成立的企业法人——一句话,合法权益受损的中国境内投资者,可按照2019年12月28日颁布、2020年3月1日起实行的新《证券法》相关规定,来追究相关当事人的法律责任。”刘教授说。“这其中可能包含有四大责任:民事责任、行政责任、刑事责任以及信用制裁责任。”

中央财经大学预防金融犯罪研究所高级研究员、京师律师事务所律师许浩则告诉《财经》新媒体:“国内监管机构可能会密切关注美国监管部门的动向并采取相关措施;也可能会对瑞幸咖啡的国内公司进行前期的调查取证。如果证监部门启动调查程序,瑞幸将可能成为新《证券法》实施后,监管机构对境外上市公司追责的第一案。”

刘海丰认为,瑞幸咖啡可能会因此而资不抵债,但从另一角度而言,它也可能知错就改、绝处逢生,通过其他的手段亡羊补牢,“瑞幸自己成立了调查委员会,这也是一种自救的表现”。

刘俊海教授担心,瑞幸造假事件可能引发外资对中概股的集体不信任。“本来我们100家中概股公司可能只有1家存在失信的情况,但现在,他们可能会对剩下的99家都产生一定程度的怀疑。”

他同时提醒,上市公司尤其是中概股企业一定要慎独自律、择善而从。“要对广大中外投资者怀有感恩之心,对资本市场所适用的法律规怀有信仰和敬畏之心,做受人尊重的上市公司。只有这样,才能将瑞幸给中国企业所带来的负面效应降到最低,才能尽快恢复所有中概股企业的市场公信力。

更多相关评论 
打开财经APP, 阅读有价值的财经新闻
相关新闻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