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曝财务数据家丑,好未来意在“弃车保帅”?

《财经》新媒体 花子健 王和洋/文  舒志娟/编辑     

2020年04月08日 21:37  

本文2890字,约4分钟

瑞幸“自曝家丑”仅一周后,好未来也因自曝引发股价大跌。4月8日美股盘后,好未来教育集团(NYSE:TAL)发布公告称,在例行的内部审计过程中发现了某些员工在销售新推出的轻课中存在不当行为。受此消息影响,好未来盘后股价一度跌超28%,目前市值蒸发超400亿元。

轻课是好未来针对小学生的业务线,在该公司营收中的占比较低。多位好未来的员工在接受《财经》新媒体记者采访时表示,或许是轻课不太起眼,同时为了业绩急功近利,部分员工在拓宽市场过程中出现了不合规的操作,这是企业内部管理漏洞的问题,并非企业层面授意。据悉,从4月1日开始,好未来已经暂停招聘,冻结编制。

而在业界看来,此次好未来出现的问题与瑞幸是一脉相承的,包括之前新东方被做空,凸显的问题是行业本身不规范,恶疾多年未改。也有观点认为,好未来是在“弃车保帅”,员工只是替罪羊。如果公司存在数据造假行为,需要承担相应的行政处罚责任。

市值蒸发超400亿   员工涉“造假”被拘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中概股上演“连环雷”。

4月8日,好未来在公告称,在例行的内部审计过程中发现,某些员工在销售新推出的轻课中存在不法行为,与外部供应商合谋,伪造合同等文件,错误夸大轻课销售数据。对此,好未来已报警,而这名雇员已被当地警方拘留。

受到“瑞幸造假”和“爱奇艺遭做空”事件的持续影响,好未来的公告引发震动,原本收涨3.83%的好未来在盘后交易中一度下跌超过28%。截至目前,该公司报收55.82美元,市值330亿美元,盘后跌去58.46亿美元,超过400亿元人民币。

尽管好未来对外表示,数据造假是员工所为,但仍有不少声音认为,员工只是替罪羊,好未来高层不可能不知情。“现在自己说出来,是因为受瑞幸咖啡财务造假事件影响,审计公司更加谨慎。”这一质疑的背景是,4月23日,好未来将发布2020财年第四季度及全年财报,现在恰逢年报审计阶段。

对于这种质疑,好未来相关负责人表示,这属于凭空猜想,“外界这样解读,可能是受瑞幸咖啡的影响,但好未来也是受害者。”

好未来一位不愿具名的内部人士告诉《财经》新媒体记者,昨天晚上看到爱奇艺被做空,股价大跌,一度还庆幸好未来没有遇到这样的情况,股价坚挺。结果没想到今天早上就遇到这样的情况,“我的电话快被打爆了。”

“我们都是一脸懵,但是在内部没听到同事们过多讨论这件事,工作正常开展,教研产出部门还是稳步做产品,剩下的就等着公司调查后的红头文件吧。”另外一位好未来员工陈涵告诉《财经》新媒体记者,他不认为这件事情可以与瑞幸咖啡财务造假一事划等号,更是被瑞幸一事牵连而造成如此大的关注和影响。

有一位刚入职好未来不久的员工也表示同样的看法,之所以有如此大的影响,皆是因为近期瑞幸咖啡一事。“我怕影响整个集团,但也不至于。”

在互联网分析师丁道师看来,好未来采取“弃车保帅”策略的可能性是有的。另外,好未来自曝夸大销售数据,比被别人曝光要好很多,“敢于自曝说明已经做好接下来如何应对的准备,不会被打个措手不及。”

追求业绩急功近利   内部管理存漏洞

据悉,轻课是好未来针对小学生的一个业务线条,课程上主要包括语文,数学和英语。主要的定位特点是“有趣的学习”,用了很多动画课程授课,也结合牌照搜题等功能。“动画课程”是轻课最大的特色。

根据《财经》新媒体记者获悉的信息,轻课这款产品比较年轻,差不多只有一年半,被寄希望于走普惠教育路线,覆盖中国低收入家庭的K12阶段教育。和学而思的“教师直播授课”不一样,轻课是采用录播授课,是一个“内容产品的传播”。

在内部,轻课被认为是不起眼的小产品,因为在好未来营收中的占比很低,也很年轻,但符合好未来大的发展规划。2019年6月到7月,轻课在架构调整后被合并进了学而思网校,然后9月再次调整独立,属于新兴事业部,也是好未来的中台部门,承担教育产品的研发工作。

根据好未来的财报,轻课销售占好未来2020财年总收入的3%到4%,也就是介于0.94亿美元-1.25亿美元之间。“现在应该庆幸的是,这只是一个小产品线的问题,要还是在网校,这次的事情影响不亚于公司的地震。”陈涵告诉《财经》新媒体记者,内部隐隐感觉到会有事情发生,是在3月底的时候。

由于疫情的蔓延与影响,在线教育受青睐。正是因为如此,在线教育平台对于教师的需求加大,三四月正是招聘的旺季。但好未来却在3月底通知,从4月1日开始暂停招聘,冻结编制。“好未来一般都会在第四季度冻结招聘。这次冻结应该是在审计中发现了问题,开始调查后就暂停了招聘。”陈涵如是说道。

好未来正常将于4月底公布上一财年的财报和上一财年的第四季度财报。3月初,好未来公布2020财年第四季度营收预期下调公告称,由于受疫情影响,好未来将其营收将下调为8.5-8.72亿美元,同比增长仅17%-20%。相比第三季度财报公布的营收预期9.591-9.809亿美元下滑15%,损失1亿美元。

包括陈涵在内的不少好未来员工,甚至有两位已经从好未来离职的前员工都认为,这是一个企业内部管理漏洞的问题,此次问题并非企业层面授意,而是地方公司员工为了个人利益引起的造假行为。“这是法律层面的问题,不是资本层面的问题。”他们对《财经》新媒体记者表示。

陈涵指出,轻课的市场部的确比较浮躁,为了业绩急功近利,在拓宽市场过程中出现了不合规的操作,或许也是轻课不太起眼导致的管理漏洞。

好未来上一次出现如此大的股价下跌,是在2018年6月15日曾经遭遇浑水机构做空,浑水称好未来2016-2018财年运营利润高估至少21.6%,税前利润高估至少39.8%,净利润则高估至少43.6%。该次做空,好未来用了接近1年半的时间才恢复元气。

熟悉金融与投资行业的知名律师董毅智在接受《财经》新媒体采访时表示,这次好未来出现的问题与瑞幸是一脉相承的,包括之前新东方被做空,凸显的问题是行业本身不规范,恶疾多年未改,深层次的问题则是教育资源分配不公,最终为此买单的是家长们。

北京金诉律师事务所主任王玉臣律师指出,该公司如存在数据造假行为,需要承担相应的行政处罚责任。如果给股民造成了损失,还应当承担民事损失赔偿责任,相关权利人可以向人民法院提起民事赔偿。

在广东凡德投资总经理陈尊德看来,近期中概股持续遭遇做空压力,在资金面上是因为市场上资金偏紧,美股指数下跌了30%,这是一个比较好的做空时间点;在消息面上,资本市场对中国上市公司的财务数据存疑,一直都有信任危机存在;在基本面上,过去两年中概股的总体表现亮眼,甚至跑赢了美股大市,所以是存在做空的空间。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更多相关评论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相关新闻
热门推荐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