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途牛上市六年亏了近60亿元,处境艰难路在何方?

《财经》新媒体 王和洋/文 舒志娟/编辑     

2020年04月10日 21:08  

本文2764字,约4分钟

自2014年上市以来,“亏损”便成了途牛的标签,这次也不例外。4月9日晚间,途牛(NASDAQ:TOUR)公布了2019年第四季度及全年业绩报告,财报显示,2019年途牛实现净收入23亿元,净亏损6.992亿元,与2018年1.879亿元的亏损额相比,净亏损扩大272.11%。

这已是途牛自2014年上市以来的第六个亏损年,累计亏损近60亿元。受此影响,途牛股价受挫下跌,截至美东时间4月9日收盘报0.914美元/股,下跌7.08%。与2014年9美元/股的发行价相比,跌幅高达89.8%,目前市值仅为1.12亿美元。

放眼整个在线旅游市场,携程、去哪儿、同程艺龙等强敌环伺,在夹缝中谋生存的途牛压力巨大。而面对2020年的疫情,途牛仍在挣扎,但是伴随高管动荡、股价跌至冰点,身陷困境的途牛未来路在何方?

去年亏损扩大272%  遭投资公司大幅减持

4月9日,途牛交出了2019年第四季度及全年的成绩单,从各项关键指标来看,途牛这次大考“不及格”。

财报显示,途牛第四季度净收入4.51亿元,同比下降4.2%;净亏损3.67亿元,2018年同期净亏损为6470万元,亏损扩大467.23%。

具体来看,第四季度中,打包旅游产品收入为3.44亿元,较2018年同期下降3.7%;其他收入为1.07亿元,较2018年同期下降5.9%。其打包旅游产品线由“跟团游+自助游+定制游”组成,其他收入包括票务、酒店等单品预订佣金、签证代办费用、金融收入等。

在解释业绩下滑原因的时候,途牛CFO辛怡表示,打包旅游产品收入减少的主要原因是前往某些目的地的旅行需求减少,而其他收入减少的主要原因是金融服务产生的收入减少。

值得一提的是,自2020年5月31日起,辛怡将不再担任途牛CFO一职,这已是2020年以来,途牛第二位高管卸任。

从全年来看,途牛2019年全年净收入为23亿元,较2018年同期增长1.8%。但营收规模的扩大,却也带来了亏损的扩大,2019年途牛净亏损6.992亿元,净亏损同比扩大272.11%。

易观智库资深分析师姜昕蔚分析认为,途牛2019年亏损扩大与整个出境游市场的大环境不无关系,“2019年国际形势变化导致出境市场环境不稳定,泰国国丧、越南旅游体验暴雷、菲律宾国内不稳定,欧美、东南亚和港澳台都遇到了不可预见的问题。”

另外,营销和管理费用的增加也是不容忽视的一个重要原因。财报显示,途牛2019年的销售及市场推广费用为9.233亿元,同比增长19%;2019年一般及行政费用为7.49亿元,同比增长54%。

对途牛而言,最糟糕的不是单季度甚至年度的亏损,而是其自上市以来,从未实现年度盈利。2014年至2019年亏损额分别为4.48亿元、14.63亿元、24.07亿元、7.73亿元、1.88亿元、6.99亿元,六年时间累计亏损59.78亿元。

资本市场也对途牛的发展前景不太看好,截至美东时间4月9日收盘,途牛股价报0.914美元/股,与2014年9美元/股的发行价相比,跌幅达89.8%,目前市值仅为1.12亿美元。

另外,美国证券交易所日前披露的资料显示,新加坡投资公司淡马锡控股于4月2日减持途牛A类普通股股份至17,584,710股。而这已不是途牛第一次被淡马锡控股减持,淡马锡曾于2019年12月31日减少对途牛A类普通股的持股,减持后比例降至5.6%。

不得不承认,途牛已经被同行远远甩在了身后。截至美东时间4月9日美股收盘,携程市值为147.11亿美元,截至4月9日港股收盘,同程艺龙市值为253.41亿港元(约合32.69亿美元),途牛1.12亿美元的市值不足携程的1%,仅有同程艺龙的3.43%。

从营收和利润方面来看,途牛也差距甚大。2019年携程的营收为356.7亿元,净利润为70.11亿元;2019年同程艺龙的营收为73.93亿元,净利润为6.88亿元。

业内分析人士认为,途牛体量与携程、同程艺龙相比较小,主要是因为经营模式不同。整个在线旅游行业包含在线机票预订、在线酒店预订、在线旅游度假预订几个细分领域,携程、同程艺龙在这几个领域均有较大收入,而途牛仅在旅游度假方面有所斩获,本身市场空间就很有限。

北京联合大学在线旅游研究中心主任杨彦锋表示,长期以来,途牛最大的问题是缺乏大量稳定的C端流量入口。事实的确如此,携程规模庞大,有充足的营销费用支持流量获取,同程艺龙通过微信小程序以及微信九宫格入口获取大量流量,而反观途牛,既无腾讯这样的股东可以依靠,也无充足的现金可用来购买流量。如何于夹缝中突围,是需要途牛长期思考的难题。

一季度收入或降七成   出路在哪里?

途牛的出路在哪里?几乎每一次途牛发布财报,这一问题就会被再次提及。

一位不愿具名的资深旅游从业者表示,旅游度假是途牛的基本盘,相比于酒店、机票等标品,跟团游、自助游等打包旅游产品更为复杂,也更难仅仅依靠流量就克敌制胜。“途牛去做酒店、机票等标品,很难与流量大户携程、同程艺龙等竞争,反而在深耕多年的旅游度假领域可以开拓出一片天地。”

“途牛的优势在旅游度假。”杨彦锋表示,途牛通过多年的积累,已经在旅游目的地布局、线路自采、门店经营等方面取得一定资源,但是缺少流量入口,如果资本方能够给予更多更好的支持,途牛或许还有救。

在姜昕蔚看来,途牛想要扭转现在的局势,更为关键的是找到更好的流量杠杆。近几年,头部的这些企业,其实都在流量上面有比较长足的发展,例如,携程推出“旅拍”这一新功能来吸引用户关注,马蜂窝通过各种广告和流媒体营销实现用户快速增长。

对于途牛而言,能否“绝地反击”是一个长期课题,而当下最大的难题是,疫情之下出境游短期难以恢复,而跟团游也尚未解封。

途牛显然也意识到了这一问题,在2019年财报中预计,2020年第一季度净收入将在1.142亿元至1.599亿元,同比下降65%至75%。

“受新冠疫情影响,我们正在经历公司成立以来最具挑战的一段时期。”途牛创始人、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于敦德表示,休闲旅游业遭受的打击最大,2020年初,中国旅游行业监管机构禁止销售各种打包的旅游产品,在疫情爆发后的几天之内,途牛终止了大多数打包旅游产品的销售,并退还或更改了以前生产的打包产品。

杨彦锋认为,途牛最擅长的就是跟团游,而这次疫情令其业务中断,今年会是途牛最艰难的一年,接下来途牛最重要的就是缩减开支,保证现金流健康安全。

“我们试图减少日常开支,例如,将管理层的工资降低到以前水平的40%,同事工作采用轮换计划。”于敦德说。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更多相关评论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相关新闻
热门推荐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