姚洋:刺激消费可以考虑给老百姓发钱

2020年04月11日 09:14  

本文2635字,约4分钟

“我们得抓住五一长假的机遇,在这之前给老百姓发钱。”4月10日,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院长姚洋在参加“疫情下的全球经济信心指数发布”线上论坛时强调。

姚洋表示,很多宏观政策效果是非常有限的,比如搞货币政策,美国货币放水把股市托住,但对经济没有任何作用,因为大家都停工了,不需要钱,美国走无限量的QE是一种自杀行为,这种做法不可取。中国现在比美国要好,因为我们走出疫情比他们要快,有些企业的的确确需要资金,但是我们不能把希望都放在货币政策上。

姚洋认为,目前应该把重点放在服务业复工复产上。服务业占GDP的比例55%,是大头,但现在重点放在制造业上,制造业占到GDP不到30%。服务业一停,还有交通运输、建筑,其实往下掉的非常厉害。另外,服务业不起来,消费就起不来。

以下是会议实录(有删减):

姚洋:听了上面几位专家学者的讲话很受启发,我谈一点比较具体的吧,关于中国怎么走出经济低谷,疫情影响的问题。

前面几位学者对大的问题做了很多判断,我想还是从复工复产谈起,这是现在看到的实实在在的东西。现在复工率,制造业接近100%,但是开工率没有那么高,复工率但是没复产,复产率到底有多少呢?我估计没有超过80%。如果看一下服务业,复工本身没有超过80%,复产就更低了,美团做过一个调查,餐饮业的复工率是80%,但是他们的销售额没有到平时的40%。这是非常严峻的问题,我们的经济显然是在大规模的衰退之中,我也同意刚才一位学者说的,影响是不平衡的,受到影响最多的是低收入阶层。大家提出来,我们可以搞公共设施,吸收就业,但是我们要知道,现在的这些工人不像以前,把他们随便扒拉去,搞装修不行了就去修路,我估计没人去,现在工人的变化是非常大的。我老家在江西中等偏下的农村,我看大家也不是随随便便就去工作的,还要挑工作,所以,影响是不平衡的。

这里头缺的是什么呢?我觉得是没有消费。刚才大家提了宏观政策,很多宏观政策恐怕效果是非常有限的,比如现在搞货币政策,美国的货币放水,把股市托住了,但对经济没有任何作用,因为大家都停工了,不需要钱,美国走无限量的QE是一种自杀行为,把子子孙孙全部给吃掉,这样的做法是不可取的。中国现在比美国要好,因为我们走出疫情比他们要快,有些企业的的确确需要资金,但是我们不能把希望都放在货币政策上。

财政方面,我们搞新基建,效果肯定有一些,但是要传导到中小企业,把中小企业的需求拉起来,是需要时间的。像傅总讲的,我们的中小企业恐怕支撑不了那么长时间,很多中小企业不太能支撑三个月的时间。再一个,财政留下来的后遗症,还是要想一想,我们好不容易去杠杆把投资压下来了,现在又回去了,也没人说这个问题了,去年12月份我在《财经》杂志上写了一篇“反思去杠杆”。现在的问题是,又往左边偏到的最极点,20年了好几波的财政扩张,每一次都留下了巨大的后遗症,这是要考虑的,而且它没有救急。

说减税吧,让企业活下来,减税在现在这种情况下起的作用也是非常非常有限的,因为企业根本就没生产,减税对它来说是个空头指标,他根本得不到好处,说减未来的税可以,但是你先得让它有订单,没订单,对他来说减税是没有多少意义的。关键是没有消费,没有订单,我觉得我们应该把重点放在服务业复工复产上,为什么服务业复工复产这么重要呢?服务业占GDP的比例55%,是大头,我们现在老把重点放在制造业上,制造业占到GDP不到30%,服务业一停,还有交通运输、建筑,其实往下掉的非常厉害。另外,服务业不起来,消费就起不来。我们说这一轮线上消费增加了,再怎么增加,也不可能全部的把线下掉的部分补充上,很多的消费是带有体验性的,不可能全在线上完成。现在服务业复工复产的差距如此之大,我觉得我们重视的不够。

怎么提振消费?怎么提振服务业呢?最重要的还是老百姓对疫情恐惧没有消除。今天政府传出来的新的防疫精神,除了北京和湖北之外,其他城市基本上全部放开。事实上,除了北京、湖北之外,其他城市两三个礼拜之前就放开了,只要扫个码就可以消费,但是大小城市我都问了一圈,大家都不乐观,为什么呢?因为不敢去消费。这大概是我们遇到的消费瓶颈最大的问题,这和我们通常的经济衰退是不一样的,过去几轮的经济下行,零售没有下来,还是7%、8%的速度增长,这样就给政策很大的空间,只要提振企业的信心就行了,现在的问题不是企业有没有信心的问题,是实实在在的没有需求了,这是最大的问题。

怎么办呢?刚才元春提到要对消费者进行补贴,我觉得真是要好好思考一下这个问题,我们国家政府习惯于生产,重生产轻消费,一说扩张有效需求,第一个想到的就是搞基建,我们这一次能不能换个思路,就给老百姓发钱,特别是低收入者。今天中国的情况不再是以前了,大家很穷,主要的目的是搞生产,今天的收入水平已经达到一定的地步,老百姓的收入问题是一个大问题,特别是这次受影响最大的是中低收入层次的,我想有很多人家三四个月没有收入的话,是支撑不下去的,能不能定一条线,低收入低于多少比例的一律发钱,这样能给大家一个很强烈的信号,让大家去消费。有些城市已经开始做了,比如杭州,发了大概15亿,一次性的一两天有点作用,但量还是不够,我觉得需要中央政府层面拿出一点魄力,做一次真正的对消费的刺激。

对于普通民众来说,还有一点就是中小学开学,中小学不开学给大家一个很强烈的信号,就是走在外面不安全。再一个,不开学家里就得留人,这是一个非常强烈的信号。当然这里头有些科学问题,疫情到底怎么发展?无症状感染者到底传染性有多大?传染之后毒性有多大?我们都不知道。即使在这种情况下,恐怕我们还是要做好常态化的准备,就得要有点成本收益分析,不能一有一点点风吹草动,就让开门的企业关门,开门的店铺关门,大家一起回去隔离,我们还是要有一点常态化的思想,让老百姓紧张的心情降下来。

 “两会”应该在五一之前就开,北京要把大门管好,从国外带来的疫情管住,因为国内自身的疫情已经平复下来了,如果能开“两会”,老百姓就得到一个明确的信号,北京都安全了,我们出去也安全了,我们得抓住五一长假的机遇,在这之前给老百姓发了钱,“两会”一开,老百姓才去消费。这不是在边际上做一点小调整就行了,这次是所有的人消费都在降低,所以要用超常的办法,把老百姓的信心拉回来,让大家能够消费。我就说到这里,谢谢大家!    

财经号所发布文章之版权属作者本人或相关权利人所有,文章仅为作者观点,不代表《财经》立场。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更多相关评论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相关新闻
热门推荐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