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次被做空,“跟谁学”高营收是真是假?

文/《财经》记者 刘以秦 周源   编辑/谢丽容

2020年04月15日 19:40  

本文3697字,约5分钟

据悉,有关机构做空中概股“跟谁学”的报告还将陆续发布,在业务扩张上做法激进的跟谁学,需要进一步自证清白

继2月25日,做空机构灰熊(Gruzzly Reseach)发布了针对在美国上市的中概股公司“跟谁学”(股票代码:GSX)的做空报告后,4月14日调查机构香橼研究(Citron Research)发布针对跟谁学的做空报道,称其至少虚增了70%的收入,应立即停牌调查,香橼研究还提到,这份报告只是开始,后续会放出更多跟谁学相关的造假证据及刷单手段。

报告发出后,跟谁学创始人、董事长兼CEO陈向东在社交平台表示,“这是一份无耻的报告”。4月14日当天,跟谁学官方也发布声明称,公司绝无虚构收入等报告中所指控之行为。

跟谁学还称,“香橼的做空报告,有大量重复此前灰熊发布的报告,已被管理层澄清并举证的内容,此外,该做空报告完全不知晓公司K12课外辅导收入主要来源为跟谁学旗下的高途课堂,对公司业务运营的无知令人发指。”

一位在线教育行业人士表示,他看过此前灰熊做空跟谁学的报告,认为他们不太懂互联网,也没有好好研究过跟谁学的业务,更没有像做空瑞幸的机构那样经过严密实地调查,只是通过一些表面信息作推测。“灰熊做空报告都没有怎么提及高途,而高途已经是跟谁学重要的收入来源。”他解释说。

高途是K12大班教学模式,和好未来等K12在线教育模式性质相同。跟谁学财报显示,高途的收入占比超过70%,徐向东也多次强调,要“All in”高途。

一位长期关注在线教育领域的投资人也向《财经》记者表示,这么大规模的收入造假可能性不高。他提到,跟谁学能够快速增长,一是因为过去几年在线教育行业都处于高速增长状态,且相较于新东方和好未来等大公司,跟谁学的起点较低,所以看起来增速特别高。

但也有资深投资人士向《财经》记者表示,香橼机构是很专业的调查机构,“曾踢爆过东南融通和中国高速频道,此次针对跟谁学提出的不少质疑也很在理,K12大班教学目前都处于跑马圈地阶段,其他公司都做不到盈利,跟谁学怎么能做到高增长同时保持盈利?”

K12模式能不能盈利,业内说法不一,一位头部在线教育公司创始人向《财经》记者表示,他没有研究过跟谁学,就他自己的公司而言,能否盈利其实是个会计问题,因为教育产品的获客成本当期体现,但收入和利润是长期体现,“就看你用哪个会计周期来算账。”

截至目前,跟谁学市值74.5亿美元,较上市之初增长近200%,但相比被做空前,今年2月市值最高点时,市值缩水约27%。

高增长+持续盈利疑云

跟谁学成立于2014年,最早的业务方向是教育行业的淘宝,并不直接生产课程,而是提供课程的交易平台。但这一业务方向很快就被验证难以为继,亏损严重。2016年,跟谁学开始孵化主打K12的高途课堂;2017年,跟谁学将业务方向转型为K12线上大班课程,也就是从2B转向了2C。

跟谁学在中国在线教育领域是一家很特别的公司,2019年6月在美股上市,上市前,仅完成了两轮融资,2014年6月获得启斌资本的天使轮投资;2015年3月,获得高榕资本、启斌资本、金浦投资、中信锦绣的A轮融资,金额5000万美元,估值2.5亿美元。

转型后的4年时间里,跟谁学一直没有发布任何融资信息,陈向东多次公开表示,这是因为公司已经有自我造血能力,不需要依靠融资。

盈利能力也是跟谁学引人注目的原因之一,过去几年,中国在线教育行业发展迅猛,出现了大量在线教育创业公司,传统的教育机构也开始向线上转型,但大部分公司都还处于亏损状态。

跟谁学财报显示,2019财年,净收入为21.149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432.3%;现金收入为33.582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412.6%;净利润2.869亿元人民币,相比2018年同期的1965万元人民币增长1050.3%。

相比之下,同一赛道中的几大巨头的财报就显得“黯淡”不少。好未来2020财年前3季度的营收约为25亿美元,其中K12在校教育业务学而思网校营收占比约17%,从2017财年四季度开始,学而思网校每个季度的收入增速超过100%;猿辅导2019年营收约在30亿-40亿元之间;截至2019年11月30日止6个月,新东方在线总营收为5.676亿元,同比增长19%,但亏损进一步扩大,由上年同期亏损3618.5万元扩大至亏损8751.6万元。

香橼在做空报告中提到,跟谁学的财务数据太漂亮了,但同时却鲜少有中国媒体的报道,这并不正常。

香橼称,中国在线教育领域竞争非常激烈,在此环境下,跟谁学的财务数据“更像是一个看起来太过于美好的谎言”。

做空报告中提出的主要质疑之一是,跟谁学公布的毛利率水平远高于同行业。财报显示,2019财年,跟谁学毛利率达到了75.4%,净利润率超过13%。香橼称,在跟踪了超过20%跟谁学的可用课程后,估计2019年收入被高估了70%,重复多次计算收入可能是虚增收入的一种方式。

前述在线教育的投资人称,跟谁学能够实现高速增长,是因为之前业务体量并不大,“转变业务方向后,他们做了很多细节的优化,销售推的特别猛,有这样的增速并不奇怪。”

此外,跟谁学的课程同时在线学生数量也是业内最高,财报显示,平均一堂课有1700名学生在线,属于业内最高水平,前述投资人称,如果这个数据是真实的,可以有效的拉低成本。

香橼的另一个质疑是,跟谁学的用户分布与公司所宣称的不符。跟谁学在2019年三季度电话会议中提到,有一半新学员来自三、四线及以下城市。而香橼通过获取课堂用户ID,得出的结论是,用户集中在一二线城市,举出的代表城市是武汉,报告称,2020年一季度,武汉学生比例接近50%。

今年年初,跟谁学宣布向湖北省,尤其是武汉市的学员发放价值2000万元人民币的免费课程。根据这一动作,香橼的结论是,跟谁学并不具备强大的多元化生源,且之前的销售收入基本都是夸大了。

香橼对15257个跟谁学用户的ID统计,结果显示,有68%的ID来自一二线城市,32%来自三四线城市,其中有6322个ID来自武汉。

多个在线教育公司人士接受《财经》记者采访时提到,在线教育的主战场还是在一二线城市,三四线城市的潜力尚未被挖掘,因为,再往下延伸的市场推广成本太高。

前述投资人表示,三四线城市是在线教育的黄金地段,可以卖出更高的客单价,“目前我们的研究表明,三四线城市的用户,财务压力相比1线城市更小,可支配的收入可能更多,且目前参培率较低。”

一直以来,跟谁学在业内的评价褒贬不一,此前也有投资人士质疑,按照财报披露的收入数据,跟谁学已经是中国K12领域前三名的公司,但是在各类第三方报告里,很少看到跟谁学出现。在今年2月的财报会议上,跟谁学回应称,旗下有五个产品,分别是:跟谁学、高途课堂、金囿学堂、微师和成蹊商学院,下载量等数据应当加总五个产品,也会让排名数据失去意义。

激进的销售手段

多位业内人士向《财经》记者评价称,跟谁学非常拼,销售做得很猛,“他们的微信群里,经常半夜还有销售在推销课程。”一位业内人士提到。

另一位曾经与跟谁学合作过的行业人士提到,在一些家长和学生共同参与的课程上,“前半段是老师讲课,后半段就是一些知名教师在推销课程。”

多位业内人士提到,跟谁学快速增长的一个核心动力,是抓住了微信群运营的红利期。

通过微信群运营、卖课,是不少处于创业阶段的在线教育公司的主要获客渠道。一位访谈过跟谁学的行业人士透露,跟谁学曾经向他承认,他们的微信群里有不少“托”,这些人非常好的带动了销售数据。

这位行业人士还提到,跟谁学的课程设置目标非常明确,课程风格很像“网红讲相声”,活泼生动,同时以应试技巧为主,“他们的一个金句是,你可以不会英语,但是一定要会做英语题。”同时,把一些头部的教师包装成网红,参与销售。

把大力气花在销售上,是目前在线教育行业的普遍做法,在线教育行业的一个痛点是获客成本和教师成本很高,同时,课程价格又低于线下教育。

在行业里,跟谁学的课程单价处于中上游,一位跟谁学技术人员提供的数据显示,2019年,跟谁学K12课程价格为70元-95元/小时;跟谁学旗下的高途课堂为50元-75元/小时;猿辅导小学课程为53元/小时,初中至高中课程为20元-30元/小时;学而思网校的小学至初中课程为40元-66元/小时,高中课程为20元-40元/小时;新东方在线小学课程为53元/小时,初中至高中课程为28元/小时。

不过,前述投资人也提到,以目前跟谁学的课程价格来看,已经没有增长的空间了,但三四线城市依然有发展潜力,“不过这也意味着需要投入更多成本,考验跟谁学的是如何维持增长。”

香橼称,针对跟谁学的更多调查信息还将陆续发布。跟谁学CFO沈楠表示,做空报告发布后,美国证券监管部门并未基于报告,要求跟谁学进行调查或作出回应。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更多相关评论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相关新闻
热门推荐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