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负油价改写石油史,特朗普果断买入7500万桶战略油储

文/《财经》记者 徐沛宇 金焱 韩舒淋   编辑/马克

2020年04月21日 18:30  

本文5039字,约7分钟

负油价并非首次出现,但负值之高史无前例,这虽是期货交易规则导致的短暂金融现象,但也反映了当前石油市场高度的供需不平衡,会迫使市场加速调整

文/《财经》记者 徐沛宇 金焱 韩舒淋  编辑/马克

美国原油期货价格史上首次跌至负值——继欧佩克+制定史上最大减产计划之后,石油产业的历史在本月再次改写。

4月20日,纽约WTI原油5月期货结算价收报-37.63美元/桶,下跌55.9美元,跌幅305.97%。之前有记录的最低原油期货价格为:1931年的东德克萨斯原油价格0.1美元/桶。

“恐慌写在脸上”,有大宗商品交易员对《财经》记者描述崩盘时的场景。纽约商品交易所4月20日早盘低开,盘中持续走低,尾盘加速下跌。当价格跌至零时,多头意识到,他们要避免被强制平仓,只能提前平掉合约,这虽然损失惨重,但可避免更加灾难性的实物交割。

期货交易的最大特点,是它买卖的对象主要是合约而非实物。绝大多数情况下,买卖双方只需以现金结算交易差价即可了解合约。

“油价出现负值相当于农产品滞销。不想烂在地里,只好花钱请人赶快弄走。 ”中国油气智库联盟专家刘满平对《财经》记者说。

此前,全球两大权威组织国际能源署(IEA)和欧佩克(OPEC )先后发布月度市场报告指出,二季度全球能源需求将继续大幅度恶化,其中4月可能是石油历史上最糟糕的一个月。

多位华尔街人士对《财经》记者指出,抛售并非完全的基本面恶化,交易所设定的WTI原油期货交易规则、美原油期货主力合约的移仓换月才是此次油价大幅下跌的主要因素。

位于迪拜的顾问公司Qamar Energy首席执行官罗宾·米尔斯(Robin Mills)对《财经》记者说,WTI原油5月合约交割日临近,除了把期货合约移仓换月、否则合约执行者将陷入既无法提取实物原油,也无处储存的窘境。

虽然此次载入史册的负油价事件可能是孤立的一次性事件,它也不代表原油市场前景黯然无光,但罗宾·米尔斯强调说,欧佩克的石油减产尚未生效,也不足以重新平衡市场。美国和加拿大内陆WCS(西部精选原油)期货价格也下降到负值。布伦特原油期货不会下跌到负值,但其5月和6月期货可能会进一步下跌。这之后国际油价将取决于病毒的控制速度以及各国能否恢复到正常的经济活动之中。

全球疫情封锁措施导致世界经济陷入停顿状态,近日由于确诊病例和死亡病例数量下降,奥地利、德国和意大利等一些国家开始宣布放宽限制措施,但世卫组织表示,这“并非意味着疫情结束,而只是下一阶段的开始。”在原油供给远高于需求的情况下,未来一段时间内其他原油合约是否会再次跌入负值区域也存在不确定性。

《财经》记者采访的多位石油业内人士认为,严峻的供应过剩形势、原油储存能力稀缺带来的的高成本是导致WTI负油价的根本原因。直接原因则是5月WTI合同将在第二天到期,期货交易量薄弱,为避免实物交割,交易商被迫平仓,卖盘大增,导致价格暴跌。

截至发稿,原油价格依然呈现颓势。WTI原油5月期货价格转正后再度转负,目前报-3.43美元/桶;主力合约6月期货价格在北京时间4月21日17时后开始暴跌,目前跌幅超过20%,价格为15.6美元/每桶。伦敦布伦特原油期货价格持续下跌,6月交货的原油期货价格目前报19.49美元/桶,下跌23.78%。

负油价并非史无前例

西得克萨斯中间基原油(WTI,West Texas Intermediate)价格是国际石油市场两大基准原油价格之一,是产自美国内陆的轻质低硫混合原油。

交易WTI的纽约商品交易所隶属于芝加哥商品交易所(CEM,下称芝商所)。芝商所对期货价格跌破负值已有预期,并做好了准备。4月8日,芝商所发布公告称,如果主要能源交易品种价格跌为负值,芝商所将清算所有测试计划以保证市场正常运行。4月15日,芝商所再次发布消息称,最近市场变化使得纽交所某些能源期货品种可能以零值或负值交易或结算,如果出现这种情况,芝商所所有交易和清算系统将继续正常运作,支持零值或负值期货、行权价格是芝商所系统的标准配置。

除了WTI油价跌破负值,加拿大重油Western Canadian Select(WCS)的交易价格也已跌入负值。4月20日,加拿大艾伯塔省省长Jason Kenney在推特上发布的图片显示, WCS交易价格为-0.01美元/桶。

WCS原油是一种位于加拿大艾伯塔省的重质原油,主要成分为沥青。中国国际期货原油研究员和交易经理张庆对《财经》记者表示, WCS与WTI原油期货的目标市场均在北美,价格跌破负值的原因都是储运设施稀缺。北美原油产品主要来自内陆,交割需要长距离的内陆运输,存储成本较高。

张庆说,根据芝商所的交割规则,卖方需要在规定期限内将原油运走,不能获得仓单的货物留置权,所以在5月期货交割日之前,交易员被迫负价卖出,以避免实物交割。

而在石油现货交易领域,负油价此前已经出现。最近一次是在今年3月中旬,美国怀俄明州的沥青酸稠油报价为每桶负19美分,生产商要倒贴钱才能让买家把这些石油运走。上述沥青酸稠油产地离墨西哥湾500英里,而美国陆上储存资源已十分稀缺。

负油价是石油公司利益权衡下的举措。隆众资讯副总经理兼首席战略官、《图解原油期货》作者闫建涛对《财经》记者分析说,石油公司关井停产的决定,取决于基础设施和交通物流是否通畅,储存成本的高低以及是否有足够的石油存储库容。纯粹为了经济性而关井是有风险的,因为关井成本太高,对油藏也有破坏,关井后再开井代价高昂。如果储罐库容不够或者存储成本过高,生产商为了保证不关油井,只能接受负油价,贴钱让买家把石油拉走。

闫建涛提醒市场人士要更多地关注负油价。他说,石油市场对负油价并不陌生。在1998年至1999年之间,因为亚洲金融危机的影响,国际原油期货价格大跌,WTI价格跌破10美元/桶,国际石油现货市场也在个别地区出现了负油价。

为何是美国原油期货率先跌到负值

在全球石油供大于求的当下,为何是北美的石油产品首先跌破负值?业内人士认为,这与WTI的交割规则有关。

1983年,以WTI为标的物的期货合约登陆纽约商品交易所(NYMEX),期货合约交易代码为CL,其价格源于合约交割点俄克拉荷马州库欣(Cushing)地区。

根据芝商所的交易规则,在纽交所交易的WTI期货合约品种是月度合约,包括当年及未来8年及两个额外连续合约月份上市的月度合约。当前交割月份的交易须在交割月前一个月的25日之前的第三个营业日中止,若25日为非营业日,则在25日前一个营业日之前的第三个营业日中止。

根据芝商所的交易规则,4月25日为营业日,因此4月21日是5月原油期货合约的最后一个交易日。期货交易完成后,交割须在俄克拉荷马州库欣的任何管道或储油设备按照离岸价格(FOB)进行。交割不早于交割月的第一天,不晚于交割月的最后一天,即5月期货交易中止后,需要在5月内完成交割。

俄州库欣地区不仅是WTI原油期货的交割地,也是美国石油行业重要的运输枢纽和储存中心。在新冠疫情导致需求减少、油价下跌的背景下,库欣地区的原油库容日趋紧张。根据美国能源信息署公布的周度数据,库欣地区库容自2月28日以来不断上升,从2月28日的3717.8万桶,增长至4月10日的5496.5万桶,6周以来增长47.8%。

全球风险与战略咨询公司Verisk Maplecroft高级分析师余家豪对《财经》记者分析说,北美石油供需失衡严重,库存增长极快,将近极限。很多期货交易者都没有实体仓库,只是在交易纸质合约,不愿意也做不了现货交收,因此只得赶在4月21日结算日抛售5月份合约,改为购买买6月合约,这导致价格暴跌。

伦敦布伦特原油期货的交割,比WTI的限制少。张庆表示,伦敦布伦特原油期货的交割不需要长距离的陆上运输,可直接转运至海上设施存储以及运输。这也是布伦特原油期货价格高于WTI的原因之一。

多位业内人士认为,负油价是期货市场的交易规则所致。 埃信华迈(IHS Markit)副总裁Jim Burkhard表示,截至4月20日收盘,WTI的6月交货原油期货仍在20美元/桶以上,6月合约的交易量是即将到期的5月合约交易量的五倍,这表明负油价只是一种期货现象,但出现负油价,会迫使市场将供给量调整到比世界原油需求量更低的水平。

特朗普积极应对负油价

美国时间4月20日,特朗普在当天的白宫新冠肺炎工作组新闻发布会上表示,美国能源部的紧急石油供应将被填满。“我们正在填满美国国家石油储备。我们希望增加7500万桶的石油储备。”特朗普称,将借此机会,让国家石油储备达到顶峰。“这将是很长一段时间以来首次达到峰值。”特朗普表示,油价下跌是“短期的紧缩”,主要是一种金融现象,“很多人被发现”做空。他还指出,在市场供过于求的情况下,他将考虑停止从沙特阿拉伯向美国输送石油。可能会给原油提供部分支撑。

战略石油储备是在1973年至1974年的石油危机后建立的,当时阿拉伯产油国试图通过大幅提高石油价格来惩罚西方对以色列的支持。位于路易斯安那州和得克萨斯州的地下储油罐网络能够储存大约7.97亿桶原油。美国能源部正在将其战略石油储备中约7700万桶的可用空间中的一部分租赁给美国的石油公司,以帮助他们应对由于新冠肺炎疫情而导致国内能源需求锐减而造成的商业储存空间不足的问题。

特朗普在3月13日宣布全国进入紧急状态时,宣布要把储备“填满”的打算。然而,由于国会议员没有在国家经济刺激法案中为购买石油提供资金,美国能源部放弃了购买3000万桶石油的计划。本月早些时候,另一项明确向该计划提供30亿美元资金的法案被提出,但没有取得进展。

另外,原油存储空间物理上的制约也在此次得以突显。美国原油存储空间已经告急。美国能源信息署公布的数据显示,截至4月10日当周,美国原油库存(不包括战略石油储备)较此前一周增加1924.8万桶,美国原油库存变化值连续12周录得增长,涨幅续刷纪录新高。俄克拉荷马州库欣是内陆城市,原油库存增加572.4万桶,前值增加641.7万桶;库欣原油库存变化值连续6周录得增长。那里的原油库容很可能在3周内填满,一旦填满,WTI原油期货合约进行实物交割将更加困难。目前贸易商“漂”在海上的原油已经超过1.6亿桶,严重的产能过剩使得当月交割的原油成了如同“烫手山芋”一般的商品。

疫情使基础设施和交通物流不畅等问题更为严重,内陆产油区面临着原油很难外输或储存的难题。更主要的是,疫情致使全球原油需求呈断崖式下跌。最新研究数据显示,今年4月,全球原油需求将收缩约2900万桶/天,2020年全球石油需求将暴跌至创纪录的930万桶/天。

此前,欧佩克+石油联盟达成了历史性的减产协议:自2020年5月1日起进行为期两个月的首轮减产,减产额度为970万桶/日;自2020年7月起减产800万桶/日至12月;自2021年1月起至2022年4月减产600万桶/日。此外,美国、巴西、加拿大将共同减产370万桶/日,美国还将为墨西哥减产30万桶/日。“欧佩克+”正在等待更多G20国家的减产消息;俄能源部长诺瓦克表示,俄罗斯5月和6月将日均减产250万桶,减产基准线是1100万桶。

华尔街享誉盛名的投资人安迪·赫克特(Andy Hecht)对《财经》记者说,石油市场发生的事件反映了需求面的情况。欧佩克、俄罗斯和其他石油生产国承诺减产的时间来得太晚,承诺的减产额度也太少。解决供需不平衡至少需要3000万桶/日的量。 随着5月份纽约商品交易所WTI 期货到期,一些市场参与者被困,无法收货或无处储存石油。当价格跌至0以下时,总会出现恐慌。这是一个教训,供过于求可能导致市场偏离趋势转变为非理性水平。

安迪·赫克特指出,解决方案在于,石油生产停止,当库存开始下降时才会发现真正的底部。如果这个病毒继续夺走生命,那么石油市场的行动对其他市场来说是个坏兆头。预计未来几周石油市场将出现大幅波动。

WTI5月原油期货价格走势图(4月17日至21日) 数据来源:芝商所(CME)

WTI6月原油期货价格走势图(4月17日至21日) 数据来源:芝商所(CME)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更多相关评论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相关新闻
热门推荐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