航空公司“白菜价”甩卖机票,“五一”均价跌至五年新低,如何熬过至暗时刻?

文 |《财经》新媒体 刘洋   编辑 | 王小贝

2020年04月28日 14:25  

本文6087字,约9分钟

面对机票的低价,有航空从业人员曾表示,这类情况下“飞是亏,但不飞更亏”。疫情冲击下,航空公司如何熬过至暗时刻?

终于等来了买机票比去菜市场买菜还便宜的时候,不少网友却纷纷“三连拒绝”:不敢买、不出门、不旅游!

据去哪儿网4月25日发布数据显示,今年“五一”机票均价创五年来最低,与2019年同期相比降幅达三至六成。《财经》新媒体记者通过OTC平台飞猪查看,4月14日北京至杭州竟出现7元机票,与此同时,其他航线机票价格也已降至低位。

图片来源:飞猪

数据还显示,商务航线方面,北京-上海航线均价为478元,2019年“五一”假期该航线均价为679元,降幅29.6%;另一条商务航线北京-广州的“五一”假期均价为575元,较2019年同期下降41.39%。另外,上海-敦煌航线“五一”假期的均价为860元,2019年同期均价则为1523元,降幅达43.53%;上海-拉萨均价为1124元,2019年同期均价为1666元,下降32.53%;广州-稻城均价为1188元,2019年同期均价为1622元。

在疫情影响下,航空公司日子不好过,裁员、破产、申请政府救济的消息不时传来。全球第一大航空公司——波音航空股价已经跌去七成。同时,英国航空公司弗莱比3月便宣布破产,随后的4月21日,维珍集团旗下的澳大利亚第二大航空——维珍航空(Virgin Australia)也正式宣布破产。

旅游行业专家杨彦锋对《财经》新媒体记者分析道,疫情对机票价格的影响显而易见,目前国内跨省旅游的禁令还没有解除,这类非必要的娱乐性长途旅游项目目前的需求非常低迷,这对于航空业打击非常大。航空业是一个重资产、高投资,又高度依赖回报的微利行业,同时,对油价及金融波动非常敏感,“这是一个比较脆弱,垮下去很快的行业。”

五一机票“白菜价”甩卖

但网友纷纷表示:不敢买、不出门、不旅游

疫情初期,原本计划去三亚旅游的李先生在1月25日以2560元买了北京至三亚的机票,待4月27日再看,5月1日票价最低竟已降至500元。而如果再早至4月27日至29日,335元票价就可以飞至三亚了。

图片来源:携程网

4月27日,《财经》新媒体记者还查询了5月1日北京至其他热门城市的机票,价格都相当令人心动。

其中,5月1日当天,北京至深圳机票的当前购买价为450元,月均价652,而近30天内最高价达1990元,下降约77.4%;北京至广州机票的当前购买价为445元,月均价635,而近30天内最高价达1015元,下降约56.2%;

北京至成都机票的当前购买价为350元,去年同期均价为700元,而近30天内最高价945元,下降约63%;北京至杭州机票的当前购买价为195元,月均价260元,而近30天内最高价为648元,下降约70%;

北京至昆明机票的当前购买价为500元,月均价658元,而近30天内最高价为845元,下降约40.8%;北京至佳木斯机票的当前购买价为360元,去年同期均价为729元,而近30天内最高价为1400元,下降约72.3%。值得一提的是,飞猪平台显示,4月14日,北京至杭州竟出现7元飞机票。

数据来源:飞猪

机票价格令人心动,但消费者却并不买账。据《财经》新媒体在微博上发起的《今年五一机票创新低,你还计划出去玩吗?》投票,在参与投票的185位网友中,有156位网友选择五一假期不出去旅游,其中95位认为要等待疫情结束,另外61位则表示并没有闲散资金支持出游。另有22位网友选择只在周边游玩,并不涉及购买机票;仅有7位网友有旅游计划且已经购买机票。

图片来源:《财经》新媒体微博

历年“五一”假期本是各行各业拼业绩的黄金时刻,在疫情打击下显得异常冷清。一方面,在疫情影响下,跨省、跨国出游的风险依然巨大,且众多旅游景点尚未重启。另一方面,多个国家均对每日航班数量进行了限制,使客流量大大减少。

据4月中旬国际航空运输协会的分析显示,2020年航空公司客运收入或将暴跌3140亿美元,同比2019年下降55%。疫情还导致全球航空相关企业开始采取降薪、放无薪假、裁员等“自救”措施。国内不少航司为保证不停航,不得已大幅降低机票价格。民航局新闻发言人熊杰在4月中旬的新闻发布会上表示,因疫情影响,一季度全行业累计亏损398.2亿元,其中,航空公司亏损336.2亿元。

面对机票的低价,有航空从业人员曾表示,这类情况下,“飞是亏,但不飞更亏”,航空公司为避免空机返航,纷纷采取措施提高客座率。自2月18日起,国内多家航空公司发起“打飞的”服务,包括南方航空(600029.SH)、东方航空(600115.SH)、吉祥航空(603885.SH)、春秋航空(601021.SH)在内的20余家航空公司均发布了接受政企包机的宣传海报。有业内人士表示,提供这一服务都是按照成本价,甚至是亏钱在做。

而不久前在韩国,航空公司为了“活下去”更是打起了激烈的价格战,国内航班密度堪比公交,22块钱一张机票还送消毒洗手液。

据了解,受疫情影响,韩国廉价航空的国际航线几乎全部中断,各大公司纷纷增加国内航班数量以求生存。近一个多月来,从首尔金浦机场飞往釜山的航班增加了数百个班次,总量已接近一千个班次。航班间隔普遍在5到15分钟,有时同一时间有多个航班飞往同一个目的地。

此前,从首尔到釜山的高铁价格是59800韩元、约合人民币350元,但如今坐飞机去釜山,最低票价仅约合人民币86元。为吸引游客,首尔到济州岛的单程票价甚至仅约人民币22元,堪称“白菜价”。考虑到人们对疫情的担忧,济州航空还向国内航线的所有旅客赠送手部消毒产品。

韩国的航空界人士把4月称为“残酷的四月”,如果熬不过四月、五月,不排除韩国航空公司出现倒闭的可能性。

而放眼全球航空业,亦是一片惨淡。

据民航资源网不完全统计,截至 4 月 22 日,全球仍有71家航司处于全线停飞状态。此外,还有相当数量的航司完全暂停了国际航线运营,仅保留少量国内航班。由于疫情形势不甚明朗,不少国家的旅行限制持续趋严,航空公司也相应推迟了原先公布的复飞及运力补充计划。

图片来源:央视

裁员、停飞、破产、申请救助……

航空业迎至暗时刻

“赤水河畔一杯酒,三个波音换不走。”对于波音当前的市值,网友如此总结道。

随着疫情在全球的持续蔓延,美国航空制造龙头——“百年老店”波音公司也走到了危险时刻。截至北京时间4月27日晚间,波音开盘价为129.97。相较于2019年3月1日波音股价创历史新高——437.79美元,股价暴跌七成。目前,波音市值725.2亿美元,已不及茅台的三分之一。多个航空股股价下跌,让此前抄底的巴菲特也损失惨重。

据了解,作为世界最大的航天器制造商,与欧洲空客瓜分全球民航飞机市场的波音公司,旗下雇佣10万人,每年70%的收入会转移给超过17000家供应商,间接养活了上千万人。目前波音正在寻求600亿美元的美国政府救助,同时还宣布将暂停向股东派发股息,直到另行通知。

自2019年3月埃塞俄比亚航空空难以来,波音便一直处于困顿状态,737 MAX一再延期复飞。叠加疫情的影响,大量航空公司宣布航班停飞,对飞机的需求量直线下降,这导致波音的订单量出现萎缩。据《财经》报道,仅在3月,波音就有150架737 MAX订单被取消,前三个月净取消订单量达307架。同时,波音一季度收获的订单量只有49架。老对手空客一季度订单量为356架,取消66架。

而进入4月,通用电气旗下飞机租赁公司GECAS宣布取消向波音订购69架737Max型号飞机,国银租赁宣布取消采购29架未交付的737MAX喷气式客机,科威特飞机租赁公司Alafco也向波音索赔3.36亿美元,因为波音拒绝退还40架737 MAX客机的预付款。4月25日,波音宣布取消与巴西航空工业公司价值42亿美元的合作协议。巴航工业公司对此表示:“波音错误地终止了协议”,并已向波音提起索赔。

波音过去一年的营收数据也并不乐观。据《财经》报道,2019年波音营收同比下滑24.29%,达765.59亿美元。同时,公司亏损6.36亿美元,净利润同比下滑106.08%。

与此同时,波音的老对手——空客也并不好过。

4月27日,海外航空领域资讯网站“Simple Flying”发布消息称,法国航空器制造商空中客车首席执行官Guillaume Faury对旗下员工宣布:空中客车集团正面临现金流大量流失的危机状况,未来不排除迅速削减成本的应急手段。

Guillaume Faury表示:“空中客车集团需要重新评估航空航天产业的长期前景。本月初宣布的减产三分之一的计划可能还无法反映出最坏的情况。”Faury写道。“我们现在必须紧急采取行动,以减少我们的现金支出,恢复我们的财务平衡,并最终恢复对我们命运的控制。”

21世纪经济报道中谈到,Guillaume Faury的判断或许是由于近日麦肯锡的一份最新研报,后者在报告中指出,全球旅行需求在今年短短4个月内所遭受的冲击比2001年911事件与2008年金融危机影响的总和还要更大。2020年全球旅游航空业受影响的产值将超过9000亿美元,为当年911事件的损失的7倍。

报告还表示,2020年4月全球航空客运量比2019年同期下降70%-80%。全球60%的客运飞机受此影响停飞。如果疫情持续,全球大部分的航司目前的短期现金流只能维持3-6个月。

据路透社称,空客正在与欧洲各国政府进行积极讨论,以制定旨在帮助陷入困境行业的计划,其中包括国家担保的贷款。自救举措还包括可能进一步削减产量。

除了两大巨头航空公司艰难度日外,澳洲第二大航空公司——维珍航空已撑不住破产了。

4月21日,维珍集团旗下的澳大利亚第二大航空——维珍航空(Virgin Australia)正式宣布破产。破产的原因正是因疫情带来的全球经济下行。3月,维珍航空机务削减了所有的航班。而根据维珍航空财报,2017年和2018年,维珍航空税前分别亏损了6000万英镑和8000万英镑,已然摇摇欲坠,至2019年底,维珍航空所担负的债务更是超过了50亿澳元。

据了解,在宣布破产前一天,经历长达11小时的会谈后,澳大利亚总理莫里森拒绝了维珍公司提出的紧急求助,也拒绝拨款2亿澳币为维珍“续命”两周。

维珍航空的负责人表示,未来的一段时间内,将会倾尽所有为维珍航空寻找合适的买家,这也意味着维珍航空还有继续运营的意向。

日前,英国《电讯报》报道称,因难以获得政府救助,维珍大西洋航空创始人Richard Branson正在为公司寻找买家。有知情人士透露,Branson以5月底作为拯救维珍大西洋航空免于倒闭的最后期限,他现在专注于从100多家金融机构那里争取新的私人投资。

维珍航空并不是今年来第一家破产的公司。3月5日,拥有40年历史的英国最大国内航线运营商弗莱比航空正式宣布破产,成为新冠肺炎疫情冲击下欧洲首家倒下的航空公司。

除此之外,英国易捷航空已停飞所有航班、英国航空公司仅保留起降伦敦希思罗机场的航班。希思罗机场3月客流量同比下降一半,4月预计将下跌九成,机场从4月6日开始关闭了一条跑道,后来又关闭了两座航站楼。

截至3月18日,欧洲已有包括斯堪的纳维亚航空、奥地利航空、布鲁塞尔航空等12家公司宣布全部或大规模暂停航班。3月19日,欧洲最大航空公司德国汉莎航空公司宣布,将削减95%的运力,停飞700架飞机。另外,美国达美航空停飞超过300架飞机,占其机队规模的1/3;美联航、西南航空等其他主要航空公司也作出调整。韩国大韩航空也表示,将削减约80%的国际运力。

有调查机构统计,目前全球约有6600多架飞机被停飞,这一数字还在持续增长中。

航空公司停飞前后,裁员、停职、停薪成为全球航空从业人员的普遍现象。据国际航空运输协会说,如果严格的旅行限制持续3个月,全球航空和相关行业受威胁的工作岗位将达到2500万个。

停飞背后,北欧航空公司被迫解雇大约1万名员工,约占员工总数的90%;澳洲航空约2万人短期失业;加拿大航空当地时间3月19日深夜宣布临时裁员5149人,占员工总数的60%;韩国大韩航空已停飞其145架客机中的100架左右,并鼓励员工自愿休假;挪威航空已要求一半以上员工停薪休假;斯堪的纳维亚航空停薪比例则高达90%;荷兰皇家航空表示将在未来几个月内裁员2000人以上……

除此之外,停飞后的航空公司每天依然会面对一笔不小的开支,包括燃油费用、机场占用费用、航线规划费用等固定投入。据国际航空运输协会(IATA)计算,从全球范围来看,初步估计航空业需高达2000亿美元的政府紧急援助纾困。

旅游行业专家杨彦锋对《财经》新媒体记者分析道,航空业是一个重资产、高投资,又高度依赖回报的微利行业,同时,航空业对油价波动、金融波动非常敏感,这是一个比较脆弱、垮下去很快的行业。

他表示,航空业要真正恢复,一方面得积极自救,保持一定的复产,因为设备的运转不能完全停顿。更重要的是,需要国家甚至是地方政府的救助,因为航空业是一个战略性、基础性行业,行业成长比较慢,但垮下去比较快。“最大的希望还是依赖于政府的救助,比如说贷款的延期展期、一定的补贴,这样将基干运输力量维持至疫情彻底结束。”

目前,全球已有多个国家和地区政府采取措施帮助企业缓解压力。欧盟宣布将暂停固定时段起降权规则至2020年6月;澳大利亚政府宣布将为国内航空公司减免约7.15亿澳元的税费;俄罗斯向本国航空业提供230亿卢布的财政资金支持;美国财政部已从就业援助计划中向美国航空业增拨了95亿美元资金,使受冠状病毒疫情重创的航空业获得的资金总额达到124亿美元。美国政府总共向10家主要航空公司和83家小型航空公司发放了补贴资金。

在我国航空公司中,包括深圳航空、厦门航空、四川航空、南方航空、春秋航空在内的多家航空公司,均通过发行债券的方式补充现金流。

何时能够真正复苏尚未可知。值得一提的是,回顾历史,在2003年SARS爆发后,民航市场也曾经历“一落千丈”,但随后的暑期就出现“报复性”的增长。结合历史各类突发事件,可以看出:一旦危机解除,数据回到正常水平是行业的普遍规律。国际航协(IATA)的分析图也表明:传染病对于航空业的影响,从未超过1年以上。

最新评论
  • 20180 衢州Ace
    1个月前
    买架飞机玩玩
更多相关评论 
打开财经APP, 阅读有价值的财经新闻
相关新闻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