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汽车等工厂重启,中国能提供复工经验吗?

文| 《财经》记者王静仪   编辑|施智梁

2020年04月28日 15:53  

本文3240字,约5分钟

欧洲工厂多已重启,还在和工会拉锯的北美车企得再等等

“27.April WIR LAUFEN WIEDER AN(4月27日,我们复工啦。)”

欧洲最大汽车工厂、大众汽车(VOW.DE)德国狼堡总部的工厂于本周一正式复工。工会提前在当地地标的墙体外部玩起了投影秀:打出中德双语的鼓励标语,“病毒无情人有情”;以及把大众汽车的VW标识横放90度,变成“吃豆人”吃掉了新冠病毒。

大众汽车工会主席Bernd Osterloh说:对于整个行业来说,这是非常明确的重启信号。随着欧美国家新冠肺炎确诊病例新增人数放缓,从三月开始停工的汽车工厂,近期陆续复工。

能开工就足够令人羡慕了,毕竟大洋彼岸的美国车企还在和工会苦苦拉锯。福特汽车(NYSE: F)和通用汽车(NYSE: GM)至今尚未宣布复工计划,因为工会认为五月初复工对工人来说,还是“太早、太危险了”。

各大车企都在咬牙承受停工带来的巨大损失。研究机构AutoAnalysis测算,欧洲工厂每多关闭一周,整个行业就损失80亿欧元;北美工厂每关闭一周,经济损失也高达75亿美元。

如何复工?比欧美工厂提前两个多月开动生产线的中国工厂无疑最有发言权。人员管理、供应链管控都是学问。但在这个以销定产的行业,如何恢复销量、提振消费信心,才是更加深远的问题。

欧洲缓慢重启,美国尚待下周

工厂复工,欧洲准备好了吗?世界卫生组织认为,西欧可能已经挺过了新冠病毒传播最严重的时期。总干事谭德塞(Tedros Adhanom Ghebreyesuseine )在日内瓦说:”我们已经看到,西欧疫情稳定或呈下降趋势。”

其中,德国的新增和确诊病例都稳步下降,于是德国汽车工厂率先重启。据德国《每日镜报》实时统计数据显示,截至4月27日,德国累计确诊新冠肺炎病例15.8万例,较前一天新增1352例,单日新增确诊病例数系3月22日以来最低;累计死亡病例5976例,较前一天新增103例;累计治愈11万人。

待重启的工厂众多,当然是重点项目优先。当地时间4月20日,大众汽车表示,其位于德国茨维考的工厂开始恢复ID.3电动汽车的生产,但产能较正常水平大幅降低,每天生产50辆,为停产前的三分之一。这款车型计划在今年夏天开始交付。

“健康比速度更重要。目前的主要关注点不是每天可以生产多少辆汽车,而是进行中的电动化转型今天又开始加快步伐。”大众品牌负责电动汽车的董事会成员吴博锐(Thomas Ulbrich)说。ID.3是大众汽车的关键汽车项目之一,大众希望这款售价2.4万欧元的电动车,可以像燃油车Golf一样,带领集团在电动汽车领域走出大规模扩张的第一步。

曾经的疫情中心意大利也在放开管制。从4月27日开始,FCA(NYSE: FCAU)把大约750名工人叫回意大利南部的工厂,复工时间比意大利官方规定的5月4日还早了一周。

和大众汽车的思路类似,FCA也率先恢复电动汽车的生产。一位工会代表透露,工厂将为两款插混版新车型(吉普指南者和叛逆者)的最终开发做好准备,并且“复工将从周一的500人开始,到周三达到顶峰,大约有1000名工人。”

而在新冠确诊病例接近百万的美国,复工得比欧洲晚上至少一周。据美国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发布的统计数据显示,截至北京时间4月27日,美国的新冠肺炎确诊病例已达965783例,死亡病例达54883例,是全球确诊最多的国家。

丰田汽车(NYSE: TM)、FCA和大众汽车都表示,公司将于5月4日在美国和加拿大开始恢复生产。特斯拉(NASDAQ: TSLA)也预计位于加利福尼亚州的整车生产工厂将于5月4日开始复工,由此构成主机厂复工复产第一波。

一位丰田汽车肯塔基州工厂的工人对《财经》记者表达了疑惑:“尽管5月4日是规定的工厂返工日,但是机动车辆管理局(DMV)还没有开门,一些地方的经销商也不被允许开门营业,所以为什么要急着恢复汽车生产呢?”

而作为美国汽车工业的代表性企业,福特汽车(NYSE: F)和通用汽车(NYSE: GM)尚未与美国汽车工人联合会(UAW)就复工时间达成一致,至今没有宣布复工计划。

UAW上周发布的一份声明中说:“工会成员重返职场是否安全,这件事科学数据尚无定论。我们没有做足够的测试,以真正理解员工可能面临的风险。五月初复工对工人来说,还是太早、太危险了。”

据《财经》记者统计,美国至少有24名汽车工人确诊新冠肺炎后死亡。UAW主席Rory Gamble说:“随着危机的持续,我们每天都会收到又有兄弟姐妹感染这种病毒的消息。”

尽管尚未宣布正式计划,但是通用汽车开始在复工的边缘试探。当地媒体报道,通用已通知印第安纳工厂的“少数(a small number)”员工重返工作岗位,但没有具体日期。

兵马未动粮草先行,供应商的复工时间比车企略早一点。一家美国零部件企业的工人告诉《财经》记者,他已经收到了公司的复工通知,从本月底开始恢复生产,工厂要求所有员工都必须戴口罩、测体温,食堂被关闭,空调也停止使用。

中国经验值得借鉴

对于那些在全球拥有广泛生产布局的主机厂来说,于2月率先复工的中国工厂无疑能为欧美复工提供宝贵经验。

首先是员工防护。丰田表示,复工后将为员工提供口罩、手套、洗手液等防疫物资,同时还将为员工作业安装分隔板,让人员之间尽量保持6英尺或更远的距离,并在员工进入工厂前测量他们的体温。

这已经是中国汽车工厂的普遍做法。一汽解放人力资源部副部长李鹏向《财经》记者介绍,疫情期间,生产部门根据生产任务安排上下班;非生产部门则是错峰上下班,上班时间分为8点、8点半、9点三批,下班时间对应为5点、5点半、6点。

“公司建立了一个健康信息收集系统,员工每天早上8点上班之前要扫码填写个人信息,我们员工加三方人员4万多人,每一个人每天都要报,包括现场保洁人员、外来施工人员等等。同时,所有人每天上班到单位进门之前都要测温,连董事长、总经理他们也不例外。”李鹏对《财经》记者说。

而要想真正实现汽车生产,主机厂复工远远不够,供应链的协同配合也必不可少。一位主机厂采购部的中层告诉《财经》记者:“供应商和我们是一衣带水,他们复产不了,对主机厂的影响特别大。”

德国三大车企的高管更认为,单个国家复工没有意义,欧盟一盘棋,意大利和西班牙的供应链也得跟上。此前已有先例,由于供应链限制,在宣布美国工厂停工之前,戴姆勒工厂的产能已经减少。

为了管控供应链危机,各主机厂八仙过海各显神通。吉利汽车(0175.HK)宁波工厂的供应链管理模式登上了《新闻联播》:宁波各区县市组建微信群,相关部门和配套企业都在里面,省内的供应商由政府直接帮助复工,至于省外一时无法管控的企业,宁波市经信局梳理了全市4000多家零部件企业,帮助吉利临时匹配合适的本地替代供应商,实现整车生产。

前述采购部人士也对《财经》记者透露,以往主机厂只管一级供应商,疫情期间把一级供应商和二级供应商全都管起来了。在内部也加强了沟通,产品、研发、质量、采购、生产等部门都参与进来,针对单个供应链的风险管控做出详细预案。

“汽车行业是以销定产的,通常生产比销售滞后2-3个月的时间,”德国美茨勒银行(Bankhaus Metzler)的分析师Jürgen Pieper对《财经》记者表示,重新建立供应链大约需要4周-6周的时间,但可能需要更长的时间才能使消费者的信心显著恢复。相较于销量下降这一根本性因素,供应链或生产过程中的问题就不算是真正的问题了。

咨询机构IHS Markit预测,2020年全球汽车销量同比下降超过12%。Jürgen Pieper认为,下半年开始销量情况将有所改善,并在年底前加速增长。

更多相关评论 
打开财经APP, 阅读有价值的财经新闻
相关新闻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