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区大“战”丰巢背后:二次收费是否合法?业内公司都在亏损,快递员也有苦衷?

文 | 《财经》新媒体 徐徜徉    编辑 | 王小贝

2020年05月10日 13:42  

本文7085字,约10分钟

从行业内各企业的盈利情况来看,快递柜可能并不是一门“好生意”

不知各位“剁手党”们有没有发现,院门口的快递柜,悄悄地涨价了。

4月30日,深圳市丰巢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为“丰巢科技”)宣布:从当日起将对存放时间超过12小时的快递进行收费,超时后,每12小时收取0.5元,3元封顶。消息一出,瞬间“冲”上热搜、引发网络热议。更有用户直接“炸锅”,质疑收费标准不合理,不接受丰巢的“超时收费”。

北京某丰巢快递柜上的收费标识。《财经》新媒体 徐徜徉/摄

由于“超时收费制度”的施行时间刨除了节假日,所以快递柜真正收费是从假期结束的5月6日开始。而仅仅过去了不到三天,就有上海、杭州的不少小区开始对丰巢发起了“联合抵制运动”。

在事件引发网络热议后,丰巢于5月9日深夜发文回应称:后台数据显示快递员派件高峰集中在早上9点至11点之间,一般10点到达峰值。设置“12小时保管期限”就是基于这个派件高峰时段的推算。

丰巢还表示:“对于此前未能清楚解释会员服务对于行业服务能力提升的通盘考量,从而引发社会公众关心与讨论深表不安,我们也将借此机会重新审视加强与用户沟通工作,诚恳希望大家理解。”

全文如下:

丰巢:快递柜超时收费

小区:侵犯业主利益,抵制!

据钱江晚报,5月6日晚,因认为丰巢超时收费“损害业主利益”,杭州东新园小区率先打响了“禁用快递柜”的第一枪。

致广物业东新园项目负责人曾明洁告诉记者,杭州东新园小区一共有2万多常驻居民,5200多户人家,目前在东新园里一共有17处丰巢快递点,分布在小区各个区域。“当时口头约定快递柜对业主是免费的,合同上也明确写着‘不能侵犯广大业主利益’。”

随后,业委会和物业开始了与丰巢方面的沟通。由于丰巢工作人员给出的回答是“11号之前给到回复”,所以物业方面决定“从7号开始到11号之间暂停使用快递柜,对于滞留的包裹,物业会在业主来领取包裹的时候临时通电,方便把包裹取出来”。曾明洁还告诉《钱江晚报》:目前为止没有接到业主的投诉,大家都对禁用一事表示支持。

图片来源:网络

8日,丰巢方面则表示,已就此事向杭州东新园小区业委会致函。函件内容主要包括:

1、围绕“是否未经过业主同意即开始收费”,丰巢函件称,用户在首两次超时取件均不收取费用。在两次超时的过程中可以考虑接下来是否使用丰巢作为代收。如均选择不同意超时付费,后续快件将不再会投递入柜。

2、围绕“是否可设置代收偏好”,丰巢表示,用户可自主在手机上设置希望被代收的时间段和快递公司,如完全不同意使用丰巢,可取消所有勾选项即可。

不过,东新园小区对于丰巢的解释并不认可,小区方面主张:12小时的收费期限不合理,很多业主会有出差、加班的情况,希望免费延长保管时间。

9日下午,丰巢科技对杭州东新园小区停用快递柜一事作出了最新“反击”,且措辞严厉。丰巢科技发布的《东新园业委会事件声明》称:

丰巢依照协议支付场地费为东新园小区业主提供服务,协议不包含对于丰巢营业模式和价格的约束,业主个体是否使用,是否愿意成为会员,我司已在官方渠道提供自由选择,业委会应当尊重业主个人选择,业委会如执意继续停机,已构成“严重的违约行为”,已对我司造成巨大经济与商誉损失。我司保留追索东新园业委会毁约的责任权利,同时将依据合约追索相关经济和商誉损失。

事实上,在这场“丰巢与小区的大战”中,东新园小区并不“势单力薄”。5月7日,一份落款为“杭州三塘竹园第二届业主委员会”的通知也在网上流传,通知声称:鉴于丰巢快递柜在未经协商的情况下于5月6日向业主收取超时保管费,损害了业主利益,于5月8日7时起暂停使用快递柜。

与此同时,上海也有数家小区联合发声抵制丰巢收费。据《财经》新媒体统计,在某业委会交流平台上参与“对丰巢说不”行动的小区已近80家。

从目前来看,部分小区的抵制行为,并未减弱丰巢“继续推行收费会员制”的决心。丰巢科技上海区负责人周官遴在接受采访时表示,收费是全国性政策,目前暂不可能改变,后续政策主要看与各个小区的协调情况。

“是否征得用户同意”成争论焦点

邮政部门:未征得同意使用快递柜属违法

随着我国电子商务业的蓬勃发展,“快递”的业务量激增,智能快递柜的使用率也越来越高。据江苏省邮政管理局统计,江苏省内15%的快递都采取了快递柜的方式进行投递。

在“快递柜收费”的讨论中,广大民众最为关心的问题是:为何快递员总在未经我许可的情况下,把我的快递投入快递柜?这种情况下的收费,我是否有权拒绝?

《财经》新媒体在微博上发起的“收快递小调查”显示,参与投票活动的161人中,有135人在收快递时遭遇了“不征得收件人同意、直接将物品放入快递柜”,比率达到83.85%。

在“未经许可使用快递柜”一事上,需要为此负更直接责任的可能应是快递员,而非快递柜企业。但对于快递员们来说,他们也有自己的苦衷。

经记者调查,目前市场上的大多数快递柜,均采用“双向收费”模式,即快递员和取件人都要交钱——快递员需按投递箱大小支付占用费;而取件人的快递可被免费保管12-24小时不等,超时存放需支付相应费用。

在北京送件的快递员王刚(化名)从来不主动使用快递柜,即使遇到用户自己要求使用快递柜,王刚也会劝说用户不要用,甚至不惜“卖惨”、想尽办法帮用户把快递放到其他地方。他告诉《财经》新媒体,自己每派送一个快递包裹的收入只有“一块钱左右”,如果把包裹存入快递柜,就要抽走“好几毛钱”,再加上电动三轮车的油钱成本,一单根本挣不下什么钱,“你不能让我白跑这一趟啊”。

然而,似乎也有一些快递员钟爱着“快递柜”这种投放模式。上海的李女士就告诉记者,为她送件的快递员永远都不打声招呼就把快递直接塞进快递柜。据其猜测,这样的快递员可能是想“节省时间以派出更多件快递,为此不惜牺牲掉使用快递柜的成本”。

兴业证券研究报告显示,目前行业内快递员每单的平均个人收入在1块5毛钱左右,且随着快递企业竞争的加剧,这一收入也处于不断被挤压和下行的趋势之中。与此同时,快递柜每单要收取的费用约为3-5毛钱。这样就导致——派件量不多的快递员不会使用快递柜,而派件量多或在“双十一”等业务繁忙时期的快递员,往往会使用(甚至不经用户同意)快递柜,因为他们可通过提高总派件数来增加其个人收入。

申通快递员收入简单估计。图/兴业证券研究所

不过,“未经同意就使用快递柜”是明确的违规行为。《财经》新媒体查阅相关规定发现,2019年6月20日,交通运输部公布了《智能快件箱寄递服务管理办法》,自2019年10月1日起施行。《智能快件箱寄递服务管理办法》规定,快递员使用智能快件箱投递快件,应征得收件人同意。

相关政府部门也对此给出了表态。江苏省邮政管理局市场监管处处长杨月新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快递柜收费是市场行为,由市场调节,但前提必须是合法。快递员未征得用户同意就投到快递柜属违法行为,用户可向快递企业投诉。若企业不改正,可拨打12305申诉。用户若因未通知投递入柜导致收费的,应积极维权。

5月8日,浙江也印发《关于进一步强调末端投递要求的紧急通知》称,对于使用智能快件箱进行投递的快递企业,要督促相关企业在投递前履行告知义务,征得收件人同意后方能放置在智能快件箱中。对于经两次投递后仍不能妥投,需放置在智能快件箱的快件,也需征得收件人同意,收件人不同意的,应予以退件处理。

对于这一问题,丰巢科技负责人的回应是:“对于快递员没有经过沟通和同意就将快递投放到快递柜的现象,会员服务消费者可在线上进行选择,未经消费者同意的情况下,不产生任何费用。”丰巢科技上海区负责人周官遴也表示,用户可直接在APP上作出选择,“只要设置为拒绝,快递员就无法投递快递柜”。

江苏华旦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郭强告诉《财经》新媒体,当用户需要为使用快递柜支付对价,即无偿保管变成有偿保管时,用户有权选择是否进行消费,未经收件人同意,用户在法律上完全可以拒绝支付产生的快递柜费用。

“双重收费”、“先免费后收费”是否合理?

律师、专家观点不一

除了“自主选择”这一问题外,公众对快递柜企业的收费行为还存有一些疑虑。

有人提出:既然快递员在投件时已经付过费了,快递柜企业就不应再向收件人进行“双重”收费。那么,从法律的角度来看,快递柜的“双重”收费模式,是否合法、合规?

在经济学家宋清辉看来,丰巢智能快递柜的“超时收费”模式,与此前一些饭店和酒店提出的“年夜饭限时吃完、超时收费”等要求在本质上是一样的,都是赤裸裸涉嫌侵害消费者权益的行为,各大小区物业应坚决予以制止。

郭强向《财经》新媒体分析称,快递柜的“收费”,实际上是一种市场行为。“快递员投件入快递柜的行为,实际上是与快递柜企业建立了保管合同关系,快递员就此种法律关系也已经支付了保管费。而就同一保管行为再次向收件人收取费用,实际上就是一种二次收费或者说是变相涨价行为。但如果收费已经提前告知收件人,并公示了收费标准,并由收件人自主选择是否存放在快递柜,这种‘双重’收费模式也不必然违法。”

江苏华旦律师事务所律师杨钊也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在定价收费层面,《智能快件箱寄递服务管理办法》第二十五条规定:“智能快件箱运营企业应当合理设置快件保管期限,保管期限内不得向收件人收费”。快递柜企业确定的“12小时免费制”,虽忽视了老百姓因特殊原因而存在的取件迟延等情况,但并未违背现行相关法律、法规。

北京某丰巢快递柜。《财经》新媒体 徐徜徉/摄

“快递柜涨价”新闻爆出后,有法律博主提出,丰巢快递柜一开始采取免费策略,是想以此吸引大量客户。等到客户习惯于使用快递柜、并且某一片区域可能只有丰巢这一种快递柜时,企业又突然说要收费,就属于改变既有服务规则的行为,涉嫌侵犯消费者自主选择权。

对此郭强认为,快递柜突然“收钱”,一方面是市场因素导致,另一方面也是商业经营的策略。如果快递员能严格遵照用户的真实意愿来决定是否使用快递柜,那实际上“并不存在侵犯消费者自主选择权的情形,是由快递员与用户自行协商投递方式”。

而杨钊称,在消费者自主选择权层面,快递柜企业涉嫌侵犯了用户的相关权利。他提出,自主选择权存在“三步法律逻辑”,即自由选择、决定、接受服务。只有经客户选择并决定后,快递公司才可以对包裹进行相应方式的投递。同时,快递柜企业通过提供免费服务的形式占据市场后,再利用优势地位开始推行收费制,一定程度上间接侵犯了消费者的自主选择权。

宋清辉告诉《财经》新媒体,快递柜的“双重”收费模式,并不是一个合理、可持续的商业模式。“要想有力地扭转企业亏损的局面,仍有待于业务的精细化运作,要向管理要效益,才能带动企业的长远健康发展。”

杨钊也认为,在盈利模式层面,快递柜企业现阶段盈利模式单一,仅依靠柜体本身的广告费难以实现商业盈利。“快递柜企业可继续探索新的盈利点,而不可变相强制推行‘会员制’,否则现有客户会流失,潜在客户也无法实现引流。”

涨价源于背后的“盈利难”?

快递柜已成为一门“寡头生意”

“涨价”风波未平时,一则更重磅的消息在5月5日晚传来——顺丰控股发布《关于放弃参股公司优先增资权暨关联交易》公告,宣布收购中邮速递易。

公告显示,顺丰参股公司丰巢开曼(Hive Box Holdings Limited)的子公司丰巢网络与中邮智递(中邮速递易的运营主体)及其股东签署一揽子交易协议。交易完成后,中邮智递原股东中邮资本、三泰控股、浙江驿宝、明德控股将减资退出中邮智递,而中邮智递成为丰巢开曼的全资子公司。

中邮智递原股东将有权认购丰巢开曼新发行的股份成为丰巢开曼的股东,预计交易完成后,将合计持有丰巢开曼28.68%股权,顺丰对丰巢开曼的持股比例将从13.67%稀释至9.75%。

丰巢交易前后股权结构变化。图/天风证券研究

对于此次收购,顺丰表示,“是为了做大做强智能快递柜主业,整合行业优质资源,快速抢占快递物流最后一公里的优势区位,向快递员和消费者提供更加优质的服务。”

而天风证券研究所对此的点评是:“快递柜从此进入寡头时代。”据天风证券分析,丰巢与中邮速递易本分别是当前市占率最高的快递柜运营商,截至2020年3月31日,丰巢共投入约178000个快递柜,柜机占比约44%;而中邮速递易占比约25%。收购完成后,丰巢总市占率将达到69%。且从网络效应来看,丰巢在一、二线城市市占率更高,一线城市市占率超过70%;而中邮速递易在低线城市占据的市场份额更强,因此两家合为一家之后,丰巢的网络效应有望进一步增强,或实现高、中、低线城市的全面覆盖。

不过,需要指出的是,从盈利情况来看,快递柜可能并不是一门“好生意”。

虽然只是崛起于近几年,但目前国内智能快递柜企业的数量已经达到了百十来家,且可按照各自背景而被划分成为明显的三大阵营——快递系、电商系以及独立的第三方快递柜企业。

开展智能快递柜业务企业一览表 。图/中信建投证券研究发展部

可是,从整体来看,几乎所有智能快递柜行业中的企业都面临 “不挣钱”的尴尬局面。以此次收购双方“丰巢”和“中邮速递易”为例,丰巢在2019年的净利润为-7.81亿,在2020年第一季度的净利润为-2.45亿;中邮速递易在2019年的净利润为-5.17亿,2020年第一季度的净利润为-1.59亿。

顺丰控股在5月5日发布的《关于放弃参股公司优先增资权暨关联交易》公告,也提到了这一亏损情况。《公告》称,截至今年3月31日,丰巢共计投入了约17.8万个快递柜,其2019年的营收为16.14亿元,但亏损高达7.81亿元。

中信建投证券分析师陈萌认为,智能快递柜的盈利模式目前尚待明确。据其分析,目前快递柜每单收取0.2-0.6元的服务费不等,按照每单收取0.3元服务费进行测算,预计2020年快递柜的市场规模将达到91.98亿元,复合增长率高达 85.31%。在总体体量已发展到一定规模的当下,快递柜企业的盈利还如此困难,这表明发展除收寄件、广告业务以外的新盈利模式,几乎成为唯一的出路。

智能快递柜业务市场规模 。图/中信建投证券研究发展部

而对于到底发展哪一类新模式,业界给出的答案似乎普遍倾向于社区O2O业务。所谓“社区O2O”,即“O2O综合类电商”,其电商属性决定了“流量”是推动其快速发展乃至盈利的一个重要因素。

对于快递柜行业的未来发展,兴业证券分析师王品辉、龚里认为,行业仍需解决一些棘手的难题:

从用户端角度来说,用户对于为快递柜服务支付额外的费用在短时间内仍难以形成习惯;

从快递员角度来说,快递员使用快递柜会对个人收入造成显著影响,只有在业务繁忙时才会选择使用快递柜,故额外费用不可持续;

从快递柜企业自身来说,按照10年折旧来计算,一个快递柜每年的成本约为8000-10000元,其中快递柜造价折旧约4000-5000元,占成本的50%;进驻小区费约3000元左右,占30-40%;电费及维护相关费用还需要1000元左右——这样来看,社区O2O的模式短期难以变现,仅仅靠收寄件及广告收入,远不足以覆盖快递柜的运营成本及费用。

不过,也有天风证券分析团队对快递柜的未来发展十分看好。其认为,虽然快递揽收与派送端面临人力成本上涨的难题,但在新冠疫情影响之下,监管层大力支持无接触配送,而快递柜也成为其中的重点支持对象。随着用户习惯养成,长期看快递柜的盈利状况将会转好,盈利模式也有望跑通。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更多相关评论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相关新闻
热门推荐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