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出行业可以复工了却笑不出来:30%上座率限制只能越演越赔

文 |《财经》记者 吴琼   编辑 | 余乐

2020年05月14日 18:49  

本文2862字,约4分钟

演出行业是一个无法“逐步开放”的行业,对需要盈利的商业性演出公司而言。 30%的上座率意味着必然亏本

因疫情停工数月的演出行业终于盼来了期待已久的复工通知,但看到通知后,很多演出公司却笑不出来。

5月8日,国务院印发指导意见,其中提出:采取预约、限流等方式,开放影剧院、游艺厅等密闭式娱乐休闲场所。

这是自疫情发生后演出行业收到的第一个可以复工的信号,业内人士兴奋不已,但执行细则的出台又浇灭了他们的热情。

5月12日,文化和旅游部市场管理司印发《剧院等演出场所恢复开放疫情防控措施指南》,其中规定剧院等演出场所观众人数不得超过剧场座位数的30%。正是这一条款让很多公司打了“退堂鼓”,主动选择暂不复工,继续等待。

《财经》记者拨打北京人民艺术剧院等演出场所的售票电话,对方均表示还没有接到通知,目前没有演出安排。观众要想在剧院看到商业性的话剧、音乐剧表演,短时间内大概率还是无法实现。

接受《财经》记者采访的多名业内人士都表示,此前已经预料到剧场的开放不会一步到位,也理解从疫情防控的角度讲,由紧到松是必须遵循的过程。但是对于演出公司来说,此时复工只能让损失更大。

“商业性的演出还是在等下一步的消息。”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音乐剧行业人士对《财经》记者说。“这一政策对公益性的演出而言是有意义的。但所谓的陆续开放,对于大部分的商业性演出来说,其实等于没开放。”

可能与演出行业同病相怜的还有电影行业。目前电影院恢复开放的执行细则还未出台,但接受《财经》记者采访的影院人士表示,如果同样需要执行“不超过座位数30%”的规定,那么电影院也会入不敷出。

30%上座率意味着什么

“30%的上座率,如果是在大剧场演出,所有人一听就知道这肯定是个亏本的生意。”上述演出界人士说。

国内音乐剧龙头企业七幕人生的品牌市场总监袁齐告诉《财经》记者,以1000座以上的大型演出为例,每场演出的上座率如果没有达到60%—70%,就很难回本,一些剧目甚至需要达到平均80%以上。

一场音乐剧的成本包括前期的制作成本和后期每场演出产生的运营成本。前者包括版权购买、服装、道具、舞美等制作费用,国际知名的大型音乐剧制作成本不亚于一部大制作电影。后者包括每场演出所产生的剧场租金、水电、人员、票务渠道费等。

这样的成本结构决定了音乐剧的商业模式是“以时间换空间”,一场音乐剧制作完成后,必须出演足够长的场次,卖出足够多的票才能实现盈亏平衡。一部在1000座以上剧场制作的大型音乐剧,很有可能要演到第100场的时候才能回本,那么在第100场之后的演出,只要票房高于当场的运营成本,音乐剧制作公司就开始有了收益,而30%的上座率,可能连当场的运营成本都无法覆盖,就更不用说制作成本了。

话剧也是同理。“对一个新剧目来说,制作费用占了大头,只有演出的场次越多,上座率越高,才能平摊费用,看到回本的希望。”资深音乐剧、话剧导演胡晓庆对《财经》记者说。

“对于不超过30%的规定,我表示理解。安全防控很重要,恢复正常要慢慢来,就怕前功尽弃。但这个数字落实到具体的剧目盈亏中,它就变成一把刀了。这把刀子捅在了大多数民营剧团和制作公司的心上。”她说。

受疫情影响,世界著名的演出圣地百老汇和伦敦西区都暂停了营业,不少制作公司损失惨重。法语音乐剧《巴黎圣母院》1月23日在上海的收官演出因疫情取消,退票损失超过30万元。七幕人生原本计划在今年2月19日于武汉琴台大剧院开启音乐剧《狮子王》的2020中国巡演,无奈也只能无限期推迟。七幕人生对《狮子王》的预期上座率在90%以上,而30%的售票上限,远远无法满足公司开发这一大IP的预期。

制作方如何应对

外界看到“观众人数不得超过剧场座位数的30%”的规定,第一反应就是演出可以涨价。

但胡晓庆给《财经》记者算了一笔账:一台四个演员的中小剧场版权音乐剧,制作成本在100万左右。如果选择在上海大剧院的中剧场演出,每场运营成本大概在5万元。如果观众人数控制在30%,演出20场,要想覆盖掉运营成本并且收回一半的制作成本,平均票价需要达到455元。“这个数字是正常情况下平均票价的两倍多,以往支持你的观众会买账吗?”她说。

票价不涨肯定亏,涨价又要担心卖不卖得掉,想靠涨价来度过危机,显然不现实,他们只能选择继续等待。

“从预售票的退票情况来看,大部分观众还是希望保留门票,等待恢复演出,也就是说,观众看剧的需求还是在的。所以现在上座率只能有30%的话,我们会主动选择不演。”上述不愿透露姓名的音乐剧业内人士说。

“如果政府对演出单位给予演出补贴,剧场能够给演出单位减租,至少可以帮助大家降低一部分固定成本。目前这个难关要靠大家共度,压力如果都落在投资制作方身上,其实谁都好不了,没有人可以独善其身。”胡晓庆说。

除了等待进一步的消息,各大剧院和制作公司也在积极寻找新的出路。北京人民艺术剧院举办了多场剧本朗读直播活动,请剧院的青年演员为观众朗读剧本。七幕人生也在开发音乐剧在线培训和线上直播等新的产品。

电影院怎么样了

电影院和剧院一样,都属于停止营业最早、至今仍未恢复的场所之一,也面临着与剧院相似的境遇,那就是理论上已经可以开业,实际上却因具体的政策没有出台,没有新片可放而无法恢复营业。

“虽然国务院发布了允许电影院开门的通知,但国家电影局还未出台细则。新片的上映归国家电影局管理。没有新片上映,电影院开了也是白开。”绍兴文化发展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总经理季凌对《财经》记者说。该集团管理着浙江省绍兴市内几家国有电影院。“如果电影院上座率也不能超过30%的话,电影院和制片方,肯定也是亏本的。”她说。

近几年,虽然国内电影总票房屡创新高,但大大小小的电影院也是如雨后春笋一般在各个城市开业。影院之间的竞争,首先就体现在争相压低票价上。而电影院每出售一张电影票,有50%需要与制片方分成,需要上交5%的国家电影事业发展专项资金,此外还有员工、水电等其他成本,实际上利润率并不高。“电影院要想达到盈亏平衡,基本上要靠好的影片,上座率达到80%—90%才可以。”季凌说。

但是,由于电影制片方面临着同样的问题,因此他们很可能不让新片在此时上映,这样电影院也就没有好片子可放。

为了支持电影行业的发展,财政部、国家电影局于5月14日发布了《关于暂免征收国家电影事业发展专项资金政策的公告》,宣布湖北省自2020年1月1日至2020年12月31日免征国家电影事业发展专项资金;其他省、自治区、直辖市自2020年1月1日至2020年8月31日免征国家电影事业发展专项资金。

季凌依旧希望电影院能够尽快开门营业。“不管开业是盈利还是亏损,我们总希望这个行业能够慢慢恢复起来。”她说。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更多相关评论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相关新闻
热门推荐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