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门大桥不通车,一天损失300万,还会继续收费10年

文/《财经》记者 李皙寅   编辑/施智梁

2020年05月14日 18:59  

本文4234字,约6分钟

投资近30亿的虎门大桥,去年就收入10亿,如今已收费23年,未来还可收至少10年。官员和专家都曾指出行业收费盲区

近期广受关注的广东虎门大桥已经通过了体检,但仍未宣布何时通车。这座启用于1997年、投资近30亿元的大型交通枢纽,因为5月上旬发生多次原因不明的抖动而牵动人心。

当安全检测已不是问题时,外界开始测算这座大桥的商业价值。据悉,每停止通车1天,虎门大桥将少收费300万元。“一公里收40元,真贵!”这是不少人对通过虎门大桥的第一印象。据了解,虽然已经收费运营了23年,但这座大桥恢复通车后,收费还将至少持续10年,有人因此提出疑问:虎门大桥一年收费可达10亿左右,运营方应当早已赚得盆满钵满,何时才会免费通行呢?

围绕这座知名大桥的说法很多,有误解,如虎门大桥通行费包含三段道路,这一“联票”制度在广东首开先河;有趣事,虎门大桥和虎门渡口曾大打价格战争抢客源;有心酸,筹款不易,通车前夕遭遇五次股东变更;有吐槽,超负荷的大桥因拥堵得名“苦闷大桥”。

如今横跨珠江的交通选择日益增多,不再拥堵的虎门大桥成了两岸发展的特殊见证。若不是大桥突然出现异常,它原本是珠三角一座沉默的跨海桥。

5月5日下午至6日中午,广东虎门大桥多次发生抖动现象,引发全网关注。为确保司乘人员和桥梁结构物安全,虎门大桥从5日下午起关闭。事件初步归因于,海风吹到修桥专设的水马,进而发生涡振。

“感觉好像是晕船了。”潮汕人士林先生告诉《财经》记者,在桥上开车的他,还以为自己出现了幻觉。

虎门大桥是广东省境内一座连接广州市南沙区与东莞市虎门镇的跨海大桥,于1992年动工建设,1997年建成通车。虎门大桥是中国第一座真正意义上的大规模化悬索桥,曾获詹天佑土木工程奖。从使用年限来看,其质量和安全性应当有保证。

体检无碍,通车尚无确切消息

“悬索桥结构安全。”广东省交通集团12日发布消息称,虎门大桥悬索桥结构技术状况和承载性能保持稳定,振动未影响结构安全,桥梁关键构件均未发现异常。与会专家建议,根据现场监测和风洞试验结果,采取抑振措施提高行车舒适性;加强监测,定期评估。

“我们在桥梁抗风、抗地震的这种知识普及上不够。” 同济大学土木工程学院土木工程防灾国家重点实验室教授、原同济大学风洞试验室主任、当年虎门大桥主桥风洞试验的参与者宋锦忠告诉《财经》记者,大桥在维修前,应该请专业机构和专家来论证把关再大修,这次没做到位。

5月13日,南方报业APP显示,大桥管理方表示将采取抑振措施提高行车舒适性,大桥开通时间尚未确定。

“尚未通车的理由很多。”一位桥梁工程师告诉《财经》记者,一方面,相关部门现阶段十分谨慎;另一方面,管理方或许会趁交通暂停期间,抓紧时间进行桥梁维护保养。

在涡振前,虎门大桥正处于更换吊索作业中。据悉,虎门大桥悬索桥主跨888米,共有吊索288根。鉴于吊索已达到设计使用年限,虎门大桥自2019年3月份开始开展吊索全面更换工作。至2020年4月28日,已完成吊索更换128根。

虎门大桥管理方,广东虎门大桥有限公司(下称虎门大桥公司)对《财经》记者透露,为了保障大桥的安全,自大桥建成通车以来公司每年都会检查大桥,及时处置病害。

上述桥梁工程师告诉《财经》记者,考虑到当时的工程技术、使用环境等综合因素,更换钢索正当时。

停摆日损300万,尚能收费10年

虎门大桥公司成立于1994年,当前注册资本2.74亿元,公司类型为有限责任公司(台港澳与境内合作),孙楚文任董事长与董事,并为公司法定代表人。

虎门大桥公司共有6位股东,其中大股东是持股达35%的新粤虎门有限公司,第二大股东是持股比例22.78%的越秀(中国)交通基建投资有限公司(下称越秀交通基建,01052.HK),广东省交通集团旗下的广东省公路建设有限公司持有15%股份。另外,A股上市公司东莞控股(000828.SZ)持有11.11%股份。

2007年,东莞控股以2.55亿元受让虎门大桥公司10%的股权。除却需要将税后利润的三成上交给交通主管部门作为建设基金,东莞控股实际获取虎门大桥公司7%的投资收益。

截至2006年底,虎门大桥公司资产总额23.43亿元,负债总额18.04亿元,净资产5.39亿元,应收账款2475万元。

因为南沙大桥、番莞高速通车分流增加,加上虎门大桥开始限行火车及若干客车等原因,虎门大桥的赚钱能力有所下降。东莞控股2019年年报透露,2019年,虎门大桥公司营业收入10.6亿元,净利润6.43亿元,净利润下降了42.6%。

越秀交通基建2019年年报提到,虎门大桥2019年日均路费收入为284.1万元,公司余下经营期限尚有10年。

一纸合同定死收费年限,这种模式近几年来在业内颇具争议。

浙江省公路管理局路政处处长林尹亘撰文呼吁,现有高速路收费年限的测算方式存在缺陷,使投资回报超出了合理性范围,应实行年度审查制度,灵活调节。

一位不愿具名的业内人士对《财经》记者直言,现有收费法规尚存空白,未明确经营性公路提前完成收费目标该如何处理,也未明确赚到何时才算“合理回报”。他建议,应设定回报利润率的限值,只要达到了这个固定利润,即可认为已经达成了经营预期。

筹建一波三折,曾和轮渡打价格战

“贵”是不少人对虎门大桥通行费的第一印象。曾有网友吐槽,一公里不到的大桥收费40块钱,快赶上景点门票了。

事实上,上述说法并不准确。虎门大桥采用分段收费,从摩托车到21吨以上货车,价格区间为10元至180元。通行费包含了虎门大桥及其链接配套工程项目圹(坑)亭(角)高架桥和太平互通立交,总共三段桥梁道路,全长39.22公里,动态总投资49.27亿元人民币,上述三个项目由三个不同的建设单位筹资建设。“三合一”的联合收费开了广东省的先河。

《财经》记者拿到的一份名为《虎门大桥及配套项目联合收费测算方案的制订与实务处理》的报告显示,直到预定通车半年前,建设单位才提出收费申请,当时中央、广东省未有对联合收费的明确观点,由于高速公路主线不便短距离设置仨收费站,最终决定联合收费。

“制定收费标注的任务十分艰巨。”上述报告透露,虎门大桥技术复杂、建设成本极高、约占该工程总投资本金47%,只有普通高速公路收费标准,难以收回投资。再加上各建设方的公司性质、材料应用、地质条件、工程单位成本、回报率、出资方式等差别迥异,在反复讨论协调后,方案才上报获批。

赚钱不易。虎门大桥建成后,还曾与虎门渡口为夺客源展开过价格血战。

“虎门大桥的建设一波三折。”一位知情人士告诉《财经》记者,80年代初就曾对虎门大桥展开过可行性研究,确定了大桥选址、完成了初步设计工作,但受限于投资规模巨大和时局变化而暂停运作。

1991年5月,虎门轮渡码头开通,成为珠江两岸最重要的交通枢纽。15分钟就能横跨3公里海面,比绕道广州可缩短近百公里。很快,虎门渡口就不堪重负。次年,虎门渡口日均车流量已达万辆,超过了轮渡日均交通量达3000辆车便应设置桥梁的建设规范。

但由于桥梁和渡口可能的利益冲突和筹集巨款的难度,从虎门大桥立项到建成,期间共有5次大的股东转换,直到1997年4月虎门大桥通车前夕,才最终确定股东和股比。

由于大桥建设成本高、还贷压力大,虎门大桥通行价格是轮渡的两倍多。为争夺客源的虎门大桥和虎门轮渡,宣布半价通行,大打价格战。虎门轮渡还推出随行赠送快餐的服务。

据曾就职于广东省公路建设公司的曹植英在暨南大学的MBA学位论文《虎门大桥——收费定价策略》中记述,价格战导致双方各自受损。以饱和通行能力算,30年经营周期内虎门大桥根本无法还清贷款。原来是当地效益最好的虎门轮渡公司被迫裁员减薪,总经理月薪也从万元降至6000元。

随后双方和谈,各自划分主营市场、区分调整价格。直至2000年4月1日,虎门大桥再度提价,将12座以下客车价格恢复到大桥开通时物价局审批的全款,自此虎门大桥共有四次调价。

时间就是生命,该走还是得走

虎门大桥向以风景极佳而闻名,后来因交通极堵而闻名,前几年虎门大桥被粤语方言区大众称作“苦闷大桥”(粤语“虎门”与“苦闷”同音)。

在粤工作的商旅人士唐晟明告诉《财经》记者,虎门大桥对于湾区来说,意义十分重要,虎门大桥连接的刚好是珠江出海口隔开的两边(东边深圳东莞惠州,西边佛山中山珠海),湾区几个核心重镇,制造业核心,虎门大桥责任重大。

“如果我去深圳从南沙走,不堵车前提下比从虎门多25分钟左右。”长期开车经过虎门大桥的唐晟明补充称,除非是三更半夜,不然每次往返他都会遇上堵车。

虎门大桥的交通拥堵情况已持续多年,当地有关部门的治超工作也一直在进行。公开信息显示,截至2019年8月,虎门大桥的车流量由1997年建成时的日均1.84万标准车次,到最高日均17万标准车次,远超其日均8万车次的设计标准。

广东省交通运输厅官网信息显示,2013年-2016年之间,时任广东省交通运输厅副厅长的徐欣曾多次主持召开推进虎门大桥治超优化工作会议。

2019年,中新社在一篇题为《广东虎门大桥严重超负荷 实行管制保养》的报道中指出,虎门大桥作为粤港澳大湾区关键通道,车流量的持续增长造成这条交通大动脉已不堪重负。

事实上,虎门大桥两侧的跨江交通设施也在增多,拥堵情况有望缓解。

“我相信政府和专家的说法。”林先生告诉《财经》记者,他期盼着虎门大桥早日通车,不会有“心理阴影”。

“外地人顾虑多,广东本地人会觉得时间就是生命,照过不误。”唐晟明如是说。受虎门大桥备受舆论关注的影响,全国多地紧急为大桥做体检。近期,江苏省交通运输厅就印发紧急通知,要求组织开展跨江桥梁养护紧急检查,保障群众出行安全。

临时抱佛脚是不够的。宋锦忠呼吁,只有从建设方、设计、施工、监理、科研、维保,各方面都要达到一定的水准,做到全寿命服务,才能让一座桥在100年至150年的服役期里面,正常地运营、服务大众。

【版权声明】本作品著作权归《财经》独家所有,授权深圳市腾讯计算机系统有限公司独家享有信息网络传播权,任何第三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更多相关评论 
打开财经APP, 阅读有价值的财经新闻
相关新闻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