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封锁致1.2亿人失业,中资企业夹缝中艰难求生

文|《财经》记者王晓枫   编辑|郝洲

2020年05月23日 18:31  

本文5061字,约7分钟

封锁令使印度经济付出高额成本,大多数经济活动陷入停顿。印度经济监测中心数据显示,印度失业率曾一度达到27.1%。 4月份有超过1.2亿印度人失业,其中9130万是小商人和劳工

5月20日,世界卫生组织数据显示,印度新冠肺炎确诊病例累计已突破10万,累计死亡3163人。如果将人口密度考虑在内,印度新冠病毒感染造成的死亡人数远低于全球平均水平。印度每10万人中约有0.2人死亡,而世界平均每10万人中约有4.1人死亡。在目前疫情最严重的美国,每10万人中有26.6人死亡。

这一结果出乎外界预料,今年3月,全世界还都在担心印度这个全球人口第二大国由于卫生条件糟糕会很快被新冠疫情压垮。

印度是如何做到疫情“可防可控”的?在印度公共卫生基金会主席斯里纳特•芮迪(Srinath Reddy)看来,印度实施卡介苗普及接种政策可能是原因之一。纽约理工学院研究显示,普遍接种卡介苗的国家(如日本、巴西)死亡人数少于非接种国(如意大利、美国)。印度是世界最大的疫苗生产国,印度血清研究所是世界生产和销售剂量最大的疫苗制造商,为全球165个国家提供20种疫苗,平均每支疫苗售价50美分,是全世界最便宜的疫苗,这家公司也正在参与新冠疫苗的研发。

除了疫苗,疫情初期就开始执行的全国封锁令也可能在一定程度上遏制了新冠病毒扩散。在过去近两个月的时间里,这个拥有13亿人口的国家经历了世界上最严格的全国居家封锁令,每天宵禁,教育机构关闭,城市地铁停运,餐馆只提供外卖服务,宾馆、购物中心、酒吧以及影院等娱乐场所不准营业。除满足医疗需求,国际国内航班全部暂停。

贫民窟是金融中心隐患

“我在家工作,出门时必须戴口罩。由于封锁,生活改变了很多,无法出门,没有旅行,没有帮佣,孩子们也没法上学。每个人都被关在家里。”基兰•索姆凡希(Kiran Somvanshi)对《财经》记者表示。索姆凡希是印度知名财经媒体医药领域资深媒体人,她住在孟买,这里是印度疫情中心。

虽然印度疫情总体情况令外界稍微松了口气,但孟买的情况却不乐观。孟买是一个被阿拉伯海和多条水路环绕的半岛城市,作为印度金融中心以及人口最密集的城市,这里交织着巨大的梦想和极度的贫困,高楼林立却也伴随着无尽的贫民窟。随着新冠病毒在印度肆虐,孟买遭受的打击也最严重。这座拥有2000万人口的城市现在要为印度21%的新冠病毒感染和近25%死亡病例负责。

孟买最大的敌人就是人口密度。达拉维贫民窟(Dharavi Slum)是亚洲最大的贫民窟,也是奥斯卡最佳影片《贫民窟的百万富翁》的灵感来源。达拉维贫民窟占地仅2.5平方公里,与北京市朝阳公园面积大小相仿,却涌进了50多万居民。8个人住在一间狭小房屋,这些房子是由混凝土块和生锈的铁片组成的非正式定居点,绵延数英里。随着气温上升到摄氏38度,许多人无法忍受被关在室内,流落到街道上。

“印度抗疫有个很大挑战,就是两个世界。一方面是中上层社会,可以控制社交距离,使用运转良好的私立医疗系统。另一方面,在贫民窟的草根社会防控疫情有难度,不仅人口密度大卫生条件差,他们看病主要依靠运转不畅的公立医疗系统,而且他们的营生方式直接受到封锁令影响。”印度金德尔大学副教授黄迎虹对《财经》记者表示。

达拉维目前有超过1300个病例,虽然尚未失控,但情况不容乐观。居住在这个拥挤不堪的贫民窟中的人们饱受各种常见病折磨,从腹泻到疟疾。由于贫民窟人口密度大、清洁设施匮乏、人员行动轨迹难以追踪,在这种地方引爆新冠病毒传播,很容易演变成严重公共卫生紧急事件,使孟买本已捉襟见肘的公共卫生系统不堪重负。达拉维贫民窟自从出现首个新冠确诊病例就引发全球普遍担忧。

3月23日,一名56岁的男子走在迷宫般的贫民窟里去看医生。他感到发烧,咳嗽得很厉害,他是一个住在达拉维的服装小贩,当地医生给他做了检查,由于他没有旅行史,当地医生仅按照普通感冒医治他。然而6天后,该男子带着呼吸困难的症状返回医院,最终接受新冠病毒核酸检测,结果呈阳性,他的病情急剧恶化被转院,但为时已晚,最终不治身亡。

达拉维的这名1号病人生前曾接触过在首都新德里参加大型宗教集会的人,那场集会在印度引大规模聚集性感染。“我们必须找到感染源。这个人是怎么感染的,又是谁感染的?必须采取积极措施来遏制感染。”该地区助理市政专员基兰•迪哈夫卡尔(Kiran Dighavkar)说。

孟买政府随即启动应急机制,派出疾控人员前往现场调查,对密切接触者进行新冠病毒检测,封锁相关建筑并消毒,大约2500名居民被隔离在家中,政府提供口粮。由于担心疫情进一步恶化,当地政府还征用附近一所私立医院,在临近体育馆设立有300个床位的临时隔离点。除了政府,大量NGO组织免费给贫民窟住户派发粮食、口罩和医疗用品。

为了追踪接触者,医疗工作者挤过逼仄狭窄的巷子,有些巷子比肩膀还窄,必须侧身才能通过。医疗工作者在新冠病毒密切接触者手上盖上厚厚的墨迹印,让他们在室内自行隔离两个星期。警察在主要道路上巡逻。数百人新冠病毒检测呈阳性,一些人已经死亡。70多名孟买记者也感染上了新冠病毒。

虽然政府采取紧急措施,但仍不能完全抑制新冠病毒传播。“达拉维感染病例的不断增加在孟买引起恐慌,人口密度高是新冠病毒在那里迅速传播的原因。虽然政府正在采取措施控制新冠病毒,对脆弱地区的人们进行检测,但也未能确保有效封锁,防止人们因非必要的原因外出。”索姆凡希对《财经》记者说。

孟买的富人区居民越来越担忧贫民窟的疫情,因为贫民窟的帮佣阶层将这两个天壤之别的世界连接起来,也会将新冠病毒在这两个世界之间传播。印度中上产阶级大都要使用帮佣,从打扫卫生到开车,价格在每月400元至1000元人民币。他们大都住在贫民窟,封锁政策让帮佣暂时失业在家,然而一旦封锁政策结束,这种帮佣服务就会恢复,即使某个家庭顾虑新冠病毒传播不使用帮佣,其他家庭也会使用,他们的生活离不开帮佣,因此很难阻止新冠病毒传播。

“孟买目前新冠疫情暴发点主要在富人区,由富人区传给穷人,所以才实施封锁政策,帮佣住在贫民窟,如果不封锁真可能在贫民窟引爆新冠病毒传播。”黄迎虹说。

解除封锁遥遥无期

封锁令被认为是印度政府控制疫情的关键举措,印度实施封锁政策速度比很多欧美国家迅速,3月24日宣布封锁时,全国新冠病毒确诊病例为500多宗。相比之下,英国出现6700例时才宣布,意大利一直等到有9200多病例才进入全国封锁,封锁政策必须在疫情刚有苗头时实施才有效,若疫情扩散则为时已晚。

印度总理莫迪深知若没有及早做准备将会面临什么后果,他在 4月14日延长封锁令时曾表示,印度并没有等到问题更严重时才来处理,而是问题一出现,就迅速决定怎么处理它。无法想像如果不做出如此迅速决定,情况将会怎样。

黄迎虹认为,印度政府出台封锁政策很及时,快速有效。“莫迪政府有坚定决心,在只有几百个确诊病例时就果断实施封锁,而不是等待病例继续上涨才封锁。很多人预测印度会上千万上百万,如今只有10万确诊病例,可见封锁政策效果不错。封锁为印度争取到时间,在一个半月时间里,制定计划,准备医疗设施和口罩,制造试剂,做好长期慢性病准备。”

印度暂时避免了最严重后果,但现在还不是乐观的时候,数据显示,尽管封锁令仍在持续,印度过去一周确诊病例还是增加28%。印度观察家研究基金会高级研究员乌曼•库里安(Oommen Kurian)认为,“病例激增势必会发生,只要解除封锁状态,这是我的直觉。印度已成功按下暂停按钮,现在的问题是我们不能永远处于暂停状态。”

封锁令使印度经济付出高额成本,大多数经济活动陷入停顿。印度经济监测中心(CMIE)数据显示,印度失业率曾一度27.1%,尽管目前有所回落,但也高达24%,4月份有超过1.2亿印度人失业,其中9130万是小商人和劳工。另外,相当多的合同工和自由职业者也失去工作。

印度非正式工作岗位雇用了90%的劳动力人口,随着建筑业的停工以及城市暂停公共交通,他们首当其冲。旷日持久的宵禁和企业的续停工以及封锁令的解除日期尚未确定,有正式工作的人也可能无法幸免。印度媒体、航空、零售、酒店、汽车等各个行业的大型公司在最近几周都宣布了大规模裁员计划。

5月17日,印度政府第三次延长了全国性的封锁措施,新的封锁令日期截止到5月31日。宵禁政策仍然继续执行,大部分学校、商场、电影院和其他公共场所仍将关闭,地铁继续停运。

“我不支持第四次延长封锁,尤其是考虑到没给那些受到封锁影响的人直接经济援助。许多人在旅游、酒店和零售等行业失去了工作。”索姆凡希直言。

不仅是工人失业,专家还预测,许多中小企业可能会完全倒闭。印度政府紧急推出一项包含贷款项目和其他举措的大规模救助计划,旨在支撑中小企业,向其提供低息贷款和政府工作订单招标。这项计划仅针对印度本国企业而不包括在印度投资的外国企业,中资企业并未被包括在计划内。

中资企业无法开工白搭房租

近年来,很多科技企业赴印度投资,在古尔冈和诺伊达两地建厂房和办公室。手机等IT产品是中国企业在印度落地生产的主要产品之一,因新冠疫情肆虐,印度政府在3月出台封锁令后要求多家智能手机工厂停产,其中不少是中国知名品牌,它们停止了在诺伊达地区工厂的生产。

大型手机生产商因为疫情停工,也波及下游产业链。随着多家中国手机生产商落地印度,为这些手机生产配件的中国企业也纷纷赴印度建厂。李洲(化名)所在的公司总部在深圳,生产手机充电器和适配器等电源产品,他去年来到印度负责在这里建厂投产,原本准备今年年初开始落地,但疫情打乱了计划。

“ 2月初印度暂停中国人签证,很多企业的工作人员无法来印度。原本要招人,但现在也要暂停,因为一旦签订劳动合同,很难解除。疫情让很多中国人不愿意来印度务工,这影响企业运营,很多中国企业都很担心这个问题。”李洲对《财经》记者说。

不能开工困扰着很多中资企业,因为房租和工人工资要照付,据悉,有的中资公司每个月房租和工资等开销接近1000万元人民币。只有很少企业未雨绸缪,在疫情开始前谈判房租时做好避险措施,加入因疫情暴发可减租条款,但大部分企业都没有,只能承受损失。在古尔冈,1.5万平方米的厂房一个月租金要30万元人民币。

对于中小型中资企业而言,形势更加严峻。因为这些企业账面资金不多,不能确保能否在疫情结束前资金周转顺畅,面对封锁令的延长,一些华商不知道还能撑多久。

封锁令的延长也就意味着印度政府目前工作重心仍是应对疫情。“邦政府试图在遏制新冠病毒和开放经济之间取得平衡,允许一些活动,允许人员在邦与邦之间流动等。但重点仍然是遏制疫情,而不是国家经济。”索姆凡希说。

目前印度跨邦交通尚未完全恢复,除非申请通行证,再加之每个邦之间抗疫政策也不同,这导致印度各邦处于孤岛状态。诺伊达和古尔冈虽然地理距离相邻,但所属两个邦,因此防疫政策不同,仍不畅通。这种孤岛状态直接影响企业复工后招工和物流运输。印度经济监测中心(CMIE)首席执行官马赫什•维亚斯(Mahesh Vyas)认为,印度各地区不能如同在孤岛上运作。人员、商品和服务需要流动性,供应链需要在企业失去流动性之前开始运作起来。

封锁令让印度停摆,产业链也近乎停滞,很多企业即便申请复工成功也选择观望态度,一方面当地政府只允许 33%左右工人复工,另一方面,也要看市场反馈,现在产品只能线上销售,影响订单。“以手机行业为例,封锁期间印度人减少手机购买量,导致订单下滑,上游企业销量降低,下游企业订单也相应减少。”李洲说。

疫情走向将直接决定印度能否尽快复工,也决定着很多中小型中资企业的命运。这其中存在太多隐忧,其中之一就是农民工返乡潮是否会在全印度引爆疫情,一旦疫情有所抬头,那么复工将更加遥遥无期。许多失业的民工正在逃离孟买这样的城市,印度疫情最严重地方集中在城市圈,成千上万农民工在数百英里返乡旅程途中也可能进一步扩大新冠病毒的传播范围,正如新加坡伊丽莎白山诺维娜医院的传染病专家梁浩楠(Leong Hoe Nam)所言,只需一个超级传播者就可以扭转成功局面,世界上没有任何国家承担得起。

这种潜在的风险对印度犹如潜在的火药桶。黄迎虹对此表示担忧,在他看来,目前印度疫情主要在大城市圈,医疗系统比较好。新冠病毒千万不要进入印度农村,那就麻烦了,因为农村主要是公立医疗系统,且条件比较糟糕。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更多相关评论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相关新闻
热门推荐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