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翔案百亿资产甄别近尾声,代持账户问题甚为关键

文 | 《财经》记者 杨秀红 张建锋    编辑 | 陆玲

2020年06月02日 19:14  

本文4323字,约6分钟

徐翔案资产甄别进入尾声,将对徐翔家族控制的上市公司,在资本运作和控股权产生什么影响,受到市场关注

昔日私募大佬徐翔案中棘手的百亿资产甄别问题出现新进展。5月31日,徐翔妻子应莹在微博发文称:“青岛中院明确徐翔案资产甄别已进入尾声。”

2015年徐翔案发,彼时,约210亿元家庭财产被司法机关查封、扣押和冻结。2017年1月22日,徐翔案宣判。在法院追缴违法所得后,徐翔家庭约剩余120亿元财产待处理。同时,徐翔本人尚有110亿元罚金尚待缴纳。

“按照正常程序,在法院判决后,资产甄别和执行应该很快进行。”徐翔财产执行案中应莹的代理律师,上海大邦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斯伟江对《财经》记者表示。

不过,从2017年徐翔判决至今,资产甄别已历经三年多时间,但仍未有结果。“这些资产主要是金融财产,分割和返还并不难。”斯伟江对《财经》记者表示,“资产甄别的难点可能在于相关资产的代持账户问题。”

目前青岛中院已明确徐翔案资产甄别已进入尾声,据斯伟江判断,估计今年年底资产甄别能出结果,在资产甄别过后,还需走法院执行的程序,因此,最终的资产分割可能还要等待更长时间。

上述资产甄别及执行迟迟未决,在徐翔入狱两年后,其妻应莹于2019年3月提出离婚,并请求依法分割夫妻共同财产。在家庭资产被查封后,应莹曾称,“和儿子租房度日,一度靠亲友接济生活。”该案件于2019年8月在关押徐翔的青岛监狱内开庭,徐翔当庭同意离婚。不过,时隔近一年,从近日应莹反映的情况看,目前双方的离婚案仍未审结。

按照斯伟江律师的计算,徐翔将于2021年7月9日刑满。有业内人士称,从目前进展来看,徐翔案中的资产执行案,可能等待徐翔出狱后也难以审结。

目前,徐翔家族旗下控制的上市公司有大恒科技(600288.SH)、宁波中百(600857.SH)。有投行人士向《财经》记者分析,如果徐翔家族持有上述公司股份被解冻,则有利于两家公司进行增资等资本运作,但控股权是否变更,尚难判断。

百亿资产甄别迟迟未决

“最近,我和律师前往青岛中院,与法官有过当面的沟通交流。这是法官第一次告诉我,查封、冻结中的资产甄别已进入尾声。马上就要移交执行了。”5月31日,应莹对外公开表示。

2017年1月22日,徐翔案宣判,其被判决犯操纵证券市场罪,判处有期徒刑5年6个月,没收违法所得逾90亿元,罚金110亿元。在法院追缴违法所得后,徐翔家庭约剩余120亿元财产待处理。同时,徐翔本人尚有110亿罚金尚待缴纳。

根据《刑事诉讼法》第二百四十五条,人民法院作出的判决,应当对查封、扣押、冻结的财物及其孳息作出处理。

不过,目前徐翔案的资产甄别已经拖了三年之久。

“涉案资产本应在徐翔案判决前就甄别清楚,合法资产予以退还,这是法律有明确规定的。”应莹称,历经三年,目前被冻结合法资产严重缩水。如本应快速厘清但遥遥无期的股权查封,已经影响到大恒科技、宁波中百等上市公司的再融资,不光影响到公司的发展前景,也影响了数万员工和数十万投资者的利益。

“在有待分割的120亿财产里,大部分为金融资产。”斯伟江律师表示:“这些财产包括股票、现金、房屋、车辆、私人物品等,初步统计,大头是股票和股权价值约62亿多,现金约55亿多。”

应莹称,初步测算归属其个人有几十亿的家庭合法资产,“如果给我现金,那是最好,但如果大恒科技和宁波中百的股权划归我,我也有自信能保持上市公司的稳定发展,并做好管理层的股权激励。”

尽管青岛中院称,徐翔案的资产甄别已进入尾声,但据斯伟江预计,该项资产甄别可能在今年年底会出结果。而在资产甄别后,还需要走法院执行过程,具体执行时长,目前还难以判断。但最终资产将如何分割,仍需法院裁决。

关键因素或为代持账号问题

徐翔案的资产甄别拖了数年之久,当事人及一些旁观者都表示难以理解。

“在我们看来,上述需要甄别的资产,其甄别难度并不大。“斯伟江对《财经》记者称:”因为主要是金融财产,分割和返还并不难,现金可以直接返还,股票可以根据市值评估后部分解冻。”

在他看来,青岛中院对相关资产的甄别已进行三年之久,可能来自于代持账户的问题。

斯伟江表示:“在徐翔案中,有一部分资产是被代持账户代持,其中有一部分代持来自于徐翔父母,这部分比较好核实;而由其他人代持的部分,查核起来难度也不会很大,而且本来应该在执行程序中核实。这部分可能是法院资产甄别迟迟未决的一大原因。”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在资产甄别迟迟未有结果,资产执行分割也随之被搁置之际,2019年3月20日,应莹向上海市黄浦区人民法院递交《离婚起诉书》,请求法院判令和徐翔离婚。应莹在起诉书中共提出四项诉讼请求,包括判定原告应莹和被告徐翔离婚;判定双方所生之子由原告应莹抚养;请求依法分割夫妻共同财产;本案诉讼费由被告徐翔承担。2019年8月,该案在关押徐翔的青岛监狱内开庭,徐翔当庭同意离婚。

在这桩离婚案背后,有观点认为,应莹提出离婚的是一种“技术性离婚”,是为了保全相关资产。因为在徐翔案中,还有110亿元罚金待交。上述罚金应当用夫妻共同财产来扣除,之后剩余的财产才能做离婚分割。应莹此时离婚,是为了规避缴纳罚金。

“无论双方离婚与否,这110亿元罚金都应由徐翔一人承担。”斯伟江律师表示:“如果110亿罚金用夫妻共同财产支付,那就意味着一人犯法,全家连坐,这不符合现有的责任自负的法律规定。”

不过,该离婚案审结也被一拖再拖。今年5月初,应莹称,“我的离婚案立案已整整一年,期间经过一次无故延期,本应于今年5月13日审结。但是今天,我的律师接到黄浦法院短信通知,此案继续延长审理期限。”

应莹称,在她和徐翔都同意的情况下,对法院迟迟不做判决难以理解,不知最终离婚判决是不是要等到徐翔刑期结束后才能有结果。

对于徐翔案中资产甄别执行问题,斯伟江表示:“希望最高法院明确一下,根据《刑事诉讼法》司法解释,对于刑事案件中查封、扣押、冻结的财产,应当在刑事判决书中进行处理,判决生效之后,如有财产执行,就应该立即进入执行程序,再进行长时间的财产甄别是违法的;其次,合法财产应当在判决后3日内返还。”

旗下上市公司影响几何

徐翔案资产甄别进入尾声,将对徐翔家族控制的上市公司,在资本运作和控股权产生什么影响,受到市场关注。

大恒科技、宁波中百两家公司,因其第一大股东均为徐翔家族,公司经营将会受到什么影响,备受关注。2020年一季度,徐翔母亲郑素贞仍为大恒科技第一大股东、实控人,持股数量为1.3亿股,持股比例为29.75%,尚处于冻结。

主业为光机电一体化、信息技术及办公自动化等四大板块的大恒科技,2019年营业收入为33.06亿元,净利润为0.73亿元。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公司2020年一季度营业收入同比下滑60.93%至2.89亿元,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亏损0.49亿元。

《财经》记者注意到,在2019年大恒科技高管名单中,公司副董事长赵忆波,曾担任徐翔旗下上海泽熙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简称“泽熙投资”)研究副总裁。公司监事长严鹏、监事徐正敏,最近五年内均有泽熙投资从业经历。

徐翔父亲徐柏良是宁波中百实际控制人,其持有西藏泽添投资发展有限公司(简称“西藏泽添”)99%股份,西藏泽添持有宁波中百3541万股股份,持股比例为15.78%,目前尚处于冻结状态。

徐翔母亲郑素贞姐妹郑素娥持有宁波中百3.57%股份,未冻结。2020年一季度,郑素娥与徐柏良合计持有公司股份比例为19.35%。

从高管名单来看,此前泽熙投资麾下的严鹏、赵忆波、徐正敏,也在宁波中百担任高管。公司2019年报显示,严鹏为副董事长、副总经理、董事会秘书,赵忆波、徐正敏分别为董事、监事会召集人。

2019年,公司营业收入为10.09亿元,净利润为0.41亿元。2020年一季度,公司营业收入同比下滑39.64%至1.6亿元,净利润下滑161.93%至亏损747万元。

一位私募人士对《财经》记者表示,从上述高管情况来看,徐翔家族对两家公司经营,仍有一定影响力。

北京市盈科律师事务所臧小丽律师告诉《财经》记者,如果宁波中百、大恒科技的实际控制人所持股份,一直被冻结,则会影响控股股东以股权办理质押融资,也可能会影响上市公司进行资产重组、收购等活动。

资深投行人士侯大玮对《财经》记者指出,因宁波中百、大恒科技实控人股权处于冻结状态,所以两家公司增资基本不会被批准,购买资产可以全现金方式进行,但涉及发行股份的购买资产,则基本不会被批准。“如所持股份被解冻,这方面限制将会被接触,有利用两家公司的市场再融资及资本运作。”

两家公司控股权是否会受到影响,也备受关注。

《财经》记者注意到,主业为商业零售的宁波中百,曾一度遭遇举牌。

张江平、张江波兄弟为2017年上市的太平鸟(603877.SH)实控人,两人及旗下公司,通过增持、要约收购等方式不断加码持有宁波中百股份数量。截至2019年10月,两人及旗下公司宁波鹏渤、汇力贸易、鹏源资管等,合计持有公司股份比例为11.1%。

2020年一季度,太平鸟扣非后净利润亏损0.36亿元。在此背景下,其实控人张江平、张江波两兄弟是否依然对宁波中百兴趣不减,尚难判断。

“由于徐翔家族持有宁波中百、大恒科技股份被冻结,无法进行转让。”侯大玮进一步分析,如果上述股份被解冻,则可进行转让,但两家公司控股权是否会变更,还需要看是否有资金方愿意接盘,及徐翔家家族是否愿意出让所持股份,一切尚难判断。

在臧小丽看来,一般而言,上市公司的控股股东所持股份被冻结,不会影响控股股东行使表决权。“如果被冻结的股份最终没有被司法拍卖或者划转,冻结股份也不会影响实际控制人的控制地位。”

《财经》记者统计发现,徐翔旗下及家族所持上市公司被在2020年一季度,仍处于冻结的股份分别为:上海泽熙增煦投资中心(有限合伙)持有华丽家族(600503.SH)9000万股,郑素贞持有文峰股份(601010)2.75亿股,泽熙投资基金1号私募投资基金持有世纪星源(000005.SZ)414.95万股。

侯大玮表示,所持股份是否解冻,对徐翔旗下及家族参股公司的经营及控股权是否变更,影响不大。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更多相关评论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相关新闻
热门推荐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